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八十四节 乌孙的忧虑
    当第一批乌孙人从新化被护送到长安的时候。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关中的考举,已经落下帷幕了。

    今年的参考士子,再次破记录。

    达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一万七千人!

    几乎涵盖了当前天下所有郡国,甚至,还首次出现了朝鲜、韩国和真番的士子参考。

    韩国和真番来参考的士子,总数大抵在百人左右。

    基本都是其国内的贵族子弟。

    甚至,还有两位王子赫然在列。

    显然,他们也不是想要来当官的,而是来镀金的。

    然而,这些士子却在长安惨遭滑铁卢,将近百人参考,能通过最后一轮的,只有一个人……

    然而,真番与韩国的士子依然为此非常兴奋。

    零的突破啊!

    自己国家里,居然能出一个在汉朝也属于精英才能考中的考举第三轮的人物!

    真是值得庆贺!

    所以,真番王子刘世忠跟韩国王子萁宋,在放榜后,干脆就将长安的花街给整个包了下来。

    一出手就是千金的大手笔!

    让长安百姓看了,真是惊叹无比。

    “真番人跟韩国人,好像以前是出了名穷光蛋吧?”有熟悉情况的人在得知了这些事情,一脸不可思议。

    “人家以前是穷啊……”

    “但现在可不穷!”

    “怀化那边都有金沙河了,这真番与韩国人境内,岂能没有金矿?”

    很快就有其他街坊插嘴,各自脑补起了情况。

    经过几轮宣传后,关中人,基本上不分老幼妇孺,都知道了。怀化那地方,真正的属于人在家里坐,天上掉馅饼,只要张嘴就能吃饱的福地。

    什么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

    人家没得吃了。往家门口的小溪里一伸手。就能捞回几十斤鱼。

    想吃肉了,在山脚下设个陷阱,第二天早上,就能拖回几只傻兔子。

    甚至,守株待兔的成语,在怀化那边,已经不是笑话。而是事实了。

    虽然。大家在心里面,对这些传言,都有所疑惑。

    但事实,却一次次的打脸。

    旁的不说,单单是每隔七天,怀化郡就必然会向长安,送来数千石的各种物资reads;。

    晒干的鱼干,整车整车的。码的满当当的,一送就是十几辆大车。

    硝制好的各种皮毛。也是满载车厢。

    更有许多沉甸甸的金块,压在了车厢之内。

    现在,这每隔七天,就去城门口围观怀化输送长安的物资,都成了长安某些八卦党的日常了。

    错非,大家真是舍不得这长安的户口本。

    早就跑去怀化,发财去了。

    即使如此,也有许多年轻人,毅然下定了决心,踏上了前往怀化的道路。

    于是,在长安人的思维里,怀化既然这么富饶,那么,真番跟韩国,应该大抵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于是,这两国王子,一掷千金,也就可以理解了。

    然而,只有一些官吏和少数商人,才知道,其实真番跟韩国,依旧是哪个穷光蛋。

    但两国的王室和贵族,却已经发达致富了。

    皮毛、奴工和人参。

    一同构成了真番与韩国对怀化的三大出口创汇拳头产品。

    这两国的王室和贵族,将自己国内的奴隶,在保留了部分维持耕作的人员后,几乎全部组织起来,到了朝鲜和怀化,承包工程。

    堂邑候世子跟朝鲜君刘明,就是他们的头号客户。

    仅仅是劳动力输出一项,在过去半年,真番和韩国两国的贵族和王室,就起码入账数千金!

    此外,皮毛、粮食以及人参的出口,也为两国创造了大量的财富。

    再加上这两国国内,本来也有一些金矿在开采。

    虽然产量比较小,但一年也有个几百金。

    两国王子在长安斗富算什么?

    现在,他们在安东都护府内的斗富和炫富,才叫夸张呢!

    真番王刘忠汉这边要投资五千金,兴建小长安。

    隔壁的韩王萁准,就喊出了以万金筑城的口号!

    沧海君金信,则更加夸张。

    人家干脆在新化城外的山陵之间,仿照中国的诸侯王,给自己凿山起陵。

    规格和豪华程度,直接能跟梁王的陵邑相媲美。

    这三个当今天子的狗腿子跟脑残粉,现在,已经是钱多的都快发烧了!

