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八十五节 洗脑(1)
    未央宫里,刘彻静静的站在御花园中,看着眼前盛开的这些瑰丽多姿的美艳花朵。

    这些来自地狱的魔鬼植物,进入中国,已经有两三年了。

    这期间,刘彻不断的通过与匈奴的贸易和走私等各种途径,前前后后,得到了几千株。

    它们,被全部栽种在这个刘彻特别为它们开辟的御花园里。

    花园的规模很大。

    外部是牡丹、芍药、芙蓉等各种花草。

    这腹心地带,才是这些魔鬼植物的区域。

    前年和去年,这些已经被刘彻取名为断肠草的植物,已经产过两次果了。

    它们的果实,提炼出了四五石的药膏。

    刘彻将这些药膏,深锁在皇室的藏宝阁之中。

    很少拿出来使用。

    一般只有在有人受重伤,或者重病弥留之时,刘彻才会赐下一小块,给其解除痛苦。

    久而久之,坊间流传出了一些传闻。

    说他这个皇帝,从太一神那里,得到了神药。

    能除百病,消一切灾厄。

    而且有着药到病除,生死人,肉白骨的奇效。

    甚至有列侯愿以千金,求一小块。

    但,都被刘彻无情的拒绝。

    因为,他很清楚,这些膏药的可怕之处。

    若是这些魔鬼之花外传,那么,后果,就将不是他能控制的。

    然而,跟所有的统治者一样。

    刘彻明明知道,这些东西,不是好东西。

    但依然忍不住,拿它们出去害人。

    譬如,前不久,刘彻就给了匈奴使团,一小包,大概两三斤的药膏,作为礼物。请他们带给军臣。

    “鸦片贸易,果然将自朕而起!”刘彻注视着这些花。

    它们确实很美丽,但也确实很危险!

    刘彻到现在,都还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依然在犹豫。

    因为这是把双刃剑,能杀伤自己的敌人,也能害到自己人。

    后世的约翰牛玩鸦片贸易。固然是赚了很多钱。

    但实际上,以成瘾的人口比例来看。其实牛牛的鸦片鬼的数字,是我大清的好几倍!

    伦敦城中一度都是吸云吐雾的瘾君子。

    直到新世纪,欧米的瘾君子的数量,也依然是冠绝全球的。

    甚至,出现了吸毒才能时髦的奇葩潮流。

    刘彻并不希望自己的国家,未来也成为一个这样的可怕国度。

    然而,毁掉它们,刘彻也舍不得。

    这些植物,固然是很可怕很危险。

    但。在同时,它们在某些时候,却也能救人性命。

    尤其是要发展医学,这些魔鬼植物的作用,就非常重要了。

    在化学技术没有发达以前,再没有比这些植物更好的麻醉剂和止疼药了。

    利用的好,仅仅是这些植物的果实。提炼出来的药膏,就能拯救成千上万的生命。

    “继续加强戒备!”刘彻对着身旁的程不识说道:“无朕旨意,进入这花园者,杀无赦!”

    现在,这个花园,取代了过去的诏狱。成为了这未央宫最危险的地方。

    过去两年,有十几名误入此地的宦官侍女,被直接处死。

    他们的死亡,换来了,这花园附近数百米,都成了禁区。

    一般的宫中下人,甚至连靠近这里的胆量也没有。

    当然。也有些喜欢作死的列侯子侄和外戚成员,总想着打探这边的秘密。

    结果自然是统统被抓起来。

    甚至有人因此被撸掉了一切爵位,废为庶民。

    以至于东宫那边也很好奇:皇帝到底在这里藏了什么?

    两位太后,都曾经或明或暗的私底下问过刘彻。

    刘彻知道,这些魔鬼之花,大抵是要藏不住了。

    东宫方面真想要查刘彻在这里面究竟藏了什么,根本不需要亲自来这里看。

    她们只需要随便派个宦官,去太医署跟少府那边问问,就会知道,那些神奇的‘神药’跟这花园里的东西,有着深深的联系。

    到那个时候,太后让皇帝乖孙(儿子)进献神药,以表孝心。

    刘彻是献呢,还是不献呢?

