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六十三节 打击一小撮(2)
    群臣听着刘彻的话,纷纷都匍匐在地,诚惶诚恐的道:“陛下,此皆臣等之过,与陛下无关!”

    丞相周亚夫更脱帽谢罪,拜道:“臣受先帝、太宗之托,上不能佐陛下,下不能安国家,此皆臣之罪!”

    御史大夫晁错与九卿大臣,也跟着脱帽谢罪:“臣等无能,致使君父蒙羞,此皆臣等之过!”

    开什么玩笑?!

    假如天子真的素服避正殿,斋戒沐浴,向上帝祖宗神灵告罪。

    那么,作为臣子的大家,这罪过,岂非是比海深,比山高,比地厚了?

    自古主辱臣死。

    一旦事情发展到那个地步,三公九卿,全部都只有一个选择——自杀以谢天下。

    道理很简单,三公九卿,国之重臣,上佐天子,下安黎庶,受社稷名器之重。

    你们居然让天子犯错,要反省自身了?

    你们这臣子到底是怎么当的?

    有且只有死能稍稍减轻他们的罪责。

    而刘彻通过这个手段,很轻松的就绑架了三公九卿和他们的团体。

    使得他们必须在保天子正确和济南无罪之间,做出选择。

    这个办法确实很无赖。

    但却有效。

    因为,这样,刘彻就可以保证,无论怎样,事情都不会扩大化,更不会演变成党争乃至于政治动荡!

    当然,这戏要演,就要演全套。

    刘彻露出一个哀痛的表情,道:“卿等皆以为朕无错吗?”

    他低着头,仿佛在自我反省:“若非朕德薄无能,不能督导济南,使之向善行义,布德育民,安得今日之祸?”

    “章丘百姓,岂非义民乎?”

    “其等受济南重压。横征暴敛,犹能以天下社稷为念,使使北上,求告于朕。使者赤脚而行,一路乞食而至雒阳,以血书,告于天下!”

    “此等义民,济南尚且能使之反……”

    “朕若再不反省。朕担忧,陈涉吴广之祸,犹不远矣!”

    刘彻果断占据道德制高点跟普世价值的制高点,火力全开。

    表面上虽然是在反省自问,但其实,每一个字,都在逼着群臣,给济南王刘辟光定罪,而且是死罪!

    章丘的百姓暴动,对统治阶级来说。当然是不可接受的大罪!

    老百姓居然不肯乖乖在家里饿死累死,反而跑出来作乱,给老爷们添麻烦!?

    简直是反了!

    但,统治阶级,尤其是汉室的统治阶级,更害怕陈胜吴广故事重演。

    你想,现在的贵族官僚,基本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天生富贵的人物。

    他们当然希望,自己的富贵。能子子孙孙,永永无穷的传续下去。

    而陈胜吴广的故事告诉他们,一旦农民起义扩大,遍地烽火狼烟。

    昨日的君侯。就将成为今天的刀下鬼,过去高高在上的诸侯勋臣,今天就要成为欲求活命而不可得的草芥。

    当年,陈胜吴广起义,彻底的摧毁和消灭了天下列国的旧贵族。

    建立汉室的帝王将相们,除了张良等寥寥几人。有些旧贵族血统外,其他的人,都是贩夫走卒,屠狗之辈。

    那些自诩地位尊贵,血统高贵的赢氏、姬氏,统统在历史的车轮下,被碾的连渣渣都不剩一点。

    秦楚齐赵魏燕韩诸国王室公卿,现在,还活着的还有几家?

    所以,贵族勋臣士大夫们在章丘的问题上,才会反应如此剧烈。

    这不仅仅是因为百姓的反抗,激起了他们同仇敌忾,兔死狐悲的心理。

    更多的人,却是因为害怕和恐惧。

    在西方,革命是会传染的,而在中国,起义和反抗,却是更可怕的传染病。

    自陈胜吴广之后,无论表面上看上去多么强大的王朝,一旦开了起义的头,就将在连绵不绝的农民起义之中,走向末路。

    作为一个以起义军而得天下的政权,刘氏,历代以来,对农民起义的威力和力量,都是心知肚明的。

    所以,在刘氏天子眼中。

    诸侯、贵族叛乱,调兵镇压就可,因为这只是一时之患。

    扑灭了,就不会问题。

    但农民一旦开始反抗,那就表明,国家政策和国家经济出了大问题!

    历史上武帝为何要下罪己诏?

    除了民生凋敝外,最大的原因,就是他看到了农民起义愈演愈烈的苗头。

    为了掐灭农民起义,他不得不下罪己诏来挽回民心民意。

    章丘的事情,虽然不是起义,只是暴动。

    暴动的百姓,打起的旗号,也是只反昏王,不反天子。

    但刘彻依然对此非常重视,甚至重视到了比匈奴还重要的地步。

    刘彻很清楚,中国的百姓,是永远不会撒谎的。

    他们既然起来,以武力反抗了,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皇帝或者统治阶级的政策出了问题。

    所有不能正视这些讯号的帝王,最后,他们跟他们的王朝,都一起下地狱去了。

    秦朝是这样,两汉也是这样,隋是这样,唐明更是如此!

    中国的老百姓,是地球上,最懂得用脚投票的人。

    他们才没有西方的农奴和工人那么好的脾气,明明都活不下去了,还要给贵族老爷们劳作耕种,天天对着基友教三巨头祈祷。

    那是不可能的!

    皇帝和统治阶级,让百姓活不下去,百姓就肯定让他们也活不下去!

    章丘的百姓,就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同时,他们也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皇帝,你的政策有问题。

    任何一个聪明的皇帝,都必然会正视这个问题。

    并且会做出某种回应,来安抚民心。

    “济南无道,岂是陛下之过……”少府令刘舍第一个就站出来给自己的主子加油呐喊:“且臣听说,当年吴逆作乱,济南就已蠢蠢欲动,幸先帝圣明,以大将军收其兵权,故此,才使此贼奸计不能得逞!济南无道暴虐,从来已久,臣以为,实非陛下之过……”

    宗正刘礼也说道:“陛下躬行神武,嘉大惠于天下,臣听说,便是章丘百姓,也以陛下为圣天子,面北而叩,告罪陛下,然后方敢起兵,此乃陛下德牟厚于天地之证也!”

    太常窦彭祖也拜道:“臣也听说,章丘百姓,起事之前,先焚香,祷告天地曰:臣等本天子忠臣,奈何王无道,暴我家人,使我无以为生,不得不冒死触怒天颜,死罪死罪……”(未完待续。)

    PS:    今天先更6000吧,感觉不是很舒服,先去睡了,明天还要早起去修电脑!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