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七十五节 承诺(2)
    周亚夫听着,却是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先前,刘彻这个天子,就已经用实际行动,向功臣列侯勋贵们证明了,他的慷慨与大方。

    怀化那么大的地方,说封了就封了。

    人人都拿到了一块与自己封国对等的新封地。

    此时的中国,封建制度,可不是后世大一统的王朝那般的遥领。

    毕竟,战国时代,刚刚结束,还不到七十年。

    宗周遗留下的传统,依然有着相当大的惯性。

    此时的中国,不单单诸侯王是名副其实的国王,有着军权、财权、人事权,就是列侯封君的权柄,也极为庞大。

    在其封国之内享有种种特权,是真正意义上的诸侯。

    如今,虽然这些列侯封君诸侯王的权柄,比之国初,大大下降,许多权力都被中央收回。

    但也依然称得上是一国之主,社稷之臣。

    其封地被称为封国,列侯封君诸侯王,依然能对其封地,实施庞大的影响。

    某些强力列侯,甚至能以其身份地位名望,影响封国周边甚至所在郡的经济民生政策。

    所以,别说一海之隔的所谓倭奴地,或者是遥远的异域西域与身毒了。

    便是荒漠与盐碱地,皇帝要将之赏赐给臣子,也不会那个臣子挑三拣四。

    必然会欢天喜地的前去建设。

    只是,有一个问题。

    “陛下,昔者高帝与列侯功臣。刑白马而盟:非刘氏不得王,不如约。天下共击之……”周亚夫道:“陛下,欲以异姓王西域、身毒。恐怕有违祖制!”

    他长身而拜,说道:“臣身为丞相,不敢不谏!”

    刘彻呵呵的笑了一声,看了看周亚夫。

    心里说道:“嘴上说着不要不要,但身体却很老实嘛……”

    周亚夫现在这个模样,哪里是劝谏的模样?

    这头犟驴,真要对皇帝的政策不满,还会这样从容不迫的慢悠悠的说什么‘有违祖制’?

    恐怕早就跳起来,在刘彻身上扣上几十个大帽子。摆出一副‘皇帝你要不听我的劝谏,那我就要发火了……’的模样。

    而他确实有这么个资格这么傲娇。

    平吴楚,扶保少主,翻开史书,上一个有类似功绩的人叫周公……

    所以,周亚夫偶尔会翘尾巴也正常。

    一般只要没什么大问题,刘彻也会顺着他的脾气。

    君臣之间,到目前为止,相处很愉快。彼此都已经摸清楚了对方的底线和不能接受的问题。

    而在这些情况里,绝对没有什么‘异姓不得王’的忌讳。

    刘彻很清楚,本来,当年刘邦跟群臣盟誓:非刘氏不得王。本身就是个笑话。

    刘邦自己带头封了多少异姓王?

    哪怕是白马盟誓后,也依旧如故,封了闽越东海和南海。

    而且这个盟誓。其实也就是皇帝需要r大臣需要时,才拿来出嚷嚷几声。

    金字塔顶端的那些人。也未必将这个东西,放在心里面。

    譬如。现在,白马盟誓中的一个关键点——若无功上所不置而候者,早就被太宗和先帝破坏的干干净净了。

    一堆一天兵也没带过的外戚列侯,光明正大的受封建,享国家,裂土而候。

    刘彻早在前世时,就已经看透了,权贵和官僚们,永远不会拒绝对自己本身有好处的政策。

    哪怕这个政策可能会毁灭世界!

    君不见,后世那个嚷嚷着要赤旗遍寰宇,解放全人类的毛子,不也玩着玩着,玩出了领导终身制跟能上不能下的奇葩制度,最终,那些卫国战争的英雄,舍死忘生也要解放全人类的无产阶级,自己把自己变成了他们曾经最痛恨的人,然后又眼睁睁的看着它走向末路。

    至于另外那个成为屏蔽字的国家,写在宪法和党政上的东西,也能当成擦屁股的废纸。

    太祖太宗的教训,有用就拿来用,没用就丢到爪洼国。

    当然,西方那些嚷嚷着自由****的家伙,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能说是互相比烂。

    有魄力,敢于打破常规,冒着风险来挽救国家民族的政治家,在那个时代,基本已经死光光了。

    所有人都在随波逐流。

    所以,周亚夫还能记得刘邦当年跟群臣的盟誓,刘彻表示很欣慰。

    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很有担当了!

    “丞相未免有些太过敏了……”刘彻说道:“高祖当年与天下约定的是,九州之内,神州本土,荒服不毛之地,未在其中!”