    好在,墨家一直在致力于研究玻璃的制造,三五年内,就能弄出实用的玻璃器皿。

    到那个时候,就可以进行进一步提纯生产。

    提纯后的药粉,刘彻相信,应该不会再有人看出,它是什么东西制造的了。

    这样,就可以稍微放心大胆的学习欧米鬼畜,输出‘高利润’的神奇药品。

    刘彻相信,从匈奴到印度,自中国到欧洲,会有无数君王,为了这些小可爱,掏出自己国库里的最后一个金币的。

    同时,这些小可爱,还可以作为一种控制手段,来控制某些可能不会很听话的傀儡。

    就像金庸里的三尸脑神丸一类的东西。

    不听话,就断药!

    甚至还可以用于宗教催眠。

    未来的草原上的游牧民族的萨满祭司,都可以用这种东西来控制。

    不怕他们不顺从。

    只是……

    “伤人必伤己啊!”

    这些魔鬼的恩赐,迟早会伤害到中国本身。

    刘彻毫不怀疑,未来的中国士大夫跟贵族,也会沾染上这种东西。

    那些渣渣,连五石散都能吃,岂会放过更加安全的毒药?

    但……

    “此事,朕不做,欧米也会做!”

    对此,刘彻是深信不疑的。

    人类的天性中,就有作死的基因。

    打开潘多拉的魔盒,自古以来,人类就乐此不彼。

    与其,将扳机交给外人,还不如中国自己来扣响。

    再者说了,只要能保证中国能单挑全球。

    那么,区区毒品的危害,其实也就那样了。

    米帝的青少年,一堆嗑药的,甚至好几任总统。年轻时候都磕过药。

    也没见米帝药丸。

    一鸭二鸭的牛牛龙虾兵里面,瘾君子的数量,甚至超过了我大清的瘾君子,照样将我大清揍的满头是包。

    至于军队服用兴奋剂,更是西方军队的日常。

    什么海湾战争综合征,战争创伤症的患者里,到底有几个人真的得了所谓的战争创伤症?

    反正。刘彻是不怎么相信,一堆在飞机大炮导弹后面的少爷。真能患上所谓的战争创伤症!

    要是那样,图朝的两山轮战,毛子的阿富汗攻略,岂非要落下几十万的战争创伤症患者?

    总不能说,米帝大兵天生慈悲为怀,见不得流血,悲天悯人吧?

    讲道理的话,未来对匈奴作战,刘彻若发点药粉下去。

    恐怕。就能一波流掉匈奴。

    唯一的弊端,恐怕就是战后要多出一批瘾君子。

    但若这些瘾君子是属国和归义以及附庸的军队,这就另当别论了。

    “乌孙人已经入宫了吗?”刘彻抬头,问着身旁的王道。

    “陛下,已经入宫了,现在正在夏夫人那边……”王道回答道:“夏夫人方才派人来说,就等陛下了!”

    “嗯!”刘彻点点头。又问道:“夏夫人已经将朕教给她的说辞,告诉乌孙人了吗?”

    “回禀陛下,已经告诉乌孙人了!”王道低头道。

    “善!”刘彻点头:“摆驾永延殿吧!”

    ………………………………

    永延殿是匈奴嫁来的夏胭脂的寝殿。

    此殿,与义偌的永兴殿,左右拱卫着皇后的长秋宫。

    换句话说,实际上。现在夏胭脂的地位,仅次于皇后和义偌,在这宫里面,排名第三。

    刘彻的车架,抵达永延殿时,夏胭脂就带着宫中上下侍女,以及一个看上去明显是异域来的夷狄女子和一个小男孩。前来迎接。

    “妾身恭迎陛下……”夏胭脂柔柔的上前,道了个万福。

    刘彻走下撵车,扶起夏胭脂,道:“爱妃无需多礼!”

    在中国将近三年,夏胭脂如今,已经基本与中国人无二了。

    她甚至学会了写赋!

    这简直神奇!

    而夏胭脂所生的女儿,被刘彻取了乳名为‘小橙橙’的小公举,现在还不会说话,只是咿咿呀呀的挥舞着小手,在奶妈怀里不停的乱动。

    这一个月来,刘彻留宿永延殿的时间很多。

    所以,他跟这个女儿的关系,倒也亲近了许多。

    “陛下,臣妾已经与乌孙小昆莫以及公主说了陛下所教的事情……”夏胭脂在刘彻身边低声道:“只是,那乌孙公主,似乎不是很相信!”