    不过,他们发财,前去做买卖的商人,就赚得更多了。

    譬如被强制迁到茂陵的师家,就是靠着垄断轨道马车的运输生意,还有从真番、韩国和朝鲜进口皮毛和人参,出口铜器和铁器,重新发达了起来。

    师家现在的财富,已经恢复到了过去在雒阳时的巅峰状况!

    以至于,师家甚至食髓知味,提出了‘愿献钱一万万,以五年之功,修函谷-雒阳之轨道!’。

    连师家,都能张口就是一万万钱。

    那安东之地的买卖的利润之大,可想而知!

    在这些熙熙攘攘中,第一批乌孙人,带着无限的好奇心,进入了汉家的神京。

    “姨母,这长安真是大啊……”年仅五岁的乌孙昆莫肥靡,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打量着这长安城的街坊闾里。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城市,也从未见过,如此多人口聚集的地区。

    不止是他,其他两百多个乌孙人,也是如此。

    一个个就跟个好奇宝宝一般,到处打量,到处张望,不时发出一声声的赞叹。

    “是啊!”阿扎娜感叹道:“这汉朝果然不愧是唯一一个能与匈奴单于庭分庭抗礼的强大国家!”

    一路走来,乌孙人已经看过了太多的中国城市。

    如同要塞一般的燕都蓟城,仿佛人间仙境的赵都邯郸,宛如梦境中的天堂一样的雒阳。

    但,与眼前这座雄城相比。

    蓟城也好,邯郸也罢,都跟乡下的村庄一样。

    哪怕是雒阳城。在这汉家的神京,帝都之前,也是相形见绌。

    从新化到长安,每一个乌孙人,都用眼睛。亲眼看到了这个东方霸主的强大。

    尤其是进入关中后。他们就好像是地球人一下子来到外星球。

    关中河岸两畔,林立的巨大水车,不断的在运转,将水从河中汲上高地,灌溉土地。

    宽敞的直道两侧,飞奔着呼啸往来,承载着无数物资的马车。

    就像一个梦幻的世界。一下子从幻想。走入现实。

    给与了乌孙上下,巨大的视觉冲击。

    “姨母……”小昆莫揪着自己的亲人的衣襟,小声的问道:“汉朝的官员,说的是事实吗?我们乌孙人,以前是昆族,曾经是这中国的周朝先王的部族?”

    阿扎娜闻言,微微一愣。

    在一个月前,他们被汉朝军队护送。进入了汉朝的怀化郡后,就有汉朝官吏。给他们送来了粮食、衣服和饮水以及药品。

    当时,乌孙部众都很抗拒穿戴汉朝所给的宽大的衣袍。

    尤其是右衽的衣襟和宽松的下摆,让习惯了穿戴紧身衣袍的乌孙人,无所适从。

    这个时候,有汉朝官员,一个自称是安东都护府备盗贼都尉刀间的家伙,过来告诉他们reads;。

    其实啊,这些汉服华章,他们的祖先,也曾经穿戴过。

    根据这个叫刀间的人考证,他们乌孙人在百多年前,曾经是活跃在河套附近,一个叫昆弥的部族。

    此事,很多乌孙人都是认可的。

    毕竟,先王猎骄靡以前就常常教训他们,他们的故乡,在如今的匈奴昆邪王的地盘上。

    从前的乌孙王,自称昆弥,意为昆人的伯克,也就是首领。

    后来迁徙到尹列河后,听说了匈奴人在自己故乡,任命了昆邪王后,才将族名改为乌孙,意为:坚强的锐利的人。

    对此,乌孙部众上上下下,都没有人反对这个说法。

    但那个刀间,接着就又说了。

    根据汉朝的史书记载,在几百年前,汉朝的先王,一个叫周文王的伟大君王,其麾下就曾经有昆人臣服。

    史书上记载的明明白白:文王之时,西有昆夷之患,北有玁狁之难。

    周文王用仁德和道理以及广阔的胸怀,在击败了昆人后,接纳了这个部族,命令他们,跟随自己,讨伐殷商的暴君。

    所以,在这个角度上来说,乌孙人,其实在几百年前,跟汉朝人是一家人呢!

