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六十七节 软弱的官僚(1)
    刘彻却是再向前一步,开口道:“朕闻之,昔者,尧舜放逐骨肉,周公诛管蔡,天下称圣!何者?不以私害公也!”

    殿中的尚书郎,飞快的运笔记录。

    这一段话,也是正确的不能再正确了!

    自古以来,要诛杀或者惩戒宗室诸侯王,诏命开头,就必然要提及尧舜流放自己的子嗣骨肉这个事情。

    至于周公诛管蔡,则更是被纪录在史书之上,被人传颂千古的佳话。

    “济南王臣辟光,无道,凌其百姓,暴其士绅,群臣皆曰:济南王臣辟光,昏庸无道,宜当致之以法!梁王与诸宗室诸侯亦曰:济南昏聩,不可奉宗庙!”

    “诗云: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夙夜匪解,以事一人。”

    “今济南王臣辟光,既不明于诗书,更不明于人臣之道!”

    “以其暴虐,残朕子民!”

    说到这里,刘彻稍作停顿,然后提高了声调,道:“其罪,罄南山之竹,不足书;倒东海之水,恶难洗!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其令廷尉,严查之,有罪奏之,有恶查之,有冤洗之,有难平之,有苦诉之!”

    这段话一出,群臣都是大惊失色。

    当年,诸侯功臣灭了诸吕,也没这么骂过诸吕。

    舆论界,再怎么唾弃秦朝,也没有将秦贬低到这个地步!

    罄南山之竹,倒东海之水……

    许多人愕然发现,自己的天子。原来是一个隐藏着的大喷子。

    这喷人功力,诸子百家的巨头都觉得。自己在天子面前,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啊!

    但。更多的人的内心,却是敲了鼓。

    既然刘辟光已经被天子认定为这个世界上最坏的坏蛋。

    诸吕、暴秦,拍马也不及刘辟光的混账。

    那么,刘辟光固然要‘死有余辜’,章丘百姓起来反抗刘辟光,自然也可能要被洗白!

    要知道,刘家是靠什么起家的?

    答案是农民起义。

    高帝刘邦迁都关中后,第一件事情,是起兵主蚩尤祀。第二件事情,是命令萧何营造未央、长乐两宫,第三件事情,则是下诏为陈胜在砀起陵,置三十户守陵百姓,其墓号为:陈隐王之陵。

    这,就能从某个程度说明,刘氏对农民起义的看法。

    更麻烦的是,陈胜之墓。虽历数十年风雨,至今,汉家天子依然岁岁遣使,前去查看。祭祀,供奉血食。

    每岁冬十二月,陈胜忌日。更会遣派太常官员,前往陈胜当年战死之地城父县。为其举行祭祀仪式。(注1)

    这个事情,虽然办的很低调。但是,朝中,但凡有所注意的人,基本都知道。

    汉家也从来不忌讳讨论和分析,陈胜吴广起义的成功、失败的原因。

    甚至,朝中许多大臣,是靠着给皇帝分析陈胜吴广起义的前因后果,而得以为官出仕。

    几十年下来,刘氏天子,对于陈胜吴广和前朝的治乱得失,已经分析的非常彻底了。

    所以,很多人都担心,天子,要洗白章丘的百姓,尤其是首倡者。

    大家虽然都知道,这样子做的话,老刘家就又能收买一波民心了。

    反正,老刘家从来臭不要脸!

    当年太宗皇帝,为了刷声望,不知道跟张释之,唱了多少出双簧戏。

    这些事情,旁人不明白,一直在旁边旁观的贵族勋臣,还能不知道?

    想想看,太宗为了收买民心,堂堂天子的架子和脸面都可以不要。

    今天,当今这位号称‘太宗指定隔代储君’,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天子,难保不会学习太宗故技!

    更可怕的是——当今这位确实有这么干的资本!

    他是三王之后,唯一一个自证了受命于天的天子。

    天下百姓,勋贵,诸侯王,全部都只能选择在他的面前,五体投地,用最恭谨的态度和最卑微的礼仪,诚惶诚恐的献上自己的忠诚、青春、才干甚至生命!

    难道,还有人有胆子敢于对这位天子说不?

    那岂非是获罪于天,无可祷也!

    自杀都要比这个来的更好!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今,自然是高枕无忧。

    也不需要担心会有百姓会反对他,甚至武力反抗他的统治。

    三年以来,天子诏命所到,县乡亭里,无不是焚香祷告,然后欢天喜地的跪迎天命!

    但……

    “陛下您可不能这样啊!”无数人在心里狂喊。

    错非现在这里是庄严神圣的宣室殿,甚至可能会有人扑上去,要抱住刘彻大腿,苦苦哀求了。

    为什么?

    因为,太宗朝的教训告诉大家一个真理:当皇帝装逼时,皇帝固然可以疯狂刷声望,爽的不要不要。

    但臣子们就要受罪了!

    所谓皇帝动动嘴,臣子跑断腿!

