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九十一节 背叛与忠臣(2)
    已是八月,这天,刘彻刚刚醒来,就得到了报告。

    淄川王刘贤,畏罪自杀。

    刘贤的自杀,并不意外。

    这货在刘辟光死后,实际上就已经是非死不可了。

    理由很简单,刘辟光在遗表里,揭发了他的一桩天大的丑闻。

    这个渣渣,居然与他的儿媳太子妃袁氏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乱X是老刘家的红线。

    自诩以孝治天下的刘氏天子,是绝不会容忍任何形式的乱X。

    这个罪名,甚至比谋逆、大不敬,还可怕。

    翻看史书,就可以看到,死在这个罪名下的诸侯王,其实比谋反而死的诸侯王还要多。

    但问题的关键是,这帮作死的渣渣,屡教不改。

    其实,刘贤扒灰还算好的。

    现在的庐江王刘赐家里那堆破事,才叫精彩!

    父子反目……

    兄妹乱X,手足相残……

    王子与车夫搞基,妃子们为了争宠,给竞争者下毒……

    乃至于子告父,父告子!

    但凡你能找得到的宫斗情节,这家人应有尽有。

    其精彩程度,甚至超越后世的女频**文和宫斗文。

    但凡有所了解的人,都会瞠目结舌,为这家人的智商默哀。

    老实说,老刘家这些诸侯王,在刘彻看来,纯粹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非要找点刺激。

    倒是,济北王刘志跟胶西王刘雄渠至今还在死撑着。

    既不自杀,也不认罪。

    这实在让刘彻有些为难。

    刘彻也没有这么多美国时间跟他们耗了。

    这两个渣渣再不认罪伏法,刘彻就只好让他们被自杀了。

    毕竟,那胶西王国跟济北王国,可是很不错的土地。

    正好拿犒赏功臣。

    尤其是衡山王刘勃,城阳王刘喜,这样的铁杆脑残粉。

    “陛下,大将军在殿外求见……”

    刚刚洗漱完毕。就有宦官来报告。

    “不见!”刘彻毫不客气的拒绝:“转告大将军,朕今日身体不适,不便会客,请大将军改日再来!”

    窦婴这货,这么一大早的跑来见刘彻,当然不是来谈心也不是有公事的。

    他来刘彻这里,就为了一件事情——给他的小弟灌夫求情。

    灌夫。是窦婴当初在荥阳收的小弟。

    在平吴楚之乱时,灌夫作战勇猛。甚至上演了一出父亲战死了,儿子接着上的英雄戏码,因此,闻名天下,更被窦婴收为小弟。

    但,灌夫这个人啊,在战场是英雄好汉。

    但在官场上,却是十足的小人和的的确确的贪官污吏!

    在刘彻的前世,灌夫的老家颖川郡的百姓。甚至被灌夫的家族子侄祸害的痛苦不堪,乃至于有童子作歌:颖水清清,灌氏安宁,颖水浑浊,灌氏灭族!

    别以为灌夫是被他的那些脑残族人拖累的。

    实际上,打开他的履历,你就知道。这绝对不是个什么善茬或者好人。

    他四度丢官,四度官复原职。

    而且,每次丢官,都是因为犯法。

    而且是证据确凿的犯法!

    但每次,都因为窦婴的保护,而不了了之。

    所以。后来灌夫被族诛,颍川百姓弹冠相庆,而舆论界也都纷纷认为,田蚡是干了件好事!

    这次,灌夫再次犯事了。

    本来,刘彻是好心好意,让灌夫去了代国当丞相。希望他远离长安的繁华,在晋阳修身养性,磨砺自己。

    但这货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啊!

    他在酒后喝醉了,于闹市纵马狂奔,上演西汉版的七十码事件,踩死了三个无辜路人,导致十几人受伤。

    酒醒之后,为了掩盖罪行,他干脆就派人将那些无辜受害者和家人,统统关到监狱里。

    但很不凑巧,这个事情没干好,被代王刘登得知。

    刘登哪里敢帮着他遮掩,那不是找死吗?

    于是,上报廷尉,廷尉报告给刘彻。

    刘彻闻讯,勃然大怒,直接下令廷尉收押灌夫,同时派遣以陇右太守东阳侯张安国为首的联合调查组,前往审查灌夫一案。

    显然,这是要把灌夫往死路上逼的节奏。

    但,窦婴却觉得,这是自己的小弟。

    皇帝就这么弄死了,自己面子往哪里放?

