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七十九节 乌恒的算盘
    张未央离开鲜卑族的控制范围,进入乌恒族的控制区域。@@,

    跟鲜卑不同,乌恒人至今依然保留着他们的古老习俗。

    他们当然也有耕种。

    但,只是随便的在一些空地上撒点种子,然后就不管不顾了。

    乌恒人主要还是靠放牧和渔猎为生。

    在路上,张未央就遇到了带人出来打猎的老朋友野力之。

    “张大兄!”一见面,野力之就非常高兴骑着马,上前跟张未央打了个招呼。

    对汉人的观感,现在的乌恒全族上下都非常好。

    因为,汉朝一没有压榨和歧视他们。

    二没有剥削和奴役他们。

    更将许多的好东西,用着非常廉价的价格,公平的卖给了乌恒。

    像是青铜器、丝绸、食盐,还有能防冻的油膏。

    这些东西,都是乌恒过去从极其希望获得或者闻所未闻的。

    而如今,只需要抓些丁零人、扶余人、野乌恒野鲜卑什么的奴隶,或者拿些牲畜皮毛,就能换到。

    不像匈奴人,想要从匈奴人那里得到青铜,要求爷爷告奶奶,还不一定给,就算给了,也只能勉强拿来作为祭祀天神之用。

    部族里,想要弄个青铜的箭头,都是千难万难,许多民众只能打磨石器甚至骨器,用来捕猎。

    但汉朝出现后,乌恒的整个世界,都焕然一新。

    青铜器甚至成型的青铜锭?

    你想要多少?

    量大更有优惠!

    甚至,某些商人还提供特殊订做服务。

    从箭头到刀剑。再到特殊形状的天神雕像。

    只要付出奴隶、皮毛和牲畜,商人们一定能满足乌恒上下的需求。

    甚至还有人贴心的提供了一条龙的售后服务——坏掉的青铜器。只需要给出原价的一半价格,就可以旧换新。

    另外。汉朝人还大量提供着粮食物资在内的生活必需品。

    粮食、食盐、茶叶、搪瓷、布匹。

    全部无限制敞开供应!

    这让乌恒上上下下都很满意!

    当然,更满意的,自然是汉朝人曾经逼着匈奴单于杀死了死敌鲜卑的首领,将他的脑袋做出了酒器。

    此事传开后,乌恒上上下下,对汉朝的观感,是好的不能在好了。

    “大兄怎么来我们乌恒这里了?”野力之爽朗的笑道:“下次要来,大兄,提前说一声。小弟也好做好招待的准备!”

    野力之在过去几个月,曾经去过四五次的新化城,贸易、游玩。

    对汉朝的语言和文化和礼仪,也算是有所了解了。

    “贤弟,愚兄是奉命来贵部交涉一件事情的……”张未央笑着拍拍野力之的肩膀,说道。

    他跟野力之,甚至是野力之的家族,都有着密切的关系。

    准确的来说是上此他去乌恒做客的时候,受不了野力之的姐姐的挑逗。两个人滚了几次草皮。

    然后,就孕育了一个小生命……

    因为这个原因,张未央才能获得薄世看重,委以重任。专门让他负责与乌恒联系。

    不然,出使这样的刷功勋的任务,怎么可能落到他头上?

    所以。张未央压低声音,对野力之问道:“阿荨最近怎么样了?”

    阿荨是野力之的姐姐的名字。

    野力之闻言。呵呵的笑了起来。

    “还好!”野力之说道:“就是有些吐的厉害!”

    “哦……”张未央闻言,点了点头。

    虽然不清楚。那个乌恒小娘既然愿意跟自己滚草皮,又心甘情愿给自己生孩子,却为何不愿意嫁到新化去。

    “或许,她有苦衷吧……”张未央心里想着:“也可能是我地位太低了……”

    他只是个小小的队率,对方虽然是夷狄的小娘,但也是正儿八经的一国大员的贵女。

    放在中国,至少是个列侯家的淑女。

    这样的天之骄女,却跟自己滚了草皮,还怀了孩子。

    这让张未央在骄傲之余,也难免有些自卑。

    “我若是能有都督那么高的官职,不,甚至只需要做到都尉,大抵就能光明正大的迎娶阿荨了……”一个汉军的都尉,已经够资格,娶一个列侯家的贵女,甚至,可以仰望一下刘氏的翁主的石榴裙了。

    “对了!”野力之忽然正色问道:“张大兄,来我乌恒究竟是所为何事?”