    若是其他事情,大家还能捏着鼻子忍下来。

    但这个事情,却是绝对不行的!

    章丘百姓,赦免可以!

    但首乱者必须死!

    用他们的死,来警示天下:刁民们,别嚣张,谁带头反抗老爷我,谁就要死!

    然而,刘彻却无视了这些大臣贵族脸上的神色和纠结的表情。

    他自顾自的向前一步。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刘彻看着这些人,这些在昨天,他还顾忌,还担忧,还在想着要尽量用委婉的手段来拉拢的家伙。

    这不能怪刘彻朝令夕改!

    实在是这些家伙的表现,让刘彻发现了。

    他们,甚至不如一只纸老虎!

    纸老虎。你远远的看着,还是能威慑人的。

    但。这些家伙,即使刘彻远远的看着。也能闻到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腐朽臭味和软弱无能的骨头!

    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别人都给你跪下来了,你还需要考虑怎么说服他吗?

    已经不需要了!

    历代以来,皇权与臣权,也都会经历类似这样的情况。

    当皇帝发现自己的大臣们和贵族们,原来不过如此,只是一些吓人的纸老虎的时候,皇权就会得寸进尺,疯狂膨胀。以一人吊打全天下的官僚和勋贵,这样的传奇故事,在中国,不止上演了一两次。

    最典型的,譬如秦始皇,汉高汉武,还有朱八八。

    这些雄主中的佼佼者,甚至半只手都不用伸,就已经将天下官僚贵族勋臣变成了狗。

    而同样的道理。假若皇帝被大臣和贵族发现了这是个软蛋,稍微一吓就缩卵的渣渣,那大家也不会客气。

    将皇帝玩弄于鼓掌之间,甚至当成笑话、傀儡。随意废立,这样的故事,也从来不绝于耳。

    至于所谓的官僚拉后腿。捣乱。

    以前刘彻确实很担心。

    毕竟,杨广、王莽的例子就摆在那里。

    官僚们诚心要把天下搞灭。有的是办法。

    但是,在今天。刘彻已经不担心了。

    因为,刘彻发现了一个很神奇的事情。

    没有错。

    杨广,王莽,确实是死在官僚的捣乱和拉后腿,阳奉阴违上面。

    但是……

    假若你仔细看史书,在杨广三征高句丽之前,在王莽搞得天下民生凋敝以前。

    这两位,是个什么样的地位?

    假若刘彻没记错的话,那么,第一个被人尊为‘天可汗’的人应该是杨广?

    至于王莽?

    周公在世的圣人啊!

    地主文人官僚们一致吹捧,认为他真真是天下救星,百姓的救世主,天命所归的王者!

    连刘氏的宗室成员,都认命了。

    显而易见,倘若王莽改革成功了,如商鞅变法一样,取得了奇效。

    那么,王莽还会被人骂上一万年吗?

    同样的道理,倘若杨广远征高句丽,根本没有打三次,他没有脑残的越俎代庖,去胡乱指挥。

    隋朝大军,直入朝鲜,灭亡高句丽。

    那杨广会是哪个殇帝吗?

    恐怕,他依然是那个天下明主,被全世界所尊崇和跪舔的天可汗爸爸。

    具体的例子,可以参阅武则天。

    武则天把山东士族门阀们何止是吊起来打啊?

    简直就是一会让他们摆个s型,一会让他们摆个型。

    这些没节操的家伙,却只能趴在这位天后、圣后、则天大圣皇帝的凤足之下,高呼: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两个故事,充分的让刘彻明白了。

    官僚集团和勋贵阶级,就是一群欺软怕硬的渣渣。

    他们永远不敢在王朝鼎盛和君权强盛之时,跳出来捣乱。

    他们有且只有敢在看出了天下问题,王朝衰败趋势之时,才会跳出来,跟你为难。

    换句话说,只要刘彻能保证自己从一个胜利,走向另外一个胜利。

    那么,一切的不满,所有的不服,他们全部都得乖乖的憋在心里面,连私底下吐槽都不敢!

    甚至,他们还得勤勤恳恳的给刘彻做事,跪舔,拍马。

    当然他们也可以选择学习王陵和周昌,回家闭门读书,不问世事。

    但,王陵周昌不愿意给吕后效命,周勃陈平,樊哙灌婴,却是特别有兴趣的!

    这个世界上,三条腿的蛤蟆,或许不好抓,两条腿的当官的,还不好找吗?

    有的是人愿意取代那些渣渣的地位。

    而与之相反的是,皇帝即使事事都顺着官僚勋贵们的意思,方方面面都照顾他们的权益。

    他们难道就会真的给皇帝用心做事,当个忠臣?

    呵呵!

    翻开史书,崇祯这个特写的悲剧,就马上能让人明白。这是在做梦!

    既然官僚权贵们,无论皇帝对他们怎么样。只要皇帝能保证自己一直走在胜利的道路上,他们都只能跪舔。

    那么。为什么要在乎他们呢?

