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八十七节 马邑会战(1)
    “大单于,请下令吧!”匈奴的单于庭内,卢候王红着脸,难以抑制自己的愤怒。“必须给汉朝人一点颜色瞧瞧!”

    “汉朝人收留乌孙****,分明就是不把我大匈奴放在眼中!”新鲜出炉,坐上右贤王位置没多久的尹稚斜,也是杀气腾腾的道:“请大单于下令给休屠、昆邪、娄烦、卢候和东胡诸王,全面动员起来,发大军从雁门关直取太原,再来一次平城大战!”

    近六十年前,中国局势激变。

    汉朝的韩王信,投降匈奴,打起了借匈奴大兵,玩儿皇帝的套路。

    同时,旧时的赵国旧贵族,也拥立了一个傀儡,自称赵王,反抗汉朝的统治。

    匈奴骑兵因此在带路党们的帮助下,顺利的长驱直入,占领句注、太原,兵临晋阳城下。

    这是匈奴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直接威胁中国存亡。

    之后,匈奴人再也没有能力,如此深入中国腹心,占领像太原和晋阳这样的坚城。

    所以,平城之战,是匈奴人的骄傲。

    过往每每有汉使到来或者匈奴打算南侵时,都会重提平城战役。

    这既是给自己打气,也是为了恐吓汉朝的使臣。

    军臣抬起眼帘看了看一脸义愤填膺,恨不得率领骑兵,攻下长安的尹稚斜。

    自从将尹稚斜任命为右贤王后,军臣对他的态度,显而易见,基本都是当没有这个人存在的。

    但尹稚斜却丝毫不知。

    而且。一次比一次跳的厉害。

    军臣自然知道,尹稚斜是在收买人心。

    汉匈之间交往几十年。

    匈奴高层里。或多或少,都学习过一些汉朝的知识。

    最近两三年。汉匈贸易激增。

    许多汉朝的特产和商品,通过边境榷市,进入了匈奴国内。

    军臣拿起放在自己面前的一个酒杯,这酒杯是用一个婴儿的头颅制成的。

    里面盛着进口自汉¤¤,朝的清酒。

    军臣微微抿了一口,口中,立刻酒香四溢,爽快无比。

    随手再捏起一些被放在托盘中的小奶酪,放进嘴里嚼了嚼。

    浓郁的奶香,顿时就在充溢口腔。让他食欲大开。

    但可惜……

    军臣低下头,这种奶酪与酒一样,是进口的商品。

    “汉朝人真是聪明!”军臣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些奶酪,是一年多前,开始流入匈奴国内的,最开始,只在边境附近的部族里流传,然后,慢慢的。传到了河套、河西,祁连和阴山的部族里,最后就连单于庭,也开始追捧起这种汉朝产的奶酪。

    现在。匈奴每年从汉朝进口的大宗商品,已经从茶叶和粟米,变成了茶叶和奶酪了。

    奶酪这种小玩意。看似不起眼。

    而且,人人都知道。它是怎么制造出来的。

    匈奴也有类似的奶酪制造技术,无非就是将马奶、羊奶、牛奶等各种牲畜的鲜奶。经过发酵后蒸煮而来。

    但问题在于,匈奴缺乏足够蒸煮鲜奶的器皿。

    宝贵的青铜和少量的进口铁锅,都掌握在部族的贵族手里。

    普通的牧民,大都只能使用一些粗劣手法制造的搪瓷制品。

    而匈奴,与其说是建立在马背上的帝国,不如说,是建立在各种牲畜的鲜奶上的帝国。

    绝大部分的匈奴牧民,尽管年复一年,都在放牧。

    但他们终其一生,能吃到肉的机会也屈指可数。

    在匈奴,除了作战的勇士外,老幼妇孺和放牧的奴隶,他们的每日主食,就是各种鲜奶发酵制成的各种食物。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奶酪和奶酒。

    甚至,大军出征,骑兵随身携带的口粮,也是各种奶制品。

    牲畜的鲜奶,就跟南方汉朝人的土地上的庄稼一样,是维系着匈奴帝国存亡的关键。

    匈奴人可以永远不吃肉,但不能一天不吃奶酪和马奶酒。

    但现在,南方的汉朝,在奶酪的制作技术和工艺上,也全面超越了匈奴。

    他们制作的奶酪,香甜可口,而且便于长期保存。

    不像匈奴的奶酪,因为制作工艺不过关或者发酵不彻底,常常保质期只有一个月。

    作为从小就跟在老上单于身边,南征北战,在战争中长大的单于,军臣很清楚,这种能长期保存的奶酪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汉朝人在草原上的活动时间,要比匈奴骑兵还要长。

