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七十三节 匈奴的试探(2)
    刘彻在甘泉宫的一个偏殿中,很没节草的枕着几本奏疏和报告,美滋滋的得意着。,

    “韦爵位果然没有说错,这世界,发财的最快途径,就是抄家!”

    仅仅是一个济南国的覆灭,刘彻就从济南王国的国库和王宫中,拿走了足足三四万金的黄金!

    其他各种金银器皿不计其数!

    而其他贪官污吏和豪强,也为刘彻贡献了差不多两万金的黄金。

    除此之外,整个济南国,超过七成的土地,因此成为了刘彻的私产。

    按照惯例,这些土地会成为官田。

    也就是说,刘彻成为了济南国最大的地主。

    而土地,素来是刘氏天子,收买民心的王牌!

    反正,慷他人之慨,这样的事情,向来是老刘家的拿手好戏。

    当年的济北王刘兴居、淮南厉王刘长还有后来的吴王刘濞,他们占据的土地,都基本上变成了官田,然后被刘氏天子租给那些无地农民耕种。

    假如说,刘氏天子在关中,依靠的是上林苑,来调节土地兼并带来的矛盾。

    那在关东地方,官田就是关中的上林苑。

    只是可惜,一直以来,刘氏在关东控制的官田数量有限,并不具备上林苑在关中这样的战略地位。

    而且,天高皇帝远,鬼知道下面的人,是不是将官田租给了自己的亲戚朋友?

    反正,刘彻在后世就知道,住廉租房的。都是开宝马和奔驰的‘贫困群众’。

    所以,济南的这些土地。刘彻并不打算按照惯例,让他们成为受地方控制的官田。

    而是打算让少府过去。开个分基地,派几个太监过去坐镇——反正,宦官什么的,就算贪污,也好处置,一个命令下去,他们贪污所得,其实就是给刘彻攒的小金库……

    另外宦官什么的,也不会有太多七大姑八大姨要照顾。

    一个济南国。已经是这样了!

    济北、淄川、胶西,这三个国土面积和经济情况,比济南还要不逊色的封国,又该能捞多少?

    “应该起码能捞到足够与匈奴打上一两年的军费了……”刘彻在心里盘算着。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在封建时代,对外作战,耗费就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刘彻去年让人做过实验,派了一支五千人的骑兵,沿着长城。从云中机动到右北平。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假如要维持这样一个骑兵集团在外线作战。

    最少需要两万人的民夫,负责后勤补给。

    另外。他们每在长城之外,逗留一个月,就需要五千万钱以上的费用!

    然后。无论是得胜还是战败。

    又需要一笔天文数字一样的开支。

    战败了,要抚恤阵亡士卒。安置伤残者。

    得胜,那就更加不得了了!

    除了依然要抚恤士卒。安置伤残外,还要额外赏赐有功将士——既然是得胜,那么就全部都有功,连负责后勤的民夫也是如此。

    得按照功劳大小,给与精神和物质以及爵位的三重奖励。

    反正,刘彻记得,历史上武帝,单单是给霍去病大军的单次赏赐,就高达十几万金!

    所以,在古代中国,对外作战,常常会有很多文官反对。

    不是因为这些文官就真的讨厌战争。

    而是因为,对外作战,尤其是对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开战,得不偿失。

    无论战胜战败,都是亏本买卖!

    文官们对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买卖,压根没有多少兴趣。

    对他们来说,与其耗费巨额军费,去跟蛮子夷狄较劲,还不如在家里种田。

    可惜,他们忘记了,假如王朝强盛时,不把草原扫平,到了王朝衰败时,草原上的蛮子夷狄,绝对很有兴趣来中国劫掠。

    对他们来说,抢南边,不管胜负,基本都有的赚!

    这就好比一个乞丐,冲进银行里。

    哪怕只是捡到一个硬币,都够他买个包子,垫垫肚子,倘若打劫成功,那就等于暴富了!

    现在,刘彻通过对济北、胶西和淄川、济南四国的抢劫,最少也能拿到二十万左右的黄金储备和价值相等的金银器和铜钱。

    这样,最起码,也应该能支撑最少两次大规模的出塞作战。

    甚至,应该足够支撑一支十万人的作战力量,在草原上行动一年!

    “希望到时候能抢到足够的牲畜!”刘彻在心里祈祷着。

    此时的匈奴帝国,跟后世那些穷的掉渣,一无所有的游牧民族,完全是两个种族。

    控制了西域,垄断了丝绸之路的匈奴人,相对于之后的鲜卑、乌恒、柔然、突厥,无疑是个狗大户。

    虽然不能跟中国比富,但也不算什么穷光蛋。

    最起码,匈奴帝国的部族,都有着大量的牲畜。

    霍去病和卫青刚出塞那几年,基本上每次回来,都能带回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头牲畜。

    可惜,武帝不懂利用或者说没有最大化的利用这些战利品。

    在刘彻看来,武帝,若是将这些战利品,当成赏赐,按照功劳和战功大小,赏赐给底下的士卒。

    保证汉军的作战意愿和主动能力,会越来越强。

    汉匈战争也不会拖延上百年了。

    “东胡王那边,最近怎么样了?”刘彻对王道问道。

    东胡王卢它之,在不久前,忽然传书给云中郡郡守魏尚,表达了想要内附的意思。

    魏尚不敢拖延,立刻上报给刘彻。

    刘彻于是让人去调查,经过调查后发现。原来,卢它之的日子。现在不好过了。

    匈奴人在龙城大会后,就对他非常怀疑。觉得他这个二五仔,太不像话了!

