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七十六节 悲惨的乌孙人(1)
    盛夏来临,新化城外的气温开始攀升到一年的最高峰。¤,

    同时,整个怀化郡,也迎来它一年中最繁忙热闹的时候。

    尤其是新化城,今年的黑水河渔汛在最近抵达峰值。

    楼船将军衙门的捕鱼船每天都从河中捞起至少数千石的鲜鱼。

    这些鱼,在捕捞上岸后,马上就要宰杀、洗净,然后要趁着天气好,赶紧晒干。

    这么多的鱼,以至于,整个新化城,都要全部出动,老幼妇孺,一起上阵,帮着处理各种鱼获。

    即使如此,人手也依旧十分匮乏。

    毕竟,现在,地里的春小麦,也到了关键时刻,需要壮劳力的照顾。

    好在,从中国远道而来,来此淘金发财的游侠儿,暂时给新化解决了劳动力的问题。

    自上个月下旬开始,新化城中,就涌入了至少四五千人的游侠和怀揣着发财梦的三教九流。

    甚至,还有方士术士,混杂其中。

    这些人中,很多人都是两手空空,一路蹭吃蹭喝,蹭到的新化。

    即使那些相对有所积蓄的人,这一路上吃喝拉撒,也早就将他们的盘缠花光了。

    所以,他们只能选择,在新化城里找事情做,先混个温饱,把肚子填饱,再去淘金。

    这些人的到来,马上就解决了新化劳动力匮乏的问题。

    许多以前没有足够人手去做的事情,也一下子可以准备开始了。

    但,在另外一个方面。这些游侠儿的到来,也让新化甚至是整个怀化的地方治安开始混乱。

    这些游侠儿里。有的是艺高人胆大的豪杰人物。

    他们在中国内地时,每一个人。都是当地官府的重点观察目标。

    每当地方上发生什么事情,地方官第一个就会找他们过去喝茶。

    但,到了这怀化。

    地广人稀,海阔天空,又没有熟悉他们行事的地方官吏。

    这些游侠,顿时就龙飞九天,鱼入大海。

    “本月已经发生了数十起锤杀案件和劫剪之事,本都督决定,立刻成立备盗贼衙门。全力搜捕和打击所有不法之人!凡有锤杀、劫剪者,格杀勿论!”薄世杀气腾腾的对着自己的官僚们下令。

    薄世知道,那些从中国涌来的游侠,是多么可怕的一个群体。

    法律对他们来说,形同虚设,秩序,更被他们视若无睹。

    他们的行事,完全以自己喜好为标准。

    高兴起来,这些家伙文能扶老奶奶过马路。武能为含冤受屈之人讨还公道。

    他们颓废起来,也能无恶不作,无所不为。

    薄世曾经就认识一个游侠头子。

    那人,当朋友。是没话说的。

    绝对够义气,讲感情,能为兄弟两肋插刀。曾经照顾因为犯事而入狱的一个把兄弟的妻子全家足足五年,直到其出狱。

    期间。宁肯自己吃糠喝稀,也不短了兄弟家每日的吃穿用度。

    更在其老父故世时。披麻戴孝,以子孙后辈的身份,为其送终安葬。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仅仅因为酒后一句口角,将其邻居满门十三口,包括还在襁褓之中的婴儿,全部以残忍的手段杀死。

    最终,他被中尉衙门明正典刑,腰斩弃市。

    而他的兄弟朋友,则全部到刑场为其送行。

    至今,他的家小,依然得到哪些人的妥善照顾和保护,甚至,其子还被哪些人,一起凑钱,送去拜在关中的法家名士杨望的门下,读书开蒙——而这些人自己的儿子,却连件干净点的衣服也没有!

