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八十九节 马邑会战(3)
    “大单于,我觉得兰陀辛的办法不错,可以试试!”若卢王第一个站出来说道。

    若卢部族,是匈奴最穷的部族之一。

    不管去哪里,只要能抢到东西,他就四肢都会举起来支持。

    “大单于,奴才觉得,应该慎重一些……”休屠王站起来道:“万一惹恼了长安的小皇帝,导致大战,恐怕得不偿失!”

    休屠跟昆邪部族是匈奴最直接面对汉朝在云中郡的军事压力的两个部族。

    跟过去不同,休屠王很清楚,对面草丛里,匍匐着的已经不是过去那只受伤的老虎了。

    它现在是一只会吃人的猛兽!

    招惹了它,可没好果子!

    特别是云中郡现在的郡尉,汉朝皇帝的那个亲戚,可是好战的很!

    休屠王,一点都不想看到汉朝的骑兵,到自己家里来旅游。

    那可不好笑!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休屠王曾经站错了队伍,所以部族的力量大打折扣,族中的年轻青壮,都被作为惩罚,调到了王庭,充实单于的万骑。

    剩下的三瓜两枣,根本经不起对面那些如狼似虎的汉军蹂躏。

    另外,休屠王最近跟汉朝人做生意,赚了不少钱。

    特别是茶叶和奶酪这两个大宗商品,让他赚的盘满钵满,并不希望看到因为战争导致贸易断绝。

    与之类似,昆邪王也说道:“大单于,奴才也觉得。汉朝还是不要招惹的好,过去。老上大单于在的时候就说过:南方的汉朝,若是恭敬的遵从和亲条约。就不要去鞭打他们!现在,汉朝对我大匈奴还算恭敬!更何况,乌孙****的事情,只是鲜卑王的一面之词!”

    昆邪王侃侃而谈的道:“请单于明鉴,那鲜卑****,前年被大单于惩罚,杀了他们的首领,难保鲜卑人不是在故意挑拨,以此离间汉匈。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阴险目的!”

    昆邪王的话,立刻就引发了其他在汉匈和平中收益的④④,一些部族首领的符合。

    也引起了一些挛鞮氏王族的赞叹。

    挛鞮氏的一个长者也道:“大单于不能不考虑鲜卑奴的问题!”

    对匈奴来说,它会永远警惕着乌恒和鲜卑这两个部族。

    不为什么,就因为他们是东胡人的后代。

    是这个草原上过去的霸主。

    现在,他们是衰落了。

    但谁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又会死灰复燃?

    草原上从来不缺乏这样的奇迹。

    就连匈奴,不也在冒顿大单于的统帅下,复兴了起来。重新夺回了霸主的地位吗?

    对挛鞮氏而言,东胡和月氏的问题,远比汉朝的威胁更大。

    毕竟,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汉朝是农耕,匈奴是游牧。

    彼此生活习惯和宗教信仰,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生活的环境,更是水火不容。

    不大可能出现农耕的汉朝。统治草原,或者游牧的匈奴。能占领中国这样的事情。

    反倒是,过去的那些敌人,月氏还有东胡,一旦死灰复燃,匈奴的霸权,就要遭遇挑战。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匈奴国内的部族,都支持军臣西进的原因。

    找到月氏,撕碎他们,防止他们回来报仇。

    这才是匈奴的根本国策!

    当然,要是南边的汉朝懦弱不堪,战斗力不足五。

    这就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可惜,事情不是这样的。

    当然,有亲汉的,自然也有仇汉的。

    折兰王跟白羊王,从来都是仇汉派的中坚骨干。

    这两个部族对汉朝的仇恨,在匈奴内部是人所共知的事情。

    因为过去几十年,这两个部族,就一直是匈奴南侵的主力,自然,有很多的部众死在了长城之内。

    久而久之,折兰与白羊,自然就恨上了汉朝。

    到今天,恨汉朝,是每一个折兰或者白羊首领必须要做的事情。

    在白羊部落,甚至有种说法:天神降下白羊,晓瑜白羊人两件事情:第一,敬畏神明,第二,恨汉人。

    无论白羊王是怎么想的,他想要坐稳白羊王的位置,就得表现的很恨汉人。

    所以,白羊王马上就挑起来道:“休屠王!你这个懦夫,简直不配为匈奴人!”

    “我大匈奴何时怕过南方的汉朝人!”他挺着胸膛,大大咧咧的道:“请大单于鸣镝吧,白羊部族上下两万七千勇士,永远忠诚大单于,愿为大匈奴死战到底!”