    因此,一而再,再而三的跑宫里面来说情,又是说什么‘灌夫义士也,酒后失德,固然有罪,但罪不至死,愿请陛下加恩,以令其戴罪立功。’

    又保证说‘若其再犯,请陛下将臣与灌夫一并论罪。’

    这让刘彻真的有些怀疑,窦婴是不是脑子有坑?

    为了一个灌夫,不惜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难怪他前世被田蚡当猴耍。

    刘彻现在是越发觉得,文青这种生物啊,当个宅男,在家里享福就行了,出来当官,那是要害人害己!

    所以,干脆就懒得见他了。

    但窦婴却是锲而不舍,每天都是一大早,就来堵刘彻。

    刘彻也拿自己这个表叔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只好就这么僵着了。

    反正,等灌夫人头落地,这事情,也就该过去了。

    但这个大将军的位子,刘彻已经打算换人了。

    窦婴啊,还是回家去读书写文章,结交朋友,这样或许他能有一个好下场。

    “陛下,大将军说是有紧急军情!”宦官回来,报告道。

    “紧急军情?”刘彻摸了摸头。

    现在,能配的上紧急军情的,也就北方的匈奴的威胁了。

    但现在是八月啊,而且,匈奴使团刚刚回国不过二十多天,匈奴按道理来讲不可能动武的。

    想了想,刘彻决定还是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

    窦婴应该没那个胆子谎报军情。

    这可是要掉脑袋的!

    不一会儿,窦婴的身影,就出现了在刘彻面前。

    “陛下。刚刚接到云中郡八百里加急快报:匈奴折兰、娄烦、白羊三部主力南下,去向不明!”窦婴一进来,就将一个密封的奏报,送到了刘彻手里。

    刘彻打开来一看,这确实是义纵的笔记。

    上面写的明明白白,消息来源自东胡王卢它之,可信度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

    “匈奴人这是要玩赎罪日战争啊!”刘彻一看。就反应了过来。

    “将地图取来!”刘彻立刻下令。

    然后,马上就有宦官。捧着一副全新绘制出来的长城防御图,在殿中摊开。

    刘彻站在地图前,看着蜿蜒的长城,在这长城的节点上逐一扫过。

    当了将近四年皇帝后,刘彻已经从军事小白,磨砺成了一个稍微有些地理和军事战略意识的皇帝,再非之前那样,对战争一窍不通的年轻人。

    但,漫长的长城防线上。匈奴的可攻击目标,多如牛毛。

    从东北防线一直到西北防线,在过去的历史上,匈奴人都曾经攻击过。

    但,从惯性以及战略角度来看,其实,现在。匈奴能攻击的地方,就是三个方向。

    第一个,攻击云中郡、回中道,这是对汉室威胁程度最大的一个点。

    因为一旦突破了这条防线,匈奴人就能直接威胁到关中了。

    过去,匈奴曾经有三次。走了这条路线。

    其中就有五年前的那次入侵,当时匈奴的先锋,抵达了回中宫,烽火在甘泉宫都能看到。

    其次,是走上谷,攻击和威胁燕赵。

    但匈奴人一般除非脑残,不会这么干。

    燕赵大兵。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尤其是赵国的郡兵,曾经将入侵的匈奴人直接打回草原,让他们留下了无数尸体。

    一般来说,除非军臣脑子有坑,不然不可能选择从上谷突破。

    而第三个方向,则是匈奴人历来突破的热点——雁门关。

    从平城之战开始,到现在,每次匈奴入侵,都必定有一支军队,会攻击雁门,从雁门关绕到云中郡和陇右郡的柔软的侧翼,威胁汉军长城军团的补给和后勤,迫使汉军不得不动员代北和陇右、陇西以及关中的军队,前去抵抗。

