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五十一节 南越回归(2)
    “南越王深明大义,朕甚为欣慰!”刘彻也懒得去想到底赵佗为何这么快就跪了的问题,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也抓住!哪怕涂了毒药也得吞下去再说!

    “其赐王旌旗节符,朝服冠冕,如长沙故事!”刘彻想了想,又道:“其册南越王世孙胡为南越王太孙,以台候绢为南越王世孙少傅!”

    赵佗闻言,微微一愣。

    台候梅绢?!

    久远的记忆,重又浮上心头。

    梅涓是越人中的英雄,同时也是汉家天子钳制南越与闽越的王牌。

    自汉室定鼎以来,梅绢就常年驻守在台岭,震慑南越与闽越。

    梅绢统帅的军队,上可越横浦关,入闽越,下可走台岭,入南越。

    他扼守在此,为汉家看门将近六十年。

    无论是在南越,还是闽越,其国中都有无数人为他立祀,如同神明一般膜拜。

    这是因为,梅绢的名气和战功,为吴越族群中的当之无愧的第一。

    他曾经跟高帝并肩作战,共入关中,灭亡秦庭,也曾受命于楚怀王,受封二十万户候,更曾统兵北上,与项羽会猎于江东。

    即使如今,梅绢已八十多岁。

    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猛虎虽老,余威尚在。

    这样一个英雄豪杰,一旦进入南越,想必,就绝不会老老实实做个王世孙少傅。

    人家有名望,有地位,有实力,还有大义名分。

    必然很快就能在南越国内拉起一个亲汉的派系出来。

    甚至都不用去考虑太多。

    赵佗觉得,自己的那个孙子赵胡,都不用别人怂恿跟鼓动,保准成为这个派系的领头羊。

    不过……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南越的疆域,本就是始皇帝下令,要求征服和并入中国疆域的土地。

    如今,完璧归赵。也是应有之理。

    更何况,赵佗已自感自己时日无多了。

    能在自己活着的时候,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子孙后代,奠下万世富贵之基,就已经是个很不错的结果了。

    不然,以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恐怕一旦自己蹬腿,南越社稷和江山。马上就要倾覆于内忧外患之中。

    赵佗很清楚,自己的孙子赵胡,不是什么开拓之主,甚至守成之君,都够呛。

    这样想着,赵胡就伏地谢道:“老臣谨奉诏!”

    这让其他百官列侯勋臣看了,无不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许多人心里,更是一声:“卧槽!”

    自高帝以来。游离于中国之外,割据一方,在吕后时,为患边关,在太宗时,曾称帝用黄屋左纛,霸气凛凛的自号‘南越武帝’的赵佗就这么降了?

    逗我吧?!

    虽然。赵佗入朝,就已经代表了南越王国会选择臣服长安,从外藩变成内藩。

    但是……

    不是应该先来演上几出戏吗?

    譬如说,赵佗先到长安,感慨中国富强,天子圣明。孺慕之心油然而起。

    自己等人再在旁边趁机劝说,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于是,赵佗幡然醒悟,上书天子,请为内臣,永为汉奴婢。

    这样。天子得利,自己得名,而赵佗得实惠,三方皆大欢喜。

    这剧本原本不就应该如此吗?

    怎么忽然之间,就跳过了这些程序了?

    这让许多原本准备刷声望的家伙,大失所望,在心里愤恨不平。

    多么好的一个捞取资历、名声跟功劳的机会啊!

    “这南越王,果真夷狄,不知变通啊!”有人在心里跳脚。

    但他们哪里知道,这才是赵佗想要的。

    这个好处,给了汉家大臣,譬如某个文臣谋士贵族,那固然可以给赵氏留下点香火情,往后在朝中也有人能罩着。

    但,曾经在秦始皇身边侍从左右的赵佗,更清楚。

    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靠山和最粗的大腿,除了天子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讨好刘家皇帝,在其心中留下一个恭顺懂事的形象,远比交好几个文臣贵族更加实惠。

    有刘氏皇帝在上面罩着,他的子孙后代,就会无忧无虑的过上世代富贵生活。

    反之,几个大臣贵族的交情,在真正关键时刻,有屁用?

    皇帝该治罪,还是会治罪。

    当然,更重要的事情是——赵佗已经确认了,中国如今的这个年轻天子,能读懂他的这个举动的意思:我们赵家可是放弃了很多,为陛下文治武功,增光添彩。

    这投桃报李,陛下可不能忘啊!

