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六十八节 软弱的官僚(2)
    官僚贵族的软弱,在这一刻,尽显无疑!

    若是别的事情,倒是会有慷慨激昂的大夫勋臣,会拼了性命,也要说话,据理力争。↖↖,

    汉家大臣,要是自己占了道理。

    皇帝?

    wh怕wh啊!

    太宗跟先帝,也不是没有被人拿唾沫星子给洗过脸。

    当年的北平候张苍跟故安候申屠嘉,甚至能强行用丞相的权力,阻止天子的命令下达。

    然而,在这个事情,没有人能跟刘彻比谁的道德制高点更高!

    刘彻最近天天苦读《诗经》跟《书》。

    想拿三王故事来忽悠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再说了,即使能说服天子,又能有什么用?

    一旦这个事情传出去,传到天下人耳中。

    别人会怎么议论呢?

    现在可不是只有一家在掌握舆论话语权。

    儒家、法家、墨家、黄老派。

    没有人能堵得了天下悠悠众口,也不敢去堵。

    更重要的是,天子既然已经让尚书郎录诏了,难道还有人敢去抢了诏书,撕了不成?

    信不信,殿中的执勤武士,马上就能让人知道,什么叫做天子之制裁!

    尤其是那些士大夫文官们,在这个事情上面,哪怕心里再有不甘,也不敢说话。

    因为他们人微言轻,他们能站在这里,靠的也是名声。

    没有名声,就没有一切。

    名声臭了,天下人的议论声。马上就能让他和他的家族子侄,前途尽毁!

    更何况。士大夫文官,也不是铁板一块。

    虽然多数人的心里都不是很爽。但却也有不少人,对此欢呼雀跃。

    “陛下嘉大惠于天下,为万世立法,臣谨为天下贺……”这是最近刚刚出任大农令丞的商容。

    商容是今上潜邸之臣,又受命编辑《新农书》,屁股向来就是坐在百姓农民那边的,属于农家在朝堂上为数不多的代言人。

    对农家这个脱胎于墨家的学派来说,跟农民坐在一起说话,那是与生俱来的本能。

    “臣异。亦为天下士民贺!”新鲜出炉的内史丞颜异也马上跳出来猛拍马屁。

    对现在的儒家来说,别管什么办法,能讨天子的欢喜的就是好办法。

    在这个指导思想下,一群大儒是一手拿经典,一手拿刘彻即位以来的诏书和语录,穷尽心思的琢磨起了用儒家经典来给刘彻诏书注解的花招。

    这种事情,儒家素来就干的非常熟练!

    区别只在于,派系之间的反应快慢以及进度。

    所以,儒家的成功。从来非是侥幸或者运气那么简单。

    识时务为俊杰,就是他们的真实写照。

    既然是识时务的俊杰,那么跪舔刘彻,自然就毫无疑问了。

    倒是汲黯。稍微有些犹豫,落到了第三梯队。

    即使如此,汲黯也仅仅在纠结了片刻后。就卖了自己的师长亲友。

    这倒并非汲黯也堕落了。

    而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想要保住自己的地位。就必须时刻与天子步调一致。

    一个不能跟天子保持一致步调的尚书令,必然会很快被人取代。

    更何况。在这个问题上,汲黯本来就很同情和怜悯齐鲁之地的百姓,真心觉得他们吃了太多苦,受了太多罪。

    在这三人的带队下,刘彻的亲信心腹近臣们纷纷表态。

    到这个时候,群臣才赫然发现,在不知不觉之中,今上的潜邸大臣,现在已经如同春雨一般,侵染了三公九卿各个要害衙门的关键位置。

    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谚语,正变得越来越清晰可见。

    于是,无数摇摆不定的人,在见到这个情况后,纷纷马上丢掉纠结和犹豫,出列附和,坚决表明自己‘永远忠于圣天子’的坚定立场。

    免得,真到了换代的时候,自己被无情淘汰!

    对官僚来说,爹亲娘亲,也不如乌纱帽亲!

    而******的倒戈,马上就让其他顽固派,面临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他们已经成为了少数派……

    而少数派,在政坛上是很可怕的事情。

    哪怕是掌握了真理的少数派。

    因为,除非是马上就能兑现的真理,不然,纵容自己正确,也会被打倒。

    这样即使日后真理到来,也与他们无关了。

    反倒是其他人,到时候可以拿着真理说事!

