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五十节 南越回归(1)
    虽然刘彻没有搭理赵绾、王臧等人。○

    但这些家伙,却一点灰心的意思也没有。

    对鲁儒们来说:假如皇帝不亲近自己——那就肯定是跪舔的还不够彻底的原因。

    所以,赵绾眼珠子一转,就又道:“今陛下,发先王之大义,述《诗》《书》所载之要,臣绾等恳请陛下,录诏明于天下,使天下士民,皆知陛下之志!”

    王臧一听,自然也不甘落于人后,马上就奏道:“臣附议,另外臣以为,陛下今日所训,当著于竹帛,颁于太学,使太学子弟,皆能沐陛下之圣德,明知《诗》《书》之意……”

    刘彻听了,差点一个踉跄,好险没跌倒在地上。

    他们这么玩,让刘彻瞬间就想起了后世******ss讲话以后,底下一大堆的人回家就玩起了学习xx同志在xx会议上的讲话精神、深入贯彻学习xx同志讲话精神的梗。

    脸颊稍微抽动了一下,刘彻毅然道:“可!”

    没有那个统治者会拒绝这么好的事情,更不可能拒绝。

    而这一幕,落在其他公卿大臣眼里,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摇了摇头。

    老实说,对现在这么个情况,很多人都还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方才不是还在说秦朝征越将佐的赏罚和历史定位问题吗?

    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圣天子躬行大义,嘉大惠于天下’的结论了?

    是这个世界变得太快?

    还是我们反应太慢?

    许多人悄悄拿眼睛瞪了一下舞阳侯、复阳候还有那群不要脸的儒生。

    列侯们这么做,还情有可原。

    但儒生们这么玩。就真是让人,无语的很了。

    甚至有法家巨头在心里骂道:“卑鄙儒生。不知廉耻,居然出这样的下三滥招数……”

    “为了考举。这些家伙,真是疯了!”

    今年的考举,已经是迫在眉睫了。

    从宫廷和丞相、御史大夫衙门传出来的风声,表明,今年考举的规模,将在去年的基础上再次进行扩大。

    这次,不仅仅关东郡国的部分官职,也将由考举士子出任。

    更关键的是,安东都护府。也有数百个职位,在虚席以待。

    另外,第一批和第二批的考举士子,据说有可能会调往朝鲜、怀化等郡县,出任县尉、主曹、主薄甚至郡司马一类的关键位置。

    因此,相应的,目前关中的位置,也会空出来许多。

    据说,天子有意将他身边的一些亲信侍中与尚书郎。外放到关东或者安东历练。

    这些位置的空缺,马上就引起了诸子百家的注意。

    谁都知道,汲黯、颜异、张汤是怎么起家的。

    若能有子侄混到天子身边去,那岂非是前途大大的好?

    大家为此。这些天真是想破了脑袋,抓光了头发。

    现在,鲁儒们毫无节草与下限的跪舔天子。

    马上就让其他人。万分警惕起来。

    “玩阴的是吧?”很多人都在心里冷笑起来。

    道统之政,理念之争。从来就是不择手段。

    既然,现在你们鲁儒放大招了。那就休怪我等无情了!

    别以为你们屁股底下的那堆翔,我们看不到!

    一时间,鲁儒把仇恨拉的稳稳的。

    以至于很多人,都将注意力转移了过去,他们甚至都快忘了——原来自己并不是很赞同天子方才的训话。

    就是那些还记着这个情况的人,也很聪明的将这个问题忽略过去了。

    考举在即,又一轮厮杀将起。

    在这样的情况下,讨好或者说顺从天子的意思,是很关键的事情。

    要是恶了天子,自己的子侄门人,到时候怎么办?

    况且,这个问题也并非什么原则性的,绝对不能商量的问题。

    天子的话,也确实有些道理。

    左右不过是给一些死人死后哀荣。

    死人是不会来跟活人抢官职地位和权力的。

    勉勉强强,捏着鼻子,认了吧。

    在这样的心理下,群臣纷纷拜道:“唯陛下能作威作福,臣等谨奉诏!”

    倒是将军们多多少少,心里面有些别扭。

    尤其是周亚夫、韩颓当以及俪寄。

    “陛下……”周亚夫跟韩颓当的城府比较深一些,没有出来说话,但俪寄的性子,却向来比较直爽,他出列拜道:“陛下,今厚恩嘉故秦忠义之士,臣无异议,但是……”

    “臣想请陛下,依此故事,厚葬当年平灭吴逆一战之阵亡将佐士卒,以国士之礼,嘉忠义之心,使天下皆知陛下之意!”