    不然,赵佗也不会选择这样直接,毕竟,要是中国天子笨一点,读不懂他的意思,他岂非是把媚眼抛给瞎子了?

    再抬头微微一瞥撵车上的天子。

    天子果然是一副龙颜大悦的模样。

    这让赵佗立刻就喜不自胜,心知自己已经赌对了!

    这以小国侍大邦,决策很重要!

    想当年,战国之时,卫国果断无节操跪舔秦廷。

    因为跪的及时,舔的得当。

    所以,秦虽并吞六国,但任留卫国社稷,保卫君富贵。

    像其他什么鲁、郑、宋这样的国家,不识时务,于是,甚至都不需要秦人动手,其他列国就将这些王国夷灭。

    在目前的情况下,赵佗既然选择了内附,以保子孙富贵,自然就会学当年的卫君榜样了。

    抱着这个想法,赵佗就再次拜道:“老臣再请陛下,遣博士官吏,督导南越上下士民,教之以中国礼仪、制度、王化!”

    这老刘家历代不就最爱这一口了吗?

    果不其然,赵佗就听到,撵车上的天子,龙颜大悦,微笑着对他道:“南越王之请,朕岂无不许之理?”

    “请太常遴选儒法黄老,诸子百家各派名望博士,轮流前往南越,宣讲先贤之书,明教中国制度!”

    太常窦彭祖立刻出列拜道:“诺!臣谨奉诏!”

    “丞相,请收南越王所献地图户籍,录入丞相府……”刘彻又道。

    “诺!”周亚夫满脸欢喜的出列拜道。

    南越献土,这是周亚夫自任为丞相以来的最大事件。

    有了这么个闪光点在,哪怕百年后,他去九泉之下了,太宗与先帝问起来,托付给他的江山社稷与幼主如何,他也能拍着胸膛,给出一份完美答卷了。

    青史之上,更会在他的传记记下一笔:亚夫为相,南越来献,海内混一。

    这对周亚夫,简直就是天籁!

    “南越王请上前来……”刘彻端坐在撵车上,微笑着说,又朝江都王刘阏招手:“江都皇弟,也请上前来!”

    等这两人,走到撵车前,刘彻指着自己的弟弟,对赵佗问道:“南越王请看,吾弟何如?”

    “江都王仪表堂堂,进退有度,可称君子矣!”赵佗看了看刘阏,拜道。

    对这个江都王,赵佗自然听说过一些他的事情。

    据说,此人乃如今汉家天子胞弟,在其诸多兄弟中,素来与天子最亲。

    汉家历代天子,也多有一个捧起一位兄弟,向天下昭示,天家有爱的传统。

    太宗有淮南厉王,先帝有梁王。

    如今这位就有江都。

    赵佗自然也是个聪明人,他当然知道,汉家天子,不会无的放矢。

    他更听说了,如今江都王,王后失缺!

    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啊!

    历来,刘氏都有将某一部分的区域大权,交托给自己的手足兄弟的传统。

    太宗时期,淮南厉王就曾经负责三越之事,曾帅师伐国,灭亡南海。

    先帝时的梁国就更不用说了。

    兵甲之强,在诸侯王中堪称顶级。

    如今,更是隐隐有了汉家宗伯的地位。

    他的一个儿子甚至已经坐稳了未来朝鲜王的位置。

    自然,江都王的王后位置,就成了无数人觊觎的目标。

    这样想着,赵佗立刻就道:“老臣恰有一孙女,年方二八,温柔贤淑,堪称佳丽,若江都王不弃,愿许王为枕席之妾!”

    刘阏闻言,虽然有些不太乐意,但,皇帝哥哥已经打过招呼了。

    他再是不愿,也只能捏着鼻子,在表面上作出一个乐意至极的模样,长身而拜:“老大人在上,请受阏拜!”

    赵佗闻言,哈哈大笑,道:“贤婿无须多礼!”

    能捞到一个江都王后,日后有江都为奥援,自己的子孙,基本无忧了!(未完待续。)

    PS:    今天起码还有2更~至少一万字保底!

    求月票!!!!!!!!

    本来今天想爆个一万+的,但奈何,今天泰山老大人五十大寿,所以,只能写个1w左右。

    嗯~本月还剩下五天~

    但我已经写了20+万了。

    这是从未有过的记录啊~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