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九十节 背叛与忠诚(1)
    夏天行将结束,长城之外的草原,进入了最后的美好时光之中。

    此时的河套平原,犹如人间天堂。

    水源充沛,降雨充足,而且气候条件非常适合草原的生长。

    所以,此地成为了一个世外天堂。

    在此时的河套,甚至可以进行农业耕作。

    祁连山和阴山以及贺兰山上的千百万年前,冰川时代遗留下来的冰川,在夏天融化,潺潺的冰雪,不仅仅滋润着河套,就连河西走廊,这个本该是荒漠的地区,此时,也是绿洲无数,仿佛喜马拉雅山的隆起不曾发生过一般。

    从长安返回的匈奴使团,此刻,行走在河西走廊的道路上。

    出了长城后,本来众人都是兴奋无比。

    就是随行照顾马匹的奴隶,也是脸上充满了笑容。

    人人都在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

    超额完成了单于交代下来的任务,单于庭必有重赏。

    正使且渠且雕难甚至觉得,自己未来未尝不是没有机会去竞争一下大当户的位置。

    而一旦他坐上大当户,几乎就已经寓意着他成为且渠氏族下一代的族长。

    至于其他使团成员,也都知道,经此一趟,大家伙未来的地位,都会上升那么一两个等级。

    从单于庭的奴才,变成单于庭的某个贵族的奴才这样的事情,未尝不能想象一二。

    只是……

    在进入河西走廊后,且渠且雕难的心情,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使团中的其他人的心里,也仿佛郁积了一些阴霾。

    “折兰部南下要干嘛……”

    这个问题,在使团众人心中,就好像是一个解不开的困惑。

    他们在方才,亲眼看到了折兰部族的大纛,沿着山峦向前,目标毫无疑问是南方的汉朝所在。

    折兰部族的威名,哪怕在匈奴也是声名赫赫。

    这个部族号称‘单于之鞭’。几乎参加过冒顿单于崛起以来,匈奴的所有扩张战争。

    他们与娄烦和白羊部族,共同构成了匈奴单于对外用兵的三驾马车。

    而折兰部族的老巢,是在阴山以北。

    他们现在,跨越阴山,气势汹汹的向南方进军,这意味着什么?

    很多人心里都很清楚。

    “大战将起啊!”且渠且雕难在心里想着。

    娄烦王的部族。早在去年,就已经从漠北。迁徙到了河套,以替代白羊部族西迁后留下的真空。

    另外,还有卢候和若卢两个部族,也从贺兰山动员到了河西地区,随时可以支援河套的部族。

    再算上休屠和昆邪两个部族。

    这些力量加起来,至少能动员四万以上的骑兵南下作战。

    在维持了五年的和平后,汉匈又要大战吗?

    且渠且雕难不敢肯定。

    但他知道,折兰部族的南下,肯定没有好事情。

    折兰部族的骑兵。是匈奴最善于运动战的骑兵。

    这个部族甚至有着超过五十人的射雕者。

    本来,折兰部族南下不南下,跟且渠且雕难一点关系也没有。

    他是且渠氏族的人,从小就是在西部部族长大的,南边的长城脚下,就算打生打死,也跟他没关系。

    但现在却不同了。

    此时。且渠且雕难的内心是矛盾和煎熬的。

    有个魔鬼般的声音,一直在他心中回荡:“若是战事一起,和亲之事,必然作罢,我如今谈下的条款,可能会全部废弃!”

    汉朝人可不傻。绝对不会在战争结束后,依然履行诺言。

    而若这些条款全部作废,那他的功劳,自然也就是一场空了。

    甚至,还可能会被人排挤和打压。

    那个魔鬼的声音,在他心里继续劝诱:“若要富贵,唯有险中求。派人去告诉东胡王吧,东胡王肯定会将消息透露给汉人的,这样,汉人就会有所准备,这样,战争就能避免!”

    那个声音的诱、惑是如此的巨大。

    以至于让且渠且雕难的内心无法平静。

    他努力的想要说服自己。

    “不行,我是单于的奴婢,不能背叛主人,那样,会被天神惩罚的!”

    但内心深处的魔鬼却在疯癫的大笑:“背叛?不不不……怎么能叫背叛呢?汉朝的势力,那么的强大,单于的军队,现在还能不能打过?”

