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五十八节 帝国的转折(1)
    “陈蟜居然跑去霓虹了……”

    刘彻拿着朝鲜发回来的报告,感觉脑袋有些疼。

    “能不能不要给朕添乱……”刘彻摇摇头,放下奏报,对身边的左右吩咐道:“此事,别让东宫知道!”

    “诺!”左右都躬身而拜。

    刘彻揉了揉太阳穴,从时间上看,陈蟜说不定,现在都已经到了霓虹了。

    所以,只能祈求老天爷保佑,这货别发生什么意外。

    不然……

    刘彻感觉,这个夏天,自己恐怕就没法安生过日子了!

    “自从薄太后寿辰过后,朕怎么好像就走起了霉运来了……”刘彻叹了口气。

    最近的事情,一件接一件。

    自刘彻即位后,推行的一些政策的某些不好的一面,开始渐渐出现。

    本来,这也没什么。

    任何政策,有有利的一面,自然也有弊端的那一面。

    这个世界,不可能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统治者要照顾中产阶级和平民阶级,就必然要牺牲大地主大贵族的利益。

    反之亦然。

    中国的问题,从来就不在于,政策本身,而在于执行的人和皇帝本身对政策的推动决心。

    只要皇帝意志坚定,选派的执行者得力。

    有些杂音,也不过是些苍蝇的嗡嗡声而已。

    在中国,政策的推行过程,最忌讳的就是,下面的人去办事了。结果皇帝一听别人的风言风语,就动摇起来。然后,就在支持与不支持之间无限纠结。

    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

    无论怎样的政策。都不可能取得什么成果。

    甚至可能比没有推行政策,还要糟糕!

    刘彻,当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些许的议论和杂音,刘彻从来都当没有看见。

    然而,刘彻不是圣人,也不是电脑ai,他也是人,是人就会犯错。

    ∧∧, “朕还是太心软了……”刘彻抚着额头,在心里有些后悔。

    “朕早就知道。齐鲁的这些渣渣,没有一个好东西,早些将他们处理了就好了……”

    齐鲁诸王,都是齐悼惠王刘肥的子嗣。

    太宗时,因为要安抚齐国,所以,让这些兄弟,各自为王。

    分别将他们封为齐王、济南王、胶东王、淄川王、胶西王,这五个兄弟。将从前庞大的齐国,变成了五个大小不一的王国。

    但是,他们跟他们的父亲刘肥一样,是属于那种没心没肺。只顾自己嗨皮,不顾别人死活的渣渣。

    除了齐王刘将闾跟胶东王刘雄渠稍微靠谱一点,还讲个吃相外。

    其他三个渣渣。只能说是桀纣一般的人物。

    特别是刘彻即位后,因为暂时采取了对诸侯王安抚的政策。对相关的诸侯王犯法的问题,视而不见。

    所以。这些家伙,立刻就蹦跶了起来。

    绣衣卫、御史、采诗团,报告的齐鲁问题,在过去几年,堆满了尚书台的档案馆。

    这些家伙穷奢极欲,在封国之中,极尽一切敲骨吸髓之事,疯狂压榨和奴役自己的人民。

    今年怀化的淘金潮,引发了这些家伙封国中的百姓大逃亡。

    刘彻本来以为,这些家伙多多少少应该吸取教训,善待百姓了吧?

    毕竟,再这么玩下去,百姓跑光了,谁给你们种地纳税服役?

    然而,刘彻的想法大错特错!

    这些家伙非但没有吸取教训,反而,因为百姓大量逃亡。

    他们为了维持自己的奢侈享受,于是,将逃亡的百姓的负担,转嫁到了其他人身上。

    尤其是济南王刘辟光,这货在控制了济南大部分的土地后,还不满足。

    每年,都要超额抽调大量民夫,给自己修宫室,造陵园,他甚至想把自己的济南王王宫,修的跟临淄的齐王王宫一样富丽堂皇。

    若在以前,济南王国的百姓,虽然负担很重。

    但因为济南的水力资源丰富,土地肥沃,所以,咬着牙齿,还是能承担得起的。

    然而,今年,济南王国,至少有七八千的百姓逃亡去了朝鲜和怀化。

    然而,他却依旧跟往年一样,超额抽调百姓,给自己修宫室和陵园。

    他抽调的民夫数量,甚至比去年还多!

    他征发了足足一万人!

