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六十五节 诸王围攻
    看着那个叫张康的太常官员,跟个死猪般被拖出去。

    刘彻这才回头对窦彭祖道:“太常虽然失职,督导下属不严,但还不至于如此……”

    “罚俸半年,以儆效尤吧!”刘彻淡淡的说道。

    “陛下隆恩,臣谨谢之……”窦彭祖连忙笑着道。

    罚俸半年?

    他本来就不靠所谓的俸禄过日子。

    讲老实话的话,他的俸禄与津贴、补助,加起来,一年也不到五十万钱。

    还比不上他封国现在一个月的产出。

    尤其是新的加恩封地,仅仅在过去的五月,就给他贡献了价值数十万的木材与兽皮。

    更别说,外戚罚俸?

    这肯定是搞笑!

    窦彭祖甚至希望天子多罚自己几年俸禄。

    因为,天子罚多少,东宫就会借着各种名头,加倍的赏赐回来。

    这也是汉室长久以来的潜规则了。

    皇帝当白脸,东宫唱红脸。

    不单单是一个外戚如此,一般的功臣贵族,也都有这样的待遇——只要皇帝还想用他。

    只是外戚的补偿会多一些。

    靠着这样恩威并济的手段,刘氏牢牢的抓住了权柄。

    “济南无道,役使国人过律,横征暴敛,致使百姓忍无可忍,廷尉……”刘彻问道:“依律当何如?”

    “按律,王当弃市,诸子皆废为鬼薪城旦!”早已经知道刘彻态度的廷尉赵禹杀气腾腾的出列道。

    刘辟光的罪行,在理论上说,依法办事的话,确实应该如此!

    但是……

    他姓刘……

    想当年,刘濞的老爹,刘仲被刘邦封为代王,坐镇长城脚下,与匈奴直接接壤。

    刘邦的本意是锻炼锻炼自己的这个哥哥。

    结果,刘邦万万没有想到。老刘家居然出了这么个怂货。

    当匈奴大兵压境时,刘仲根本管都没管自己的封国、百姓和军队,直接丢下自己的国家人民与财富,一溜烟就跑去了雒阳。

    其跑路速度,别说汉室了,就是匈奴人也只能感慨:追之不及啊!

    换了其他任何一个人,临阵脱逃。就这一条,哪怕是个卒子。也要以军法行事,立刻斩首示众。

    但刘仲屁事没有。

    仅仅只是废为合阳候而已。

    他的儿子刘濞,后来更因有军功的原因,而被立为吴王。

    所以,刘辟光别说是腰斩了。

    就是砍头,都不行!

    更何况,刘氏还有将相不辱的潜规则。

    只要不是谋反,大逆不道或者乱X等十恶不赦的大罪。

    两千石以上,就已经等于有张免死金牌了。

    虽然这个免死金牌。很多时候会失效。

    但在老刘家内部,其信誉却是刚刚的。

    汉室鼎立至今,从未有任何一个姓刘的宗室,被送上断头台。

    哪怕是吴王刘濞,谋反失败后,也是被东瓯人所杀。

    曾经的历史上,刘濞之外的其他作乱六王。也都得到了准许服毒自杀的优待。

    讲道理的话,刘彻若以现在的所谓‘役使国人过律’‘横征暴敛’这两个罪名来处置刘辟光。

    那么,最后,最多也就是个废为列侯,依旧能让他过上不错的生活。

    但,刘彻怎么能让刘辟光这样轻松就过关?

    刘彻叹了口气。道:“济南,朕之宗叔,朕不忍致法于王,廷尉再议之!”

    这是必然要做的样子。

    不管从传统还是礼法纲常来讲,都要如此。

    侄子怎么可以随便定叔叔的罪呢?

    皇帝岂能不顾同族之情,处置自己的亲戚呢?

    就算要处置,也必须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再不处理他,这天下就要灭亡,天地就要崩裂,上帝就要发怒。

    然后,皇帝才能在这样严重的后果面前,忍痛处罚。

    “陛下!”这个时候,早已经跟刘彻谈妥了交易的梁王刘武,忽然站起身来,拜道:“臣以为,济南王辟光,身为济南之主,受陛下、先帝隆恩,不思上报君父,下安黎庶,反而横征暴敛,目无王法,羞高帝之灵,惭齐悼惠王之德,上有负祖宗宗庙之托,下,获罪于济南士民,使民怨沸腾,四海不安!”

    “臣受先帝之托,先帝许臣为天下诸侯王宗室之宗伯,臣不敢不奉先帝之命,斗胆上书陛下:济南王臣辟光,实无人臣之像,不能奉宗庙社稷,宜当除其封国,去其王号,命其告罪于高庙!”