    “如那倭奴之地,西域、身毒诸国,自古未为中国所闻,无君子之教!”刘彻意味深长的说道:“朕因此担忧,即使中国收之,化为郡县,恐怕也难以治理,不若,先自中国,选君子长者,为其国君,施以礼仪道德,数百载之后,待其地之民,皆为诸夏,所用文字制度,尽以中国,再为郡县,也不迟!”

    “神州之中,朕当然不会再行异姓王之事!”

    周亚夫听着,心里真是激动不已。

    没有任何一个中国人,能拒绝得了封国家建社稷的诱、惑。

    便是公认的圣人,周公姬旦,不也是鲁候吗?

    而且,周亚夫也听出了刘彻的暗示:未来可能会封他或者他的子孙后代,在西域、身毒某地为王。

    异姓王这种事情,别说是周亚夫了,就是他老爹周勃,也是抗拒不了这样的诱、惑的。

    所以,周亚夫马上就在心里给刘彻找借口了。

    “陛下说的没有错……”看着那副地图,周亚夫想道:“无论倭奴列岛。还是西域、身毒,皆远中国数万里。即使凿直道相连,自长安而至彼地。怕也需一年!”

    “确实是不适合以郡县制治理的!”

    “况且,宗周封诸侯八百,乃有今日中国,陛下这么做,倒也符合常理!”

    宗周大封诸侯国。

    以太公治齐,周公治鲁,召公治燕,以楚候镇荆,用晋坐镇中国。

    于是。这神州浩土,在数百年后的今天,已经是连一个夷狄也没有了。

    天下书同文,车同轨,四海混一,共尊一主。

    而这在宗周封建前,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但,周亚夫也知道,他不能就这么被天子说动了。

    不然。这传出去,天下人岂非会以为他这个丞相一点原则和立场也没有?

    甚至就是得了好处的列侯勋贵,也会在背后议论他‘不能力谏’。

    端起碗吃饭,放下筷子骂娘。

    这可是列侯官僚们的本性!

    所以。周亚夫再拜,劝道:“陛下所虑,固然有理。只是,臣还是以为。异姓为王,恐开祸端。未来,未尝不会有雄主,起于边陲,为子孙之祸,甚或如楚庄王,问汉鼎轻重,也未可知!”

    这不是可能,而是一定!

    只要未来中国中央王朝衰落,来自印度、中亚、西亚甚至美洲的那些国王,恐怕就都会在心里想:这刘家怕是药丸,这天子的位子,也该轮到咱家来尝一尝味道了。

    这也是中国与欧陆白人的最大不同。

    欧陆的白人诸侯,在罗马崩溃后,立刻就自立,什么法兰西,德意志,神罗。

    但在中国,只要中央王朝崩溃,被压制的诸侯王,肯定不会去想——好机会,咱们独立吧!

    只要有点能耐和野心的人,他们的想法必然是——中国无主,有德者居之!

    然后就打起清君侧r吊民伐罪,各种各样的旗号,从五湖四海,点起军队和舰队,跨越山海之阻,越过尸山血海,来到中国,只为重新一统。

    所以,刘彻很清楚,未来的世界。

    恐怕所谓一战,二战,将变成中国内战。

    各地诸侯,为了中国天子之位,大开杀戒。

    从美洲,一直将战火烧到中国。

    太平洋,大西洋,将在战火中燃烧。

    数千万的生命,将成为一个新王朝奠基的养分。

    而经过这样的血战后,一个全新的世界帝国,就将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从太平洋,直到北冰洋,太阳所照的地方,就是中国的领土。

    这样的未来,是极有可能的。

    但为什么要阻止呢?

    中国的王朝更替,本属自然,子孙不孝,祸国殃民,活该下台。

    对刘彻来说,让中国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才是他的目标。

    更何况,这样的事情,必然不会很快到来,可能需要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直到中国的王朝积重难返,四方诸侯,都已经窥见了中国王朝的衰败后才会发生。

    就像周室东迁后,诸侯才对周天子,不再恭敬。

    在那之前,刘氏皇帝,还是可以作威作福,发号施令好几百年。

    这已经足够了!

    “丞相所担忧的事情,朕自然知道……”刘彻笑着答道。

    “但,朕相信,只要子孙后代,铭记先王教训,以生民为要,以社稷为本,以仁德教化诸侯,楚庄王与齐恒公,晋文公的故事就不会重演!”

    “若其果为桀纣,商汤周武,受命于天,吊民伐罪,在朕看来,也属物之自然,天地之理!”