    更何况,这些家伙心里发虚的很。

    于是,他们不得不跟着其他人一起出列,捏着鼻子,向刘彻表忠心。

    这样一来,剩下的,就都是些顽固不化,死硬到底的分子了。

    而这些人的数量有限。

    整个大殿的数百文臣里,也就那么两三个。

    刘彻斜着眼睛,看了看那两三个家伙,鼻孔微微哼了一声,轻声道:“看来,有人非朕之臣啊!”

    “想来,是因为朕德薄,不足以服其心的缘故吧……”

    这几个家伙马上就吓得浑身发抖,整个人都要打摆子。

    非朕之臣?

    这可是非常严苛而激烈的指责!

    不是天子之臣,那就必然是贼臣!

    而贼臣,人人得而诛之!

    可是,他们也明白,此刻再去跪舔,已经晚了,只能深深的低下头,趴在地上当鸵鸟,甚至有人已经决定辞官乞骸骨了——既然你老刘家牛逼,那哥不伺候你总行了吧?

    不得不说,他们确实有这样的自由与底气。

    所谓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隐。

    历代以来,文人士大夫都习惯了干的不爽就撂挑子。在以前,这甚至是他们的王牌。

    汉家天子也因此要在许多方面尊重和重视他们。

    只是考举盛行后。他们的这张牌,渐渐的失去了过去的威力。从王牌,慢慢退化成了老k,而且还在不断弱化。

    但在现在,这也无所谓了!

    既然得罪了天子,那就跑路回家吧!

    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几人,家族都是世代官宦或者勋贵之后,有人甚至还跟皇室有过密切的关系。

    而且,当官许多年,积蓄也有了不少。

    回家当个富家翁。也依旧潇洒快活!

    可惜,他们并不值得,在群臣中,御史大夫晁错,正狞笑看着他们。

    “我发现猎物了!”晁错在心里哈哈大笑。

    对一个御史大夫来说,最痛快的事情,莫过于给天子揪出几个不臣之罪官!

    尤其是在有了天子的保证后。

    这些猎物的官阶越高越好,地位越贵越妙!

    所谓杀人立威,以汝之头。正我威权!

    “要是袁盎还在就好了……”晁错不无寂寞的想道。

    以袁盎的脾气,他多半,会成为这些人中的一员,到时候自己就可以新账旧账一起算!

    可惜啊!

    他被外放去了江都!

    真是寂寞啊……

    晁错发现自己居然有些袁盎了。

    二三十年的老对头。冤家,一下子没了,晁错感觉。每天的生活都空虚了不少!

    ………………………………

    而在列侯贵族们看着士大夫文臣的雪崩,心里面。有着说不出来的苦。

    老实说,刘彻的这个诏命。对他们的危害更大。

    哪家列侯家里,不是年年要抽调百姓,给自己当免费劳动力?

    虽然祝阿候事件后,已经没有列侯敢擅自超过法律规定的界限,役使民夫百姓了。

    但打擦边球这种事情,却是人人都会干的。

    每年,很多列侯,都是在家里掐着指头,计算今年自己的的限额。

    一旦发现可能有剩余,马上就会想办法,起个工程或者名目来消耗掉剩余的限额。

    一点亏也不肯吃!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难免有些人会稍稍踩线、过线。

    但这个事情,只要上面不查,下面不申诉,自然是可以当做没有发生一样。

    但有了章丘先例后,列侯们都是在心里面打鼓的。

    很多人都在想:我是不是要吃点亏,以后少征点百姓了?

    毕竟,万一要是出个二愣子,学习章丘榜样,来个武力反抗,再把事情弄大。

    那自己的爵位和封国,岂非是要拜拜了?

    若仅仅是这样,列侯们倒也不是太担心。

    毕竟,很多列侯,都是财大气粗的主。

    家里面本身就养了许多奴仆家臣,如今又多了加恩封地的进项,在这个方面吃点亏,让点步也无所谓。

    尤其是封国在北方的将臣家族。

    他们很清楚,自己的基本牌和荣华富贵,要靠自己封国的百姓和家臣来维持。

    所以,他们对那些有能力给自己带兵打仗的猛士和勇士,都是非常优待的。

    谁家没有养个几十个彪悍的亲兵亲卫的?

