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八十二节 魔鬼交易(2)
    “攻城车、云梯,床弩……”刘彻在心里念叨着:“匈奴人这是疯了吗?”

    这些东西,自然是好东西。△¢,

    但问题的关键是:攻城车和云梯什么的还好说。

    那床弩,就算给了他们,他们会用吗?

    哦,大概是会用的。

    因为有许多中国逃兵和降人在给匈奴人服务。

    但问题是,一旦坏了,匈奴人会修吗?

    要知道,床子弩可是现在中国最精密的杀人利器之一。

    别说是匈奴了,在中国,这种利器坏了,也需要少府派人维修。

    更关键的是:将这些东西卖给匈奴人的话,万一以后匈奴人拿他们攻击长城,刘彻岂非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但再想一想。

    刘彻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攻城车、云梯、床弩、锁甲和剑戟,这些装备在以前,或许汉室说什么也不会外卖。

    但现在,这些装备大都都要淘汰了。

    现在,各地的武库中,就堆满了各种被淘汰下来的兵器。

    这些兵器,有些会被移交给地方郡兵以及地方亭里的民兵,作为训练用。

    但其他更多的,却只能是回炉融化,铸造成器皿这么一个下场!

    而这无疑是很浪费的!

    因为,这些旧式兵器,其实都是爷爷辈跟爸爸辈的武器。

    很多兵器的制造者,甚至能追溯到秦代。

    基本都是青铜制品。

    而汉军则开始向全铁器化发展。

    目前,除了已经达到了巅峰,暂时铁器还无法媲美的青铜弩机外,其他所有青铜兵器,将在未来两年。全部退出现役。

    汉军单单是常备的野战军团的总数就已经差不多是百万了。

    算上地方郡国的郡兵,起码两百万。

    这么一支庞大的军队,淘汰下来的武器,绝对是个天文数字。

    留着它们吧,浪费地方,还要花钱维护。重铸了吧,又颇为可惜。

    毕竟,当年制造它们,可是花了真金白银的。

    而且,它们也不是不能用。

    未来要是有事,从仓库里拉出来,发给民兵,马上就能武装出几十万甚至百万大军。

    这就是所谓的鸡肋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若能废物利用,卖给匈奴,倒也不错。

    别说什么匈奴是敌人不能卖这种傻话!

    米帝都卖过很多大玩具给毛子。

    至于图朝,甚至在跟毛子闹脾气那几年,也搞回来了个米格21回家。

    况且,卖青铜武器,这种事情,严格意义上来说。算不得什么大事情。

    原因很简单——匈奴人自己也能生产青铜。

    虽然质量差,产量低。但,他终究能自产。

    况且,匈奴人拿来作为筹码的东西,是现在中国所需要的战马、奴隶和牲畜。

    战马奴隶什么的,倒还无所谓了。

    关键是耕牛啊!

    如今中国奇缺耕牛。

    官府在册的耕牛数量,全国加起来。不足五十万头。

    其中三十万头还是官府养的,民间的耕牛保养量,加起来才二十万!

    以至于在关东地区,甚至依然存在着人犁——既以人挽犁。

    这样的不利局面,已经持续了几十年。

    虽然国家一直重视蓄养耕牛。但是,牛这个生物,繁衍起来是很慢的。

    它又不是猪,一胎就能产十几头。

    但匈奴却有着大量的牛群和羊群。

    上次夏胭脂嫁给来,单单陪嫁的牛群,就是数千头。

    历史上霍去病一次性从匈奴人哪里,就抢的了牛羊牲畜百万头之多!

    若能用淘汰的青铜武器,从匈奴人哪里换回来,足够数量的耕牛。

    譬如说十万,二十万这样的数量。

    那么,未来两三年,刘彻就可以让三河(河内、河南、河东)实现全耕牛化,再花十年,让中原耕牛普及。

    另外,牛群还是汉军远征必不可少的肉食。

    再没有比牛群更适合跟随大军行动,并且随时补给军队的牲畜了。

    自古以来,大军出征,都是牛群相随的。

    历史上,著名的弦高吓退秦师的故事,就说明了,在春秋时期,中**队已经习惯用牛作为犒赏军队的牲畜。

    毫不夸张的说,未来中国对牛的需求,不是十万,也不是五十万,极有可能是百万,甚至数百万!

    要殖民印度,最起码,中国也得有个五百万的牛群。

    打仗,不仅仅要拼军队,拼装备,拼战术,还要拼后勤!