    刘彻最近,在思想界,最大的努力,就是打破了黄老派,对于商汤周武革命的认知垄断。

    黄老派一直以来,就把持了对这两个事件的解释权。

    认为商汤周武,虽然是圣王,但作为****的臣子,在君王有错时,应该规劝,而不是起兵造反。

    这也是官僚贵族们在以前的共同看法。

    毕竟,只要天下人都接受了这个设定,那么,等他们鱼肉乡里之时。老百姓自然也应该老老实实的在家里饿死,而不是跑出来给世界添麻烦。

    但刘彻在不久前就打破了刘氏天子。不在这个问题上表态的传统。

    尤其是济南王刘辟光之事后,多次公开发声。称颂了商汤周武顺天应命,吊民伐罪的光荣伟大正确。

    顺便,又把刘邦抬出来,吹捧了一番,将之跟商汤周武并列。

    这显然是在给他处置济南之事,找理论依据。

    皇帝发声了,这场辩论,当然就马上有结果了。

    商汤周武革命的正确性,再也无人质疑。

    但同时也带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以后。很可能会有人打着顺天应命的旗号,反抗刘氏统治。

    周亚夫抬头看了看刘彻,他发现,天子的脸上和神情上,没有半分担忧,甚至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得!

    你老刘家自己都不关心,我还担心个毛?

    刘彻看着周亚夫,做出承诺道:“丞相尽可回去转告列侯将军,汉家素来。不会亏待功臣,诸将只需忠心王事,勤勉用力,即可!”

    这个分封的胡萝卜。刘彻既然拿出来了。

    那当然就会隔三差五的拿出来诱、惑大臣。

    你们想不想未来受封王公,坐镇一国,称为始祖?

    想的话。就给朕努力办事,等打下印度。吃香喝辣!

    刘彻相信,但凡有点想法的。都会帮着他一起将这个伟业完成!

    只要封国家的希望,没有破灭,列侯功臣,文官士大夫,都不会扯后腿。

    当然,若是跟杨广打高句丽一样,一次两次三次,次次失败,劳民伤财,丢人现眼,那就不要怪列侯贵族和文官士大夫换艘船坐了。

    而在那之前,基本上,大部分的贵族将军,都会有干劲,有动力,拥护刘彻的伟业。

    ………………………………

    送走周亚夫后,一直跟在刘彻身边的汲黯,终于忍不住了。

    “陛下果真要分封倭奴、西域、身毒吗?”汲黯低头道:“请恕臣愚昧,臣以为,此非明主所为也!”

    分封制,在经历了吴楚之乱后,就渐渐成为了天下舆论口里的毒瘤了。

    思想界和文化界,不分派系,对分封,都没有什么好感,甚至认为是万恶之源。

    郡县才应该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所以,就连晁错的名声,在这个背景下,也好了许多。

    刘彻自然知道这些,他点点头,对汲黯道:“朕何尝不知,分封祸患无穷的道理?”

    “只是,卿以为,这天下,是人人皆有公心吗?”

    “就连周公,都也未尝不曾有过私欲……”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朕若不分封功臣,许以社稷,安能得天下英雄豪杰鼎力相助?”

    “分封,高祖仗之以胜项藉得天下之所也!”刘彻对汲黯道:“今朕若欲建非常之功,不得不行非常之策!”

    当年楚汉争霸,刘邦能赢项羽,最大的原因,就是刘邦朋友多,项羽则腹背受敌,头尾不能兼顾。

    而之所以这样,主要原因就是刘邦很大方,到处撒承诺,许诺打败项羽,兄弟们一起吃香喝辣,坐天下。

    而项羽则很小气,就连他的亲信心腹吕马童都不肯封,韩信在其帐中也不肯用。

    于是,项羽的悲剧,自然就是必然。

    即使他能击败刘邦,也会被张邦王邦拉下马。

    大家跟着老大打天下,为的不就是荣华富贵,封妻萌子吗?

    同样的道理,在现在,刘彻要想建立伟业,并吞寰宇。

    那么,手下大臣,就要安抚好,拉拢好。

    再没有比分封更好的拉拢手段了。

    真以为皇帝嚷嚷几句口号,下面的大臣将军就会全力以赴啊?

    开什么玩笑?

    官僚们最擅长的就是磨洋工了!

    若没有好处或者动力,人家才懒得为了皇帝的愿望,献完青春献子孙呢!

    唯有将未来的西域、身毒,许给大家伙。

    这样,这战争,就不是帮刘氏打了,而是给大家伙打。

    自己的事情,自己当然会最上心!

    有了这么一出后,刘彻相信,不仅仅是列侯勋贵,文官们,恐怕也要按耐不住了。

    宗周诸侯之中,可不乏有文臣受封!

    刘彻抬抬眼皮子,对汲黯笑道:“卿努力办事就行了,未来,朕必不会忘记卿的功勋的!”

    汲黯闻言,小心脏不争气的跳了起来。

    谁能拒绝得了称孤道寡的诱、惑?

    没有人!(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