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六十一节 团结大多数
    “江都王觐见!”

    叔侄两正聊得开心的时候,刘阏准时抵达了。

    “臣阏拜见陛下……”刘阏来到殿内,先向刘彻躬身一拜,又转头对刘武一礼:“皇叔安好……”

    “阿弟请坐吧……”刘彻挥挥手,让王道给刘阏准备坐席。

    对刘彻来说,忽悠住刘武,让刘武出头,只是一个开始。

    毕竟,刘武只有一个人,声音还是单薄了一些。

    但,另外还有一个群体的力量,是可以利用的。

    那就是刘彻那些亲爱的兄弟们。

    刘荣、刘非、刘余、刘端、刘发……

    皇帝老爹驾崩三年多后的今天,这些兄弟,哪怕是最年幼的刘发和刘彭祖,也渐渐懂事了。

    至于刘荣与刘非这些年长的兄弟,则也都有了自己的子嗣。

    三观渐渐稳固下来,为人做事,也知道分寸了。

    哪怕是刘荣,刘彻也听说,他的脾气似乎好一些了。

    虽然依然是那样,鼻孔朝天,自诩自己是‘先帝长子,国之长君’,但多多少少,也知道些分寸了。

    刘彻确信,亲爱的兄弟们以及他们的母亲,绝对会愿意,给自己挪个地方的。

    齐鲁之地,向来以繁荣和多金,闻名天下。

    仅仅是一个临淄城,每年光是收租税,就能收入数千金,等于是一台印钞机器。

    胶东、胶西的楼船基地,近来也渐渐成为了一个稳定的经济来源。

    但,刘彻不想跟这些兄弟打太多交道。

    除了对刘端跟刘余,出于同情和怜悯,刘彻有所照顾外,其他兄弟,刘彻都不怎么想搭理。

    这也正常,帝王之家,向来无情。

    一个正常的皇帝眼里,所有兄弟。都是不稳定的安全隐患。

    况且,这些兄弟,也没几个省油的灯。

    未来,若有可能。刘彻是打算让兄弟们全部去印度、西域,立国为王的。

    这样,他们的才华就应该有发挥的空间。

    譬如刘非,你不是爱打仗吗?

    中亚和西亚,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刘彭祖,不是心眼多,喜欢玩弄权谋吗?三哥百姓肯定愿意被他教育和调、教。

    还有刘端,他的能耐和才华,放在中国,简直是浪费啊!

    他要去了西域,保证,就是一个宗周的太公望或者方叔这样的人物。

    另外,历史上那位武帝,若在九州之中为王。刘彻肯定晚上睡觉都会有些睡不着,但,他若去了印度甚至西亚。

    那刘彻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一个远在数万里外的弟弟,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飞回中国跟他争取民心。

    而且,以武帝的才华,吊打中亚、西亚的希腊化城邦,应该是毫不费力的!

    如今,稍微利用一下兄弟们的才华,去对付齐鲁诸王。也算是物尽其能。

    “朕刚刚与皇叔谈到了济南王一事……”刘彻等刘阏坐下来,就道:“朕与皇叔,都觉得,齐鲁诸王。不可再姑息了!”

    刘武闻言,马上符合道:“寡人与陛下商议过后,确实觉得,齐鲁诸王,骄奢无度,横征暴敛。不可承宗庙,奉社稷,不然,高庙将蒙羞!”

    刘阏闻言,有些傻了。

    他还没弄明白,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刘彻就又道:“先帝在时,齐鲁诸王的狼子野心,与不臣之心,就已经路人皆知了!”

    “先帝为顾全大局,故嘉大惠于彼辈,却不料彼辈越发猖狂,无人臣之像!”刘彻严肃的说道:“尤其以济南、胶西、淄川、济北为祸更甚!”

    刘肥的诸子里面,也就老二刘章是个英雄。

    少年早惠,英武不凡,以弱冠之躯,与诸吕相博,为刘氏立下大功。

    但可惜,刘章早逝。

    他的儿子,现在的城阳王刘喜,只能算中庸之辈,但胜在是刘氏的死忠,所以可以将他这一系排除在齐鲁的逆党之外。

    至于剩下的齐鲁诸王嘛……

    大抵也就齐王刘将闾跟胶东王刘雄渠,能稍微像个人样。

    其他人,不是人渣败类,就是昏君暴君。

    毫不客气的说——齐鲁百姓,苦其等久矣!