    不仅仅夺去了原先划归给他的几个牧场,甚至还勒令他每年加倍给付单于庭牲畜。

    卢它之是什么人?

    他们老卢家,可是在冒顿和刘邦时期,就已经是脚踏两条船了。

    面对匈奴人的猜忌和威胁,卢它之马上就祭出了老一套的招数——撒泼打滚,威胁回归汉朝。

    拿着这个当筹码,逼迫单于庭答应他们的条件。

    不答应的话,那韩颓当的例子。他也不是不能学。

    在搞明白这个问题后,刘彻就让云中郡郡守魏尚,陪着卢他之演了一会戏,拉出了要出塞接应卢它之的架势。

    单于庭果然上当,又将那些牧场还给了卢他之,还赏赐了十几个美人来安抚他。

    在这个事情里面,刘彻跟卢它之算是各取所需。

    卢它之可以继续脚踩两条船,两边买好,两边都要拉拢他。

    而刘彻则得以让卢它之继续呆在匈奴那边。

    且不管卢它之传递过来的消息究竟是真是假。

    这起码比对匈奴内部的情况一无所知要强的多!

    更可以借卢它之的渠道。跟匈奴内部的某些人物,眉来眼去。

    以前是尹稚邪,现在,则换成了另外几个姓挛鞮的家伙。

    不管这些人打的是什么主意。是试探还是怎么样。

    反正,能给匈奴人找麻烦,刘彻就乐意去做。

    “可惜。尹稚斜跟军臣,居然没有内讧……”刘彻也不得不有些跳脚。

    本来他瓜子板凳都准备好了。

    谁知道。这两个家伙居然握手言和了。

    这太不科学了!

    所以,刘彻派了几个探子通过卢它之的渠道。在匈奴人内部,撒播了尹稚斜在长安干过的那些事情的故事,在这个过程里,自然少不得添油加醋,进行艺术加工。

    这么做,无论有没有效果,至少,能让尹稚斜不痛快!

    若能传到军臣耳朵里,那就更妙了!

    所谓,只要锄头挥得勤,没有墙角挖不倒!

    当年萧何跟刘邦,何等关系,尚且要担心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那军臣跟尹稚斜,本来就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甚至充满了敌意。

    刘彻就不信,这两堂兄弟能一直合作下去?!

    “陛下……”

    “云中郡急报……”

    王道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有侍中急匆匆的跑来报告:“匈奴单于遣使扣关,请求入觐陛下!”

    刘彻立刻就站起身来,疑惑着:“匈奴人想干嘛?”

    “放他们入关吧……”刘彻挥挥手道,无论军臣在想打什么歪主意,刘彻也愿意陪他玩玩。

    现在距离预定的汉军出塞之期,只有两年了。

    巴巴罗萨之前,纳粹跟毛子,不也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战略欺骗这种事情,刘彻当然会做。

    没过多久,一个绣衣卫的官员,也来到刘彻面前,报告道:“陛下,东胡王急报!”

    刘彻接过那个被密封的报告,打开封泥,取出里面的布帛,看了看,然后就皱起了眉头。

    卢它之传来的消息很简短,只有一句话——单于欲以河套测陛下。

    好吧,其实卢它之不说,等那匈奴使者到了长安,刘彻也能猜出军臣的意思。

    河套?

    刘彻当然想要了!

    但,假如是匈奴人主动给的,刘彻绝对不会要!

    为什么?

    无论真假,这都是个涂了剧毒的诱饵!

    看看北宋跟金国做的交易,拿回来的那燕云十六州就知道。

    不是靠拳头,从敌人手里收回的国土,就必然不稳固。

    甚至,其后果可能比武力收复失败还要糟糕!

    况且,光给河套,没有阴山。

    这岂非是没有山海关的北京?

    历代以来,就没有那个王朝,能在没有阴山掩护的前提下,能在河套站稳脚跟的。

    而且,这军臣难道以为刘彻没读书吗?

    想当年,冒顿在位时,有句名言——什么都可以谈判,独独土地,不能谈判。

    “也罢!”刘彻在心里想了一会,然后笑着道:“就让朕,陪军臣演一出戏好了!”(未完待续。)

    ps:    有些头昏脑涨了!

    今天就这一更,我得调整一下~~~~

    明天12000吧~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