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八十六节 洗脑(2)
    刘彻将眼睛看向那两个跟着侍女宦官,一起跪在宫门口的乌孙人。

    从之前的报告中,刘彻已经知道,这是乌孙最后的两个王族成员了。

    “这就是乌孙的小昆莫吧……”刘彻上前,扶起那个跪在地上的小男孩。

    他才五岁不到的样子,小小的身子,可能是因为长期逃亡,所以,他看上去有些瘦弱。一头红发,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有些枯杂。

    “朕曾经见过尔父……”刘彻悲天悯人的说道:“却不想,当日一隔,竟是永别!”

    虽然说,这乌孙的灭亡,匈奴人要负起码七成责任。

    但这剩下的三成里,刘彻起码贡献了一半。

    甚至,假如从结果来推断的话。

    乌孙的灭亡,他要负全责。

    若非是他故意丢了张地图给匈奴人,匈奴人未必会想西进。

    匈奴人不想西进,就不会去胁迫乌孙,乌孙就不会跟匈奴撕破脸,也就不会落得今天的下场。

    但……

    一个合格的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国家,煽风点火跟祸乱他国的天赋,必须要点满。

    在人类历史上,没坑死几个外国的国家,根本不配称为帝国!

    况且,乌孙人就算匈奴不灭,以后刘彻西进,也是照样要灭的。

    对汉家来说,草原上就不该出现任何一个十万人口以上的大部族。

    所有的游牧部族的规模,越小越好,人口越少越好。

    刘彻的演技很不错,立刻就骗到了阿扎娜。

    “尊贵的汉朝单于……”阿扎娜用乌孙人的最高礼节,整个身体都趴到地上,看上去,就好像匍匐在刘彻面前一般:“请您为乌孙做主!”

    阿扎娜很清楚,乌孙王国想要复苏,必须得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支持。

    刘彻扭头看了看夏胭脂。

    夏胭脂连忙将阿扎娜的话翻译了一遍。

    刘彻听完后,眼睛在这个陌生的乌孙女子身上打量了一回。

    这个乌孙公主。看上去大概二十二三岁的模样。

    有着一头长长的红发。

    看脸型和肤色,似乎明显是混血儿。

    她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漂亮的女性,曾经吸引到无数人的觊觎和仰慕。

    但是……

    白种女性的保鲜期,哪怕是再两千年,也是全球公认最短的。

    即使是后世高超的化妆技术和各种顶级的化妆品,尚且很难遮掩住很多白人女子的大妈化迹象。

    有经验的老司机。一般都知道,白人女子。一过二十岁,立刻就要掉落好几个评价等级……

    这位乌孙公主,自然避免不了这个宿命。

    她的身材,已经开始有些臃肿,有些走形。

    皮肤也已经变得粗糙起来了。

    而且,脸上也开始出现了些斑斑点点。

    这都是不可避免的!

    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本来就是风吹日晒,基本没有保养。

    唯一的化妆品,只有一个胭脂。

    虽然胭脂是纯天然无副作用的植物制品。但,这种化妆品,其实并不能保湿补水,更别提美颜祛斑了。

    不过……

    汉室的列侯里,却还真有好这一口的人。

    刘彻的脑子里,闪过好几个没下限的家伙的名字。

    未来,这些人。都可以是这位乌孙公主的丈夫人选。

    “匈奴与乌孙的事情,朕听说过了……”刘彻只在那个乌孙公主身上扫了就几眼,就说道:“令尊令兄和令弟的遭遇,朕都有所耳闻,匈奴此番确实做的太过了些……”

