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七十四节 承诺(1)
    “陛下,此乃今年考举之考题,请陛下过目……”

    甘泉宫里,周亚夫双手呈上一本薄薄的小册子。

    刘彻接过来,跟往年一般,前面的两轮考举,其实只考常识,看考生是否具备了水准线以上的文化能力跟数学功力。

    只有第三轮,才会有些难度。

    但却也难不倒哪里去。

    毕竟,这是选拔四百石左右的刀笔吏,是要他们去干实事,又不是让他们去跟司马相如比试比试谁更博学。

    从去年开始,刘彻就将出题的工作,丢给周亚夫去负责,自己只做最后的监督和裁定。

    刘彻翻开册子,一道道题目看下来,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就按丞相拟定的题目,去印刷吧!”刘彻将那小册子交给汲黯,吩咐他去交给少府衙门。

    然后,刘彻就转过身子,看着周亚夫,道:“丞相今日特意来甘泉宫,不只是为了此事吧?”

    这是肯定的。

    若只是因为考题的事情,周亚夫完全可以等到刘彻过几天回长安,再进宫报告——考举开始前,刘彻这个天子必然回到长安,主持大局,以示对考举的重视。

    “圣明无过陛下……”周亚夫低头拜道:“臣听说,匈奴又要遣使来长安……”

    他抬起头,看着刘彻,目光灼灼:“臣还听说,匈奴单于,欲将河套地,售与陛下……”

    刘彻闻言,呵呵一笑。

    他就知道,周亚夫是为这个事情来的。

    河套地区,就是汉室的燕云十六州。

    其战略价值,毋庸置疑。

    “丞相怎么看……”刘彻看着周亚夫问道:“匈奴人能信吗?”

    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思考!

    在汉室,匈奴人的信誉,等于零。

    两国过去,起码签了七八份不同版本的和亲条约。

    但。每次,这些和亲条约最终都成了一张废纸。

    而且,每次都是匈奴人先撕毁!

    况且,夷狄从来无信义。这是中国的价值观。

    所以,周亚夫肯定的摇摇头:“臣以为,匈奴的话,当然不可信……”

    “只是……”周亚夫满脸兴奋的说道:“陛下何不将计就计!与彼使者谈下购河套之事,待条约已定。即刻出兵河套,接受当地!若匈奴主,出尔反尔,陛下就可名正言顺,起义师,讨伐无道!”

    刘彻微笑着看着周亚夫,在心里摇摇头。

    刘彻早就感觉到了,周亚夫在最近,变得越来越好战。

    他现在甚至都等不急约定到约定的时候,就要怂恿刘彻。提前对匈奴开战了。

    对匈奴开战,刘彻当然也想,越快越好!

    但是,刘彻知道,现在,准备工作还没有完成。

    现在的汉军,固然有着能战胜匈奴军队的能力。

    但是,却还不能做到必胜和速胜。

    刘彻可不想将汉匈战争打成拉锯战。

    要嘛不打,要打就要做到三年解决匈奴主力,五年平定草原!

    而要达到这个目的。汉军的实力,就不能过早暴露。

    因为,一旦汉军过早暴露了自己的先进装备的强大之处。

    匈奴人又不傻。

    打不过,我还躲不起吗?

    他们只需要往幕南一缩。完全放弃大漠以南的全部地区。

    刘彻就要拿他们有些没辙了。

    远征三千里,以现在的技术条件,汉军能勉强做到。

    但在茫茫戈壁上,远征五千里,那就不可能了。

    这么长的距离,单单是后勤补给。都能让汉军疲于奔命!

    以霍去病卫青之强,尚且不能统帅他们的无敌劲旅,深入幕南,去寻找匈奴主力决战。

    “丞相此言差矣!”刘彻淡淡的道:“伐匈奴,从来不需要借口!”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朕为四海共主,讨伐不臣夷狄,本就是天命!”刘彻一脸正义的说道。

    对中国来说,对夷狄用兵,根本就不是侵略。

    而是天子仁爱世人的象征。

    假如不是中国天子,心怀慈悲,怎么可能大费周章,动员无数资源和庞大的军队,去跟草原上的夷狄拼命呢?

