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七十七节 悲惨的乌孙人(2)
    在后世的大兴安岭南麓的崇山峻岭中。

    一群衣衫褴褛,满脸警惕的战士,隐藏在这群山的山林之间。

    他们的容貌,相当的特殊。

    大部分赤发碧眼,深沟鼻,有些类似猕猴。

    或者说人种特征,类似于后世伊朗和中亚某些国家的人种。

    他们的眼窝很深,肤色也不同于中国,甚至不同于草原上的许多民族。

    介于黄白之间,色素比较浅。

    他们就是从阴山战败后,一路东逃到此的乌孙残部。

    乌孙人,本来居住在河套地区。

    后来被东胡人袭击,部族尽毁,仅有少数人带着少主猎骄靡出逃到匈奴。

    其后猎骄靡被冒顿收养,作为义子抚养长大。

    等到老上单于时期,更在灭亡了月氏后,送给了这个弟弟大量的月氏战俘和塞人奴隶,将其安置到西域,让他恢复乌孙王国。

    所以,其实,现在的乌孙人,跟以前的乌孙人,除了王族外,其实就是两个不同的民族。

    过去,曾经威震西域,能跟匈奴掰腕子的乌孙国。

    此刻,却只剩下了不到两千人。

    其王族成员,也基本死伤殆尽。

    最后一个成年的王族,在一个月前,感染死去。

    只留下了一个不到五岁的小孩子。

    但乌孙人依然没有放弃希望。

    “过去,先王之时,乌孙只剩下了三匹马。几十个人,尚且能够复兴!”一个看上去是领袖的乌孙人。对着他的同胞们鼓气说道:“如今,我们还有三千匹马。两千勇士,只要我们辅佐幼主,未来,乌孙依然能够复兴!”

    猎骄靡的故事,确实是个很好的励志神话。

    但,这不能当饭吃!

    乌孙现在的处境,已经是极为危险!

    漫长的逃亡过程里,他们丢弃了所有的牲畜和财富。

    就是曾经视若珍宝的乌孙马马群,如今也只剩下不到三千匹!

    其他的。不是在路上被宰杀,当成食物吃了,就是被匈奴人夺走。

    他们能一路逃到这里,凭借的不是作为乌孙人的信仰和传统。

    而是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一旦落到匈奴人手里,只会被拿来祭祀天神!

    匈奴人对敌人的手段,每一个乌孙人都很清楚!

    那绝对是地狱里的魔鬼,才会做出来的事情!

    而乌孙的肤色和容貌,在整个草原。都是独特的。

    他们跟西域各国尤其是月氏人和塞人长期通婚,使得他们的容貌,跟匈奴人、东胡人,都完全不同。

    非常容易辨识!

    而。当他们逃到这里,确认了匈奴人不再追来后。

    很多人立刻就丧失了继续抱团在一起饿肚子的勇气,纷纷逃散。出去自谋生路。

    短短三个月,部众就逃散了三分之一。

    再这么下去。乌孙作为一个国家,作为一个民族。恐怕就要不复存在了。

    所以,有识之士,都清楚,必须要做点什么,来团结人心。

    然而,他们丢掉了家园,失去了部族和妻子儿女,许多人甚至就连对王族的忠诚和恭敬,也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先王?”有人愤愤不平的说道:“要怪就怪先王跟大禄还有昆盾!”

    “原本我等,在西域牧马,虽要受匈奴盘剥,但也比其他人强多了,就是单于庭,也要给我等面子,结果呢?先王为了一己之私,与匈奴开战,导致我等失去了家园、部众还有妻子儿女!”

    “依我看,杀了猎骄靡的后代,然后,咱们各自谋生去吧!”

    此人的说法,立刻就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

    对乌孙现在多数的部众来说。

    他们恨匈奴!

    但更恨将他们引上这条绝路的王族!

    要不是猎骄靡跟他的儿子们,打起了挑战匈奴的主意,想要取而代之,结果不自量力,落得如今的下场。

    他们一死百了,却苦了自己!

    却全然忘记了,当时,全族上下,都在怂恿和鼓动,对匈奴不服,要取而代之。

    只剩下极少数的王族忠臣和侍卫,看着这个景象,每一个人都是绝望无比。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这么多天来,每每夜深人静,他们也难免会去憧憬,若当初没有跟匈奴翻脸,而是支持匈奴西进,哪怕是当炮灰,也比现在这样强!

    而那个只有五岁的小男孩,则看着这一切,瑟瑟发抖,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目光所及之处,那些过去的部众和手下,看向他的眼神,都透着种种不满和恶意,让他蜷缩成一团,只能闭上眼睛。

    “你们眼中,还有没有先王?有没有乌孙?”此刻,一个高挑的倩影猛然站起身来,她拿着一柄长剑,猛地刺进了一个叫的最凶的人的胸膛,然后一脚将他踩在地上。

    “在阴山时,先王,为了让大家活命,甘愿赴死!”她的深色眼睛里透出些冷然的杀意:“在狼居胥山,大禄为了断后,又率领百骑,迎向追兵!”

    “在兰湖,为了给我们找吃的,昆盾舍生忘死,带人引开了东胡跟楼兰的追兵!”

    “先王跟王族的诸位,为了我们,为了乌孙能延续,不惜送死,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先王的子嗣的吗?难道就不怕天神震怒?”

    “况且,乌孙还有复兴的机会!”她抽出长剑,然后将之展示给部众看。

    “制造这把剑的国家,能帮助我们……”她大声的道:“就像当年冒顿帮助先王一样,乌孙,一定能报仇雪恨,将军臣还有尹稚斜,以及他们的子孙后代,全部抓起来,砍掉四肢,将头颅插到木桩上,就如同当年的月氏王一般!”

    看着这个女子,所有人都沉默了。

    甚至退避了。

    不为什么。

    就因为,她是现在乌孙部族里威望最高的人。

    在严格意义上来说,她是匈奴人。

    她的母亲,是老上单于的女儿,作为羁绊政策,嫁给了猎骄靡,然后生下了她。

    换句话说,她是现在乌孙王族里的最后一个女性。

    而能从这万里追杀中活下来,这个女子,当然依凭的不是美貌或者温柔。

    而是狠辣和冷酷。

    在昆盾死后,她就一直以莫大的毅力和冷静果敢的判断,带着族人,克服了种种困难与艰辛,跋涉到此。

    在这个过程里,她曾经受伤,曾经頻死。

    但依旧活了下来,带着大家,终于逃到了这个能稍微喘息的地方。

    在这个过程中,她的威望和威信,慢慢树立。

    乌孙本来就有着女子执政的传统。

    过去,来自匈奴的夫人,甚至可以左右乌孙的国政。

    况且,她的话,也勾起了许多人内心深处的感情。

    乌孙的王族,不管有多大的错误。

    但他们能为了自己这些人,不惜自己的生命。

    单单是这一点,就已经让人很难愤恨。

    这也是为什么,一路上,虽然很多人逃亡,但却基本上没有人,去跟匈奴人告状泄密的人。

    不然,这支残部,早就被消灭在草原上了。(未完待续。)

    ps:    真是不得不服老了!

    两三年前,我还可以通宵的dta开黑,第二天还能跟个没事人一样。

    现在却沦落到了,连稍微熬夜,都要萎靡两三天,头昏脑涨的地步!

    真是悲剧!

    我一直以为我还很年轻的说……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