    像平阳侯曹家,甚至就是奴产子,只要表现出军事潜能,马上就能获得‘解衣衣之,推食食之’的待遇。

    然而,列侯们也是自家事,自己清楚。

    他们有着庞大的亲族子侄。

    这些家伙的素质,只能说,有高有低。

    上限高的人,足以成为家族栋梁和未来希望。

    但下限低的那些家伙,其下限之低,也是让人瞠目结舌的!

    他们在民间,素来就是欺男霸女,横行霸道的存在。

    我爹是xx,就是他们的口头禅。

    一旦天子的诏命,传扬到天下,百姓们有了依凭,这些渣渣的霸道总裁生涯,恐怕就要遇到麻烦了。

    本来,这是没什么的。

    汉家的霸道总裁们,在民间欺男霸女的时候,也不是没有碰到过硬钉子。

    列侯子侄甚至世子,被人杀死的例子,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家伙今后继续欺男霸女的时候,万一遇上一个既有名望又有号召力的人。

    这个人,直接把那个渣渣绑起来,送到官府,历数他的罪名。

    而,有了章丘先例后,地方官肯定不敢再跟过去那样包庇,免得惹出像章丘这样的祸事。

    这样,事情就麻烦了。

    一旦地方官上报,事奏廷尉,廷尉再奏天子。

    大家岂非就要****了?

    极有可能在未来会出现,因为一个子侄的缘故,而让一个传续数代的列侯家族,轰然倒塌,土崩瓦解。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过去,所有被地方官上奏廷尉的列侯子侄祸乱地方,横行不法的案子,最终都会将列侯家主一起拖到地狱。

    道理很朴素的。

    没有你撑腰,他敢那样吗?

    廷尉跟朝堂上的大臣,可不会管你到底有没有管教他。

    大家的想法都很朴素——既然他是打着你的名号在做事,无论如何,你也是逃不开干系的!

    同样的道理,一个列侯犯罪,全家也俱都要一起连坐,谁都跑不了!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此刻,列侯们看着这一切,许多人想着自己那群不成器的儿子跟侄子亲族。

    纷纷咬了咬牙齿。

    没有办法了!

    为了家族和子孙后代计。

    只能把他们全部送去怀化!

    这样,哪怕他们在怀化搞的天翻地覆,那也跟自己无关了。

    天子总不能因为,几个在几千里外欺男霸女的渣渣来追究自己的责任了吧?

    更重要的是——大家似乎还能名正言顺的摆脱一些负担!

    想想看啊,某些家伙,以前死乞白赖的赖在自己家,蹭吃蹭喝,赶都赶不走。

    现在,大家就可以用着家族生死存亡和宗庙祖宗的大义名分去压他们。

    要嘛,逐出门墙,不许再用某某候的名义招摇过市。

    要嘛,去怀化,给劳资建功立业!

    “这似乎也不错……”有些乐观的列侯在心里琢磨着。

    这些人,都是有进取心,而且,不甘于现状的人。

    家族繁衍至今,已经很庞大了。

    有些列侯世家,甚至子孙亲族,已经是多达数百。

    这么多人在自己家蹭吃蹭喝,总不是个事!

    借着这个机会,清理一批米虫跟混吃等死的纨绔,倒也不错!

    而且,他们去了怀化,万一出息了呢?

    这家族自然也会受益!

    当然,也有些人比较悲观。

    他们觉得,老刘家这是要卸磨杀驴。

    明明高帝和太宗都说了‘使河如带,泰山若厉,国以永宁!’现在,六十年都没有,老刘家就要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玩这种阴招来对付大家,真是不要脸!没良心!

    但仔细想想,老刘家什么时候要过脸?有过良心?

    能让大家逍遥至今,已经很给力了!

    如今,当今天子的胳膊比大腿还粗。

    哪怕是再不乐意的列侯贵族,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跟着丞相周亚夫一起出列拜道:“臣等谨奉诏!”

    没办法啊!

    今上这个主,即位不过四年,就弄掉了最少十个列侯家族。

    不会有人想成为第十一个!(未完待续。)

    ps:    12500+更新完毕,请给与月票鼓励!!!!

    现在是375票!

    明天早上起来,若是能到500票~必然继续12000+

    请大家务必将务必给俺,俺一定会努力更新来报答大家!

    请各位读者老爷作证:本月,作者君将向月更30w发起冲击!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