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九十二节 庙算(1)
    “陛下,臣以为,匈奴不动则已,动必陷马邑!”老将军栾布在看了一会地图后,就道:“请陛下立刻传警给雁门郡守苏飞以及郡尉孙渐!”

    栾布是汉家目前资格最老的几个将军了。

    他也是迄今为止,硕果仅存的最后几个曾经见证了秦汉交替岁月的活化石。

    最近两年,栾布一直就是作为刘彻的军事参谋和智囊而存在。

    安东都护府的成立和防区规划,就是出自这位老将军之手。

    “臣也以为,匈奴应该会走马邑!”周亚夫也说道。

    郦寄跟韩颓当,在思索片刻后,也点头认可这个判断。

    听着将军们这么说,刘彻看着地图上的山川,问道:“丞相与列位将军是如何判断匈奴一定会走马邑,入雁门的?”

    讲道理的话,其实突破云中防线和回中道,对汉室的威胁更大。

    毕竟,云中防线只要失守,古老的回中道,必然落到匈奴人手中,到时候,匈奴循着回中道,威胁中国的腹心所在——关中了。

    “陛下,匈奴必不会走云中!”栾布笑着说道:“彼所用之兵,不过白羊、楼烦、折兰之部而已,还突破不了云中防线!”

    周亚夫也笑着点头道:“俞候所言,正是如此!”

    “且陛下有所不知,倘若匈奴此番南下的,非是这白羊、楼烦与折兰三部,或许他们还可能从云中入寇!”韩颓当也道:“但既然是这三部,那就必走马邑。入寇雁门关!”

    刘彻还是有些不太明白,问道:“诸位何以如此肯定?”

    毕竟。在理论上来说,匈奴甚至可以走右北平。入定襄,肆虐燕国,甚至切断安东都护府与中国的联系。

    但那样做的话,得不偿失。

    右北平那边跟上郡一样穷,匈奴人估计连牲畜的草料都抢不到!

    “陛下有所不知,这白羊、楼烦和折兰,与我等都是老朋友了!”郦寄嘿嘿的笑道:“若是在得知了来犯的匈奴︾☆︾☆,部族是谁,臣等还猜不到他们要走那条路,那。臣等也就不配为将军了!”

    “虽然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然彼辈所用之战法,却是没办法改的!”

    周亚夫道:“陛下有所不知,历年以来,白羊与楼烦五次入寇,有三次走了马邑,雁门这条路线。至于那折兰,三次入寇,三次都自马邑而入雁门!”

    刘彻听了,点点头。对将军们的判断再无疑问。

    毕竟,他们与匈奴人打了几十年交道,可谓是匈奴人一撅屁股。都能猜到,他们要干嘛!

    可能对西方的那些部族。汉家知之甚少。

    但这经常打交道的老朋友,还能不知道他们的尿性吗?