    更别说,还要战马和奴隶作为交易品。

    战马这东西,刘彻永远不会嫌少。

    但,匈奴人应该不会卖太多。

    可能会用大量劣马来充数。

    但劣马就劣马吧!

    起码,也是马,也能承担运输和耕作的任务。

    至于奴工……

    现在,刘彻只想说——有多少要多少。

    一万不嫌少,百万不嫌多。

    黄河、长江、道路、桥梁、渠道,这些都需要海量的劳动力。

    除此之外,矿山和冶炼,还有纺织,这些产业,更需要廉价的劳动力作为助推器。

    当年,韩国人曾经想过用郑国渠来拖垮秦国。

    结果,确实是拖住了秦国。

    但却没有拖垮,修了郑国渠后,秦国的国力,迅速强盛起来,很快就把韩国灭亡了。

    如今匈奴人的这个计划在刘彻看来,跟韩国人当年的想法差不多。

    用牲畜和奴隶贸易,稳住中国。

    等他们西进之后,实力增强,再回头跟中国对峙。

    这样最起码也能立于不败之地。

    他们的算盘,打的很好。

    大抵应该就是用从乌孙、西域还有未来的大宛,抢来的牲畜、人口和牛羊。来买汉朝的武器,再用汉朝的武器,继续去抢更多的人口牲畜和土地。

    这样,以战养战,匈奴就不会出现问题。

    而且,因为中国的武器。尤其是攻城器械,是全世界最强的。

    有了这些,匈奴人就不需要拿人命去填大宛的要塞。

    大宛一下,直至大夏,沿途上的小国城邦,当然不可能挡住匈奴兵锋!

    想法很好!

    但在刘彻看来,这事情,对汉室更好!

    这等于刘彻用了一堆淘汰的武器,雇佣了一个超级打手。去帮自己抢牲畜和劳动力。

    “本来,朕是不会对任何出售兵器的!”刘彻对且渠且雕难道:“这倒并非朕小气,或者心胸狭隘,实在是,先王有教:兵者凶器也,圣人不得已而为止,先王做五兵,非为杀戮。而为禁暴制邪!”

    “但考虑到贵我两国的关系,朕便破例答应贵国的请求吧!”刘彻转头对少府刘舍道:“少府。就由卿来负责此事!”

    刘舍马上就出列,兴高采烈的拜道:“诺!”

    匈奴!

    这可是狗大户啊!

    当然,不是因为他们有黄金铜钱,而是他们有牲畜!

    牛马和奴隶!

    现在,关中一头挽马值钱将近六千,一头犍牛。值钱一万左右。

    大奴一万五,小奴两个六千钱。

    所以,这些虽然非是黄金,但却跟黄金差不多。

    对少府来说,自己小金库里的资源。当然越多越好。

    少府正是因为掌握了海量资源,才能有如今的地位!

    至于卖武器给匈奴,会不会有问题?

    那就不是他这个少府要考虑的事情了。

    而是丞相跟将军们去考虑的问题。

    “使者,去与少府商谈吧!”刘彻笑着道。

    且渠且雕难闻言大喜。

    汉朝的武器和器皿,在草原上,同样是硬通货。

    许多小王和部族的酋长,甚至都只有一两件汉朝武器,就这,都宝贝的不行,没有百八十个牛羊和几十个奴隶,想都别想!

    现在,他打开了从汉朝引进武器的渠道。

    这意味着什么?

    他再清楚不过了!

    从此以为,他就不再是哪个地位低下,说话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了。

    只要这条贸易渠道一直存在,就会有无数人巴结他,跪舔他,只希望他能将汉朝武器的配额倾向自己一些。

    其他随行的使团成员,也是兴高采烈,跟过年一样庆贺起来。

    本来,许多人都认为,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就跟匈奴过去从来不肯向汉朝提供战马一般,汉朝也一直严格控制一切金属,流入匈奴。

    在以前,边境上的榷市中,为了一批汉朝的青铜锭,匈奴的各个部族,能打出狗脑子,甚至直接上演生死决斗!

    但如今,这个渠道的开辟,使得这样的情况变成了历史。

    匈奴可以大量从汉朝得到青铜甚至铁器。

    仅仅是这个功劳,就足够使团回国后,升官发财,走上人生巅峰!

    而且,可以肯定,以后与汉朝交涉和谈判的事情,依然会是他们。

    不为什么。

    不委任这些成功打通了这个渠道的功臣来处理此事,难道要派一个愣头青过来?

