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七十二节 疯狂的学区宅
    长安,再次迎来一个经济繁荣的时期。

    尽管,这六月的气温,一路攀升至三四十度,中午以后,大街上连个人影都没有了。

    酷热的气温,也让城里的公卿列候勋贵,都跟着天子,一起躲到了甘泉山下的避暑山庄里消暑。

    但,这长安城里,却涌入了一批狗大户。

    来自关东地方的豪强地主和大商人的子弟们,带着海量的财富,来到这长安城里。

    他们挥金如土,完全就不把钱当钱看。

    以至于,他们在短短的时间中,就让长安百姓和勋贵,都不得不刮目相看。

    “听说了吗?”某个官署里,几个正在喝着小酒聊天的官吏,悄悄议论着:“茂陵邑的那个学区宅,又卖掉了一套甲宅,关东鲁地的邴氏,豪掷三千金购得!”

    “嘶……”许多人闻言,咬着舌头叹道:“真有钱啊!”

    如今天子以五铢钱取代旧钱。

    现下在民间,五铢钱跟黄金的比价,大抵约在一万钱兑一金左右。

    三千金,就是三千万钱!

    这鲁地的邴家,名不见经传,哪来这么多钱?

    这就让很多人面面相觑。

    前不久,临邛的两位国丈,程郑氏和卓氏,豪掷一千金,在茂陵首先购下两套位于武苑和太学之间的学区宅邸,很多人都觉得,这两位国丈,大抵是钱多了烧的慌。

    可惜,短短十几天很多人的脸,就被打的啪啪啪的,火辣辣的疼。

    程郑氏与卓氏后,最近在关中,一直在做着轨道马车运输买卖的师家。用一千五百万钱,在田氏嘴里,抢了另外一套学区甲宅。

    紧接着,南阳郡的狗大户孔家再次创造历史,用两千一百金,再次赢了田家。

    现在。又是邴氏,以三千金,刷新了记录。

    可怜的关中首富,称雄长安的豪强田氏,就这样被关东的狗大户轮流打脸。

    现在,大家也渐渐知道了,购买⊥⊥,那个学区宅的优惠政策了。

    一套甲宅,附带九个无条件推荐进入太学或者武苑深造的名额!

    仅仅是这一条,就足够地方上的豪强大贾。为此打破狗脑子了!

    尤其是在当今越发强势,越发的表露出想要加强中央集权,管控工商业的今天。

    用自己家产的几分之一甚至一半家产,给未来买个保险,并不是很亏!

    这至少比去年那个倒霉的任氏最好的下场要强!

    想当年,任氏何其风光?

    在宣曲县甚至是荥阳,都可以横着走。

    家里的土地,多达数千上万顷。地窖里堆满了铜钱和黄金。

    然而,一朝倒霉。所有的这一切,都成了天子的。

    土地,尽数被没收充公,成为少府衙门掌握的官田,然后被租给了当地的百姓。

    粮食,统统被运去荥阳。存入了敖仓。

    黄金、铜钱以及珠玉宝石,更是被全部拉到长安,成了少府的库存。

    至于任家数百口,或死或放。

    这个事情,吓坏了很多人。

    也让天下的商贾们开始正视一个事实——这个国家。到底谁说了算?

    破财消灾,花钱避祸,商人们在这种事情上面,从来都很大方。

    所以,那茂陵的学区宅邸,甲乙丙三级,最近都快卖疯了。

    许多商人都在私底下认为,这所谓的学区宅,大抵是类似保护费一类的支出。

    让他们交税,他们大抵会斤斤计较,甚至死活不交。

    但若是给皇帝进贡保护费,保全自己的身家性命。

    大家却是积极得很了。

    一百万,两百万,五百万,一千万!

    只要能买到自己的性命和财产安全,几乎没有人在乎!

    顶尖的商贾,更是一次次的刷新着,人们对他们财富的认知。

    少府衙门收钱收到手都疼了。

    除了甲宅的价值越炒越高外,其他的乙丙两级,也是价格不断翻新。

    现在,一套丙宅的价格已经被炒到了五百万,乙宅没有一千万,别想买到!

    原先,那些只是抱着拍天子马屁,捏着鼻子,买了一套乙宅或者丙宅的列候大臣,现在笑的脸都抽筋了。

    他们之前用一百万或者几百万买来的宅子,现在市值已经起码翻了三倍!

