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九十三节 庙算(2)
    “请陛下取来马邑布防图!”周亚夫请命道。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刘彻点点头,对身旁的王道吩咐一声,后者立刻就去取来最新绘制的马邑布防图。

    刘彻登基后,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将军事地图和各种技术图册的载体白纸化。

    同时进一步的提高了测绘技术,应用了许多简单,但非常有效的测绘技术。

    同时,在兰台培养了大量的优秀测绘人才。

    三年多来,这些人才,日以继夜的辛勤工作,到今天,已经基本完成了北方长城的战略要点的地图测绘。

    于是,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这种马邑布防图,顿时,就吸引了所有将军的注意力。

    等高线、比例尺以及更加多元化的地图标尺,使人能一眼就看清楚,马邑城及其周围的山川河流哨所。

    汉律规定,靠近边塞的地区,百里置一尉吏,士吏。

    在这些地区,实行全民皆兵。

    乡亭统一对二十岁以上的男子,进行武装。

    而在马邑之外的百余里地区,汉军布置了七个哨所,同时羁绊了三个投靠了汉室的小型游牧部族。

    这些部族,平时为汉军放牧,作为流动警戒哨。

    在战时,他们充当为汉军做向导和侦查匈奴军队动向的任务。

    在过去,地图上,很难将这些哨所与游牧部族的活动范围清楚标示。

    只能用一些象征了烽燧台的标记,在某些区域,进行大概标识。

    不熟悉当地情况的人,看着地图可能会两眼一抹黑,压根不知道,汉军的流动哨所和烽燧台的具体位置。

    还要去问熟悉情况的人,才能知道当地具体情况。

    但,光靠语言,其实很难让人弄清楚,实际的情况。

    所以。长安对边塞的判断,常常出现失误。

    而这种失误,在战时会导致出现巨大损失。

    譬如十八年前,匈奴十四万骑入寇云中、雁门,当时的长安君臣,就出现一个巨大的失误——误以为布置在北地的军力,已经足够抵抗匈奴军队。

    而在实际上。当时北地军队有一支大概三千人左右的军队,其实根本没有在战场。他们驻屯在远离回中道的安全区域。

    这个判断失误,导致朝那塞沦陷,北地都尉孙卬战死,士民死伤数千。

    而如今,有了这个详细的地图,朝那塞的悲剧,就不会再重演了。

    通过这个地图,哪怕是刘彻这个军事小白,也看得仔细。想要吃掉来犯的匈奴部族,关键在武州塞。

    武州塞在马邑之前七十里左右,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型的军塞。

    同时也是汉军在长城外的一个关键据点。

    当地常年屯有一个司马的兵力,约在五百人左右。

    看上去,这只是一个小型要塞。

    但在实际上,武州塞曾经有过辉煌的过去。

    在秦代。这是一个堪比雁门关的秦军基地,秦军常年在当地驻屯数千精锐,监视和打击草原上的游牧部族。

    而在后世,这个要塞,更是非常出名。

    北魏长城的核心就是武州。

    明长城的坚城,大同城。就是建立在武州塞的遗址附近。

    但,自从秦军放弃河套后,武州塞已经不复过去的辉煌。

    常年的战火,导致了汉军也无力在远离长城如此之远的地方,经营一座这样的大型要塞。

    汉军选择后退数十百里,在马邑布防,与雁门关形成犄角。相互呼应。

    “陛下,欲要全歼来犯匈奴主力,臣以为,不妨命细柳营出代长城,突袭匈奴辎重,绝其后援,逼迫其不得不在马邑城下,与我军决战!”郦寄在审视了地图后,说道。

    他在过去,常年驻守雁门关,对当地地形地貌,可谓了如指掌,非常清楚,匈奴假如进攻马邑,那他们的行动路线和后方的老弱和牲畜的屯扎地区。

    他伸手在地图上丈量了一下,然后非常肯定的道:“北虏不来则以,来必扎营于此!”

    他的手直接点在武州塞以北一百里左右的草原上的某个无名湖泊前。

    “匈奴三部族,丁口牲畜数以十万,非此地不能屯驻!”