    若不处置他们,这次的暴动,就只会是一个开始,而不会是一个结束!

    “江都王回去后,转告朕之手足兄弟:勿忘刘兴居之祸!”刘彻对刘阏说道。

    就算兄弟们不清楚这个事情,也没关系,他们的大臣外戚,会清楚的。

    更何况,刘彻现在摆出要对付齐鲁诸王的架势。

    刘彻相信,兄弟们肯定会非常热心的。

    反而,若是只针对刘辟光一人,他们不会上心!

    道理很简单,齐鲁诸王,要是全部铲除。

    这一下子就能空出足足六个位置得天独厚,封国肥美,人口经济发达的封国。

    这对临江、常山、长沙这些兄弟来说,恐怕是难以拒绝的诱惑!

    便是王誌姐妹,恐怕也会怦然心动。

    齐鲁,可比什么吴楚、燕赵,要好上许多许多!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刘彻确信,他的兄弟们,这次一定会站在他这边。

    这样一来,再加上代王刘登、燕王刘定国等诸王,还有城阳王这个脑残粉,刘彻就将宗室诸侯王的绝大部分力量,团结在自己麾下了。

    齐鲁诸王,马上就成了该死的可恶的丧尽天良的‘一小撮对天子,对国家社稷心怀叵测的不轨之徒。’

    立刻就要‘死有余辜。’

    若这些家伙够聪明,就会马上选择跟刘辟光做切割。

    就像当年他们出卖了刘兴居,后来又在吴楚之乱里卖了刘濞一样。

    送走刘阏与刘武,刘彻站在殿中。

    他知道,宗室的力量,已经被他团结了。

    剩下的,就是要解决勋贵官僚了。

    “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

    在这次事件里,齐鲁,就是宗室里的一小撮。

    那官僚勋臣里。谁是一小撮?

    答案是那些在封国习惯了作威作福,无法无天的渣渣!

    只有他们,才会害怕百姓武力反抗,并且极力叫嚣镇压。

    “传御史大夫入觐……”刘彻果断下令。

    对付这些渣渣。当然是——关门,放晁错!

    晁错就是他们的天敌!

    而且,晁错也一定不会拒绝,去处置这些渣渣。

    但,仅仅搞定这些跳得欢的。绝对不愿意看到刘彻为百姓做主的家伙,还是不够的。

    因为,可能会有很多人,在见到了刘彻的态度后,选择蛰伏下来,表面一口一个圣天子,私底下却拼命拉后腿,捣乱。

    这样的家伙,史书上从来都不少见。

    哪怕商君当年变法,秦的旧贵族。也同样在私底下搞了无数的风风雨雨。

    要不是商君扶持了一个全新的利益集团,恐怕,秦国很可能因为变法而陷入内讧。

    这样的例子,在楚国就被证明了。

    吴起在楚王的葬礼上被射杀,变法随之废弃。

    之后,曾经强悍的楚国,就每况愈下,成为了列国的战五渣。

    甚至成为了秦军可以随意欺侮和****的对象。

    哪怕是韩国,在某些时候,都比楚国的日子好过。

    刘彻现在还没能扶持起一个足够与旧贵族官僚相庭抗礼的利益集团。

    所以。他能选择的,只能是收买。

    但,这收买,也是要有讲究的。

    要是用的方法不对头。很可能是这边打到了齐鲁昏君和暴君,回头,却培育出了更可怕和更糟糕的一个集团。

    “朕的加恩令,基本已经稳住了列侯……”刘彻在心里盘算着。

    加恩令的红利,起码也能维持个十来年,在这期间。列侯是不会给刘彻添麻烦的,至少,在他们没消化掉到手的好处前,只会跪舔刘彻这个天子。

    而且,列侯集团里,现在,属于刘彻的脑残粉和基本牌,就占了一大半。

    剩下的那几个三瓜两枣,晁错就能收拾掉。

    所以,在处置刘辟光问题上,真正可能与刘彻放对的,现在,就剩下了文官士大夫阶级。

    而文官士大夫之中,黄老跟法家,已经可以先排除了。

    法家的思想和********决定了,法家的官僚,必然是一个只会无限跪舔皇帝的集团。

    对他们来说,皇帝就是一切,法律次之。

    维护皇权与法律的威严,就是法家生存的目的。

    至于黄老派……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依附在统治阶级上的黄老派,也只会顺从统治者的意思。