    夏胭脂低着头,将刘彻的话翻译给阿扎娜。

    阿扎娜听完。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下来,抽泣不已。

    实在是匈奴人这次对乌孙人下的手段,有些破坏游戏规则。

    乌孙昆莫猎骄靡,在阴山遭遇伏击,虽然战死当场。

    但他的尸体,却没有逃过匈奴人的鞭笞。

    匈奴人甚至将他的尸首,剁成肉泥。喂给秃鹫。

    这意味着,匈奴人要让他的灵魂永远无法安息。

    至于脑袋当酒器,这却是保留日常了。

    猎骄靡还算好的了。

    大禄跟昆盾,都是重伤后被俘虏的。

    对这两个亲戚,匈奴人,可是一点面子也给他们留。

    将他们全部活活祭天了。

    看字面意思就知道,这绝不是什么痛快的死法。

    匈奴人甚至将所有的乌孙俘虏,全部列为了祭天的祭品。

    乌孙跟匈奴之间的仇恨,在现在,已然是比天高比海深了。

    不需要挑拨,每一个乌孙人,都会将匈奴人视为自己的一生之敌。

    “贵族上下,既然来了朕的国家,朕就一定会保护贵族,这一点请公主和昆莫放心!”刘彻缓缓的道:“不过,朕的国家有句俗话,叫做:入乡随俗!公主与昆莫以及贵族的部曲,应该学会怎么在中国生活,最好,学会中国语言与礼仪,这样,以后交流起来,就会容易许多了!”

    阿扎娜听完翻译后,道:“尊敬的单于,阿扎娜知道了……”

    “什么单于?”夏胭脂听完后笑着说道:“阿姐应该唤陛下!中国天子,非匈奴单于!”

    阿扎娜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自己名义上的侄女。

    仔细看了好几眼后,阿扎娜终于知道了。

    自己的这个侄女,军臣的北海阏氏,已经与她的过去,做了全面的切割。

    在她的眼里,她现在只是汉朝皇帝的女人。

    这样的思维方式,阿扎娜很熟悉。

    草原上的女子,基本都是如此。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传说中,冒顿单于的阏氏里甚至就有来自东胡王族和月氏王族的公主。

    甚至,老上单于的母阏氏就是月氏人。

    但那又怎样?

    老上单于依然踏平了月氏,将自己的丈人全家,都做成了酒器。

    “公主和昆莫,以后就与夏夫人。多多往来吧,夏夫人会负责教导公主及昆莫的责任来的!”刘彻笑着道。

    对夏胭脂,刘彻现在已经是完全放心了。

    这个女人,已经将自己的位置摆的非常正确。

    在她的配合下,刘彻已经将那些陪嫁来的匈奴部曲和骑兵,完全消化掉。

    甚至,还有人已经进入了汉军服役。帮助汉军训练骑兵。

    所以,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只要中国足够强大。能以无敌的姿态,踏平匈奴。

    那么,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就都会臣服在汉军的旗帜下。

    不用担心民族主义,更不需要担心有人反抗。

    臣服强者,顺从强者,甚至将自己的日常生活,饮食起居以及文化制度,向征服者看齐。

    这是目前通行全球。颠破不变的真理。

    一个亚历山大东征,就在广袤的欧亚大陆上,留下了数不清的希腊化城邦王国。

    “是的,陛下……”阿扎娜恭敬的道。

    哪怕她再不情愿,她自然也知道,到了汉朝,就要听汉朝人的话。

    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你都到了人家的地盘上了,还要人家尊重你的规矩。

    “那就先这样吧……”刘彻摆摆手,对阿扎娜道:“朕还有事……公主以后若有什么问题,可以让夏夫人转告朕!”

    “陛下……”阿扎娜站起身来,问道:“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现在的乌孙。迫切的需要得到汉朝皇帝的肯定答复。

    倘若没有汉朝皇帝的许诺支撑,阿扎娜很担心,仅剩的乌孙部众,很可能在未来的时光中,慢慢的在这东方的繁华都市里忘记自己的身份来历和家乡。

    在草原上,抓来的敌对部族的奴隶和牧民,也都能慢慢的随着时间推移。而忘记自己的本来身份,成为自己过去敌人的一份子。

    乌孙王国中,以前不就有着月氏人和塞人这些过去的敌人部众?

    但刘彻没有回答她的话,也不会回答她的话。

    “开什么玩笑……”刘彻看着她,在心里想着:“乌孙难道还在做着复国的美梦吗?”

    这自然是不会被允许。

    至少现在不行。

    当然,等到将来,大局已定,刘彻或许会在草原上,册立一个乌孙王,一个匈奴王什么的,让他们当邻居。

    这是牛牛的拿手好戏。

    让两个彼此仇视和敌对的国家,毗邻而居,隔三差五,就挑动战争。

    面对着茫茫的大草原,刘彻很清楚。

    哪里,并不适合中国这样的农耕文明长期占领。

    所以,未来,击败匈奴后,肯定会打着各种旗号和名目,大封诸王。

    什么八旗制度,减丁政策,能上的全上。

    让整个草原,永远处于群龙无首和自我分裂之中。

    而且,让他们永远无法离开中国的支持。

    再配合宗教阉割,这样才能永绝后患。

    “公主暂且稍安勿躁……”刘彻笑着说道:“此事,以后再说!”

