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七十八节 鲜卑人的野望
    时隔将近七个月,张未央再次来到了鲜卑山脚下。

    上次来到这里,张未央是被人裹胁着甚至可以说是绑架着来的。

    所以,心情很忐忑,也没来得及仔细观察附近地理情况。

    但,这次不同。

    鲜卑人对张未央这个‘老朋友’的到来,非常欢迎,甚至有骑兵,在张未央刚刚踏入鲜卑地界的时候,就来迎接。

    只是,看着眼前的一切,张未央却开心不起来。

    上次来到鲜卑山时,还是冬天,大雪纷飞,整个世界都被厚厚的积雪所掩埋。

    但张未央这次再来时,却正是盛夏时节,漫山遍野,开满了鲜花。

    山峦脚下,平原之中,河流之畔,更是有着纵横交错,被人为开垦和划定出来的许多土地。

    无数衣不遮体,最多只穿了个草裙、兽皮的奴隶,在一些鲜卑人的驱赶下,在这些土地中耕作。

    由于近来,怀化跟鲜卑与乌恒之间的贸易越发频繁,所以,在这些土地里,张未央看到了许多的农具。

    譬如青铜耒和青铜耜这样的在中国现在已经逐渐被淘汰出主流农具中的工具——当今天子极力推崇和鼓励百姓使用铁器,多次下诏说:朕嘉以恶金为器者。

    所谓恶金,就是铁的学名,而与之相对应的则是曾经的王者,称为美金的青铜器。

    在天子鼓励下,加上铁器确实比旧有的青铜农具坚固、耐用,当然最重要的是廉价。

    因此,在中国的许多地方,大量青铜农具都被淘汰。

    这些淘汰掉的青铜农具,在中国内地。买得起它们的人,不愿意用它们,愿意用它们的,又买不起……

    于是,这些淘汰品,统统被商人们运出国界线。

    卖给了南越、闽越甚至匈奴。

    只要有人需要它们。并且出得起价钱。

    商人们才不管,这些客户是哪里的,又都是些什么人呢?

    “商贾果然尽为五∈∈,蠹,皆可尽杀之!”张未央看着这样的情况,在心里对商贾的感观,不由得跌了无数个等级。

    作为一个军人,张未央很清楚。

    铁兵器能杀人,青铜兵器也同样能杀人。

    在中国之外,夷狄之中。

    这些潜在的敌人对中**队。现在最大的威胁,就是他们的弓矢。

    而青铜箭头,正是夷狄们所使用的最好的箭头,也是对汉军士兵最大的威胁。

    换句话说,这些商人,将青铜器输出到夷狄之中。

    在未来,很可能,让夷狄。利用这些青铜器,重铸成箭头。反过来,打击汉军,造成同袍的伤亡!

    只是,张未央很清楚,这种向外输出青铜器的事情,不是他这样一个小小的队率能阻止的了。

    甚至。就是都督,也可能无能为力!

    在这个买卖里,不仅仅有商人参与其中,也有一些贵人在其中若隐若现。

    “使者,我族大人。在石室恭迎使者……”

    张未央在这些‘井田’前看了一会后,就有着鲜卑的贵族前来招呼他。

    张未央闻言,点点头,在心里暗暗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记了下来。

    张未央有种直觉,这鲜卑人,在未来,可能成为怀化的隐患。

    跟着那个鲜卑贵族,张未央再次走上鲜卑山,然后,被带到一个石室之中。

    在石室的门前,张未央看到了一个恐怖的事物。

    有几个明显是鲜卑人的男子的脑袋,被挂在了洞口的门前。

    他们的血肉虽然已经风干了,但头上的发型,无可置疑的告诉了张未央,他们是鲜卑人,而且是鲜卑贵族。

    “这些是秃发鲜卑的****,妄图挑战大人的威权,因此被大人惩罚,让他们的灵魂,永生永世,在地狱中哀嚎,不得回归祖神的怀抱!”那个迎接张未央的贵族,看到张未央诧异的神色,因此得意洋洋的解释着。

    对他来说,或许,这是在汉朝的使者面前,宣扬自己的首领英明神武和强大的好机会。

    但,张未央听了,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一般的滚动着。

    他想起来了,这些脑袋中的某个人,去年他随徐坚来此时还见过。

    “他是秃发鲜卑的大人……”张未央马上就从记忆找出了那个当初跟丘可具似乎地位平等的鲜卑酋长的容貌。

    “他被杀了吗?”张未央在心里思索着。

    若此事属实,张未央知道,鲜卑不是可能会成为隐患,而是一定会成为隐患。

    ‘疯王’丘可具,正走在诸夏的先王们曾经走过的道路上。

    轩辕黄帝,先杀蚩尤,再败炎帝,于是,一统诸夏,成为始祖。

    …………………………

    丘可具,现在的心情是很好很好的。

    他拿着手里那本崭新的《论语》如痴如醉的看着上面的内容。

    “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袵!”他赞叹着:“夫子的教训,真是每读一次,都能令我有新的启发!”