    “嗯……”刘彻微微一笑:“爱妃辛苦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朕吧!”

    刘彻让夏胭脂给这两个乌孙最后的王族讲了个故事。

    这个故事是记载在史书上的战国列强之一,中山国的故事。

    中山国,可是春秋战国,一个非常活跃的王国。

    历经过毁灭与重生,兴盛和衰落。

    在春秋时期,齐晋两国,强盛的时候,都是以伐中山为使命的。

    为什么?

    因为,这个王国是夷狄之国!

    是诸夏的心腹大患!

    它是鲜虞部落联盟建立的国家,在春秋早期,负责监视和打击他们的是周天子的亲戚,曾经强大无比的邢国。

    邢国的历史,甚至就是一部与中山的战争史。

    甚至邢国,就是在与鲜虞的战争中灭亡的。

    接过邢国使命的人,叫齐恒公!

    恒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

    他要联合诸侯,对付的敌人,就是西戎和鲜虞。

    齐国衰落后,自诩宗周宗伯的晋国,接过了这面旗帜。

    春秋的前中期,强盛的晋师,多次进攻鲜虞,彼此拉锯百余年,互有胜负。

    甚至,中山国的名字,也是来自于晋与鲜虞的战争中——鲜虞人在中山建城,学习中国制度和文化。

    三家分晋后,自认为自己是继承了晋国使命和天命的魏国,继续对中山作战。

    魏文侯时期,派遣大将乐羊、吴起,终于灭亡中山王国。

    此后中山虽然复国,但却再非鲜虞人的国家,而且,从文化制度和文字礼仪方面,已经完全中国化。

    但即使如此,中国诸侯,对其的敌意和仇恨度,从未消失。

    赵国更是将之视为死敌。

    为了防御赵国的攻击,中山人,第一个带头修起了长城。

    这就是现在的万里长城的最初由来。

    但,即使如此,依然然并卵。

    赵国经过多次战役,最终彻底灭亡了中山。

    赵灭中山后,天下诸侯纷纷发去贺电。

    因为这代表着,诸夏终于彻底的清除了神州之中,最后的夷狄王国,恢复了华夏的秩序。

    然而,司马迁写史记的时候,却很少提及中山国的本来身份。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他的先祖,曾经给中山国当过官……

    为避尊者讳,上了春秋笔法。

    另外,中山国的前身鲜虞,在中国史书上,还有另外一个称呼——白狄。

    白色的狄人……

    换句话说,他们是白种人……

    历史就是这样的神奇。

    春秋战国时期,曾经有白种人,在中国的腹地,建立了一个国家,这个国家,还曾经强盛一时,甚至危及诸夏的存亡,即使被齐恒公按在地上暴揍后,也依然非常强大。

    它甚至能跟强大的晋国,有来有回的纠缠两百年。

    在这漫长的岁月里,白狄渐渐的与诸夏通婚、混血。

    最终,当最后一个中山国的君王被赵国俘虏,带去邯郸的时候,他的身上,已经找不到任何白狄的人种特征。

    甚至,整个中山国上上下下,都已经没有了白种人的痕迹。

    刘彻让夏胭脂告诉乌孙人中山国的故事,其实就是告诉他们——我诸夏能黄能白,所谓肤色人种特征这个东西,就不要纠结了。

    你们的祖先,肯定是中国人!

    这也是中国自古以来,就屡试不爽的神功。

    随便哪个夷狄,不管从犄角疙瘩冒出来的,最后总能考证出,人家跟诸夏民族的先祖有关系。

    甚至,很多夷狄,最后自己也会帮自己考证出一个中国先祖。

    甭管他们是从通古斯过来的,还是从葱岭那边跑来的。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最终,他们的身份只有一个结论——你祖先是中国人,正宗的轩辕黄帝血脉,不是青阳氏,就是颛顼氏……

    而这个神功威力无穷。

    至少,现在,夏胭脂已经被成功洗脑了。

    甚至,绣衣卫都用这套理论,将几个匈奴的小部族首领,洗脑了,让他们笃信了自己确实是中国人,黄帝血脉的这个事实。

    然后,就带着族人,跑到了长城内,哭着喊着要认祖归宗。

    在刘彻想来,这套理论,对付区区一个乌孙,也应该是轻松加愉快的。(未完待续。)

    PS:    今天接近12000,明天也是这样~求月票啊~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