    而且,在往上推个两千年,昆人的祖先,也是来自诸夏的。

    所谓‘后稷卒,子不窋立。不窋末年,夏后氏政衰,去稷不务,不窋以失其官而奔戎狄之间。’

    这就是西戎的来历,而昆夷,混夷,都属于西戎的部分。

    这套说法,逻辑自洽,有理有据,可信可服。

    让乌孙上下,都产生出一种:虽然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感觉好厉害,这样的感觉。

    甚至有许多人还被说服了。

    尤其是现在在长安的这两百多人里,起码有三分之一,已经在心里认可了那个汉朝官员的说法,觉得,自己的祖先或许就是来自中国的汉朝。

    当然,也有人不信。

    毕竟,乌孙人的外貌和语言以及肤色,都跟这汉朝风马牛不相及。

    然而……

    阿扎娜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同胞们。

    她发现,许多的乌孙人,已经在不由自主的学习和模仿着汉朝人的走路方式,衣着打扮,甚至饮食习惯了。

    面对这个情况,阿扎娜心急如焚。

    她很清楚,再这么下去,乌孙人的自我意识和族别意识,就要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可惜,她拿不出任何办法应对。

    在草原上,弱者进入强者的地盘,或者被强者征服。

    其部族上下,很自然的就会遵从强者的习俗和传统。

    久而久之,这个部族就成为了那个强者的一部分。

    乌孙的历史上,就曾经用这样的办法,吞并过无数小部族。

    如今,乌孙战败,如丧家之犬,逃到汉朝避难。

    从传统上来说,成为汉朝的一部分,是自然而然,甚至天经地义的事情!

    要不是乌孙人知道,匈奴人不可能放过自己,他们甚至早就跑去单于庭求包养了!

    可……

    若是乌孙被汉朝吞并,乌孙部众都成了汉朝人。

    就算以后跟着汉朝人击败匈奴人,将军臣和尹稚斜挫骨扬灰。

    那乌孙,还是乌孙吗?

    对此,阿扎娜有着深深的忧虑。

    “昆莫……”阿扎娜低着头,抓住自己外甥的手,坚定的告诉他:“你要记住,你是乌孙的昆莫,是先王的子孙,你要是成了汉朝人,你就将不再是昆莫了!”

    不是昆莫,就意味着,他跟其他乌孙部众差不多。

    再也没有了高贵的血统作为依凭,再也没有发号施令的特权,只能跟其他人一样,在汉朝的官吏面前俯首称臣。

    甚至,可能连俯首称臣的机会也没有!

    汉朝在吞并了乌孙后,极有可能不会再让他活着。

    可惜,小昆莫并不清楚这些,反而很天真的反问:“那我不是昆莫了,是什么?”

    阿扎娜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这个问题,她也不知道答案。

    “乌孙的诸位……”这个时候,一个汉朝的大鸿胪的官员,骑着马,走过来,对阿扎娜拱手道:“夏夫人在未央宫北阙设宴,款待各位!”

    阿扎娜点点头,抱紧自己的外甥。

    她知道,军臣有个女儿,嫁给了汉朝的皇帝,被汉朝皇帝封为夫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跟昆莫与这位夫人,还是亲戚呢!

    她是匈奴老上单于的女儿所生,与这位汉朝皇帝的夫人,算是表姐妹了。

    至于小昆莫,更是对方的侄子。

    只是,在草原上,亲戚之间,一旦动了起刀子,那杀起来,绝对比异族之间还要狠!

    当年,冒顿单于的阏氏,就是东胡部族的。

    可冒顿单于却踏平了整个东胡,将这个部族从草原上除名!

    东胡王族,几乎被斩尽杀绝。

    如今,这个来自匈奴的阏氏,设宴款待自己等人,打的是什么主意?

    阿扎娜不清楚。

    但有一点,她很明白。

    怕是宴无好宴!

    “请转告夫人,乌孙上下,多谢夫人的好意……”阿扎娜低头道:“但有一事,请问贵官,贵国单于,是否也会出现在宴会中?”

    对阿扎娜来说,现在,最迫切的事情,无疑就是见到哪位汉朝的单于。

    然后,用尽一切办法恳请他哀求他请求他。

    请求他像冒顿单于那样,帮助乌孙复兴。

    “回禀客人……”那官员笑着道:“陛下到时候自然出现,可能还会召见贵客呢!”(未 完待续 ~^~)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