    这就好比。后世的中**队,可能搞不懂米帝的第三舰队和第五舰队的日常行为。

    但第七舰队,只要出港,基本都能猜到他们的行进路线以及编队方式。

    这白羊与楼烦、折兰等部族,跟汉军来来往往,相爱相杀数十年。

    彼此早已经用了鲜血和生命,摸清楚了对方的习惯和作战方法。

    用经验的将军,甚至能从匈奴骑兵的编队方式和他们挥舞马鞭以及拉弓的方式,猜出他们是哪个部族的。

    刘彻于是将视线集中到马邑城的周围。

    马邑,作为一个城市,还是很年轻的。

    这个城市始建于秦朝,是秦军大将蒙恬所建。

    蒙恬建立马邑城,最初的目标,其实只是想建个大点的围栏,好方便养马。

    这就是马邑名称的来源。

    秦亡之后,因为匈奴的崛起,所以,马邑就成了汉匈两国相争的焦点之一。

    发生在马邑的战争,甚至比在云中的战争还要多。

    甚至于著名的平城之战的源头,也是因马邑而起。

    西元前200年,既汉高帝七年,匈奴主力在冒顿率领下,围攻韩王信的都城马邑。

    韩王信抵抗不住,加上害怕被刘邦追究自己跟匈奴之间的那点事情,于是把心一横,投降了匈奴,还主动给匈奴兵带路,使之一路攻陷雁门、晋阳和太原。

    匈奴兵锋直指关中和燕赵。

    刘邦闻讯,马上点起所有汉军力量,北上抵抗。

    在刘邦统帅下,汉军一路势如破竹,先取得了铜隄会战的胜利,阵斩了韩王信的大将王喜,接着又在太原击败了韩王信与匈奴的联军,紧接着又在磐石取得了对匈奴的决定性胜利。

    收复太原、晋阳、磐石,这才有了之后的平城决战。

    平城会战,与其说是冒顿设伏,倒不如说是,冒顿不得不在此与汉军决战。

    假如冒顿放弃平城,那他就得滚回草原了。

    所以说,自汉室立国以来,与匈奴的恩恩怨怨,也都是起自马邑。

    而在历史上,武帝朝时的马邑之谋,之所以选定马邑,作为诱饵,也是因为,马邑城对匈奴人的诱、惑,不是一般大。

    这个暴露在长城之外的城市,数十年来,流满了汉匈两国士兵的鲜血。

    “果然,历史还是有着它必然的惯性吗?”刘彻在心里想道:“自马邑而起,必自马邑而终!”

    这样想着,刘彻就做出了决断!

    “大将军!”刘彻看向窦婴:“请大将军立刻持朕节,以虎符发飞狐军,北上,潜行至句注!”

    句注就是雁门关的古称。

    “诺!”窦婴得令。

    “丞相!”刘彻接着下令:“即刻命令细柳营拔营北上,至太原待命!”

    让细柳营到太原待命,这是为防备,万一匈奴人走云中。

    驻扎在太原后。细柳营无论是支援云中还是支援雁门,都可以在最快时间赶到战场。

    本来。这样的做法在三年前,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选项。

    但是。今天的细柳营,已经从过去的步兵军团,变成了汉军第一支职业化的纯骑兵部队。

    全军一万余人,全部都是骑兵!

    “诺!”周亚夫也领命拜道。

    “再制诏,下令北地郡、陇右郡,所有北地骑士,立刻动员,以卫尉广为轻骑将军,统帅陇右、北地骑士。屯兵于朝那塞!”

    “诺!”李广马上就喜滋滋的出列顿首拜道。

    这个卫尉,他早就不想干了!

    对李广来说,还是边塞更适合他。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长城的边塞之下,去追寻那金戈铁马的生活。

    刘彻却是看着地图,假如匈奴人真的是入侵马邑。

    那这次李广估计又会打酱油了。

    原因很简单,朝那塞是回中道的要塞,是扼守关中门户的关键。

    匈奴人只要不能突破云中或者雁门,他大概就要在后方看戏了。

    但做出这样的部署,是有原因的。

    北地骑士和现在在陇右和北地的骑兵。都是最近两三年才开始训练起来的,都是新兵蛋子。

    原先在北地和陇右骑兵,现在,已经分别进入了长城各郡和汉军五大野战兵团。

    至于那些北地骑士。虽然都是精锐,也是汉军的重要作战力量。

    但到底是预备役,磨合不足。就要仓促上阵,很显然是要吃亏的。

    派李广过去。是希望李广能借助这个机会,磨砺和整合北地、陇右的新兵和北地骑士。争取再带出一支新的常备军团。

    这样,汉军未来就能有六个能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则必胜的主力。

    刘彻在心里面悄悄的做了个一个算术题。

    现在,驻扎在雁门关的句注军,拥有差不多七千骑兵,此外还有七千左右的步卒。

    飞狐军前不久将骑兵步兵扩充到了五千人,而步卒则是差不多一万七千左右。

    细柳营作为汉军的头号王牌,目前总归辖有一万两千多名骑兵。

    这三支王牌,加起来总作战兵力高达近五万!

    其中骑兵约有一半,大概是两万五千左右。

    这可是纯作战兵力!

    在古代,常常能看到,某某吹牛逼说:劳资带甲百万!

    但其实,仔细观察,你就能发现,撑死了也就二三十万。

    这二三十万人里,真正作战的顶梁柱和冲锋陷阵的精锐,也就两三万人。

    一般,打垮了他的两三万主力,带甲百万的雄狮,马上就溃散了。

    哪怕是北方的游牧民族也是如此。

    吹什么控弦四十万!