    况且,正如刘彻所说。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现在,在这个朝堂上的旧官僚和旧贵族,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中的那些跟不上时代发展和形势变化的人,都将被淘汰出局。

    新兴的考举士子与新兴的军功贵族,势必将取代他们。

    他们会跟宗周的国人,卿大夫以及那些曾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贵族官僚们一样。在历史的浪潮里,被拍成粉碎,卷入泥浆之中。

    既然如此,又何必跟这些迟早要过气的渣渣们客气?

    刘彻沉吟片刻,接着说道:“章丘士民,因于义愤,或因于济南盘剥过甚,走投无路,于是揭竿而起。朕甚闵之!其赦章丘百姓从义者!自诏赦到日,章丘士民,宜当奉朕诏命,解甲归家。各安职守,不奉诏者,皆视为盗匪乱民。天下人人可得而诛之!”

    赦免百姓,这也是必然!

    当年。鲁地的儒生,还喊着要给项羽披麻戴孝。拒不服从汉家天子的统治呢!

    结果,最终,刘邦不也在儒生跪了以后,就鸣金收兵,一个人也没杀吗?

    还有济北王叛乱,太宗皇帝不也赦免了所有谋逆者,只杀了刘兴居全家吗?

    这种怀柔手段,素来是刘氏的拿手好戏。

    当然,皇帝命令已下,还霸占县城,抗拒统治,那就是赤果果的对抗刘彻了。

    这样的人,当然只能是‘死有余辜’。

    “至于首倡之人,如王安达等……”刘彻停顿了一下,对负责录诏的尚书郎道:“朕闻,乡中长者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诚哉斯言!济南无道,暴朕子民,章丘王安达等,心怀正义,胸藏社稷,不以一己之私,而以公义之心,毅然起义师而反之。

    诗不云乎:恺悌君子,民之父母。

    王安达等公义之子,朕甚嘉之!

    其以王安达为章丘县县尉,诏到之日起,即来长安,入读甘棠,朕当亲临而嘉尔之公义也!”

    这话刚一落地,群臣几乎都是有些措手不及。

    甚至有人当场就昏厥了过去。

    天子非但不惩罚这些首乱者,反而嘉奖?

    这是什么节奏?

    无数人立刻就想起了,当年,太宗与张释之,唱了第一个双簧后的结果:当时,马上就有无数人纷纷跑去廷尉伸冤,然后,包括河阳侯在内的六个列侯勋臣官宦世家,轰然倒塌。

    在中国,老百姓既淳朴,又狡诈。

    说他们淳朴,是因为他们老实好欺负,说他们狡诈,是因为,但凡让他们看到了有那么一点点希望,他们就会锲而不舍的穷尽一生,去寻找那个希望。

    过去,官僚贵族们,或多或少的,都曾经欺压过百姓。

    反正,这种事情,大家都在干。

    也没有任何代价!

    但,天子这个诏书,下达后,局面,就将完全改变了。

    很多人都清楚,从此以后,自己再想跟过去一样,作威作福,就要悠着点了。

    这道诏书,虽然不能改变百姓和农民,依旧为他们所奴役和剥削的命运。

    但至少,百姓们有了一个凭依,而贵族官僚,则多了一个忌讳。

    以后,不会再有什么混蛋敢明目张胆的做出欺压和刁难、剥削百姓的事情了。

    即使有,他们也会注意许多。

    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跟济南王刘辟光一样,被一堆泥腿子给拉下台来,然后被天子说成是‘罄南山之竹,其罪难书;倒东海之水,其恶难洗’的坏蛋。

    无数的人,都很想抗议,很想争辩,很想站起来大喝一声:陛下,臣以为不妥!

    但是,该怎么抗议,怎么争辩呢?

    若不能讲出道理,那么,自己又会变成一个什么人呢?

    不久前,像条死狗一样被拖出去的那个礼官大夫,可是让人看了心惊肉跳啊!

    而从前那些跟天子作对的家伙的下场,更是惨不忍睹,让人看了心惊肉跳。

    今上即位后,可是先发明了‘他们之所以爱夷狄,只是为了免得去爱自己的父老乡邻’让无数圣母和小清新瞬间臭大街,以至于今天,朝堂上甚至已经没有了任何呼吁对四夷让步的声音。

    大家都在比赛着,谁比谁更愤青。

    其后,又发明了‘被精神病’这个神奇的疾病。

    阳信候刘中意至今依然在太医署接受‘治疗’。

    可没有人愿意跟刘中意一样,被强迫去太医署‘接受治疗’。(未完待续。)

    ps:    等下还有!

    注:根据史记陈涉世家记载,陈胜被杀后,葬在砀山,谥为隐王。

    刘邦建立汉朝后,下诏给陈涉安排三十户守陵百姓,尤其是司马迁在这其中提了一句‘至今血食,祭祀不绝’这说明,罪起码在司马迁写史记的时候,汉朝官方依然在维护和管理陈涉陵墓,并且岁岁给与祭祀。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