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六十节 交易
    “去请梁王与江都王来见朕……”刘彻扭头对王道说道。想了想,似乎觉得这样有些不妥,刘彻又补充道:“先请梁王,再请江都,江都比梁王晚半个时辰……”

    “诺!”

    看着王道远去的背影,刘彻抿了抿嘴唇。

    在汉室,想要将一个诸侯王送到地狱去,可不像后世那么简单。

    不仅仅需要抓到对方确凿的证据,而且还得证明这个家伙,确实是道德沦丧,无药可救的社会渣滓,不杀了他,这个世界就会混乱,上帝神明就会生气,百姓也会惶恐不安。

    就如吴楚之前那样,哪怕明知道,吴楚两个诸侯王,心怀不轨,朝廷也只能削藩。

    在汉室,想要让一个诸侯王,死有余辜。

    仅仅证明他是个坏蛋,是不够的!

    在一般情况下,只要不是谋反、不孝、乱、伦这样的大逆无道,十恶不赦的罪行。

    撑死了,也就是个削封国,训斥的结果。

    最多最多,逼其服毒自杀。

    想要对一个诸侯王明正典刑?

    几乎是不可能的。

    像现在,哪怕是明天廷议上,刘彻力排众议,让廷尉去审理此案。

    哪怕刘辟光束手就擒,不做任何抗辩。

    最后的结果,刘辟光也不过是撑死了被削掉一个县的封地,然后再罚酒三杯,下不为例。

    但,这样的结果,刘彻是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既然已经决定下手,那就干脆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刘彻可不想,给以后的子孙,留下一个大麻烦!

    “齐鲁诸王……哼……”刘彻在鼻孔里冷哼一声。

    刘辟光这次不惹事,刘彻可能还不想起来,他们兄弟的光辉往事以及他们家族的谋反传统。

    齐王刘肥的子嗣。跟刘彻这一系的皇室,可谓是有着血海深仇!

    首先,刘彻这一系的皇位,可以说是从齐哀王刘襄嘴里强抢而来的。

    至少。刘肥的儿子们,是这么认为的。

    然后,刘彻这一系的皇室手上,可谓是沾满了刘肥的儿子的血。

    哀王怎么死的?

    这个事情,刘彻再清楚不过了。

    在灭亡诸吕的过程里。身强力壮,甚至能披甲杀人的刘襄。

    在太宗即位后,不到一年,就死了。

    死因是‘抑郁成疾,忽然暴卒。’

    这个死因,别说是骗刘襄那些精明的兄弟了,就是三岁小孩也骗不了。

    所以,济北王刘兴居,很不服气,果断抓到汉匈大战的机会。起兵谋反。

    然后,刘兴居自然被杀全家。

    再算上,本来的历史上,应该谋反的胶东、胶西、济南、淄川。

    还有谋反未遂的济北、齐国。

    这整个刘肥的子孙,就全部是叛贼与逆贼!

    一个好东西都没有!

    这样想着,刘彻就越想越气。

    任谁养了一群白眼狼,都不会高兴。

    半个时辰后,王道回来禀报:“陛下,梁王已在殿外候诏!”

    “宣!”刘彻立刻就想也不想的说道。

    不多时,梁王刘武就意气风发的走进来。对刘彻微微躬身而拜:“臣梁王刘武拜见陛下,未知陛下急诏臣来,有何要事?”

    刘彻站起身来,笑呵呵的道:“皇叔不要多礼。都是一家人,这些虚礼,在外人面前用用就行了,私底下,吾与皇叔,以家人礼而见就可以了……”

    刘武闻言。心里面虽然欢喜的要命,但嘴上还是说道:“陛下,礼不可废啊,且夫,当年太上皇,尚且扫帚以待高皇帝……”

    然而,他的腰杆,却在不知不觉中挺直了。

    刘彻看了,也不以为意。

    这么点无关紧要的细节,刘彻也不会放在心上。

    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刘彻盯上了刘武的小金库——那笔在史记中记载的,足足多达四十余万金的黄金储备和数十万万的铸钱!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刘武现在,比刘彻还富有!

    但今天,刘彻找刘武过来,却不是要打他的财富的主意。

    “皇叔请坐下来说话……”刘彻笑着让人为刘武准备坐席,等对方坐下来后,刘彻才道:“皇叔可听说了济南的事情?”