    在古代,军队作战,哪怕是北方的游牧民族,也需要选择一个大后方,以便能迅速补给前方的骑兵。

    尤其是在此时,匈奴的骑兵,没有马蹄铁没有马镫马鞍,这就导致了,他们的战马,其实很容易受伤和感染。

    这也是为什么匈奴人会选择冬季入侵的原因。

    冬天的低温,能减少战马受伤后的感染几率。

    要知道,哪怕是在游牧部落中,战马也是非常宝贵的财产。

    刘彻听着郦寄的判断,点了点头。

    在场的诸将中,郦寄是绝对的雁门专家。

    他屯驻当地的时间,长达二十年。

    他既然这样说,那么,**不离十就是如此了。

    但,细柳营要出代国长城?

    这让刘彻和周亚夫都有些犹豫。

    在漫长的五十多年的时间里,汉军从未有过深入草原,奇袭敌人的经验。

    而细柳营更是从来没有离开过长城范围,进入草原活动。

    刘彻跟周亚夫不得不担心,他们可能会在茫茫草原上迷路。

    这,不是不可能的。

    翻开史书,你就能看到,哪怕是霍去病麾下的百战雄狮,经验丰富的老行伍,也出现过迷路的事情。

    至于现在在这殿中的李广,更是迷途专业户。

    哪怕是后世的驴友,深入草原,假如不借助GPS导航系统,迷路的人,也是一堆一堆。

    这是因为,草原上,没有足够醒目的地标,也缺乏定位的工具。

    而细柳营一旦迷路,那就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迷路意味着他们不仅仅无法完成奇袭匈奴辎重部队,绝其后援的任务。

    更有可能导致。这支军队,这支可能决定胜负关键的王牌,缺席整场会战。

    孙子兵法说:未算胜先算败。

    刘彻不得不考虑最坏的结果。

    周亚夫则更是忐忑不安。

    对自己的老部队,细柳营的作战能力和技术,周亚夫是放心的。

    但,细柳营终究从未有过远征数百里的经验,一旦有失。后果不堪设想!

    刘彻跟周亚夫对视一眼,君臣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命(请陛下命)东胡王出向导。为细柳营引路!”

    东胡王卢它之的部曲,绝对是认识道路的。

    只要卢它之能答应此事,那就不虞细柳营会迷路。

    甚至……

    在刘彻心底,还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干脆让卢它之跳反得了!”

    卢它之若是跳反,他和他的东胡部族以及两个关系亲密的附庸部族,就能立刻将河套地区的匈奴部族拦腰截断,使之首尾不能相顾。

    甚至有可能在配合了汉军歼灭了马邑来犯的匈奴部族后,继续向西方发动攻击。

    刘彻的眼睛,瞥了瞥。在汉室地图上,只是标注了一个名字,但没有具体距离和方位的那三个战略要地——阴山,胭脂山,祁连山。

    若汉军能攻击甚至占领这三地。

    那么,就等于宣判了匈奴在幕南势力的死刑。

    历史上霍去病就是通过在胭脂山的会战,瓦解了匈奴在幕南的统治。然后回身招安了昆邪和休屠。

    一代天骄,单枪匹马,迫降匈奴数万部众,得一百五十万头牲畜。

    但刘彻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饭要一口一口吃,一下子就想解决掉匈奴。这不仅不现实,也可能会吃撑了。

    现在,应该只考虑,将那白羊、楼烦和折兰三部,永远的留在马邑城下。

    此三部族,历来就是单于庭的忠犬,南侵的主力和先锋。

    消灭掉这三个部族。就可以激化匈奴内部矛盾。

    “没有了白羊、折兰和楼烦这三个脑残粉的支持,单于庭就可能不再有能力压制住其他野心家的蠢蠢欲动……”在心里这样想着,刘彻就果断放弃了将战争扩大的想法。

    现在,还不是时候。

    当然了,也主要是因为,刘彻实际上很难让卢它之听命跳反。

    人家墙头草当的正舒服,只会想两面卖好。

    刘彻甚至都能猜得出卢它之的想法:汉朝强,就帮匈奴,匈奴强就帮汉朝。

    反正,维持两边的平衡。

    你让他出向导可以,卢它之巴不得汉军能给匈奴来一下狠的,以此既对汉室卖了乖,又能让匈奴单于庭只能巴结着他,跪舔他,以防止他跳反,导致河套地区势力失衡。

    不过,这样的墙头草,恐怕没有什么好下场。

    一旦汉军在马邑取胜,震怒的军臣,很可能会将卢它之当替罪羊给处理掉。

    这样想着,刘彻就对周亚夫笑道:“丞相果然与朕心有灵犀……”

    周亚夫也很得意,能跟皇帝想到一块去,只能证明,他这个丞相果然是深的天心。

    “武州塞外,有深谷,能藏三万人!”郦寄笑着道:“骠骑将军或可伏兵于此!”