    什么事情都没做,只是躺在家里,这些人就赚了三倍的利润!

    以至于有人开始迷恋上这种躺着赚钱的感觉。

    某个天子的忠犬,据说,现在就开始在长安城里那个新开张的赛马场附近,大肆购买房屋和宅院。

    这些事情,身为官僚集团中的一员,在坐的众人,多多少少,都听到了风声。

    “这关东人,怎么这么有钱啊?”有人感叹着。

    “能不有钱吗?”有消息灵通的人神秘兮兮的说道:“诸位以为那邴氏是靠什么发家的?”

    “彼与齐鲁诸王,素来关系密切,甚至传说,这邴氏就是靠着济南、胶西和淄川的庇护,才能赚的今天的身家,如今树倒猢狲散!为了买命,区区三千金,不过是九牛一毛!”

    “哦……”大家纷纷心领神会的点点头。

    济南王刘辟光事发之后,廷尉、太常跟执金吾,这三巨头带队南下,清查齐鲁地区的诸王不法和官僚不作为之事。

    短短半个月,济南王刘辟光和其王后、太子,伏法自裁。

    国中数个豪强,被执金吾连根拔起。

    东平陵城(济南国都)的城头上,挂满了‘残害百姓之不法之徒’的头颅。

    汉家的苍鹰再次用无数贵族豪强的鲜血,证明了他的刚正不阿与执法严格。

    其后廷尉赵禹带队,辗转淄川、胶东、胶西、济北诸地,甚至就连谷城和曲阜,也进入了巡查范围。

    数十个在齐鲁地区深耕数十年的大家族灰飞烟灭。

    济北、淄川和胶西三王,全部上表。恭顺的向天子检讨自己的罪过,企图以此过关。

    但可惜,从邸报上的情况来看,这三位大王的处境很不妙。

    临江、长沙和常山三位今上的手足兄弟与燕王、代王,对这些叔叔穷追不舍。

    尤其是梁王,在济南伏法后。公开议论说:济北、淄川、胶西,旧与吴逆通,怀诈伪心。今又目无法度,暴其百姓,倍畔宗庙……春秋曰:臣无将,将而诛!今济北、淄川、胶西,罪重于将,谋反形已定,不法罪确凿。臣武所见廷尉、太常所奏之三王书节因图及他逆不法无道。事验明白,甚大逆无道。请诛济北、淄川、胶西,以谢天下。

    刘武的态度,在某些程度上,实际上就是东宫的意思。

    而东宫意思已定,除非天子要保这三王,不然,谁也救不了他们。

    在此背景之下。齐鲁的豪强大贾,纷纷北上长安。拿着无数的资金,求爷爷告奶奶的送人。

    只求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

    这些事情,基本上官场上的人,都看得明白。

    但,没有人敢接。

    谁都不敢在这个关口,去接那些必死之人的钱。

    免得烫了自己的手。

    如今。邴家果断豪掷三千金,买下一套学区宅。

    等于给其他豪强富商,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

    大家仿佛看到了,那些学区宅的价格,再次跳水的前景!

    …………………………

    “可惜啊……”大名鼎鼎的长安三宅之一的汁方候雍世臣挪动自己庞大的身子。擦了擦汗,叹道:“吾只买了三套丙宅……”

    “若能多买几套,此刻已然发达了……”

    早在济南王倒台之时,雍世臣就已经敏锐的发现了机会,果断出手,跟着两位国丈,以一千金,买下了一套甲宅,然后,又用了千金,买下了数套乙宅和丙宅。

    当时,雍世臣虽然已经猜到了,这些房子必然要涨价。

    那齐鲁的豪强和商贾们,为了活命,只能给天子上贡拍马。

    但天子的马屁,岂是那么好拍?

    就算富可敌国,坐拥数万金家产的超级富豪,等闲也休想见到天子。

    所以,买下这些学区宅,等级越高越好,就成了他们在天子面前刷脸的唯一途径。

    但,雍世臣,当时也不敢太肯定。

    所以,只动用了自己在长安的全部积蓄,而没有从封国调集资金。

    那成想,这学区宅的价格,涨的是如此之快!

    现在,除了甲宅外,其他宅子,都卖光了!