    折兰王也道:“折兰部族在此听令,请单于鸣镝!”

    而休屠王跟昆邪王以及其他收益于汉朝贸易或者西部的那些不想去长城的部族,自然不肯被白羊王跟折兰王这样羞辱。

    也立刻跳起来反驳。

    一时间,整个王帐,乌烟瘴气,你推我搡,甚至有些贵族吵到激烈处,干脆就拔出身上佩戴的小刀,丢到对方面前。

    直接就要约战,进行神圣的决斗。

    这样的情况,看得军臣眉头紧皱。

    但却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这些部族的首领,每一个都是匈奴的重要组成部分。

    匈奴帝国也是有赖于各个部族对单于庭的服从,才得以建立。

    换句话说,其实,单于也很难对下面的部族首领,实行严格的约束。

    自行其是和独走的部族,多如牛毛。

    错非是这几十年,汉朝在历次大战里,证明自己不好惹。

    这些人肯定早就抛开单于庭自己单干了。

    就像现在西方的部族,常常有事没事,就去抢西域一样。

    “都别吵了!”最终。军臣忍无可忍,用力的一拍案几。才让这些家伙勉强安静下来,但。彼此之间,却都是眼睛鼻孔里喷着火。

    “从冒顿大单于开始,我大匈奴就是靠着团结,才能击败东胡、月氏,震慑汉朝!”军臣动了真火,说道:“你们这样吵吵嚷嚷,还有什么团结?”

    “请大单于赎罪!”满帐的贵族纷纷跪下来,向军臣认错。

    在目前,单于的威信。还是至高无上的。

    尤其是军臣跳了一回大神后,他的地位,更是无人可及。

    许多部族的牧民,更是笃信了军臣的神圣。

    在牧民和下层的奴隶心里,他们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汉朝那边有神皇,我大匈奴当然会有神单于。

    所以,面对军臣,各个部族的首领,现在已经是十分敬畏了。

    甚至还有人真的相信。军臣有神明的帮助。

    这是由朴素的爱国主义情怀引发的信任。

    不然,若单单只有汉朝皇帝是神,而匈奴单于是人。

    这游戏还要不要玩了?

    以后面对汉朝,匈奴人干脆跪下来得了!

    “好了。都起来吧!”军臣看到这样的情况,心里面稍微舒服了一下。

    但,是否对马邑下手。军臣其实还是摇摆不定的。

    马邑确实很肥美。

    但马邑背后的汉朝,却不好惹!

    当初。朝鲜的卫家,只是杀了几十个汉朝****。就被杀全家了。

    汉朝小皇帝要是发起飙来,学他的祖父,披甲上阵,要御驾亲征。

    这汉匈大战必然爆发!

    更麻烦的是,现在,汉朝可没有一个济北王,再去将那个皇帝拉回去。

    而且,在军臣心里,对汉朝的那个神神叨叨的小皇帝,也是很敬畏的。

    军臣在自己知道自己是假神的情况下,虽然会怀疑,对面的汉朝皇帝也在装神弄鬼。

    但问题是,对方是证明自己神圣性的。

    在这个前提,军臣不得不从最坏的情况来考虑这个问题。

    万一,对方是真的神明下凡,洞彻万里,能知过去未来。

    在马邑给自己挖个大坑。

    这可如何是好!

    军臣可不会忘记,当年,汉朝的大将夏侯婴是怎么从冒顿单于嘴里,生生的抢走马邑的。

    平城之战后,夏侯婴马不停蹄,领兵继续北上,击垮了韩王信的部队,直取马邑,并且在马邑附近,摆出一副再来一次平城的架势。

    吓得冒顿赶紧撤出长城。

    平城那种规模的大眼瞪小眼,对匈奴人的伤害,也是极大的。

    白登山上的汉军,固然被冻伤了三成,无数人截肢。

    匈奴人又能好到哪里去?

    而且,马邑附近的地形,也非常适合汉军步兵埋伏。

    哪怕是十万匈奴骑兵过去,也可能被二三十万的汉军包了饺子。

    一旦汉朝皇帝提前预知了匈奴动向,以汉朝的能耐,别说二三十万的兵力,五六十万的大军,也能调动!

    况且,现在汉朝今非昔比。

    至少十五万的骑兵,足以在关键时刻,让匈奴军队,有去无回!