    刘彻看了看地图,点点头,同意了郦寄的这个提议。

    至此,基本的作战部署,已经确定下来。

    句注军和飞狐军这两大汉军的王牌,将会秘密在雁门关外完成战前集结。

    义纵统帅羽林卫和虎贲卫以及南北两军抽调的精锐,埋伏到武州塞外的深谷,一旦匈奴进入马邑范围,立刻出兵,占领武州塞,关门打狗。

    同时细柳营从代长城进入草原,奇袭匈奴辎重,断其后援,使其在马邑城下孤立无援。

    然后,细柳营回身,与义纵汇合,扎紧口袋。

    此时,入寇的匈奴三部族,想逃?无路可逃,想战,就要面临飞狐与句注军严正以待的战线。

    至于突围?

    刘彻巴不得他们突围!

    这样汉军就可以再现亥下之战的辉煌。

    让十面埋伏的故事重演!

    以项羽之强,尚且在不断的溃散和孤立中走向末路,只能自刎。

    匈奴人何德何能,能全身而退?

    最终的结果,只会是被汉军一点点的蚕食和吞噬。

    能跑回三五百人,匈奴人就该烧高香了!

    但凡只要不是个脑残,匈奴人,都只能在马邑城下与汉军决战。

    打赢了,他们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但前有句注军和飞狐军,后有细柳营与义纵统帅的精锐。

    汉军五大王牌主力,有三个参战,还有一个王牌中的王牌在旁边虎视眈眈。

    刘彻真想不出,这场战争,汉军一方,该怎么输?

    但,还有几个问题,需要解决。

    首先,就是谁来统帅句注军和飞狐军。

    窦婴?

    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个文青外戚,刘彻觉得,他还是在长安当宅男比较好。

    老一代的将军们,则都已经退休。

    丞相周亚夫倒是跃跃欲试。

    但刘彻无情的将他排除出人选名单了。

    道理很简单——周亚夫现在已经是有平吴楚之乱的军功了,他再去马邑刷一回战功,那刘彻拿什么犒赏他?

    封王吗?

    功高震主,可是取死之道!

    刘彻可不想看到,他跟周亚夫决裂,不得不将这劳苦功高的名将送上断头台!

    所以,只能从后起之秀中,选择一个合适的人选。

    讲道理的话,其实张羽不错。

    但,张羽一来是刘武的脑残粉,让他去马邑,本身就不合适,其次,他是步兵将军,不是骑兵将军,隔行如隔山,未必能胜任。

    韩安国也是同样的道理被pass掉。

    将军李息其实勉强还可以,此人在历史上,曾经在卫青手下,参与过河南战役,表现可圈可点。

    苏嘉其实也还行,这个苏武的老爹,打仗还是有一手的。

    强弩都尉李沮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他连霍去病的手下,都能混的如鱼得水,以老将的身份,辅佐霍去病,建立不世之功,脾气、人品和军事素养,都是合格的。

    但,刘彻不想选择这三人。

    因为刘彻感觉,这三人,只能将兵,不能将将。

    而飞狐军跟句注军,战斗力在汉军排名前五,脾气自然也是排名前五的。

    镇不住这些骄兵悍将的人,别想有什么作为。

    刘彻的视线,从在场的将官们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了程不识身上。

    程不识的治军才华,是毋庸置疑的。

    连虎贲卫的那群眼睛长在额头上的骄兵悍将,都能在他面前俯首帖耳,唯命是从。

    他带上几百个虎贲卫亲兵,去句注军和飞狐军,是能镇得住场子的。

    而且,程不识用兵,一板一眼,严丝合缝,看上去是古板了些。

    但,军队这个暴力机器,本来就不需要什么太大的创造力。

    尤其是马邑之战,考验的是将军的耐心和判断力,而非是脑洞。(未完待续。)

    PS:    今天3更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