    刘武装作一个压根不知情的样子,摇了摇头,问道:“陛下,济南出了何事?”

    刘彻见状,在心里面摇了摇头,刘武这分明是在装傻充愣,不想搅合进这趟浑水。

    但刘彻,却已经打定主意,要把刘武拖下水了。

    道理很简单,首先,刘武辈分够高。

    至少,在名义上来说,是济南王刘辟光的大兄,也是宗室诸侯王中里的大兄。

    他的辈分,仅次于宗正刘礼以及红候刘富。

    其次,作为太宗皇帝幸存的唯一一个儿子,先帝的同胞手足,梁王刘武,天然就在宗室内部有着特殊地位,在某些时候,刘武可以作为宗室的宗伯,执行家法。

    这一点很重要!

    别看刘辟光是犯法,但实际上,这依然是老刘家内部的家务事。

    既然是家务事,那当然就是由家长或者长辈来处置了。

    旁人在一边只能乖乖看戏。

    虽然作为刘氏宗族的家长,刘彻确实有那个资格和地位,来决定刘辟光的死活。

    但,偏偏,刘彻不适合亲自开口要求严惩刘辟光。

    这道理很简单,在辈分上,刘彻只是个侄子。

    即使是君臣,也没有侄子亲自下场,要把叔叔送上断头台的先例。

    让刘武来开这个口,就没有这个问题了。

    因为,大兄教训甚至痛斥小弟为非作歹,丢人现眼,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也符合人们的三观和先行的普世价值。

    刘彻闻言,呵呵的笑了两声。

    “皇叔,自家人面前,就不要隐瞒了……”刘彻挥手屏退殿中的侍从和宦官侍女。然后走下台阶,看着刘武的面孔,道:“齐悼惠王的子嗣,跟皇叔。跟朕,从来就不是一路人!”

    刘武听了,抬起头看着刘彻,点点头。

    在这个问题上,到不需要纠结什么。

    刘肥的儿子。跟刘恒的儿子,要是能对上路,那就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简单的来说,当年,要是登上皇位的是刘襄,现在刘武能在睢阳城里吃香喝辣,刘彻能在未央宫里发号施令?

    恐怕都在代国啃沙子……

    更可怕的是,可能连沙子都没得啃……

    而刘彻利用的,就是刘武的这个潜意识心理。

    刘彻很清楚,跟刘武讲什么法律制度道德和天下。都是对牛弹琴。

    刘武非但不会听进去,甚至可能会产生逆反心理。

    你想啊,今天皇帝能因为刘辟光不过稍稍的‘多征了点百姓’就要‘致法’。

    明天,皇帝会不会因为自己不小心做错了事情,也要对自己下手?

    宗室诸侯王们,现在之所以,站在刘辟光那边,基本都是这么个心理。

    所以,面对刘武,刘彻是绝对不能谈什么法律民心。

    那没有用!

    哪怕是对刘武这样的文青来说也是如此!

    但刘彻很清楚。老刘家,内部从来就不是一团和气。

    事实上,别说是皇室了!

    就是民间的普通家庭,为了家产。而闹得老死不相往来,甚至如同仇寇的兄弟,自古以来,就多如牛毛。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矛盾。

    就是齐鲁的刘肥诸子们来说。他们彼此,也是矛盾重重。

    “当初,济北刘兴居举兵叛乱之时,太宗就说过了:此皆非朕臣!”刘彻缓缓的道。

    对刘兴居,每一个太宗皇帝的子孙,都必然是会恨得咬牙切齿的。

    原因不在于他叛乱,叛乱的诸侯王多了去,在破坏力跟影响力上,吴楚比刘兴居要可怕的多!

    但刘兴居的问题,就在于,他打起的旗号是‘代王非高帝子’。

    这可是直接就否认了,刘彻兄弟,刘武和他的儿子们以及代王那一系的皇室的血脉高贵与合法。

    与之相比,吴楚的叛乱,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小问题了。

    只要镇压了下去,成王败寇,自然没有什么问题。

    但刘兴居的叛乱却不同。

    旁的不说,任何一个刘恒的子孙,只要想起曾经有个叫刘兴居的家伙,居然打起旗号否认自己的血脉的高贵与纯洁。

    除了将那个家伙在心里面撕成一万块碎片外,不会有第二个想法。

    而刘兴居是齐王刘肥的老三。

    他的哥哥是那个曾经跟太宗竞争皇位的齐哀王刘襄。

    刘辟光是刘兴居的同胞弟弟。

    那么,问题来了。

    大哥跟三哥,都是对刘彻这一系的皇室心怀怨怼,恶意满满的家伙,老四老五老六老七的心里又会是个什么想法?