    而,要攻击雁门,必先攻击马邑。

    马邑在,雁门就是固若金汤。

    给匈奴人的选择,就是这三个地方。

    当然,匈奴人要是想从其他方向突破,那刘彻做梦都笑醒了。

    除了这三个节点,能威胁和突破汉军的长城防线以及腹心地区外,匈奴走其他任何地方,都只会落入被汉军包饺子的下场。

    而且,还会给汉军留下充足的战备和动员时间。

    所以,问题的关键,就是匈奴人会选择从哪个方向进攻。

    上谷方向,首先被排除。

    有燕赵作为大后方支撑,上谷一旦有警,燕赵马上就会动员,这可是一个人口接近五百万的地区,轻而易举,就能拉出五十万大军,让匈奴人知道,什么叫做人海。

    在雁门关和云中郡之间,刘彻有些无法确定。

    好在,很快得到了消息的将军们在丞相周亚夫的率领下,一个个兴高采烈的跑来了。

    “陛下,听说匈奴的娄烦和白羊还有折兰三部南下了?”曲周候郦寄摩拳擦掌,一脸高兴坏了的样子。

    他仗着自己的特进元老身份,果断卖萌:“请陛下命末将为先锋,寄虽老朽,尚能一战!”

    对郦寄来说,他想打仗都快想疯了。

    这匈奴人这次南下,对他来说,无异于在额头上写三字——送菜!

    这要不吃下匈奴人送的VIP大礼包,真是对不住军臣的一番好意!

    韩颓当见了,也马上道:“陛下,末将曾在匈奴二三十年,对这白羊、折兰、楼烦都很熟悉,陛下若命末将为先锋,末将愿立军令状,必取一大当户首级,献陛下阶前!”

    刘彻看了看这两个活宝,摇了摇头。

    这两人已经是特近元老了,已经退休了好吧!

    把退休的老将再派出去,这岂非告诉天下人,刘氏无人可用,只能用老将了吗?

    所以,这两货是在卖萌啊!

    “两位爱卿,还是留在长安,为朕参赞军机吧,这打仗的事情,交给年轻人去做吧!”刘彻笑着道。

    郦寄跟韩颓当,立刻就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耷拉着脑袋,一副蠢萌蠢萌的模样。

    但,这两位,一个都七十了,另外一个也快六十五了,还在卖萌,好意思吗?

    “陛下,臣广年轻,请将先锋之职,交于臣吧!”李广在听到年轻人三个字后,立刻就主动请缨了起来。

    现在的李广,确实是很年轻。

    他才四十多岁,正处于一个武将的黄金时代。

    他精力不比年轻人差,而且,长久的军旅生涯,使其的军事指挥才能和用兵手法,都变得纯熟起来。

    更重要的是,这个年龄的武将,大脑依然清晰敏锐,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也跟年轻人一样快。

    所以,这一世的李广,极有可能避免他的悲剧。

    “先锋之事,暂不讨论!”刘彻看了看群臣,道:“当下当务之急,就是要判断匈奴人会从何处进攻?”

    “孙子云:夫战,庙算也,多算者胜!诸位将军皆长者,久于军旅,长于用兵,必有能教朕者!”刘彻拱手一拜:“请诸将军,集思广益,不吝献策!”

    将军们纷纷躬身,拜道:“敢不为陛下效死!”

    然后,十几位大将,围着殿中的地图,纷纷沉思起来。

    漫长的长城防线,犹如一条巨龙。

    这条巨龙,将文明与野蛮分割开来。

    但是,每一个熟悉军事的将军都知道,这条长城,其实攻击性大于防御性。

    从它修建之初开始,其目的就是作为一个进攻发和战略支撑点而存在的。

    既然如此,那它的防御漏洞就非常多。

    作为进攻方,匈奴人能抓住的机会也非常多。

    这就是为什么,匈奴屡次南下,无论汉军怎么防备,他们都能得手的原因。

    你不能指望一个为了攻击而修建的长城,在防御方面有多么完整!

    而且更麻烦的是,长城其实就是个一字长蛇阵。

    任何有带兵作战经验的将军都清楚,一字长蛇阵这种玩意,其实也就看着好看而已。

    真正的实战价值也就那么一回事。

    因为,一字长蛇阵,一旦被敌人突破了某个缺口。

    那就等于将整条战线拦腰截断,首尾不能相顾。

    所以,这么多年来,汉军虽然能跟匈奴有来有往,但一直处于被动状态。

    真正要将长城的作用发挥出来,使其真正成为中国的保护伞。

    唯一的办法,就是打出去,将战火烧到敌人家里。

    倒那个时候,这条长城就会让所有人知道,它到底有多么可怕和厉害!(未完待续。)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