    满殿大臣,顿时都是一副瞎了我的24K氪金狗眼的模样!

    梁王什么时候跟济南有深仇大恨了?

    看梁王这样子,大抵是不弄死济南不罢休了吧?

    尤其是那一句告罪于高庙……

    简直就是要将刘辟光丢到大鼎里给烹了!

    甚至,比这个还要惨!

    什么样的情况下,一个诸侯王才需要去高庙告罪?

    必然是他获罪于天的时候。

    都获罪于天了,祷告也没有用了。

    就算不被自杀,也会被暴毙!

    然而,大家的想法,显然有些没有跟上节奏。

    刘武之后,刘彻的兄弟们,也纷纷出列,拜道:“陛下,臣等皆附议,臣等皆以为,济南王辟光,委实不能再奉宗庙,请陛下施之以雷霆!”

    “淮南、江都、常山、临江、长沙……”

    有人看着这些先帝诸子,一个个大义凛然的坚决要求惩罚济南王。

    好像不惩罚济南,他们就要被祖宗晚上找上门唠叨一样!

    但,这依然只是一个开始。

    “陛下……”殿外,一个宦官的声音传来:“代王与燕王、城阳王,在殿外求见!”

    代王刘登,燕王刘定国还有城阳王刘喜,都是来长安为薄太后贺寿的诸侯王。

    “宣!”刘彻嘴角露出一丝不为人所察觉的笑容。

    “臣代王登……”

    “臣燕王定国……”

    “臣城阳王喜……”

    三位宗室诸侯王,走入殿中,叩首而拜。

    这三人,在平时,也就是个猫猫狗狗一样的存在。

    但现在。他们的出生和身份,决定了,他们的话,将举足轻重。

    因为,代王是太宗孝文皇帝的孙子,燕王是高帝的堂曾孙,而城阳王。则是齐悼惠王的孙子。

    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意见。大抵也能代表其他诸侯王的意见。

    “臣登闻说,济南目无王法,横征暴敛,役使国人过律等诸罪行……”刘登说道:“臣虽为济南之后辈,亦为其厚颜无耻,深恶痛觉,羞与此辈为伍,其陛下,速加大亟。代天刑罚!”

    刘登这话,到是不让人意外。

    这刘登跟他老爹刘参,虽然一直以来默默无闻。

    但他跟他的父亲,代孝王刘参一样,都是个天下公认的好国王。

    素来,对其百姓,轻徭薄赋。代国年年都能剩下两千多的徭役名额。

    这对一个每年起码能合法的抽调至少四千民夫的大国,确实是很难想象的一个事情。

    所以,刘参被谥为‘孝’

    孝者,慈惠爱亲也。

    这是一个极为难得的美谥。

    至于刘登,后来被谥为‘共’。

    汉代谥法共恭互通。

    这也是个美谥。

    而汉代很少看到连续两代诸侯王都是美谥的。

    至今仅有楚元王父子摘得这个大奖。

    燕王刘定国也叩首拜道:“臣定国,亦然。祖宗建功立业,并不容易,高帝躬行神武,太宗嘉天下之惠,先帝用文行德,方有今日,请陛下为宗庙社稷计。为天下除此昏王!”

    好嘛……

    刘泽的后代,再次开始卖起了刘肥的子孙,而且这次卖的更加飞起。

    上次,只是说什么人家外戚太坏,所以他也是个坏蛋!

    现在直接就把矛头指向了刘辟光本人!

    不过,这似乎也挺正常。

    刘泽的子孙后代,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给刘肥的后代添堵。

    能看到对方过的不舒服,就是刘泽一系诸侯王的最大快乐了!

    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城阳王刘喜的身上。

    刘喜的老爹,是刘章。

    就是哪个在史记里的朱虚侯。

    这可是个了不得的宗室英杰。

    连吕后当面,都敢杀人,都敢讽刺,还能全身而退。

    当年,刘章一句‘深耕禾既种,立苗欲疏;非其种者,锄而去之。’呛得吕后说不出话来。

    这句话,传出去后,也成为了刘氏的死忠和诸侯王们团结的口号。

    并最终促成了诸侯功臣大联盟,趁着吕后驾崩的空窗期,发动政变,血洗了诸吕和他们的党羽。

    但比较有趣的是,刘喜是刘章与吕禄女儿所出。

    换句话说,刘喜是当世最后一个可能跟诸吕有血缘关系的诸侯王。

    而在现在,刘喜的另一个身份,则更加引入注目。

    因为,从血缘关系上来说,他是济南王刘辟光的亲侄子。

    虽然,城阳这一系诸侯王,早就跟齐鲁划清了界限。

    当年,刘章在世时,甚至亲自领兵,参与了平定自己亲弟弟刘兴居叛乱的军事行动。

    从那个时候起,城阳王一系,就是刘彻这一系皇室的死忠。

    不然,当年,淮南厉王饿死后,太宗也不会迁刘喜镇于淮南——当时的淮南,可不是现在的淮南,那是一个数郡的大国!