    其实,讲道理的话,假如,刘彻仅仅只是想处置齐鲁诸王的不法,那么,就算儒家,也不会反对。

    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齐鲁诸王莫说犯法了,就是没犯法,皇帝要你死,你不去死,在儒家眼里,你就是个乱臣贼子。

    更别提,自古以来,儒生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最佳注解对象。

    无论什么时候,儒家都会站在‘公理正义’这一边。

    当然这公理正义是建立在拳头的基础上的。

    现在,刘彻拳头最大,儒生们只要不蠢,自然知道会怎么选择。

    可是,问题是……

    刘彻可不想只是处理齐鲁诸王……

    他想要立一个标杆!

    就如周公,召公一般,为万世立法,为子孙立命!

    这就可能碰到某些儒生的痛脚,当然,同时也会挠到另一帮人的痒痒处。

    所以,在等待晁错入宫的这段时间,刘彻一直在伏案草拟诏书。

    一张又一张的白纸,被他揉成一团后,丢进了一个碳盘之中。

    这倒不是因为措辞的问题。

    实际上,刘彻的所有诏命,基本上,他都只会写个大概意思和核心的纲领。

    剩下的部分,譬如引经据典,润色,都是汲黯带着尚书郎在干。

    毕竟,春秋、诗书,周易,左传,加起来也有百多万字了。

    刘彻也不是什么学霸,不可能记得滚瓜烂熟,还能随时拿来就用。

    终于,在经过半个多时辰的不断斟酌与权衡后,刘彻写出了一个还算满意的诏命纲领。

    看着案几上的文字,刘彻拖着腮帮子,笑着点了点头。

    然后,将它递给身旁的王道,吩咐着:“拿去给兰台,润色后,再拿来给朕过目!”

    “诺!”

    ………………………………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元海之中的承恩岛上。

    陈蟜带着自己的部下,已经将这个岛屿的全部地方,都走了一遍。

    至于那些岛上的自号‘卑狗’的野人,则像一条狗一样,趴在陈蟜面前,恭敬的将一些晒干的鱼干、兽皮什么的‘顶级贡品’上供到了陈蟜面前。

    对‘卑狗’部落的人来说。

    乘着前所未见的巨舰,踏浪而来的汉军,跟天神没有区别。

    更别提天神们身上的甲胄与手中的武器,更是跟神器一般的存在。

    他们现在的心理状况,就跟后世欧米的殖民者,踏上美洲大陆,当地的土著,对异域来的白人一样。

    “伟大的神明啊,请接受我们的供奉吧……”卑狗族的首领,一个裹着草裙和兽皮的女子,趴在陈蟜脚下,叽哩哇啦的用着土话说道。

    陈蟜,当然听不懂了。

    但没关系,韩国向导里,有人能懂一些。

    虽然不多,但勉勉强强,也能翻译出大概的意思。

    “神明?”陈蟜听了翻译后,笑的几乎都有些抽筋了。

    “告诉他们……”陈蟜挺着胸膛,对韩国的向导们说道:“吾乃大汉隆虑候,奉天子之命,来倭奴之国,宣扬王化,此岛已为中国天子之土,问他们是否愿意为中国天子效死?”

    对陈蟜来说,他当然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就是尽可能的多抓倭奴回去,给自己修城耕地,挖矿淘金。

    这个承恩岛,就是一个绝佳的中转场所。

    毕竟,舰队的船舱,空间有限。

    一次最多能运回个两三千倭奴。

    而他需要的倭奴奴工数量,却是上不封顶。

    这样的话,陈蟜就需要,一批忠诚可靠的狗腿子,来帮他充当监工、狱卒以及看守的职责。

    这些卑狗人,看上去,似乎可以胜任这个任务。

    而卑狗部落的人,在听完韩国人翻译的话后,虽然同样不是能理解意思,但是,能给神明服务,这是多么巨大荣耀啊!

    卑狗族的女首领,立刻就趴在地上磕头道:“为神服务,这是我们的荣誉!”

    这句话不用翻译,陈蟜也能知道。

    因为这卑谦的态度和恭顺的行为,做不了假。

    “皇帝妹夫的计划,可以实施了……”看着这些卑狗人,陈蟜在心里想着。

    “分化瓦解,用倭奴人抓倭奴人,才是上策!”(未完待续。)

    PS:    有些头晕,先去睡觉了~大家晚安,另外,感谢心乱同学的红包==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