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九十五节 动员(2)
    在另外一侧的茂陵邑的师家宅邸。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师家的家主师旦,对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儿子们道:“即刻将所有马车与车夫召回,命工人与马夫,立刻北向,暂停所有向关东转卖商品之行为,将吾家的马车及人手,全部转向萧关,为大军输送给养物资与人员!”

    师家被迁徙到关中后,开始是泪流满面,损失惨重。

    但为了活命,没有办法!

    只好放血!

    又是塞钱塞妹子去巴结馆陶长公主的两个儿子,又是捐肝捐肾,给天子修轨道,总算捡回一条命,没有跟任家一样被杀全家。

    但,随后,因为他们的态度恭谨,跪舔及时。

    所以天子栽培,给了他们轨道的特许经营权。

    靠着这个特权,师家的财富跟滚雪球一样膨胀起来,两年间,就恢复了过去的身家,还膨胀了两三倍之多!

    现在的师家,名下有着大小马车数百辆,养了各种马匹两三千匹,还从太仆哪里花钱租了三千多匹挽马。

    每天,通过轨道,向关东转卖物资数百车,还拉回数百车关东的商品。

    单单是这一项,就是日进斗金!

    然后,又靠着跟馆陶家的关系,师家在安东那边,也是混的如鱼得水,进项无数。

    于是,师氏上下,都膨胀了起来。

    他们甚至敢跟关中的老牌豪强田氏比富,前不久,豪掷两千金,买下了一套学区宅,让田家至今恨的牙痒痒,却无可奈何。

    “父亲大人,何以如此?”现在的师家上下,每天数钱数到手筋疼,大家的心里都只有一个想法,就让钱海淹死我吧!

    但。如今,家主师旦却忽然下令,将这条日进斗金的线路给停了,自掏腰包,去给老刘家输送军备物资。

    且不说损失,单单是支出,恐怕就是数以百万甚至千万了!

    几千匹的挽马。数百的马车,还有两三千的工人。数以千计的马夫和轨道维修工。

    一天下来,起码一百万钱!

    就这么丢到水里,没人能舒心。

    在许多师家子弟心里,都觉得,老父亲这次怕是疯了吧!

    但师旦却果决的道:“马上按照我的意思去办!谁要是拖拉,导致事情有所拖延,那我就不认他这个儿子!”

    见到老父亲如此果决,哪怕心里再不情愿,众人也只好拜道:“诺!谨遵大人之命!”

    等到这些儿子走后。师旦才叹了一声,心里骂道:“这帮蠢货,鼠目寸光之辈,吾家未来,必不能靠他们!”

    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师旦很清楚,是什么让他在现在这样风光。

    毫无疑问。就是哪个端坐在未央宫里的天子。

    师家存在的一切意义,只能是为这位圣主服务。

    为此,别说是停几天买卖,自掏腰包,为其服务了。

    哪怕是要拿出师家全部财产去投献,师旦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道理很简单。天子富有四海,能将财产捐给他,这是荣幸!

    而且,今上从不肯欠人人情。

    给的越多,捐的越多,回报越大。

    没看到现在田家卖肝卖肾,拼了命的在喊:陛下。草民愿献全部家产,为陛下修雒阳轨道,伏请陛下恩准!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未央宫仿佛没听到这样的言论。

    在很早以前,师旦还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曾经跟他讲过吕不韦的故事。

    那是商人们仰望的一座高山。

    现在,能有这么好的一个跟未央宫表忠心,表示愿意无限跪舔的机会。

    师旦当然知道,自己必须抓住,也一定要抓住。

    不然,天赐不取,必为后患!

    未央宫里的天子回过头,必然会翻旧账。

    到时候,师家别说富贵了,小命也要丢掉!

    师旦知道,做生意,第一要诀,就是要舍得,尤其是跟官府打交道。

    在师旦的严命和督促下,师家所属的数百辆马车,从轨道一侧,迅速转移到了长安-萧关的轨道上。

    当师家人的车队抵达这条军用轨道时,他们愕然发现,这个车站,已经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军械库

    数不清的刀枪剑戟和各种人们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军械,堆满了整个空地。

    一辆辆重载马车,拉着无数的物资,呼啸前行。

    而道路两侧,更是被一个骑兵的海洋所占满。

    “大风起兮云飞扬……”慷慨激昂的军歌,响彻着天地。

    能唱这首高帝所做的诗歌行军的人,毫无疑问,只能是当今天子的亲卫——羽林卫和虎贲卫了。

    “岂曰无衣,与子同行……”南军的骑兵,丝毫也不谦让的跟着羽林卫与虎贲卫对彪起来。

    而细柳营的军阵,则跟他们的名声一样,气势蓬勃的在这天地间舒展开来。

    整齐列队的骑兵军阵,缓缓的随着中军大纛前行。

    “真可谓是无敌王师啊!”师旦看着眼前的场景惊叹着。

    而围观的关中父老,看着这些雄赳赳气昂昂的子弟兵,也纷纷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在关中人看来,这样强大的军势,旁的不说,单单是精神状态跟前所未有的骑兵阵容,就已经足够让人放心了。

    甚至有老兵感慨:“太宗之时,天下骑兵,总数加起来,大抵也就这么多了!”