    还不就是为了教化夷狄,让他们摆脱茹毛饮血的原始生活,感受王化的雨露滋润?

    这就跟后世灯塔国拿着石油皿主满世界吊打搞事一样。

    在古典中国的世界观里,所有不服王化的夷狄,统统有罪,统统需要教化!

    更何况,对汉室来说,报平城之仇,雪吕后之耻,就是全国上下,但凡自认为自己是忠臣孝子的人的神圣使命!

    周亚夫尴尬的笑了笑,有些不甘心的道:“可是,陛下,这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对周亚夫来说,这确实是一个极好的开战借口。

    匈奴人主动把河套送上门来,不管这里面,匈奴人打的是什么鬼主意。

    反正,站在汉室的立场上来说,这就是不可放过的绝佳机会!

    周亚夫当然考虑过,这是军臣率领匈奴主力西进前的试探。

    但那又怎样?

    如今的汉军,今非昔比!

    骑兵部队,已经扩充到了十五万之多!

    而且,绝大部分装备了马鞍、马镫和马铁蹄,配备了弩机。

    汉军内部多次演练,证明,装备了这些装备的骑兵,能对旧式骑兵,形成二打三甚至一打二的优势!

    尤其是在集群会战时,优势更加明显!

    更别提最近两年开始编组的胸甲骑兵,简直能碾压一切旧式骑兵!

    所以,周亚夫来说,既然现在,汉军已经能对匈奴战而胜之。

    为什么要拖呢?

    他年纪渐渐大起来了。

    很快就将年过花甲,这花甲一到,人的身体就全面衰弱了。

    周亚夫现在就已经感觉到了,三年前,还能骑马奔波,率军远征。如今,却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再过两年,他恐怕就只能在长安看着儿孙辈们称雄。

    是人,就有私心。周亚夫当然有自己的私心。

    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有朝一日能统兵出塞,擒单于献俘太庙!

    这样,他就能真正超越自己的父亲!

    而且。周亚夫也渐渐的看明白了一些事情。

    尤其是他当了武苑的山长后。

    他愕然发现,那些寒门的将官,有着远超勋贵列侯子弟的潜力!

    他们虽然看上去,稍显稚嫩,但长期在长城脚下,与匈奴人捉对厮杀,斗智斗勇。

    几乎人人都有着能独当一面的潜能。

    再反观他自己的儿子,还有其他老兄弟的子嗣。

    虽然被硬塞进了武苑,但,这能力和见识还有手腕。都被寒门的将官甩在了身后。

    周亚夫很清楚,未来,那些现在还籍籍无名的人,可能成为汉家的新兴列侯。

    在战场上,一切皆有可能!

    而他们的崛起,必然会带来老牌贵族列侯的衰落。

    这并非周亚夫一个人的看法。

    在武苑担任教授的将军,基本都是这么看得。

    自古草莽多豪杰,这些草莽豪杰,现在,之所以蛰伏。只是因为时机未到。

    一旦时机到来,譬如汉匈大战爆发,他们立刻就要化龙而飞!

    所以,周亚夫在听说了匈奴**要拿河套卖给汉室时。

    他立刻就跟其他将军商量。

    最终商量的结果就是。要尽可能的利用这次匈奴人发昏的机会,将汉匈大战提前。

    这样,在他们这一代人,还能领军作战时,还有威望时,将后辈子孙中的佼佼者。扶上马,送一程。

    “丞相不必再说了!”刘彻摇摇头,既定的计划,不可能因为一个突发事件而改变。

    除非,匈奴人现在就内讧。

    不然,选择在现在这个时候开战,对中国来说,几乎没有太多好处。

    自古以来,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就好比星际争霸里的虫族。

    中央王朝,除非能狭以雷霆之势,一次就打垮他们的精气神。

    不然,就算一时胜利,也要陷入泥潭。

    所以,刘彻的选择,就是先在家里憋高科技兵种,然后两百人口一****平。

    这样,就算匈奴人再逆天,也要跪下来唱征服。

    当然,对周亚夫等老牌贵族将军们的心思,刘彻也多少知道一些。

    毕竟,刘彻在这些人中,可是有卧底的。

    刘舍、许九、韩颓当、俪寄,可是都在抢着给刘彻表忠心,打小报告。

    因而,对周亚夫等的担心,刘彻是知道的。

    “丞相!”刘彻看着周亚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这个世界很大!”