    他们难道就未尝没有在心理恨过长安的天子?

    没有在背地里诅咒过太宗这一系的子孙?

    而前世的见闻,告诉刘彻:这些家伙确实在心里对刘彻这一系的皇室怀恨在心,甚至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吴楚七国叛乱,几乎所有的刘肥后代,都卷了进去。

    除了城阳王的屁股坐在了长安这边外,其他的兄弟,都跟随了刘濞反叛。

    “为子孙后代计,朕决意,除此大患!”刘彻看着刘武的眼睛道:“请皇叔助朕一臂之力!”

    刘武听了,重重的点点头。

    除掉齐鲁的那些刘肥子孙,将他们从刘氏诸侯王的名单里除名。

    这个事情,可不仅仅对刘彻有好处,就是刘武也有好处!

    最起码,从此以后,刘武的子孙,就不用再担心,被齐鲁诸王从后面阴了。

    “明日朝会,还请王叔秉公而言!”刘彻满意的道。

    “陛下放心,臣知道怎么做!”刘武拜道。

    “善!”刘彻笑道,想了想,刘彻觉得这样还不够保险。

    毕竟,刘武的态度和立场,是出了名的多变。

    万一刘武明天上了朝,忽然改口,那怎么办?

    必须要下血本!

    “济南除国后,朕有意将之改为郡……”刘彻神秘的道:“朕听说王叔前不久新得一幼子,未知可曾取名?”

    刘武一听这个事情,立刻就喜笑颜开。

    他的这个儿子,依然是他的王后所生。

    不得不承认的是,刘武虽然有很多毛病,但在专一和痴情这个问题上,任何人都唯有钦佩。

    一位汉家诸侯王,还是东宫太皇太后的贴心小棉袄,拥有着庞大的封国和无尽的财产。

    但刘武二十多年来,始终只宠和忠于他的王后一人,从未变心,最多偶尔打点友谊炮。

    至今,刘武的全部儿子,都是他王后所出。

    这在封建时代,简直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神话。

    与他相比,刘彻的老爹,还有刘彻自己,全部都要挖个地洞,钻下去。

    “回禀陛下,臣子还年幼,尚未取名……”刘武一说到自己儿子,马上就满脸慈祥,乐的都合不拢嘴:“既然陛下提起此事,不如就请陛下为臣子赐名!”

    “皇叔麟儿,也是朕之手足……”刘彻先丢一顶高帽子过去,作出一副沉思的模样,然后道:“就以历为名吧!”

    “历者,以像日月星辰,愿其将来,为我中国之星辰日月,作社稷栋梁,百姓贤君!”

    刘武闻言一愣,随即大喜,拜道:“陛下赐名,臣谨代历儿谢之!”

    像日月星辰?呵呵……

    刘武文采飞扬,博览群书。

    哪里不知道,历除了像日月星辰外,还有一个解释——历山!

    所谓舜渔于雷泽,躬耕于历山。

    而历山在济南国境内。

    天子的意思是什么?

    刘武自己已经脑补出来了。

    灭了刘辟光,先除国为郡,再在未来,让自己幼子过去为王!

    这济南国,可是个好地方啊!

    地方虽然不是很大,也就五县而已。

    但胜在土地肥沃,气候适宜,自古就是华夏的膏腴之地。

    不然舜帝也不会选择在历山,带领先民躬耕。

    除此之外,济南也以喷泉闻名于世,其前称‘跞邑’就是喷泉之邑的意思。

    刘武此刻,真是迫不及待的想飞回睢阳,告诉自己的亲亲老婆跟儿子:爱妃!寡人已为吾子,定下未来社稷国家之所了!

    然后,老婆大人一个香吻,必然会马上印在脸颊!

    就这样,刘彻用一个不是承诺的承诺,忽悠住了刘武。

    刘彻相信,有了这么根胡萝卜吊着,刘武绝不会反悔了!

    也不可能有人能说动他动摇了!(未完待续。)

    PS:    今天有些感冒了~~~~

    但是,今天的更新不会落下!

    等下还有!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