    他牵住那个小昆莫的手,对他道:“昆莫,请随朕走一趟吧!”

    刘彻早就已经通过了官员的报告,知道了,这个乌孙公主,满脑子里都是复仇和复国的念头。

    所以,她现在是不值得信任的。

    而且,就算她愿意跪舔,刘彻大抵也不会接纳和认可她继续去做乌孙的首领。

    一个成年人跟一个小孩子,只要不傻,都知道该选谁。

    女人嘛,就应该嫁人,打打杀杀什么的,应当是男人的事情。

    ………………………………

    带着乌孙的小昆莫,刘彻来到了太常衙门。

    汉家九卿的官署,基本都是在长乐宫和未央宫的宫墙范围附近。

    而太常,作为侍奉祖宗神灵的衙门,其官署,与高庙相邻。

    换句话说,其实,太常衙门在内史衙门的另外一侧。

    刘彻来到太常衙门,太常上下,自然早就已经在官署门口等候了。

    刘彻将那个有些紧张的小昆莫,交到窦彭祖手中,吩咐道:“此乃乌孙幼主,太常,请为其择一名师,悉心教导!”

    唯恐窦彭祖不懂事,将他交给某个法家或者黄老派的名士,刘彻特意点名,道:“朕听说,六百石尚书博士赵绾,颇有文采,可为人师!”

    赵绾,就是建元三君子之一。

    他与他的师兄王臧一般是出了名的嘴炮专家和贪污小能手。

    实际动手工作能力,几乎为零。

    而且,他出身鲁儒派系。

    将这个小昆莫,交给赵绾去教导,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而赵绾,显然对这个差事非常满意。

    教化夷狄,这可是鲁儒们的终极梦想之一。

    仅次于‘致君尧舜上’。

    现在,今上看样子是不需要鲁儒帮他去追赶尧舜先王的道路了。

    所以,这教化夷狄,就成了他们最有希望做出成绩的地方了。

    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尽管鲁儒有千般缺点,万般不是。

    但,他们的教育水平跟洗脑水平,全球第一!

    连自己都能洗脑的人,还有什么人是他们不能洗脑的?

    “赵爱卿,一定要用心教导……”刘彻临走前,还拉着赵绾的手,叮嘱道:“化夷为夏,此圣功也!”

    “诺!”赵绾当然很有信心了,他拍着胸膛保证:“请陛下放心,臣一定会尽心用力,教导昆莫,不负陛下重托!”

    在赵绾看来,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当今,只有两个皇子。

    皇长子,眼看着再过两年,就要开蒙了。

    如今,不知道有多少人,盯上了皇长子的蒙师的位置。

    实在是这位皇长子,虽非嫡子,但人家外戚强啊!

    东城侯义纵,如今在云中郡郡守魏尚麾下打磨,已经确定,在未来会接班魏尚,成为云中郡郡守。

    而云中直面河套,未来,一旦汉匈大战,义纵必然会领军出塞作战。

    只要随便混点战功,斩个几百个首级,班师回朝后,不是卫尉,就是车骑将军,甚至可能是大将军!

    背靠着这样一个强力的外戚。

    皇长子未来夺嫡的成功率,无疑就要上升好几个档次了!

    除非皇后陈阿娇明年就给陛下诞下嫡子,这样,在东宫的扶持下,才有机会,出生就立为太子。

    但,哪怕是皇长子,未来不能被立为储君,也还可以走齐悼惠王的路线。

    当年齐悼惠王的封国,可是高帝诸子中最大最富的。

    换句话说,若是能当上这样一位皇子的蒙师。

    那么未来,就有着可能成为帝师的可能,即使退一万步,那也是个浮丘公的地位!

    尤其是鲁儒一系,现在已经看明白了。

    当今是不怎么喜欢他们的。

    所以,鲁儒们早就已经做好了决策——蛰伏待机,为未来打算。

    皇帝不喜欢我们,没关系,只要让太子喜欢我们就可以了。

    反正,儒家的耐心,在诸子百家中,是绝对的NO1。(未完待续。)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