    当然是——不能!

    且渠且雕难只要想看到,他在长安见过的那支浑身上下,都披挂着铁甲,甚至连马身上也裹着重甲的铁骑。

    他就知道,匈奴骑兵,哪怕是用十倍的力量,也休息奈何那样一支无敌的铁骑。

    更何况,汉朝皇帝,可是有着天神保佑的君王。

    传说中能召唤飓风,号令鬼神。

    与这样的神王为敌,那是找死!

    “所以,我这根本不叫背叛!”那个魔鬼循循善诱着:“而是避免让匈奴帝国,坠入深渊啊!”

    “一旦与汉朝开战,汉朝皇帝动员他那支可怕的恐怖军队,只要在野战中胜利一次……”那个魔鬼说道:“那么,这只猛兽就会醒过来!”

    毋庸置疑的是,现在,匈奴帝国能震慑住汉朝军队,让他们只能在长城之中活动的唯一原因,就是——在过去数十年的战争中,汉朝军队从来没有在野战中歼灭过任何一支匈奴骑兵。

    多数汉军的胜利,都是在坚城下,靠着防守获得的。

    而在野战中,汉军得到最多的战果是平局。

    哪怕是汉军三倍五倍于匈奴骑兵,也无法包围消灭机动能力极强的骑兵。

    而一旦汉军野战失利,马上就会被匈奴骑兵冲散阵型,然后追杀。

    而一旦,汉军的骑兵,在野战中战胜匈奴骑兵,甚至于取得一场歼灭战。

    那么,还有什么理由和借口能阻止汉军出塞?

    作为一个使臣,且渠且雕难太清楚汉朝人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强大了。

    旁的不说,只要想想。从云中、雁门、陇右一路下至长安,那些密密麻麻的烽燧台和储藏了无数粮食甲胄的仓储武库。

    且渠且雕难就知道,汉朝是现在的匈奴,不可战胜的一个强大国家。

    “对啊,我这不算背叛……”他在心里默默的说道:“我是因为忠于单于,为了避免大匈奴遭遇不可逆转的失败,才会告密的!”

    “只要汉朝人能提前知道折兰部族南下了。汉朝人就一定会加强戒备,而汉朝人一旦加强戒备。找不到机会的折兰王,就只能在冬天大雪封山前返回祁连山……”

    这样想着,他就渐渐的平静下来。

    他找来一个自己的部下将一封写在羊皮上的信件交给他,叮嘱道:“去将此信,悄悄送给东胡王……”

    那个部下,看了看且渠且雕难,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对使团众人来说,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都知道。想要保护住自己的出使成果,就必须防止汉匈大战的爆发。

    大家都不傻。

    都很清楚,一旦失去了出使成果,那么所有的一切美好未来,都将成为泡影。

    使团上下,是奴隶的依然会是奴隶,是奴才的依然会是奴才。

    若是在这次出使前。大家可能还会认命。

    但,既然已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和出人头地的机会。

    那么,就不会有人再想回到过去任人宰割和奴役的时候了。

    ………………………………………………

    两天后,一直在河套草原的南部逍遥快活,优哉游哉的过着东胡王日子的卢它之,忽然接到了一封密信。

    “我就说。怎么最近昆邪王跟休屠王跟做贼一样的提放着我,几次三番,请我去喝酒吃肉,原来是这个原因……”卢它之冷笑一声,将羊皮丢进火盘里。

    “都说我卢它之是墙头草……”

    “你们好像也好不到哪里去嘛!”卢它之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般笑了起来。

    最近几天,昆邪王跟休屠王,一直找着各种借口。与他来往。

    在饮酒的过程里,故意说什么‘楼烦王好像最近身体有恙……’‘折兰王好像病了……’‘白羊王似乎最近不小心摔到马下,可能要重新换个白羊王了……’

    当时,卢它之心里面感觉这两货大抵在打什么歪主意。

    但却还没往深处想,只是感觉有些不太对头。

    现在,这封密信的到来。

    却让一下子就理清楚头绪了。

    这两货分明就是在拐着弯告诉他——赶快去给汉朝报信吧,楼烦、折兰和白羊部族已经南下了。

    “果然是夷狄啊……”卢它之在心里都乐开怀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私底下偷偷的扯单于庭后腿或者暗地里玩阴谋的部族,其实在匈奴不知道有多少呢!