    可若是去打马邑,不给汉朝一点惩戒。

    不止下面的人,会怀疑他这个单于是个懦夫。

    就是军臣自己,心里头念头也不会通达。

    任何一个帝国,在看到了自己遇到挑战者和竞争者时,他们做出的反应,几乎都是一致的:拍死对面那个跳起来的渣渣。

    军臣虽然不像他父亲老上,有着清晰的大局观和缜密的战略意识。

    但作为一个合格线之上的匈奴单于,他很清楚,要守住匈奴霸权,就要打压下南边汉朝的气焰。

    一时间,两种完全截然相反的念头,在军臣心里来回的反复。

    一会儿,军臣是想要马上就下令,调动军队,去惩戒汉朝。

    一会儿,他又担心,惹恼了长安,导致汉匈爆发全面战争。

    而一旦爆发全面战争,无论失败,以今时今日的汉朝实力和骑兵规模,都可能会把战火,烧到草原上。

    一旦草原上来了汉朝人,哪怕最后将他们赶回长城内。

    匈奴的霸权,都会不可避免的衰落。

    军臣可没有忘记,当年蒙恬统帅的秦军,是怎么吊打的匈奴。

    正踌躇不定之时,帐外忽然传来了军臣的亲信心腹左大将呼衍当屠的声音。

    “大单于!”呼衍当屠在帐外报告道:“去汉朝出使的使团,传回急报:汉朝皇帝同意向我国出售武器,并且许诺明年,让阏氏回国省亲!”

    这个消息,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军臣下定了决心。

    他看向折兰王、白羊王还有娄烦王,下令道:“折兰与白羊部族,马上动身,南下阴山,与娄烦王汇合,休屠和昆邪两部,负责监视东胡王,不可让他知道折兰与白羊两部已经南下的消息!”

    “右贤王,你从本部,抽调一个万骑,先期潜伏到马邑城前两百里,做好侦查和遮蔽战场的准备!”

    两国交战,第一个要点,就是切断敌人的情报来源。

    汉朝,在马邑城之前,布置了许多的哨所,这些哨所,必须一个个的慢慢拔掉,还不能显露意外。

    不过,这倒并不困难,只要摸准了汉朝哨卡的补给和巡逻的警戒骑兵的巡逻规律,就能成功的瞒住汉朝的耳目,让他们在战役发起前,依然懵懂无知。

    尹稚斜若连这个都做不好,那军臣也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一个连拔掉哨所的任务都完不成的人,有什么资格,得到其他人的认可,有成为单于的潜质?

    而,军臣特别让尹稚斜负责此事,当然也是不怀好意。

    等马邑之战结束。

    若匈奴吃亏或者战败,那就是尹稚斜办事不力,以至于走漏风声,害的大匈奴战败,其罪当死!

    若匈奴得胜,占了便宜,其实尹稚斜也会悲剧。

    到时候,军臣会把责任丢给尹稚斜,告诉汉朝君臣——都是尹稚斜这个混蛋自作主张,本单于完全不知道啊,现在,本单于已经惩罚他,让他去西边,攻打大宛了,所以呢,汉匈两国还是坐下来谈怎么收场吧。

    既然得胜,主动权自然在匈奴这边。

    汉朝人就算再愤怒,也要考虑一下,一旦爆发全面战争,整个北方的生活生产,都要废弃的可能。

    而且,就算开战,也不一定能捞到好处。

    到时候,再给汉朝小皇帝一个台阶。

    在军臣想来,对方应该不会恼羞成怒,做出伤人伤己的事情。

    甚至,还可以借此机会,戳破汉朝皇帝编造的神圣谎言,引发其国内的内讧甚至混乱。

    那样,对匈奴来说,是再美妙不过的结局了。

    至于为什么军臣会忽然下定了决心?

    这个问题,其实很好解释。

    在所有的游牧民族的首领看来——你对他示好,其实,等于承认了自己的软弱和可欺。

    得寸进尺,甚至得陇望蜀。

    这是游牧民族的天性。

    很多时候,中原王朝,一个劲的跪舔,而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却越发肆无忌惮,越发的逼迫,就是因此。

    反倒是你摆出一副劳资跟你拼了的架势。

    这些欺软怕硬的家伙,反而会变得很好说话。(未完待续。)

    ps:    12000字收工,求点月票~

    跟前面的差距越来越大了!

    请求票票支援,这几天,我大概要存点稿子,所以可能只会保底==

    因为18号跟28号,貌似可以一拼战力榜,旁的争不了,200块我想我应该可以尝试尝试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