    不过三十年,如今的汉室,单单是出动关中的骑兵部队,就已经比得上过去天下骑兵的总和了!

    师旦来不及感叹,带着自己的族人和属下,找到了在此负责转输物资的官员,道明了来意。

    对方听说后,大为赞叹,对师旦道:“明公高义,吾一定上报天子,为明公请赏!”

    师旦嘴上说着不要不要,但心里面却是乐开了怀!

    他今天这么大费周章大张旗鼓,搞得整个关中都知道。不就是为了做给未央宫的天子看的吗?

    师旦相信,有了这么一出,那雒阳轨道的建设和经营权,已经稳稳的落到自己碗里。

    …………………………………………

    有了师家的车队支援,物资转运,就变得更加快捷起来。

    但即使如此,两万多大军和数万民夫的装备、粮食以及其他各种必需品。也足足花了三天,才全部转输完毕。

    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奇迹!

    过去,想要将这么多人的物资和军备,运到萧关,没有半个月,休想完成!

    这意味着,汉军,多出了足足十二天的进军时间!

    这对战争来说,至关重要。

    …………………………………………

    与此同时,持着天子节的使者。来到了飞狐古道附近的飞狐军驻地,将来自长安的诏书和虎符,交到了飞狐军的都尉手中。

    在验看完毕虎符和诏书,确认无误后,这位都尉立刻就对左右下令:“擂鼓,点兵!”

    他活动了一下筋骨,扭动一下脖子。脸上露出无比兴奋的笑容,对着使者拱手道:“天使请稍作片刻,某点兵之后,再来招待天使!”

    终于……

    能打仗了啊!

    飞狐军在这飞狐古道,天天操练,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闻到过血腥味了。

    这一次……

    “匈奴贼子……等着俺们……”

    作为汉室的野战主力和长城防线的机动部队,飞狐军上下,都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的力量,现在已经膨胀到什么地步了。

    马镫马鞍和马蹄铁的入役,使得汉军骑兵,已经具备了吊打匈奴骑兵的基础。

    汉军被匈奴骑兵凭借速度和机动力。调戏了几十年。

    是时候,跟匈奴人好好算一算这笔账了!

    “吾曾听说过,羽林卫和虎贲卫,仿佛还有更好的骑兵装备,这次作战,应该能一窥真容!”这都尉在心里打着算盘:“若其果真跟传闻一般……”

    他在心里嘿嘿的笑道:“那待吾回朝后,一定去给丞相上书,定要将此种所谓‘胸甲’之骑兵装备,也弄到飞狐军中来!”

    片刻后,苍凉的号角声,响彻这个古老的古道内外,咚咚咚!战鼓声也随之响起,传遍方圆数十里。

    在烽燧台中屯守的汉军,听到鼓声和号角声。

    原本还有些无精打采的队率立刻就跳了起来:“大纛点兵!天子用兵之旨已下!”

    “同袍们,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

    士卒们振臂欢呼。

    他们在这里,等待长安的召唤,已经等了足足五年了。

    今天,他们终于等到了天子的命令。

    战!战!战!

    不管敌人是谁,对这支英雄部队来说,都只有一个下场——尽屠之!

    飞狐军,是汉军中出了名的喜欢建京观的部队。

    这是受了令勉的影响,众所周知,令勉当年跟北地都尉孙卬是好基友,孙卬战死,令勉痛不欲生,于是下令全军——有得虏者尽斩之。

    于是,将所俘获和击杀的匈奴骑兵,全部割下脑袋,在孙卬战死的朝那塞,建起了一座数百个匈奴脑袋磊成的京观。

    从此以后,飞狐军就对建筑艺术,彻底的走火入魔,每次出战后,必将斩获的敌人首级,筑成各种花式的京观。

    飞狐军上下,现在有一个更远大的理想——筑造一座前所未有的巨大京观,起码也要有三千以上的敌酋脑袋,来证明自己的勇武!

    而对飞狐军的士卒们来说,京观这种艺术行为,他们不是太懂。

    但他们懂——打仗=发财致富,走上人生巅峰,改变家族命运,这么一个朴素的真理。

    看看三年前,跟着郦寄和韩颓当南下平叛的那些军队就知道了。(未完待续。)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