    其疆域包括了现在的衡山、庐江和淮南的全部地盘。

    但再怎么死忠,也得给自己的叔叔留点面子,留条生路吧?

    很多人都在心里揣测着。

    但可惜,刘喜根本没有如这些所愿。

    对刘喜来说,他很清楚,自己和自己的子孙后代的富贵,要依靠谁。

    长安天子要是不宠他和他的子孙,他这个流着诸吕血液的国王和他的子孙们,马上就要被人群起而功之。

    在汉室,有两个事情,是人人都会做,而且做的很出色的。

    第一个事情就是骂秦无道。

    第二个事情就是唾弃诸吕。

    “臣亦附议!”刘喜深深一拜,然后说道:“且,以臣所知,济南非仅如此……”

    “臣在城阳,曾有吴逆使者过境,使者尝与臣言:济南、胶东、胶西、济北、淄川及齐,皆以从吴逆之倡,欲起兵,使者威迫臣说:大王若不从吴王之倡,他日大兵压境,大王宗庙社稷,必不能保!”

    “然臣深受太宗、先帝之恩,不敢或忘,安肯行此背主叛上至行,于是,臣喝令左右,斩吴逆使者之头,以献先帝,并详奏其所言之事,献于先帝!”

    “陛下可调阅先帝起居录及批阅奏疏,当可知臣所言,无有半句虚言!”

    “先帝以大德,赦济南谋逆大罪,其仁德不可谓不深!而彼辈居然不思悔改,反而越发猖狂,臣以为,陛下不可再放纵……臣喜,昧死以奏!”

    刘喜这番话一出口,顿时,整个宣室殿都安静了下来。

    无数人只感觉自己的背脊都有些发凉。

    吴楚作乱的时候,全天下都知道,吴楚拉拢了那些诸侯王。

    除了已经坐实了谋反罪名的吴王、淮南王和赵王外。

    齐鲁槐泗诸王,也都在预备反贼名单里。

    但他们终究不是没反叛吗?

    先帝也没追究。

    刘彻即位后,也当做没有这个事情。

    大家也都在心里面以为,这个事情已经是过去式了。

    但,现在,城阳王刘喜,却果断捅破这层窗户纸。

    这意味着什么?

    但凡稍微有点政治敏感的人都清楚。

    “秋后算账!”无数人相对而看。

    假如是真的,那么,问题就不仅仅只是一个济南王药丸。

    而是齐鲁六王。

    齐王刘将闾,淄川王刘贤,胶东王刘雄渠,胶西王刘卬,济北王刘志,济南王刘辟光。

    这六个齐悼惠王的子孙,一个也别想跑!

    许多人在心里面想想,也马上明白了,为何梁王和先帝诸子,会跳的这么欢了。

    齐鲁这六个齐悼惠王的子孙封国,一旦废除。

    那么,临江、长沙、常山,这些在穷乡僻壤里吃糠咽菜的难兄难弟,就能搬到经济繁荣,土地肥沃,交通发达的齐鲁去称孤道寡了。

    就是江都、淮南,也能从这个事情上面捞好处。

    另外,先帝两个至今没有封王的子嗣,也能从这个变局里获益。

    一下子多了六个空缺封国可以挑。

    相信两位废妃,也会用尽所有可以用的办法参与其中了。

    “难怪我听说,废太妃,今日一早就去了东宫永寿殿,甘愿去给薄太后请安了……”有消息灵通的人在心里想着一些反常的事情:“其他先帝太妃,也都去给太皇太后请安……我原以为是怎么了呢!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于是,无数人立刻就决定,在这个事情上管好自己的嘴巴。

    绝对不乱说!

    道理很简单,先帝诸妃,可是一个省油的灯也没有。

    她们联合起来的力量,哪怕是天子,也要退让一二,得罪了他们,自己跟自己的子孙,就要永无宁日!(未完待续。)

    PS:    嗯,今天保底完成,求月初月票鼓励!

    现在是140+票,明天早上起来,只要到200,明天就必然12000!

    不过50票而已,不难吧!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