    而前代游侠巨头郭奉的故事,更是清楚的说明了,这些游侠儿,究竟是个怎样的群体。

    郭奉是河内豪强郭氏的嫡子。

    郭家从高祖时,就称雄河内,他的父祖,都曾经官拜大夫,入朝为官。

    郭奉甚至娶了鸣雌亭候许负的女儿为妻。

    这样一个官宦子弟,却走上了游侠的道路。

    他最出名的事迹,就是在路上,看到有一个老妇人在哭泣,郭奉看了感觉很奇怪,就上前去询问,然后得知,那老妇人之子,被当地的豪强勾结县官谋害,连尸体都不还给她,因此她觉得非常悲伤,哭泣不停。

    郭奉于是说:“路不平,吾来平!”

    当即让自己的手下去调查,查证清楚,事实果然如此。

    然后,他就半夜带了几个人,翻进那个豪强家里,将他的脑袋割下来,挂在他所勾结那个官员的家门口。

    吓得对方赶紧将那个老妇人的儿子的尸体还了回去。

    从此,郭奉名声大噪,不止是河内,甚至雒阳、关中、吴楚的豪杰,都听说了他的名声,带着礼物,上门拜访。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却也能在喝醉的时候,策马狂奔,踩死撞死数个无辜路人。

    在对方家属上门要求给个说法的时候,置之不理,还指使手下,在半路上将他们杀害。

    河内郡根本就不敢管!

    因为他的势力太大了,就是河内郡守,也对他畏之如虎。

    最终,郭奉死在了前代名臣张释之手里,被判处腰斩。

    对游侠们的到来,整个怀化上下,跟薄世的心情是一样的。

    既高兴,又忧愁。

    高兴的是,这帮家伙,个个武艺高强,能吃苦耐劳,而且几乎每一个游侠,在有事之时,都能成为地方上最好的兵源——这些家伙平时对官府不屑一顾,甚至于以知法犯法为荣,但一旦有外敌入侵,他们马上就会变成最勇敢的士兵和最坚定的战士。

    甚至,很多时候。正规军都败退了,游侠们组成的军队。还在奋战,还在顽强的抗击外侮。

    当年。匈奴入侵,火烧回中宫,与北地都尉一起战死的,就有当地的数十位游侠。

    而忧愁,自然不用说。

    在平时,这些家伙的行为,完全就是率性至极。

    做好事还是坏事,全靠他们当时的心情。

    唯一的好消息是:绝大部分游侠,都讲究盗亦有道。

    在没喝马尿之前。不会随意滥杀无辜,也不会特别针对平民。

    真正会肆无忌惮的为恶的家伙,数量极少,而且这些人根本不需要官府出手,游侠儿内部就会将他们清理掉。

    但,即使如此,这个群体,也是一个定时炸弹。

    每一个汉室的地方官府,对他们都是头疼至极。

    于是干脆就一棒子全打死!

    但。这里是安东,是怀化,是过去的荒服所在。

    薄世很清楚,对游侠儿。他不可能跟内地的官府一样,严格的管控起来,出了事情。直接就上门去。

    而且,怀化地方的建设和开发。也离不开这些家伙。

    好在,薄世还有个人可以利用。

    “去句注军屯垦团。去将句注军屯垦校尉刀公请来新化,与吾相见……”薄世对着一个亲兵吩咐着。

    以游侠制游侠,这是当今天子开发出来的新路子。

    今上在关中,先把地头蛇季心赶跑,然后将雒阳游侠巨头剧孟请来,管控游侠。

    效果出奇的好!

    游侠们,讲义气,重名望,崇拜那些有名的前辈。

    常常,某些巨头发话,效果立竿见影!

    这个成功经验,如今也被天下地方郡国,广泛学习。

    地方官们,将自己地头上名声最大的那个游侠头子拉拢住,安抚好,一般,当地的地方,就会比较太平。

    虽然不如关中,游侠们被大批收编,改行,当了绣衣卫,但也比过去,乱糟糟的市面强多了。

    看在地方官们给面子的份上,游侠们,也就最多收收保护费,很少闹事。

    而句注军哪位屯垦校尉刀间,可是过去齐鲁的游侠头子,论名望,在当年与剧孟不相上下。

    薄世就知道,很多游侠,来到怀化,都会去句注军屯垦团,给刀间拜码头,更从不在刀间哪里闹事。

    将刀间请来,做这个备盗贼校尉,薄世相信,现在的情况,应该会有所改观。

    毕竟,游侠们不看僧面看佛面,多多少少要给过去的大佬一些薄面。

    将这个事情搞定,薄世就开始关注起了,最近他听到的一些传闻。

    “我听说,最近,有人从乌恒人手里,买到了一些自称是乌孙人的奴隶,这个消息,是否属实?”

