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五十六节 命名
    “这就是鲸川海啊……”

    陈蟜矗立在甲板上,看着这碧波万里的大海,感慨着。£∝,

    如今,正盛夏时节。

    海水非常温暖,俯身看向船舷两侧,水里面,甚至不时有大鱼,成群结队,如离弦之箭,往来游弋。

    现在,距离陈蟜挥别那个迁徙的巨兽的家族,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

    舰队在海上,迎风破浪,驶出了数十公里。

    鲸川海的这个季节的季风,非常适合向南航行。

    所以,舰队不断的根据风向,调整航线。

    在韩国向导的帮助下,朝着那传说中的倭奴之国而去。

    在过去一个时辰,陈蟜与舰队的士卒,见到了无数的巨兽,在海面上透气。

    更看到了壮观的座头鲸族群,合作捕食海中的浮游生物的场景。

    舰队上下,也从一开始的震惊、慌张,发展到如今的见怪不怪。

    大家也已经渐渐明白,那些看似可怕的巨兽,实际上,温顺的很。

    它们甚至海里的鱼儿都不伤害……

    眼中所见的,只是不断上浮透气,然后,又遁入深海的,一群又一群的鲸鱼族群。

    当然,海洋,也不是永远和平。

    就在不久前,舰队目睹了一次海洋中的屠杀。

    一群鲨鱼,围攻了一个正在迁徙过程中的抹香鲸族群。

    两头幼鲸,惨遭毒手,鲜血将海面染红。

    汉军舰队,驶过去,驱散了鲨鱼群,救下了可怜的抹香鲸族群。

    “这鲸川海。果然名不虚传啊……”陈蟜感慨着挠挠头,问着那些韩国的向导:“但,体型如此大,数量如此多的巨鲸,究竟是怎么长大的呢?”

    在经过方才那一幕后,不止陈蟜。舰队上下都已经清楚,这些巨兽,就跟陆地上的牛马一般,只是看着吓人,但其实,也是血肉之躯,甚至,它们无法对抗那些体型只有它们几十分之一的鲨鱼。

    就像陆地的牛马,被豺狼撂倒。撕碎。

    那么问题来了。

    这海中一望无垠,除了海水,还是海水。

    这些巨兽也不吃鱼,看上去也不像吃草,更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兽。

    那么,它们是靠吃什么东西长到这么大的?

    尤其是这鲸川海里的鲸群是如此之多,如此之大。

    它们必然有食物来源。

    但问题是,它们吃的是什么?

    若能搞清楚这个问题。陈蟜觉得,这趟远航。就算最后一无所获,也是值得了。

    那些韩国向导听了,摇摇头,纷纷拜道:“贵人,我等实在不知,只知道。祖祖辈辈的先人,往来这鲸川海与倭奴之国,年年都能见到无数鲸鱼,故此,称其为鲸川海……”

    陈蟜闻言。不禁大失所望。

    若是知道,这些巨鲸的食物来源就好了!

    只要知道了,下次再来的时候,就在它们的进食区域,设下埋伏,一次就可猎杀数十甚至数百头!

    相当于一次出海,就捞回来几千万的钱!

    这样的买卖,足以令人疯狂!

    “那汝等可知,这些鲸群,要去往何方?”陈蟜有些不死心的继续问道。

    向导们依然摇头。

    大海广阔无垠,他们的先祖,也都只是从先祖那里知道,这鲸川海在某些时候,会出现一道可以漂流至倭奴之国的洋流,顺着那洋流,可以轻松直抵倭奴之国的列岛。

    除此之外,他们对其他地方,也是一无所知。

    这让陈蟜不禁有些丧气。

    但陈蟜却不知道,也想不到,这些海中巨大无比的巨兽,绝大部分的族群的食物是肉眼看不见的浮云生物。

    那些细微的浮游生物,却养育出了地球上有史以来,最大的海中怪兽。

    这就是生命的奇迹。

    他更不知道的是,此刻的这个鲸川海的深海之中,两条洋流,正对冲而过。

    来自中国东南沿海和南海的暖流,与从北冰洋而来的寒流,在这个海洋的深处,交汇,带来了大量的养料,和无数的营养物质。

    正是这些东西,吸引了全球各地的鲸群,从各个地方赶来,参与这场盛宴。

    这些鲸群,有的甚至是跋涉了大半个地球,从南极或者北极附近赶来参与盛宴。

    但有一点,陈蟜很清楚。

    “我的西北都尉治所的钱,还有未来建设的经费有着落了!”陈蟜看着这片海域,在心中想道。

    这海中巨兽是如此的多。

    几乎每隔一刻钟,舰队的视线范围,都能发现一个或者多个鲸群在活动。

    这广阔的鲸川海里,到底有多少鲸鱼呢?

