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五十九节 帝国的转折(2)
    “朕该怎么解决这两个问题……”

    刘彻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很显然,这两个问题都很棘手。

    刘彻面临着两难的抉择。

    济南国的问题,陈何的案子,每一个都在考验着他的执政手腕。

    处理不好,不止会丧尽人望,还会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解的困境。

    虽然刘彻可以选择和稀泥。

    即,即不惩罚起义的百姓,也不惩处刘辟光,而是让刘辟光换个地方去称王称霸。

    但,和稀泥,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

    只会造成更恐怖的问题。

    旁的不说,刘彻在****,就看过了太多和稀泥而导致了的无解之结。

    某几个在****臭名昭著的衙门,就是因为和稀泥而出现的。

    况且,他就算想和稀泥,别人也不会让和!

    宗室诸侯王跟列侯勋臣,官僚们,还有全天下的百姓,都在看着他这个传说中‘受命于天’的天子得决定。

    究竟是纸老虎,还是真老虎。

    就看刘彻接下来的举动了。

    “首先,朕要确定一个基本的基调……”

    刘彻很清楚,他不可能即让宗室诸侯王勋臣官僚满意,也让天下百姓满意。

    总得有个人吃亏,有个人得到‘公平与正义’。

    然后,再想办法,用利益去收买那些吃亏的群体。

    所以,在济南的问题上,谁对刘彻更重要呢?

    “当然是百姓了……”刘彻在心里对自己说。

    作为一个自证了确实‘受命于天’的天子,刘彻只要不犯傻,不脑残,那么,就算全天下的贵族官僚都反了他。

    但只要他还能喘气,他就可以借助民心和军心,将这所有的官僚贵族,全部送到地狱去。

    刘彻现在确信。只要他站到长安的城头,吼一嗓子,长安军民,都会遵从他的意志,将一切乱臣贼子,全部诛杀!

    天下百姓,也会自带干粮。为他效死。

    而倘若他失去了民心民望。

    那么,就算官僚贵族再怎么吹捧。也是没用。

    贵族官僚们的软弱与无能,即位三年多来,刘彻已经看得很明白了。

    这些家伙,天生只会为虎作伥,虚张声势,在面对真正的威权时,膝盖比谁都软的快。

    别看他们现在叫的欢。

    但,只要刘彻一表态,他们马上就会跪舔‘圣天子英明神武。果真民之父母也’。

    即使有不满,也只能藏在心里,最多跟隋朝的那帮子世家勋贵一样,在私底下玩阴的。

    对这种局面,刘彻只需要拉拢和收买他们中的大部分,然后将那些出头的鸟宰了,自然不会有问题。

    更何况。这个世界上,三条腿的蛤蟆或许很难找。

    但两条腿的官员和贵族,难道很难找吗?

    大不了把桌子一掀,游戏重新开始。

    刘彻相信,愿意当官,当贵族的人。保证能从长安城一直排到雒阳。

    对官僚勋贵,有时候,就应该强硬。

    “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心中念着****太祖的至理名言。

    刘彻的决心已下。

    接下来,自然就只有一个问题了。

    那就是。怎么定性。

    济南的百姓,因为实在忍受不了刘辟光的压榨和剥削,因此揭竿而起,杀官陷城。

    虽然他们确实很委屈,确实很受伤,确实很无奈,确实很有道理。

    但这无论在什么时代,都是不值得鼓励的行为。

    甚至,是要被五对负重轮教做人!

    刘彻取来一张帛布,提笔写下也封诏命,然后将之交给王道,吩咐道:“拿去,转交廷尉!”

    “诺!”王道领命而去。

    ………………………………………………

    “济南王辟光,役使国人过律,目无王法,强征百姓,阴通吴逆,罪在不赦!廷尉,朕之肱骨也!当依律而断!”

    廷尉官署中,廷尉赵禹,看着天子得这道命令,脸上露出苦笑,摇头叹道:“此,祸事也!”

    刘辟光虽然混蛋。

    但他的兄弟宗族,势力强大。

    且,汉家素来,就有让大臣背锅的传统。

    当年,淮南厉王怎么死的?