    万一这个愣头青不懂事,恶了汉朝人,你负责啊?

    于是,从这一刻起,整个使团上下,不分贵贱和部族派系,全部成为了‘亲汉派’和‘大汉人民的好朋友’。

    真正意义上的那种。

    从今天开始,他们每一个人,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的维护汉匈友好。

    甚至可能会出现,哪怕是汉朝这边都磨刀霍霍了。

    他们却还在单于庭里上跳下蹿,说:这都是假的是虚构的,汉匈友好,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即使事实都摆在了眼前,他们估计也会说:汉朝皇帝肯定没有那个意思,一定是下面的人的问题。

    汉匈总体是好的嘛。

    哪怕是汉军都开进了匈奴境内,他们估计也还会挣扎着说:肯定是下面的人挑衅,惹恼了汉朝,请杀了那些惹恼了汉朝的人,汉朝一定会退兵!

    这样的事情,不是不可能发生。

    因为,在人类历史上,尤其是中国历史上,这样的情况发生过无数次了。

    敌人为什么侵略?

    肯定是我们跪的还不够好,姿势还不正确的原因。

    一旦某个群体,跟外人或者敌对势力产生了某种利益纠葛。

    人性的自私,就会驱动他们去不要脸,颠倒黑白,甚至指鹿为马。

    图朝的跪台办,x宗委,西方的白左。

    不就是这么一副嘴脸吗?

    对某些家伙而言,事实不重要,问题的本质也不重要,甚至就连被人打脸,都没关系。

    只要能保住自己的特权和存在的政治意义。

    他们就会不惜一切的去做。

    对此,刘彻颇为期待。

    官僚或者权贵这个玩意,可不分你是什么制度,一定会存在的。

    甚至,越落后越封闭的环境,这样的问题就越严重。

    只要人还是自私的,就不可能消灭官僚和权贵问题。

    ………………………………………………

    送走且渠且雕难。

    丞相周亚夫和将军们,就再也忍不住了。

    “陛下,贸然输出武器给匈奴,怕是不妥吧……”一个将军委婉的说道。

    “陛下,臣以为,陛下所命,有违祖制,请恕臣不能奉诏!”周亚夫就说的更直白了。

    在这个问题上,周亚夫觉得自己必须表明明确的立场。

    哪怕为此跟天子犟上一回,也在所不惜!

    “丞相!”刘彻笑着道:“诸将军列卿大臣,诸君的担忧,朕很清楚!”

    “朕也知道,此乃与虎谋皮!”

    “那陛下为何如此?”周亚夫不太理解了。

    匈奴人若得到了中国的武器,长城未来,恐怕就要有安全隐患了。

    “朕将攻城车和云梯还有床弩卖给匈奴人,卿等以为从此匈奴就能威胁到长城了吗?”刘彻对此嗤之以鼻:“北虏,向来以轻骑突进而闻名,其骑兵,来去如风!”

    “所以,中国兵能胜,但不能歼之!”

    “若彼辈,带上了沉重的弩车,云梯,他们还能来去如风吗?”刘彻问道。

    在刘彻看来,匈奴人这是自己挖坑埋自己。

    明明全国都是轻骑兵,就该好好发挥自己的优势嘛。

    学谁不好,学以前的汉军。

    刘彻真想看到,带着那么多器械的匈奴军队,如何再在长城内自由活动!

    更关键的是……

    “且夫,王师如今日强于一日,今日比昨日强一分,而明日又比今日强一分!”

    “匈奴此乃以牲畜奴隶,助朕换装也!”

    “况且……”刘彻对周亚夫道:“丞相难道不知道,郡国武库之中,此刻,就已经堆满了各种青铜兵器吗?”

    “若要将这些武器融化重铸,朕记得丞相府报告过,说是起码要花费数万万的钱,还要动用十余万的人力!”刘彻对周亚夫道:“如今,一分不费,不用动国库半分,还能将这些兵器换成牛马奴工,丞相以为,这买卖如何?”(未完待续。)

    ps:    今天12000+已更,求月票啊,今天又惨遭爆菊,好可怜~~~~~~~~

    另外,这个月已经8天了!

    我也更了差不多7w5000左右~

    这还是在建立在萎靡了两天的情况下~

    如此勤奋努力的作者君,依我看,值得一张月票,鼓励鼓励。

    甚至值得一个盟主鼓励鼓励--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