    陈蟜数都数不清楚。

    那么,只要在这附近的海域,找个可供宰杀和肢解这些鲸鱼的岛屿。

    这个鲸川海,就将变成一个活动的金矿。

    “而且……这是一座永不枯竭的金矿!”陈蟜在心中想着。

    一头鲸鱼,至少相当于数十金,甚至可能相当于一百金。

    挖一百金的黄金,需要上千人,长达一年的努力。

    其中累死、病死、塌方死的工人,起码几十个。

    但在这里,却不需要这样。

    驾一艘全副武装的捕鲸船过来就可以了。

    猎杀完毕后,就将鲸鱼尸体拖到肢解和提炼的岛屿。

    然后将皮、筋骨、油脂运回中国,钱就到手了。

    再没有比这个更简单的赚钱方法了!

    这样想着,陈蟜就问道:“那你们总该知道,这海中何处有岛屿了吧?”

    这些韩国向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了想,然后,有一人道:“回禀贵人,小人的父亲好像曾经说过,在那倭奴之国的附近,有两个大岛,岛上,也有些倭奴,赤身**,刀耕火种,结绳记事!”

    “那两个岛有名字吗?”陈蟜皱了皱眉头,心里哀叹了一声,但有个落脚的岛屿,总比要在这大海上拖着鲸鱼,走上两三天强。

    天知道,这些鲸鱼过了那么久后,会不会腐烂?

    “没有……”那向导答道,然后,他就拍着马屁,说道:“它们大抵是在等候贵人前去,为它们命名吧……”

    陈蟜一听,眉开眼笑的乐了起来。

    起名字?

    这个好!

    打从高帝以来,汉室朝廷上下的勋贵大臣,就染上了爱给山川河流与湖泊取名的恶习。

    他的皇帝妹夫,就是当代的佼佼者。

    先是给濊人的地盘,取了个新化的名字,然后觉得不过瘾,又将其他部分打包一起,命名为怀化。

    至于将原本的朝鲜王都王险城更名为平壤,那就更是小儿科了。

    陈蟜沉吟片刻,然后,道:“本君侯统帅中国舰船,不远万里,前往那夷狄倭奴之属,将圣天子王化雨露,播撒彼辈,就叫那两个岛,一曰:承恩,一曰:顺德……”

    陈蟜不知道,在另外一个时空的对马岛与伊岐岛就这样被他定下了名称。

    他拖着腮帮子,看了看这个韩国人所说的鲸川海,觉得这个名字很不好。

    传出去,很可能引来其他人的觊觎。

    要给它改个名字,免得自己还没吃下肚子里,就引来一堆人强食吃。

    要知道,陈家,虽然是外戚,但是,除了他的老妈外,在朝廷其实一个能打的也没有!

    未来皇后妹妹生下嫡长皇子,可能权力会大起来。

    但那终究是未来。

    在现在,陈氏,撑死了也就是个不上不下的家族。

    哪里比的上有两位太后撑腰的薄窦两族?

    更是拍马也追不上,当今天下的第一贵氏,长平侯周氏。

    即使这三家巨头不出面。

    那平阳的曹家,曲逆的陈家,还有睢阳的梁王刘武的王后家族,也都有资格,对他的家族说n,甚至把他吊起来打。

    所以,必须要掩人耳目。

    “本君侯觉得,这鲸川海的这个名字不伦不类,颇不文雅……”陈蟜笑眯眯的看着其他人,道:“不如给它取个文雅一些的名字?”

    其他人哪里敢有什么意见?

    纷纷陪着笑道:“君侯说的不错,正该取个雅名!”

    陈蟜沉吟片刻,看着广阔的海面,然后道:“易云: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此海乃我中国王师舰船第一个抵达的远海,就叫它元海吧……”

    其他人自然没有任何意见,特别是来自中国的军官们,纷纷叫好。

    元海,当然比鲸川海好听喽!

    道理很简单,这个名字一传出去,岂非告诉天下人:楼船为陛下拓一海疆,命为元海?

    虽然说,中国对所谓的海疆,并不是特别感冒。

    甚至海疆这个词语,也是新生的一个词汇。

    这是楼船衙门自己发明的。

    发明人正是如今的楼船将军徐焊。

    显然,这是一个徐焊为了跟其他人抢军费而强行发明的词汇。

    而楼船上下,一听说这个词汇,立刻就将之拿来用起来。

    言必称,我等楼船为陛下守海疆之险,运万里之粮,均输天下财赋。

    且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楼船衙门上上下下是信了。

    正应了谎话说了一万遍,就是真理那句话。

    楼船上下天天嚷嚷这些口号,久而久之,也确实洗脑了不少人,但,慢慢的,他们自己也相信了。

    确信自己果然是为陛下守御海疆,为诸夏巡视海防,均输天下粮草的重要部门。

    楼船不入九卿之属,简直是太憋屈了!(未完待续。)

    ps:    等下还有--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