    他走到殿中挂着的那副‘大汉一统寰宇图’面前,对周亚夫说道:“丞相请看,隆虑最近去了倭奴之国……”

    “而倭奴之国与故朝鲜隔海相望,距陈嬌报告,该地地方约有上下数百列岛,岛上尽是茹毛饮血之野人……”刘彻指着地图上新增的一个群岛。

    “其上多火山,常地动……”

    “但,终究也还是能住人的!”看着霓虹,刘彻对周亚夫敞开心扉,说道:“朕已经决定了,未来在此倭奴诸岛,封建功臣之后!”

    “目前国家列侯功臣,未来皆可则一子,于那倭奴诸岛,称公做候,如宗周故事!”

    霓虹列岛,讲老实话,还是有很多能耕种的地方的。

    虽然偏僻了点,但胜在资源丰富啊!

    什么黄金白银,储量极多!

    刘彻的计划是,等他挖完岛上的大型金矿,然后就将地方分封下去。

    反正,崽卖爷田心不疼。

    霓虹列岛,跟汉室隔着大海,很难实现有效统治。

    就算实行了统治,恐怕,也很难维系。

    既然如此,那就干脆当成礼物,送给列侯将军们,当做奖赏。

    让他们去霓虹哪里开个分基地好了!

    至于列侯们愿不愿意?

    这倒不需要考虑,又不是要将他们的嫡系分封过去。

    只是将不受宠的儿子什么的丢过去而已。

    当然,仅靠霓虹,这收买的资本还是不够的!

    “此外,还有身毒、西域!”刘彻对周亚夫道:“未来,中国抵定这些地方后,朕也会如宗周故事,封建宗室功臣于当地,甚至……”

    刘彻提高声调,充满诱、惑的说道:“若有功臣,功高,朕不吝以异姓而王!”

    西域跟印度还有中亚。

    这些地方,讲道理的话,其实,中国就算打下来了,也别想实施郡县制。

    且不说成本问题。

    单单是通讯问题,就能要了老命了。

    当地与长安,动辄相距几万里。

    长安的命令,在路上走个一年半载,也不是不可能。

    在没有无线电的现在,刘彻深深感觉,以中央的能力,是很难对这些地方实施有效管控的。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是退而求其次了。

    大封诸侯,甚至是异姓诸侯王,学习西周,广建列国。

    这样,这些地方,就有了真正的主事人。

    对当地的统治,也就能稳固下来。

    而不会如历史上的两汉、盛唐一般,当王朝衰败,这些距离过远的边疆,就只能放弃。

    当然,这样做的话,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

    那就是,应该如何保证,这些地方会中国化,而不是本地化?

    尤其是在印度!

    三哥的奇葩种姓制度,在一方面,使得他成为了地球上最好征服的地方。

    基本上,大凡曾经在蓝星牛逼过的民族,都去过三哥家里做主人,称王称霸。

    就连**的佛爷,也都去送过温暖,给三哥妇女开光。

    但是,三哥家的种姓制度,却具备了一种不亚于中国的同化能力。

    无论是雅利安人还是希腊人,塞人又或者佛爷。

    去了三哥家,当了主人,基本上就都被三哥同化了,成为了他们社会的一份子。

    毕竟,三哥的婆罗门跟刹帝利,那可是人上人,甚至人中神。

    刘彻也感觉,假如不先想个对策的话,做好预防措施,恐怕,未来派去当地的贵族,也很可能在几百年的时间里,被三哥同化。

    毕竟,换位思考的话,刘彻感觉,就是他,也很难拒绝,成为一个婆罗门,每天混吃等死,都能悠哉悠哉过上一辈子的幸福生活。

    更可怕的是,三哥的种姓制度是世袭的。

    婆罗门永远婆罗门。

    这对任何一个贵族,都是无法拒绝的诱惑!

    好在,刘彻还有一个参考对象可供参考——约翰牛。

    约翰牛是少有的在三哥家里称王称霸,而且,没有被三哥的种姓制度打包带走的殖民者。(未完待续。)

    ps:    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就这一更了,抱歉~~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