    刘彻听了,当然不会拒绝俪寄的请求。

    提高武人的社会地位,将殉国武人,作为烈士褒扬。

    这是一个王朝想要对外扩张必须要做的事情。

    “可!”刘彻对俪寄道:“曲周候即有这个心,那此事就交由卿来牵头处置吧!朕命卿为‘褒扬大夫’,持节清查天下郡国,死王事而无后嗣之将佐士卒,将此辈忠臣义士棺椁,迁入阳陵之侧,使其等与先帝同休,永享祭祀;另外,凡因王事伤残之士,也由卿牵头,组织官吏,前往慰问,曰:皇帝使使等敬问忠臣义士,有冤失职,使者以闻,会奏郡县,郡县不能决,奏于丞相!”

    “自今往后,死王事者,皆照此办理!”

    “为高帝忠臣,则陪葬长陵,为太宗忠臣,则陪葬霸陵,为先帝忠臣,则陪葬阳陵,为朕而死,则陪葬茂陵。具立碑覆旗,述其生平功绩。无名氏,其墓志铭曰:无名忠臣敬奉皇帝!”刘彻淡淡的道:“子孙后代。咸于万世,皆当奉朕之命!”

    这才是刘彻想借这个机会,表达的政治目的。

    同时也是他想将刘氏王朝的家天下,向刘氏即天下或者说汉室即天下转变的一个尝试。

    想了想,刘彻补充道:“诸般杂费,皆自少府内钱出!”

    要是走国库的话,先不说会不会加重百姓负担,丞相府那边估计也要跳脚。

    俪寄闻言,却是大喜过望。

    甚至周亚夫跟韩颓当等其他将军。也都纷纷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这个差事,实在是一个能比肩如今的那位凌烟阁使者岑迈一般的荣差!

    旁的不说,这个事情,一旦做完,俪寄的名声和在军中的声望,马上就要膨胀无数倍,不知道多少将官士卒,要念俪寄这个人情。

    将来俪氏子孙,更将受此福萌。起码能保三代富贵!

    甚至靠着这个基础,出个太尉、丞相一类的俪氏子孙也未可知!

    韩颓当跟栾布两人互相看了看,然后,立刻就争相出列道:“陛下。臣等请与曲周同理此事!”

    这个功劳,这个福萌,太大了!

    这首倡之功。既然已经没了,但这具体事务。却无论如何也要参与进来。

    不然,只有俪寄一人在办。等他办完这个事情,天下郡国的将佐士卒眼里岂非只有姓俪的了?

    大家的子嗣去地方任职或者统兵出战时,下面的司马校尉要是问起这个事情来,多尴尬?

    所以,绝对不能让俪寄独吞这个美事!

    想清楚这一点后,其他将军列侯们也纷纷拜道:“臣等亦请陛下,许臣等为天下忠臣义士略尽绵薄之力……”

    最起码,这个事情的办理人员的名单上,大家要露个脸,刷个声望。

    刘彻看着这个局面,笑了起来,挥挥手道:“卿等忠心王事,朕岂无不准之理?”

    “就以曲周、弓高、俞候等各为褒扬大夫,将军列侯等,为赞礼使者,以丞相亚夫为首,督办此事!”刘彻看向周亚夫,道:“丞相,此事,朕就交给丞相去统筹规划!”

    周亚夫闻言,立刻就拜道:“诺!臣谨奉诏!”

    这也算是天上掉了馅饼,砸到了自己的脑袋上了。

    俪寄看着这一切,心里面,虽然多少有些不爽,但想想自己捞到的好处,貌似也已经挺多的了。

    最起码,这个事情办完后,天下人应该就不会再拿着自己的黑历史到处说自己了吧?

    子孙后代,应该也不用受自己拖累了。

    这样想着,心里面倒也舒服起来了。

    于是,俪寄跟着其他同僚,一起拜道:“诺!臣等谨奉诏!”