    张未央于是将都督的命令和自己的使命说了一遍。

    “乌孙人啊……”野力之皱了皱眉头,然后道:“我好像曾经听说过,在北边的山林中,曾经有人发现过一个废弃的大型居住地,在那里,有明显可见的千人以上规模的马队驻留过的痕迹,甚至还有人找到过一些遗弃的死尸,大人们都说,那些是逃亡的乌孙人……”

    “这样啊……”张未央闻言,舔舔舌头,对野力之道:“贤弟能否借我一批人马,带我当地看看?”

    “没问题!”野力之拍着胸膛,笑着道:“大兄有要求,小弟一定帮忙,回山见了大人和阿姐后,我就去调四百人,与大兄一起去搜寻吧!”

    “多谢贤弟!”张未央连忙道谢。

    ………………………………

    看着笑的非常爽朗的便宜姐夫,野力之心中却是一声叹息。

    他这个所谓外出打猎偶遇,其实是精心设计过的桥段。

    早在张未央一行出了怀化边墙时,乌恒人就在准备现在这一刻了。

    乌恒人的目的很简单——赶快把乌孙人这个灾星送走!

    乌恒人当然知道,去年乌孙与匈奴的大战,也知道了乌孙的战败。

    在两个月前。当乌恒人发现了乌孙人的踪迹后,全族上下。都是慌乱无比。

    道理很简单,要是被匈奴人知道。乌孙人跑到他们家附近了。

    不用说,肯定会有匈奴主力部族过来追杀!

    匈奴人一来,乌恒人马上要倒血霉!

    不仅仅要跟鲜卑一起承担那个匈奴部族的吃穿住行,还得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不然,人家极有可能,一个不爽,在灭了乌孙人之后,顺手将乌恒人暴打一顿,将族中的女子、牲畜。全面掠走。

    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怎么办呢?

    有人提议,干脆伏击,消灭这个祸患得了。

    但,这乌孙的残部,能从匈奴的追剿中,逃到此地,战斗力,自然不容小觑。

    而乌恒在这冰天雪地的北国住了几十年,早就已经不知道怎么打规模战争了。

    万一要是伏击不成反被咬。如何是好?

    更何况,乌恒人,可没忘记自己的先祖被匈奴人虐杀、羞辱的往事。

    代代乌恒的子弟,都被告知——匈奴。是我们的世仇,有朝一日,一定要报仇!

    乌恒人没道理。去帮匈奴人消灭敌人!

    所以,没办法。乌恒只能另想主意。

    正好,往来汉朝的一些贵族。听说了汉朝也在寻找乌孙的事情。

    于是,乌恒人就打定主意,将这个祸水送走。

    这才有了那些乌恒的逃奴,被买到汉朝去的事情。

    不然的话,那些乌孙人又不懂汉话,甚至连匈奴话也结结巴巴,那些汉朝商人是怎么知道,自己买到了乌孙奴隶的?

    还不是某些‘友好人士’善意提醒?

    而张未央这边刚出边墙,乌恒人马上就开始准备了。

    派野力之出来,就是特意要在路上,将这个消息告诉张未央。

    不然,上了赤山,这个事情就不好说了。

    毕竟,乌恒上下也很担心,有人吃里扒外,跟匈奴人告状。

    既然是利用,野力之,当然会利用到底。

    所以,他眨巴了一下眼睛,对张未央又道:“大兄从鲜卑那边过来,可见到了鲜卑人开的‘井田’?”

    张未央点点头。

    “请大兄回去后,将此事告知都督!”野力之神秘兮兮的说道。

    “恩?”张未央先前还没有察觉,但野力之这么一说,他马上就警觉了过来。

    他可不是什么老实巴交的农民出身。

    他曾经在邯郸城里讨过生活。

    想要在邯郸城里活下来。

    可不仅仅需要吃苦耐劳,还得会察言观色。

    毕竟,邯郸城里的下水沟里,可是时常能发现,一些可怜人的尸体。

    张未央若不懂察言观色,辨识人的话语,早被人卖了,现在不是在某个矿山里做苦力,就是在某个庄园里给人当仆人。

    甚至可能被人忽悠,顶了别人的罪名,在大牢中吃牢饭。

    这样的事情,张未央曾经看过许多许多。

    “先前,野力之的话,都很正常……”张未央在心里想着:“确实符合一个外出打猎,偶遇友人的夷狄热心朋友的作为,但他多此一举,忽然提及鲜卑,却让我不得不怀疑,这是一个故意营造出来的相逢!”