    “回禀都督,属下去查证过了,应该是属实的……”一个校尉起身答道:“属下找到了一位买到了乌孙奴隶的商人,经过查问得知,乌孙人,现在应该就躲在乌恒与鲜卑之间的群山里……”

    “这样啊……”薄世敲了敲案几,寻找乌孙人的下落,这是天子交代下来的任务。

    也是薄世现在的使命之一。

    “有没有问清楚,乌孙人,现在还剩下多少部众和牲畜?”薄世站起身来问道。

    “回禀都督,据属下查问得知,大抵乌孙人,现在只剩下了两三千部众,尽数是青壮,其老弱妇孺,全部在途中走散、死亡……”那校尉答道。

    薄世点点头,然后道:“去将甲队队率张未央叫来!”

    上次,张未央奉命去了趟乌恒,回来后,就被薄世任命为自己的亲兵。

    然后,张未央的大兄,张起发现了金沙河,立下大功,被天子嘉奖,赐爵公乘,升为校尉。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张未央因此被其兄长要去,当了一个队率。

    这也是汉军中的传统了。

    校尉,依靠亲族同乡以及过去的生死兄弟,控制军中上下。

    想要带好兵,队率、司马是关键。

    …………………………

    没过多久,张未央就被带到了薄世面前。

    “都督,您叫末将来有何吩咐?”张未央躬身拜道。

    他跟他的兄长。都是被薄世提拔起来的,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薄世就是他们兄弟的恩主。

    在汉军中恩主与被提拔的军官之间的关系。常常会维系一生。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当年周吕、淮阴,战功赫赫,麾下猛将如云。

    甚至其中还有着曾经跟项羽单挑过的猛人。

    然而,当淮阴被诛,诸吕被灭后,这些人的旧将,就被排挤出汉家政坛,甚至被清洗出去了。

    只有少数几人。在今天依旧活跃。

    所以,汉军之中,有着极为明显的派系和山头。

    今天的薄世,已经初步具备了一个新兴山头的领袖的模样。

    “吾准备让你再去一趟乌恒、鲜卑,与乌恒鲜卑两国国主,商量,寻找乌孙下落,并将他们带回新化,你可愿意?”

    “都督有命。末将万死不辞!”张未央躬身拜道。

    他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只想着明天不要饿肚子就好了的邯郸游民。

    他现在有家有室,还当了兵,做了官,自然知道。上面的命令,没有愿意与不愿意。

    只有努力执行跟拼命执行两个选项。

    “善,你下去准备一下。带甲队出发,前往乌恒、鲜卑出使联络!”薄世满意的点点头。

    乌恒跟鲜卑。这是薄世准备在未来必定要处理的两个外部威胁。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更何况,身为一个武将。手里头要是没有军功,回到长安,说话都会不自觉的小三分。

    这次派张未央过去,也算是试探。

    就看乌恒与鲜卑,谁不听话。

    其实,薄世更希望,两个都不要听话!

    这样,他就可以以此为借口,出动军队,消灭他们。

    最少也要将他们驱逐到远方!

    现在的鲜卑跟乌恒,距离怀化太近了!

    …………………………………………

    张未央辞别薄世,回到家里。

    他现在将家,搬到了新化城里,这也是每一个护濊军军官的福利。

    至于城外的土地跟家园,他则将之,交给了自己的丈母娘一家去照料。

    “夫人,我奉命要出一趟远门,大概要一个月才能回来!”一进门,张未央就从自己怀里,取出了刚刚领到的军饷和安家费,足足一大吊的五铢钱,还有几个金角子,交给自己的老婆,叮嘱道:“这些钱,你拿去,去西北都尉那里,买几个倭奴回来,耕地也好,浇水也好,总之,粗重的活计,就让倭奴们去做吧!”