    ……………………………………

    一边的南越王赵佗,旁观着这一切。

    正因为是个旁观者,所以,他看的很清楚。

    “汉朝的这个少年天子的权柄,又加强了……”赵佗在心里感慨着。

    经此一出后,尤其是这个将天下死王事而无后嗣之忠臣义士棺椁骸骨陪葬帝陵的决定一出。

    这汉家天下的武人,恐怕从此以后上了战场,还没开大,士气就要加三成。

    假如说之前,赵佗还觉得,凭借天险和气候,能与汉军有来有回。

    但如今……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汉家已得人和,可做天下王!”

    赵佗太清楚,当军队士气高涨后,会发生什么情况了。

    当年的秦军,怎么吊打东方列国的,现在的汉军,大抵就能怎么吊打全世界。

    恐怕就是北方的匈奴,在这样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士气高涨的军队面前,也要跪下来喊爸爸。

    南越兵就不要摆到台面上来了。

    “看来,寡人现在应该考虑,如何体面的让南越社稷得以存续了……”赵佗在心中思索着。

    他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向来识时务。

    既然南越注定不可能再维持独立。

    那么,就应该主动放弃独立,转而寻求更好的优待以及厚遇。

    就像当年的吴苪做的事情那样。

    吴苪这个对头,虽然活着的时候,让赵佗很不爽。

    但吴苪死后,赵佗还是很惋惜的,甚至派出使者吊唁。

    这是因为赵佗觉得,吴苪能进能退,可谓大丈夫!

    长沙王国也因此存续下来,直到不久前,才因为绝嗣而废。

    讲道理的话,寻求一个如同长沙吴氏一样的政治待遇和地位,应该不太难。

    而且,赵佗觉得,自己的筹码,比吴苪多多了!

    他有南越国的庞大国土,良好的基础建设还有忠诚可靠的军队做筹码。

    就算是谈一个半独立的待遇,也不是不可能。

    但,赵佗知道,他必须把握时机,抓住机会!

    君王的心思,如同南海翻滚的波涛,假如不能抓住机会,一旦机会失去,君王的耐心耗尽或者,根本不需要耐心耗尽,只要好感失去,那这个事情就可能会棘手的多!

    而,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想到这里,赵佗就下了决断!

    他毅然拜道:“臣,南越王佗,叩首百拜陛下!”

    “陛下躬行仁义,顺应天命,行三王之路,做圣王之行,不以臣卑鄙,老臣虽远处南国,不明于礼乐,然亦为陛下之圣德而五内俱感!”

    赵佗抬起头来,让自己的随行大臣,抬来一个箱子,然后打开它,再恭敬的道:“老臣即蒙陛下不弃,不以臣久处蛮夷荒服之地,仍以诸夏之臣礼遇之,老臣岂能无动于衷?”

    “此南越国之户籍图册……”赵佗匍匐在地上说道:“愿献陛下,以南越山河,永为汉疆,南越上下官吏臣民,世世代代,愿为陛下臣民!请陛下收臣图册户籍,遣官吏博士,督导南越国政!”

    刘彻惊讶的看着赵佗。

    在心里为他的这个举动而诧异。

    虽然,他在这骊山这么干,有一半的原因,就是要统战。

    但,赵佗这么快的上路,还是出乎刘彻意料的。

    要知道,后世****跪台办,跪了一万年,也没跪出什么成果。

    他这边都没跪呢!

    只是稍稍释放了善意,表明了态度,这南越就臣服了?

    这让刘彻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他却没想到,这是古典时代的中国。

    中央帝国,****上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中国。

    在这个时代,地方割据政权,从来只有两条路——要嘛乖乖的臣服中央,接受天子的管辖;要嘛去死!

    除此之外,并无第三条道路可行。

    所以,一旦中央王朝崛起,一切地方割据政权,立刻都要烟消云散。

    臣服中国天子,尚且可做个安乐侯,恭顺王。

    企图顽抗到底?

    只有死路一条!

    赵佗何等人杰,当然很清楚这一点,也很明白,这是大势所趋。

    是无法逆转和不可改变的大趋势!

    除非匈奴立刻入侵,并且打败汉军,重新占领河南地区,不然,南越也好,闽越也罢,最终都要被中国大兵灭亡。

    既然如此,为何不抢先表示好意,换一个更好的结局和更好的待遇?(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啊求月票啊,被前面的人超过太多太多了~

    我已经被挤出月票奖金的序列了~~~~

    啊啊啊啊,努力了一个月,忽然死亡?接受不能,求月票!

    恩,接下来几天,我一定会努力更新,不再懈怠了!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