    草原是这么大。

    而实际上的匈奴人,却又是如此的少。

    整个匈奴部族,全部加起来,也就四十来万的青壮男子。

    而草原有多大?

    纵横数万里!

    讲真的话,严格算起来,其实,楼烦、休屠、昆邪、卢候、若卢这些大部族,都不是匈奴人。

    许多的部族,其实都是在冒顿和老上单于的马鞭鞭笞下,才选择臣服,效忠单于庭。

    论起对单于庭的忠诚。

    昆邪和休屠,还有他这个东胡王,其实是大哥别笑二哥。

    若有机会,或者遇到更强大的主子。

    很可能就是现在死忠单于庭的若卢和折兰,也未尝不可能选择换个大佬当靠山。

    在草原上生活了这么多年,卢它之见过了太多太多的阴谋诡计和尔虞我诈。

    “还好我机灵!”卢它之不由得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他是在三十年前,就开始骑墙的。

    当时,中国的太宗皇帝上台,然后发动了河南战役,居然打赢了!

    卢它之一看情况似乎有些不妙,马上就派了自己的老婆跟儿子回长安联络感情。

    然后,卢它之就发现了,原来游戏还可以这么玩啊!

    在匈奴这边,他是东胡王。

    但在长安那边,他依然是长安侯。

    长安天子,依旧为他保留了长安侯侯府,甚至善待了他那些留在中国的亲戚。

    从那以后,他就成了墙头草。

    他的想法很简单——匈奴强,就帮匈奴,汉朝强就帮汉朝。

    反正,跟着赢家战队,不吃亏。

    这样的招数,玩到最近,卢它之已经发行,自己似乎有些玩不下去了。

    目前,整个匈奴都知道,他跟长安关系不错,甚至能直接跟长安天子搭上话。

    在许多事情上,都开始防着他了。

    要不是他也经常弄些汉朝的情报过来堵住了单于庭的嘴,恐怕他现在已经被单于庭的骑兵满世界追杀了。

    二五仔不好当!

    “去将韩先生请来……”卢它之对自己的下人吩咐道:“注意别惊动了其他人!”

    所谓韩先生,当然是卢它之的亲戚,跟他老卢家关系匪浅的故韩王信的后代。

    当年,韩信、卢绾还有陈豨,就是三个难兄难弟。

    不过陈豨比较倒霉,压根没来得及跑出长城,就被人割了脑袋,拿去领赏了。

    而他老爹跟韩信,则比较机灵,一看苗头不对就溜出长城,投靠了匈奴。

    韩信是先到的草原,而他们老卢后来。

    这两家自然而然的,就亲近了起来。

    卢家跟韩家也算是姻亲。

    譬如,卢它之有个女儿,就嫁给了韩颓当,而韩颓当的姨妈,则曾是卢它之的一个姨母。

    韩颓当跑回长城内,归附汉朝后,卢韩两家,也未曾疏远。

    甚至,比过去往来的还要密切了。

    而在两年前,韩颓当更干脆派了个族人,乔装打扮,混到了他的东胡王的领地里。

    专门干起了渗透匈奴部族和传递消息的活。

    老实说,卢它之也不确定对方真是韩家人。

    只知道,对方是能直接跟长安联络的细作。

    上次,卢它之被单于庭排挤,就是靠了他传递消息,居中协调,让云中郡帮忙,才让卢它之过关。

    过了一会,一个穿着羊皮袄子的中年男人,被带到了卢它之面前。

    “韩贤侄……”卢它之挥退下人后,将一封已经写好的密信,塞到了此人手中,严肃的道:“请快马将此信送到云中东城候之手,事态紧急,事关重大,某就不与贤侄多说了!”

    这人接过信,立刻塞到怀里,对卢它之拱拱手,也不多问,干练的道:“既是如此,请叔父大人安排一支放牧队伍,小侄混在其中,从造阳那边入关!”

    造阳在上谷郡的什辟县。

    这同样也是一个汉朝控制的,但暴露在长城之外的城市。

    走这里,虽然要绕路,但胜在安全。(未完待续。)

    PS:    等下还有~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