    管仲是谁?丘可具大抵是听说过的。

    据说是汉朝古代一个国家的名臣,他辅佐当时的霸主齐国的国君,联合诸侯,扫清夷狄的威胁,重塑了中国的地位和诸夏的自信。

    “我如今,大抵与管仲的情况类似,黑山鲜卑和秃发鲜卑,已经臣服,如同管仲击败楚国,压服晋国一样,接下来,我当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让所有鲜卑部族,皆服从我的号令!”

    在这鲜卑山附近两千里的地盘里,除了鲜卑和乌恒外,还生活着许多的野鲜卑和野乌恒。

    这些部族,是过去鲜卑和乌恒内部斗争的失败者,被驱逐出去的罪犯后代。

    丘可具相信,只要能收复这些零散在广大的群山之中的野鲜卑,野乌恒甚至丁零人和扶余人。那他的力量,自然就会强大起来,到那个时候……

    “先灭乌恒……”他的眼神望向远方:“再伐匈奴……”

    “将来,或许未尝不能去长安,问问汉鼎之轻重……”

    这样想着,丘可具就忍不住的傻笑起来。

    但。他很清楚,现在的鲜卑,别说是匈奴、汉朝,便是乌恒也可能打不过!

    鲜卑人男女老少,全部加起来,可能也就十万上下的人口。

    而汉朝仅仅在所谓的安东都护府境内,就有着数十万的人口。

    若加上濊人、真番、韩国的臣服部族,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动员起一支人数比鲜卑人口还多的军队来!

    而且,汉朝的军队。在装备和素质上,都远远强于鲜卑!

    甚至,就是鲜卑人过去赖以为骄傲的身高以及体格的健壮,也不如汉人!

    “大人,汉朝安东都护府都督使者到了!”

    丘可具正在思考的时候,有人走近石室,对他说道。

    “快请,快请!”丘可具马上就露出一副像见到亲人一样的笑容。热情无比的大声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汉使远道而来。真是让鲜卑上下,蓬荜生辉!”

    然后,张未央高大健壮的身子,就出现在了这个石室中。

    丘可具在见到这个汉使的瞬间,也一下子呆住了。

    张未央今年还不到二十岁。

    但他却已经长到了足足八尺之高!

    在来到新化后,良好的营养和经常的锻炼。让这个过去邯郸城里瘦弱的小子,已经发育成了一个魁梧大汉。

    至少,对身高普遍不足七尺的鲜卑人来说,八尺高的张未央,已经是个巨人!

    更可怕的是。最近半年的军旅生涯和长期锻炼,让张未央的四肢肌肉,变得异常发达起来。

    他身上穿着的甲胄,更在某些程度上,凸显了他的身高和强壮。

    “汉朝好像随便一个军官,都是这样的强壮高大!”丘可具看着张未央的体型在心中感慨。

    此时的中国,最好的丈夫,最优秀的人才,最聪明的才子,他们的第一选择,都是入伍。

    上至列侯,下至豪强地主士大夫,他们的后代,若是有条件向武将发展,那么,全家都会投入一切资源来帮助他学习武艺,锻炼武术。

    尤其是刘彻将兵家的名著当成白菜一样大量刊印,出售给那些贵族士大夫家族后。

    这种情况,就更是愈演愈烈。

    这就造成了,中国的军人,尤其是军官的素质,冠绝全球。

    所谓一汉当五胡。

    可不仅仅是装备上的差距

    在这个世界上,决定战争胜败的最终因素,只能是人,也唯有人才能决定战争的胜负!