    而按照制度,作为济南王,他每年最多只能征发三千民夫为他免费服务一个月……

    足足多出了七千民夫,这对于济南王国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

    民间的怒火,在熊熊燃烧。

    而刘辟光,却还不自知。

    或者他就算知道了,可能也没当一回事。

    在他看来,大概百姓都是天生就该逆来顺受,为他当牛做马,只要长安不吭声,他就能高枕无忧……

    可惜他忘记了。

    天子一怒,流血漂橹,匹夫一怒,血溅三尺!

    自春秋以来,刺王杀驾的事情,也不止发生过一两次。

    七十年前,陈胜吴广,更是揭竿而起,掀翻了不可一世的秦王朝。

    于是,再也忍受不了刘辟光压榨的百姓,果断采取了他们认为的最直接的办法——刺杀!

    五月二十九,几个对刘辟光再也忍无可忍的猎户,拿着自己狩猎用的弓箭,埋伏在刘辟光出巡游玩的路上,效仿张良刺杀秦始皇。

    结果,当然也跟张良当初一样悲剧。

    猎户们的民用小弓,射射兔子,山鸡还是可以的。

    但想要刺杀一个坐在坚固的王驾马车之中,被团团保卫的诸侯王,还是有些过了。

    他们射出的箭。甚至连刘辟光的毛都没碰到一根。

    然后,他们就被刘辟光的王宫卫队反杀了。

    刘辟光遇刺后。大惊失色,他跟所有遭到刺杀后的统治者一样。选择了最愚蠢的方法——大索全国,甚至调动军队,挨家挨户的搜捕可疑的人。

    而他的这个决定,就像将一根火把,丢进了干柴堆中一样,马上就引爆了整个济南王国。

    六月初四,济南国的章丘县的某个小山村里,出现了全村的百姓,联合起来。反抗刘辟光派出去搜捕所谓的‘刺客’的官吏,随即,暴动如燎原之势,在整个章丘县爆发。

    如今的中国农民,可不是后世王朝那些只会种地的农民。

    在刘邦的‘士非教不得征’的政策指导下,很多百姓家里,弓箭刀枪跟农具一样是不可或缺的必需品。

    齐鲁虽然,没有北方那么夸张。

    但也基本是每三户,就有一户的男丁。曾经接受过军事训练,知道怎么使用武器作战,每一个村亭之中,也都有曾经在军队服役的退伍士兵。

    而这些人。早就恨刘辟光恨到入骨了。

    随着章丘暴动,整个济南的反刘辟光的人,全部涌向章丘。自带武器和装备,参与起义。

    于是。起义再也无法遏制,

    短短两天。章丘县城就被起义军攻陷。

    暴动的农民,杀死了刘辟光委派的县令和县尉,打开监狱,释放被关押的无辜百姓。

    然后,他们推举了章丘人王安达为首领,历数刘辟光役使国人过律、目无王法、阴与吴逆私通等六项大罪,然后,宣布:吾等恭请陛下明断,除昏王,诛除暴政。

    显然,他们与中国历史上的大多数农民起义一样,都相信,坏的是下面的官吏,皇帝是伟光正的。

    伟光正的天子,在知道了我们的状况后,一定会拨乱反正。

    老实说,当刘彻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先是震怒,然后有些得意。

    可惜,这个事情,没有单纯的农民想的那么简单。

    武力暴动,反抗政府,攻占县城,杀死官吏,释放罪犯。

    这无论在哪个朝代,都是不可饶恕的大罪!

    在统治者看来,不管你们有什么理由,武力反抗,总是不对的。

    今天济南的百姓,能抄起家伙,干翻刘辟光,明天,你们是不是想要对我们下手了啊?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刘辟光虽然干的事情让很多人不齿。

    但是,朝野上下,很快就形成了统一的意见:此风不可长,此事,不可纵容!

    居然胆敢反抗政府?

    必须给与坚定的惩罚!

    甚至有人上书,要求立刻发齐国、城阳、胶东、胶西军队,进行镇压。

    对这些人来说,老百姓什么的,不管有什么困难和问题,乖乖的家里饿死或者累死就好了,为什么要跑出来给天下添乱呢?