    他们甚至可以远离后勤辎重部队,深入辽阔的大草原深处,远征几个月,然后再返回长城。

    而匈奴,却反而要受制于后勤问题。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

    所以,在过去,军臣一直不遗余力,甚至不惜一切手段的从汉朝进口各种各样的青铜和铁器。

    尤其是铁锅和青铜鼎。

    这两种器皿,都是加工奶酪,必不可少的工具。

    但,只靠进口,解决不了匈奴面临的困境。

    汉朝人也不可能无限制的供给匈奴青铜和铁器。

    “所以,才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大宛!”军臣在心里对自己说。

    大宛,这是一个原本不在匈奴猎食名单里的遥远王国。

    直到一年多前,它忽然出现在了匈奴的视线里。

    然后,军臣通过派遣细作侦查,发现,这个人口几十万的国家,居然有着大量的工匠!

    尤其是还有着许多能生产各种搪瓷制品和青铜的工匠。

    若是能征服大宛,获得大宛人的青铜生产技术,尤其是那些工匠。

    匈奴就能摆脱目前的窘境。得到它所需要的大规模的青铜制造技术。

    至于南方的汉朝?

    只要想到长城脚下,那密密麻麻的要塞。军臣就感觉有些脑仁疼。

    过去数十年,汉朝用血告诉匈奴。想进来?先崩掉几颗牙再说,想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

    军臣就自己亲自尝试过一回。

    在五年前,他统帅四万骑兵,南侵汉朝。

    结果,丢下了一千多具尸体,带回了数千个伤兵。

    捞到的东西,却少的可怜。

    差点就要亏本!

    正是自那以后,军臣发誓,打死也不去长城脚下。自讨没趣了。

    更何况,如今的汉军,骑兵规模也不算小了。

    匈奴除非全面动员,拉出所有的力量,才有可能在战争中占得上风。

    但……

    平城会战后,匈奴上下就已经下定决心,再也不干这种傻事了!

    四十多万骑兵,几百万的牲畜群,拉锯长达一年的苦战。

    最终就换了个和亲条约……

    而汉朝北方的严寒。也同样让匈奴吃尽了苦头。

    “右贤王想打?”军臣站起来冷笑着说道:“那就不妨去试试……”

    若是尹稚斜真带兵南下,那军臣做梦都笑出声来。

    长城的铜墙铁壁,肯定能将尹稚斜撞的头破血流。

    然后,自己再名正言顺的以作战不利。丧师辱国的罪名,将他贬黜到北海,去跟中行说一起去放羊!

    就算万一。尹稚斜运气特别好,碰上汉朝的将军脑残。皇帝傻逼,被他打开了一个口子。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

    那就更好了!

    也不需要西进了!

    抢西边的苦哈哈,有个屁用啊!

    真正能吃饱的地方,还是在南方的长城内啊!

    任意一个长城内的郡县里囤积和储藏的粮食以及各种金银财宝和青铜、铁器,就足够匈奴全国上下吃上三五年了!

    若能占领长安,那匈奴更是一辈子都不需要放牧,可以过上天神一样的生活。

    在这个前提下,军臣跟尹稚斜,根本不会有任何矛盾,他们只会紧密的合作,直到占领长安,入主中国。

    南下,是自古以来,就刻在了所有草原上的民族的基因中的冲动。

    但……

    这是不可能的。

    尤其是随着汉朝开始强盛,军队的战斗力开始不断提升,这个幻想,已经真正成为一个幻想。

    尹稚斜被军臣这么一呛声,顿时就有些面红耳赤。

    “大单于,汉朝明目张胆的庇护乌孙****,摆明了没将大匈奴放在眼中,若不予以惩戒,以后西域诸国和附庸的部族,恐怕都会离心离德!”军臣的狗腿子之一兰氏的兰陀辛站起来道。

    自从两年前,奉命将北海阏氏送到汉朝和亲归来后,这位兰氏的未来族长,就成了单于庭里最主战的贵族之一。

    他成天在单于庭到处撒播着汉朝威胁论,也颇拉起来了一批支持者。

    要不是看在这个家伙对自己这个单于还算恭敬的份上,军臣早把这个成天在自己耳边嗡嗡嗡的叫着的家伙丢到北海去了。

    汉朝对匈奴的敌意和威胁,单于庭里又不是只有三五两个人看得仔细。

    用得着你成天嚷嚷?