    西北都尉陈嬌,前不久押着数千倭奴回到了怀化。

    本来,大家都在看他的笑话,觉得隆虑候大概是疯了。

    这些倭奴,虽然老实乖巧,但又蠢又笨,还没力气。

    隆虑候劳师远征,捞回这些赔钱货,恐怕要有的哭了。

    结果,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因为,那些倭奴虽然确实又蠢又笨,力气也不如野濊野鲜卑。

    但是,他们有一个优点——好养活啊!

    隆虑候从燕国拉回来了十万石不要钱的发黑腐烂的陈米。

    这种米在中国别说人了,就是牲畜都不吃!

    但是,倭奴们却能吃的津津有味。

    一顿饭,用点陈米,混杂些麦麸,放点野菜,加点盐,人家就能美滋滋的吃光……

    更重要的是,他们虽然又蠢又笨,但听话顺从。

    不管怎样的命令,怎样的苦差,人家都愿意去做。

    单单是这点,就比很多的野濊强了。

    在这些优点面前,蠢一点,笨一点,力气小一点,反而成了微不足道的小问题。

    许多人,像朝鲜君、韩王还有西部都尉陈须,都已经准备,组队一起去倭奴之地抓倭奴了。

    毕竟,又听话,又耐劳的奴工,这可是很难找的!

    这年头,你养头驴子,都得喂它吃豆子跟麦子,还得隔三差五,加点鸡蛋鱼粉进去,给它补充营养呢!

    更何况,那倭奴之国前的元海中,有着无数巨鲸的传闻,也催动着相关各方,纷纷将视线投注过去。

    鲸鱼油脂提炼的防冻膏,在这安东,可是跟黄金一般的硬通货!

    但这些事情,与张未央这样的低级军官,没有太大关系。

    反倒是,那些倭奴的出现,让他这样的家庭,也有了能力,购置奴仆,来给自己种地了。

    依照天子诏命,夷狄奴婢,只需要一算税赋。

    护濊军的士卒将佐,更有一个到十个不等的夷狄奴婢免税名额。

    像张未央这样的级别,就享有三个夷狄奴婢的免税名额。

    现在,倭奴便宜!

    西北都尉隆虑候开出来的价格,也才五千钱一个男奴。

    若是小奴,则只需要两千钱就能带走。

    这样的价格,在怀化全境,甚至全天下,都是超低价!

    张未央现在的积蓄,少说也能买上三五个了。

    霍平君美滋滋的收起那些铜钱和金角,乖巧的点点头。

    无论是濊人,还是汉人,对于蓄奴这种事情,都有着天然的热情。

    只是,一想到丈夫又要出远门,她就不免担心起来:“夫君,这次是出巡还是?”

    “奉命出使!”张未央笑着道:“就是上次去的乌恒与鲜卑,夫人放心好了,鲜卑与乌恒,都必不敢与我汉家为难!某有圣天子为依仗,此行,必然是一路平安!”

    霍平君闻言,点点头,这倒是事实。

    现在,怀化郡跟鲜卑与乌恒之间的贸易往来很频繁。

    鲜卑人跟乌恒人,也常常出现在新化城里。

    霍平君甚至见过一个来到家里串门的乌恒贵族。

    因此,她点点头,道:“那夫君早去早回,妾在家等着夫君归来!”

    “嗯!”张未央点点头,然后对自己的妻子道:“等我归来,我就打算跟泰山提亲,赢取两位小妹吧!”

    霍平君闻言,她倒还没怎样,门外,立刻就传来了欢呼雀跃的声音。

    两个小娘,带着一股香风,一头扎进了张未央的怀抱中。

    “我们就知道姐夫一定会娶我们的……”

    张未央怀抱着怀里的那两个小姨子,再看着自己的妻子,心里感到幸福无比。

    “吾要永远守护住这份幸福!”他在心里发誓着。

    作为一个过去朝不保夕,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游民。

    他很清楚,这样的幸福生活,有多么可贵和珍惜。(未完待续。)

    ps:    等下还有!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