    在这次事件中,屁股真正坐到百姓那边的,只有墨家和一小部分的儒生。

    而法家与黄老派,以及绝大部分的列侯,都是要求严惩这样的事情,甚至直接武力镇压的。

    这个事情,因此成为了刘彻上台后,最大的一个考验。

    是听从民众的呼声,惩处济南王刘辟光,为民做主,还是顺应整个贵族官僚集团的呼声,以一个封建帝王的立场,来处置居然敢反抗的百姓。

    这两个选择,都不是那么好决定的。

    从本心来说,刘彻当然希望支持百姓。

    但问题是——这必然会得罪贵族和官僚集团,尤其是刘氏的那些诸侯王们。

    而要是跟官僚贵族们一起,扑灭镇压这次的起义。

    先不说刘彻肯定会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更可怕的是,他长期以来,在天下人心里树立的形象,立刻就要轰然倒塌。

    以前天天嚷着‘朕为百姓民父母,以做天下王’的圣王形象,马上就会变得臭不可闻,并且成为一个最大笑柄。

    不知道有多少会表示:请让我先吃枣药丸。

    而且,这个事情的影响,还不止如此。

    顺着这个事情带来的朝野呼声,某些儒生跟官僚们,再次唱起了‘禁民持械’的老一套腔调。

    众所周知的,汉家从来都是支持和鼓励百姓持有弓弩兵器的。

    自刘邦以来,历代天子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非常明确——士不教不得征。

    百姓假如没有掌握军事技能,那就不能让他们上战场,因为,那是在谋杀。

    汉军的野战军团的士兵,在入伍之前,每一个士卒,都已经至少接受了三年以上的军事训练。

    这个政策,保证了汉军的战斗力。

    但也带来了另外一个问题。

    民间的武器泛滥,而且,有大批的农民和百姓,都掌握了许多基本的军事技能。

    这使得一旦发生冲突,一言不合,就是血溅三尺。

    各种因为争执而产生的治安案件,每年都有无数起。

    更严重的是,因为民间武器泛滥,官府和贵族,心里面也是有些发毛的。

    很多事情,都不敢做的太过。

    不然,老百姓一旦被惹毛了,半夜三更,拿着武器,溜进你家里,割了你脑袋,然后逃亡。

    你又能怎样?

    关东地区,每年都有百余个官吏,死于各种谋杀和刺杀之中。

    所以,历来,文官集团中,都有人在主张要求禁止百姓持械,甚至干脆学秦始皇,销毁天下民间兵器的做法。

    但,列侯和皇室,坚决反对这样的做法。

    所以,这些声音,自然形不成什么声势。

    但现在,借着济南国的事情,这些人再度跳出来。

    而且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

    对这个问题,刘彻是嗤之以鼻的。

    “头如鸡,割复鸣……小民从来不畏死……”

    “连蒙元强制规定百姓每四户只能有一把菜刀的高压政策,都不能阻止活不下去的百姓,杀皇帝全家……区区一个始皇帝的故技,又能有屁用?”

    但这些声音,刘彻却不能无视,必须做出回应。

    除了此事外,还有个事情,也是刘彻必须处理的。

    老刘家的功臣,又出丑闻了……

    曲逆候陈平的孙子,陈何,被人举报,强抢人妻……

    好吧,前有萧何的儿子,跟人勾结,谋杀情敌,后有张良的儿子跟基友谋杀发现自己基情的官员。

    再来个陈平的孙子,强抢人妻,也算是符合这些米虫的一贯做风了。

    但怎么处理这个事情,也成了对刘彻的考验。

    在瓒候跟留候都已经gg的情况下,再把曲逆候也gg了,这功臣列侯们,心里面恐怕也不会太舒服。

    毕竟,刘邦当年跟这些功臣刑白马而盟:使河如带,泰山若厉,国以永宁。

    这还没六十年呢!

    排名前十的功臣的就全部gg了。

    刘邦的脸还不火辣辣的疼?

    与这两个麻烦的头疼事情相比,陈蟜那点问题,只能说是小问题,甚至根本都不需要去思考和考虑。(未完待续。)

    ps:    这一章写了一天!

    因为很重要,是承上启下的一个事情。

    本来我的想法,大概是放到在对匈奴作战前的。

    但考虑了很久,将它挪到了现在,虽然有那么一点生硬的感觉(我白天写了五六千字的关于济南国的暴动情节,但全删掉了,因为感觉,这样是灌水)。

    但,这样做的话,就基本能确定,未来主角的执政思路和帝国的特征了。

    另外,等下应该还有吧,但估计12点以后了,大家不能等的话,就先睡吧~

    顺便求月票啊~

    这个月就剩下最后3天了!

    但月票的形势依然是十分的严峻。

    我们的对手很强大,非常强大!

    所以,恳请大家,还有没投月票的,请投俺一票吧!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