    “吾乃大汉安东都护府都督麾下卑将张未央!”张未央一进石室,就挺着胸膛,从怀中取出那封薄世亲笔写的信,递给丘可具,说道:“奉都督之命,前来与贵族协商一件事情……”

    丘可具接过信件,现在,汉话已经成为了包括乌恒和鲜卑在内的整个东北方向诸多民族的通用语。

    汉朝文字,也因此在这片土地传播开来。

    可能下层的奴隶、牧民甚至某些贵族,都还不会。

    但是作为一族之主,丘可具这样的人物,却不得不马上跟上形势的需要,学习和掌握。

    更别说,丘可具本身就有着一定的汉文化底蕴在。

    所以,阅读信件什么的,对他毫无难度。

    将信件看完,丘可具就陷入了沉思之中。

    汉朝的那位安东都督在信上倒是说的客气,说什么‘今日鲜卑若能助吾一臂之力,翌日,必有厚报。’

    但……

    对方的要求,却有些超出了丘可具的接受范围。

    乌孙人就在这鲜卑山附近几百里的某个地方。

    丘可具当然知道。

    他也一直在努力的寻找着这些乌孙人的下落。

    但,他只是为了自己的势力发展考虑在这么做。

    乌孙人,丘可具知道,并且清楚,他们有着高超的养马技术和骑术。

    而这两样东西,是鲜卑所需要的。

    现在,汉朝的那个都督跑过来,说两句好话,就想将他看中的乌孙人抢走?

    这可能吗?

    丘可具在心中摇摇头!

    但,却也不好拒绝。

    汉人现在在鲜卑人心里的形象,就是一个护短而且脾气暴躁的巨人。

    他们能为了给自己的小弟出头,不惜对匈奴这样的强者,发出威胁,强迫匈奴人,杀掉他的堂哥。

    也能因为朝鲜的卫满不恭敬,发动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一举将朝鲜王国从地球上抹去。

    这样的人,对现在的鲜卑来说,只能巴结,决不能得罪!

    “使者请放心,贵国都督的要求,我知道了,我马上就派人去找,找到了,一定第一时间转告都督!”丘可具笑着说道。

    当然,他说的是假话。

    “反正,我是夷狄,夷狄无信无义,这是夫子说的!”丘可具在心里得意洋洋的想着。

    “那就麻烦大王了!”张未央见丘可具答应的非常爽快,心里面对其感观,也稍微好了一些。

    “末将还要去一趟乌恒,就不叨扰大王了!”张未央躬身行了个礼,就告辞而去。

    等张未央走后,丘可具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下来。

    “汉朝人,还会去联络乌恒人?”这个消息,对丘可具来说,简直是梦魇。

    因为,丘可具对乌恒人的想法和态度,一无所知。

    若是乌恒人帮着汉朝,找到了乌孙人,再将乌孙人送去怀化的边墙之内。

    那他岂非就要鸡飞蛋打了?

    “我该怎么办呢?”丘可具在心中想着。

    乌孙的残部本身,对鲜卑的帮助,可能不是那么大。

    但他们携带的优良马种,却是鲜卑未来崛起的不可或缺的东西。

    “不行!”

    “不能让乌孙人进入汉朝边墙之内!”

    乌孙人一旦进入汉朝境内,马上就会被汉朝人保护起来,到时候别说是鲜卑了,就是匈奴人,恐怕也只能望尘莫及,追悔不已。

    但丘可具知道,他没有办法说服死敌乌恒跟他一起联手找到乌孙的残部,然后将他们瓜分掉。

    历代以来,鲜卑人要做的事情,乌恒人肯定要捣乱、破坏。

    反之亦然。

    乌恒与鲜卑之间,充斥着‘只要对方过的不好,我就很开心’这样的情绪。

    “既然我得不到,我就将他们毁了!”丘可具在心中恶狠狠地想着。

    然后,他就下令:“来人,给本大人送一封信去匈奴单于庭!”

    汉朝想要乌孙人是吧?

    好!

    我给你们!

    丘可具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嘿嘿……匈奴人跟汉朝人只要打起来了,那我鲜卑的天命就来了!”丘可具兴奋的想道。

    丘可具很清楚,一旦匈奴单于庭知道,乌孙人逃到了汉朝境内。

    那么,以匈奴的性格,肯定会跟汉朝要人。

    而汉朝人花了这么多心思,搞到乌孙人,也肯定不会轻易放弃。

    这样一来,两个当世的最强者,就将直接碰撞,甚至爆发全面战争。

    到那个时候,鲜卑就可以在他的领导下,借着双方大战的机会,发展壮大起来。

    当年匈奴的崛起,不就是因为东胡与月氏大战吗?(未完待续。)

    ps:    等下还有~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