    不过,这次兰陀辛说的很正确。

    假如汉朝明目张胆的庇护了乌孙****,还没有得到任何惩罚。

    这单于庭的威信,岂非要颜面扫地了?

    以后他这个单于还凭什么号令诸部,做这个草原共主?

    当年老上单于毅然决然的带领匈奴主力,南下在长城附近,跟汉朝大战了一年多,甚至在折损了一个大当户和数千的战士后,依然不肯退却。

    不就是因为有几个匈奴的贵族,跑去了汉朝,请求庇护,丢了面子嘛?

    只可惜,那次匈奴以十八万骑兵南下,最终,还是打成一个平城之战的结果。

    损兵折将后,也就换了个互相承认和认可双方势力范围的条约。

    当年,老上单于统御下的匈奴帝国,尚且奈何不得汉朝。

    军臣不认为自己比自己老爹强。

    所以,看着长城,军臣摸了摸自己的牙齿。

    他还不想被崩掉几颗牙,却什么也捞不着。

    与其去长城脚下撞个头破血流,不如去西方发财。

    这是目前,单于庭里多数贵族的想法。

    但,现在的情况,却是鲜卑王报告了汉朝人将匈奴的敌人,那些该死乌孙****,接到长城内给与庇护。

    这等于在单于庭脸上抽了几个巴掌,还当着整个草原的面,在他这个单于的脑袋踩了几脚。

    若不报复,也说不过去。

    要知道,匈奴帝国,能统治这数万里的无垠草原,控制西域三十六国,让整个世界都服从自己的意志。

    靠的就是残暴和血腥,震慑一切内外的敌人。

    乌孙反抗,就将乌孙连根拔起,猎骄靡这个老上单于的义弟的脑袋,都被制成酒器,放在单于庭里,供人饮酒作乐。

    用**裸的鲜血,让所有的臣服部族,乖乖的按时上缴贡品。

    若这次汉朝明目张胆的庇护了乌孙人,单于庭什么表示也没有。

    那岂非是告诉所有人:匈奴惧怕汉朝。

    那样的话,别的不说,长城附近的那些墙头草跟小部落,还有藏在山里的盗匪和贱民,恐怕都会倒向汉朝。

    就是现在匈奴帝国的柱石,诸如白羊、娄烦、昆邪、休屠这样的大部族,心里面恐怕也会有自己的小算盘了。

    在草原上,霸主是很难当的。

    它必须随时随地的保持自己的强大、残酷以及冷血。

    让所有的小弟,都看得清清楚楚,仔仔细细,也让所有的盟友和内部的山头都知道,单于的地位和威信,不容挑衅。

    一旦做不到这一点,无论多么强大的帝国,马上就要分崩离析。

    “那依你之见,应该如何?”军臣沉吟片刻后,对兰陀辛问道。

    “大单于!”兰陀辛非常兴奋的站起身来,他走到帐中,对军臣道:“奴才知道,长城是铜墙铁壁,我匈奴骑兵,很难逾越!但是……”

    兰陀辛抬起头看着帐中的各个部族的首领以及各个氏族的族长,大声的道:“汉朝还有一个地方,绝对没有在长城的保护范围内!而且,汉朝一定会救!”

    数十年的汉匈战和拉锯,使得有很多的汉朝城市和村庄,其实暴露在了长城的保护范围内。

    而汉朝人也在长城脚下,拉拢了许多跟单于庭不对付的部族,让他们在哪里放牧,作为长城的前哨和预警。

    但这些暴露在长城外的城市和村庄,汉朝人在战争时,放弃的速度,让人瞠目结舌。

    一旦发现匈奴主力的踪迹,这些城市的军队、部族以及人口,全部都会迅速撤入长城。

    然后,匈奴人就只能看着长城的要塞,望而兴叹。

    但是,有一个城市,它暴露在长城的防御之外。

    而且,确实是汉朝必须救援的战略要地!

    军臣站起身来,吐出了这个城市的名字:“马邑!”(未完待续。)

    ps:    昨天在整理思路,写细则,所以只更了一章,今天12000!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