    太宗将之流放数千里,在其囚车上贴上封条。

    沿途郡县官吏,一看封条,没有人敢解开。

    于是,淮南厉王活生生饿死在囚车中。

    事后,太宗皇帝又哭又闹。

    于是将沿途所有不开封条的官吏,全部逮捕,统统在长安,腰斩弃市。

    一代明主,天下公认的圣人,尚且如此。

    赵禹很清楚,若他依令而行,果真严格执法,按照天子得意思,弄死了刘辟光。

    回头,必然有个袁盎,在哭哭啼啼的天子面前道:“独斩廷尉、御史,以谢天下乃可……”

    然而……

    赵禹站起身来,看向自己的僚属,道:“吾等法家,即得三尺,安可毁之!”

    “以吾之血,以正三尺之严!”

    对法家来说,法律是神圣的。

    哪怕要用自己的鲜血,来为其的神圣佐证!

    “君且先行……”廷尉监杨永拜道:“某稍后就来……”

    此等事情,一旦做下来,朝野追究起来,诸侯王们闹腾起来,死一个廷尉,怎么够?

    最少廷尉正跟廷尉左右监,得一起给刘辟光陪葬。

    然而,对于廷尉的官僚来说。

    死,不可怕!

    可怕的是法律的威严,得不到维护!

    这是从张释之开始,就给廷尉注入的信念。

    “善!”赵禹笑道:“屈子曰: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仲尼曰:朝闻道,夕死可矣!丈夫即生于世,安得蝇营狗苟?必如凤鸟,长鸣天地!”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廷尉左监陈柔道:“吾闻陛下为故秦征越将佐之碑提此绝句!今以此与诸君共勉之!”

    然后,这几位廷尉官署的最高官僚,将排名在他们后面的廷尉史和廷尉刑曹令吏等叫来大堂,郑重的对着这些未来的廷尉官署中坚和后起之秀,拜道:“济南无道,暴其百姓,今陛下欲治法于王,吾等将往济南,穷治其案,官署上下,就有劳诸君了,望君等不忘初心!”

    众人一听,纷纷对着这四位巨头,以师长之礼相拜:“明公大义,我等实钦佩,明公等但可放心,廷尉上下,皆忠义之臣!”

    赵禹等人,闻言欣慰的点点头,有这样的下属,他们哪怕死了,未来廷尉,也依旧是这个廷尉。

    薪火相传,永无绝日!

    ……………………………………

    “这些家伙……”刘彻看着绣衣卫发回来的廷尉官署的见闻:“差点让朕流泪了……”

    自古以来,中国就不缺乏为了自己的道理与道路,而不惜身家性命的政治家和官员。

    就连满清统治下,都有谭嗣同这样,愿意用自己的血,来唤醒民众的人物。

    中国也正是代代都有这样的英雄和人杰,中国才得以,无论遭遇怎样的困境与磨难,怎样的挫折与失败。

    最终,它都能浴火重生,涅槃而起。

    整个人类历史上,也都有且只有一个这样的中国。

    只是……

    “不过就是对付一个诸侯王而已,有必要这样吗?”刘彻摇摇头:“你们将朕看成什么人了?”

    刘辟光必须死!

    这是毋庸置疑的!

    他不死,怎么震慑天下的贪官污吏跟勋臣诸侯?

    他要不死,以后这个天下,这个国家,岂非是注定要完蛋的?

    甚至,很可能,刘彻觉得,要是刘辟光不死,那他就会死!

    当局势糜烂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时,刘彻这个皇帝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齐恒公,至于差点嘛……

    桀纣跟厉王的例子,可是就写在史书上的。

    廷尉既然愿意接这个烫手山芋,那么,刘彻就肯定会保护他们。

    也必须保护这样的忠臣义士!

    不然,这天下未来,没有了这样可爱的官员,岂非是很无趣?(未完待续。)

    PS:    最后两天了!

    这个月就剩下两天了!

    请大家没投月票的,记得一定要投啊!!!!!

    很重要,非常重要!

    明天会爆发!!!!!!!!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