    在薄世身边,当了三个月亲兵后,张未央的察言观色和思维能力,再次得到了一个全新的锻炼,尤其是亲眼看着薄世跟隆虑、堂邑、朝鲜的那几个巨头,真番、韩王、沧海君相互打机锋,来来往往。

    张未央已经具备了一颗冷静观察的心和多看多想的思维模式。

    不然,他也不可能被薄世看重,委以重任——仅仅只是跟乌恒人有牵连,这一点只能是诱因,而不可能成为主要原因。

    “是吗?”张未央哈哈大笑。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张未央在心里告诉自己:“果然,圣天子没有说错……”

    “怕是连阿荨,也是乌恒人的计划中的一部分……”

    “不对,阿荨应该不是这个计划里的部分!”

    若连他这样的小人物,都要拿一个大人物的女儿来收买。

    这乌恒人该是有多贱?

    而且,张未央很清楚,类似乌恒、鲜卑这样的夷狄部族,都有跟外人借种的传统。

    向那些身体强壮,长相英俊的外来男子借种,以优化部族血脉。

    类似这样的事情,别说是夷狄了。

    就是中国,百余年前也有类似的陋俗。

    甚至,张未央曾在邯郸听说过,某些偏远山区,至今保留了一些陋俗。

    只是,已经不成主流了。

    对自己成为面首这种事情,张未央在心里无奈的耸耸肩膀。

    “还是我地位太低!”

    在邯郸时,张未央就知道,许多贵族的妇人,都有养面首的传统。

    这些寡居的富婆,不想改嫁——因为改嫁的话,就要失去亡夫的财产和土地。

    所以,闲得无聊的贵妇们,就会在市面上找些白净的英俊男子,回家养起来。

    就跟大人物们养歌姬一样,玩玩就好了,玩腻了再踹出门去。

    但也不是没有面首逆袭的励志故事。

    起码张未央就听说过好几起了,都是某男被人当面首养,然后弃之如敝履。

    然后此人毅然投军,十余年后功成名就,回到邯郸。

    然后,当初的贵妇,马上抛弃所有,卑躬屈微的跑来相见。

    这种励志故事,在邯郸城里是久经不衰的传奇。

    但张未央却没有故事里的那些主角那样对包养过自己的贵妇的怨恨。

    因为在这个过程里,他并未吃亏,也并未受辱。

    讲道理的话,一个漂亮的小娘,自己投怀送抱,然后滚草皮,还给你生孩子。

    只是不愿意与你结婚。

    恐怕十个男人,有十一个人会说:这样的小娘,请再给我三个!

    多出来的哪一个是基佬……

    但,跟故事里的那些主角一般,张未央也在渴望着自己未来变强大后,光明正大的来到乌恒,让阿荨自己抱着孩子,乖乖的嫁给自己的那天。

    放任自己的血脉,流落在外,而且还是夷狄。

    这样的事情,张未央是不肯的。

    就算他肯,他大兄也不答应。

    按照张起的话说是:“我们张氏,世代清白,未有被发左袵者!若有子孙被发左袵,甘做夷狄,你我死后,有何面目见列祖列宗于九泉之下,怕是只能以发覆面,连墓碑都不得立!”

    对任何一个中国人来说,连墓碑都不能立,这是比凌迟还要惨烈的刑罚!

    甚至,可能有人宁愿被凌迟,也不愿意落得不能立碑,不能进入祠堂供奉的悲惨下场。

    因为,那样的话,就将不得香火血食祭祀,只能当个孤魂野鬼。

    甚至子孙后代,都不敢说——吾先祖某某。

    只能羞愧的低下头,避而不谈,甚至改姓易宗!

    野力之却是根本不知张未央此刻的心思,他在一旁有些急迫的点头道:“恩!兄长回去转告都督,都督自然知道,的意思了!”

    “哦……”张未央点点头。

    不管乌恒人在打什么主意。

    现在张未央还是很清楚的知道——乌恒人看样子是铁了心要帮他忙了。

    无论是原因是什么。

    张未央知道,这对自己的使命,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等我回去,或许都督能告诉我,这些乌恒人究竟在打什么主意!”(未完待续。)

    ps:    非常感谢大家,大家太给力了!

    但今天老家出了点事情,所以只能保底了!

    明天再爆发吧!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