    甚至就是这学区宅附近的屋舍宅院的价格,也跟坐了火箭一样狂飙。

    一套标准的庭院,现在居然已经价值百万!

    就连那种随便搭起来的平民住的土砖屋,竟然也能卖到二三十万!

    这让雍世臣,真是后悔不已!

    但,仔细想想,当初,用了两千金来买宅子。

    如今,不光把那两千金全部赚回来了。

    现在,手里头还握有一套价值三千金的顶级学区宅和三套乙宅两套丙宅。

    总价值超过五千金!

    真真是一本万利!

    汁方候候国过去几十年的租税加起来,也不过是跟他这十几天的利润堪堪持平而已!

    “跟着当今,果然能有肉吃!”雍世臣不免得意的想着。

    然后,他就唤来了自己的儿子们。

    老雍家在刘氏天子的阴影下,战战兢兢的过了几十年。

    为了活命,雍世臣这些年胡吃海塞,将自己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但他不愿意自己的子孙也跟他这样一般,只能困居长安城墙之中,每日胡吃海塞,以浑身脂肪来满足汉家天子的喜好。

    “你们,都准备一下,去怀化吧……”雍世臣对着自己的几个儿子说道:“我已经给堂邑候打过招呼了!堂邑候答应为尔等在怀化安排一些职位,虽然都比较低,队率、司马而已,但为父希望你们能做出一番成绩!”

    哼哼哧哧的滚动一下胖乎乎的身子,雍世臣吃力的抬起眼帘,看着自己的这几个儿子,道:“某已经上书天子,某百岁之后,你们,谁的官职最高,谁就是世子!”

    “陛下已经同意了……”

    他的儿子们闻言,大吃一惊。

    天子居然会答应这样荒唐的请求?

    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要知道,老雍家,可从来都没在未央宫有什么关系。

    就算老雍家舔着脸去巴结未央宫和长乐宫的贵人,别人也绝对不会搭理的。

    没有人,也不会有人胆敢冒着得罪天家的风险,跟雍家距离过近!

    雍世臣看着自己的儿子们,缓缓的道:“这是为父用五千金,换来的天子诏命!”

    “雍家未来,是死是活,就看尔等的了……”雍世臣背过身子,道:“为父这一代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他这辈子,最大的任务,当然就是消弭刘氏皇族,对雍家的成见,给雍氏子孙博取一个光明的未来,而不是,只能世世代代,都吃成一个大胖子,以至于连走路都走不动。

    现在,这个任务,终于在他手里被完成了。

    这次购买学区宅,就是他的试探。

    若刘氏依然记恨他和他的家族,就必然不会出售给他。

    而,雍世臣记得清楚,当他的请求上报后,少府在迟疑了三天后给了答复,批准了他的购置请求。

    很显然,这三天时间里,少府去请示了天子,得到了天子的许可。

    然后,雍世臣又托关系,找到了堂邑候,请求给自己的儿子们在怀化安插一些官职。

    这次,堂邑候很快就给了同意的答复。

    虽然,雍世臣年轻的时候,确实在堂邑候陈午面前,有些薄面。

    但很显然,同样的道理。

    仅仅情份这个东西,是不足以让堂邑候冒着得罪天子的风险,答应他的请求。

    这必然同样是被默许的。

    再参考之前,天天在家里跳大神的中水候吕家,也敢走出家门,到长安城里兜风。

    雍世臣终于确认,当今这位,已经将包括他家在内的许多刘氏仇人的名字从那本黑名单移除。

    他的子孙后代,终于可以自由自在的呼吸新鲜空气,堂堂正正的外出做人。

    这无疑是个好事情。

    但雍世臣却在高兴之余,担心起了另外一个事情。

    他的儿子们,跟他不同。

    从小就是锦衣玉食,根本没有吃过苦,更因为长久以来被禁锢在这侯府之内,与他一般,都是宅男。

    所以,一旦他们真的走出去了。

    恐怕要被外面的风浪淹死。

    于是,雍世臣做出一个大胆的赌博决定。

    他将他现在手中持有的所有学区宅,全部贡献给了当今天子最宠爱的长公主宛邑,以此为代价,换来一个天子同意从他的子嗣里以未来官职最高,军功最多的儿子作为世子,来继承他的爵位。

    这样,雍家未来,才有希望。(未完待续。)

    ps:    今天还有2更~~~~~~~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