    霍去病和卫青生涯总斩首数,加起来,大概也就**万。

    然后匈奴就一蹶不振,把脑袋缩进了漠北,死活也不肯出来找死了。

    这白羊和楼烦、折兰,三个部族加起来,可能总男丁会有个十万左右。

    但是,真正上阵的,撑死了也就三万而已!

    其他人,摇旗呐喊跟抢东西,是合格的。

    但要冲锋陷阵,那估计还没走到一半,就要吓得尿裤子!

    以五万打三万,在扣除了步卒后,两方的骑兵力量,已经对等了。

    但刘彻还是觉得不保险。

    毕竟,这骑兵汉军虽然占据了装备优势,但经验和战术优势在匈奴人那边。

    此次会战,是刘彻即位以来,汉匈之间的首次交锋。

    可谓是许胜不许败!

    刘彻必须保证,他是从一个胜利,走向另外一个胜利的真命天子,天授君权的神王!

    “命令羽林卫与虎贲卫,各出千骑,自南军与北军之中各抽调三千骑,以东成候义纵为骠骑将军,即刻进抵马邑附近之武周塞!”刘彻在胜负的天平上果断放入一块足以决定胜负的筹码。

    羽林卫和虎贲卫,向来就是刘彻的教导团。

    这两支卫队,如今规模已经扩大了五千人。

    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军队,而不在仅仅是卫队了。

    张汤去南阳,带走了几百人,义纵去云中也带走了两千多人。

    但他们带走的,却还算不上真正的精华。

    这次,刘彻派出去的骑兵,才是他所重视和未来依仗的绝对王牌——胸甲骑兵!

    羽林卫和虎贲卫,现在总共也就这两千胸甲骑兵。

    甚至于,整个世界,现在也就这两千胸甲骑兵。

    他们从去年开始逐步换装胸甲,到现在,已经在上林苑里,进行了接近十个月的墙式冲锋训练。

    有了他们的加入,刘彻对战争的胜负,已经放心了。

    虽然说,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在人。

    但是,精神原子弹,不可能让人赤手空拳,就可以攻陷一个布满铁丝网和机枪的阵地。

    胸甲骑兵,对于如今的世界来说,就是一个无解的bug。

    他们要速度有速度,要防御有防御。

    匈奴人的青铜箭簇以及青铜矛,根本就威胁不到胸甲骑兵。

    再加上从南北两军抽调的六千精锐骑兵。

    义纵所统帅的这支力量,刘彻相信,必然会在战场上,让匈奴人大吃一惊,甚至跪下来喊爸爸。

    将军队调集完毕,刘彻就开始跟将军们讨论和商定作战部署了。

    “朕虽然不明于军旅,但也知道,战争要有目的!”刘彻对将军们道:“本次作战,朕的目的,只有一个:吃掉所有进犯的匈奴兵,使天下皆知,明犯强汉者,必造天亟!”

    刘彻的表态,让将军们越发的兴奋起来。

    消灭夷狄,用他们的脑袋来彰显自己的功绩与武功,这是诗书称赞的圣行,先王赞颂的伟业!

    诗之南仲,至今为人传颂。

    很显然,若真能完成这么一个伟业,那么,未来青史之上,大家的地位,自然与南仲一般,要受子孙后代敬仰了。

    但,想要吃掉匈奴来犯的这三个部族,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在马邑之前,还有一百多里的平原和山陵。

    所以,一旦匈奴人发现不对,他们可能会逃之夭夭。

    而且,即使匈奴人真的来到了马邑城下,在正面作战中,想要彻底消灭他们,也是很困难的事情。

    郦寄和韩颓当,对此更是深有体会。

    他们两人与匈奴人几乎是打了一辈子的交道。

    非常清楚,匈奴人的手段和那三个老朋友的难缠。

    但天子既然已经定下了作战基调,那么,一个聪明的臣子是绝对不会唱反调的。

    更何况,大家现在还是很自信的。

    马镫、马鞍和马蹄铁的普及装备,让汉军骑兵,从战术和战斗力上,领先了匈奴人至少一个时代。

    虽然没有经过实战检验,但,从过去几年的摩擦中来看,现在的汉军,在战斗力和火力方面,已经完全超越了匈奴人。

    所以,天子的要求,不是不能达到。(未完待续。)

    ps:    今天这章特别难写~~~改了一个晚上了~~~汗~

    嗯,感谢盟主yhyh的飘红啊~

    没的说,明天会加更~~~~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