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四十八节 国葬(2)
    “故秦南海郡司马王中道……”

    “故秦番禹县县尉马还……”

    一具又一具棺椁,被埋入墓穴之中。

    骊山的气氛越发显得庄严而肃穆。

    跟在刘彻撵车身后,一同观礼的汉家将军大臣勋臣,与赵佗一般,惊诧的看着这一切。

    “陛下也未免有些过于郑重了吧……”有人在心里腹诽。

    要知道,哪怕是当年高皇帝安葬鲁候徐涓比起今日的排场也大大不如。

    徐涓是什么人?

    高帝爱将,从沛县就从龙,跟着高皇帝打天下,历经百余战,转战数千里的名将!

    当年萧何主持评议功臣功劳时,就将他与舞阳侯樊哙并列。

    更绝的是,徐涓在天下平定之前,就战死沙场。

    高帝登基后,常常思念徐涓。

    因此在汉二年分封功臣时,乾坤独断,将徐涓之母,封为列侯,食邑四千八百户,在汉室功臣名将表中,排名第八。

    可以想象,若徐涓活着,极有可能是跟舞阳、平阳一般,受封万户。

    但高帝就算是那么喜欢徐涓,也未如此郑重肃穆的为其下葬。

    也就唯有当年齐王田横自刎献头于雒阳后的葬礼,能与今天这样的场面相媲美了。

    因此,很多人心里面都是不太舒服。

    都觉得,想自己的父祖同袍手足,死后也没有这样的待遇与殊荣。

    这前朝的将佐,为国朝寸功未立,陛下如此厚遇。简直是……

    “赏罚不公啊……”很多人在心中说道。

    刘彻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公卿大臣的模样与态度,在心里叹了口气。

    如今的中国士大夫公卿列侯。虽然已经觉醒了朦胧的民族主义********——华夷之辩。

    但说到底,中国自古就不是一个以血统而论的民族。而是以文化认同为纽带聚合在一起的民族。

    所以,就有了‘夷狄入华夏则华夏之,华夏入夷狄则夷狄之’的名言。

    对中国人来说,血统无用,文化制度才是评判某人是夷是夏的标准。

    在这个标准下,所谓的民族意识,自然就比较淡薄了。

    认同中国文化制度理念的,哪怕是在欧陆上的蛮子,也可以用华夏称呼。不用中国文字制度礼仪的,哪怕你就在长安,那也是两条腿走路的牲畜。

    这个思维方式,决定了诸夏民族拥有着全世界最好的同化能力——在没有某个奇怪的部门以前,任你是北方的游牧之民,还是南方山沟沟里的荆楚越蛮子。

    统统都在历史的长河中被最终同化,成为了诸夏民族的一部分。

    但,有利就有弊。

    这种思维方式,导致了另外一个后果。

    那就是宗族大于国家。

    对大多数的士大夫来说。家大于国。

    这直接导致了后世宋明甚至满清的悲惨命运。

    既然家比国重要,那么为了保全家族的荣华富贵,国家社稷,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了。

    所以。明末的晋商集团,为了自己本家的利益,自然就可以毫无顾忌的把老朱家卖了。关宁的武将集团,为了自己潇洒。也当然能毫无顾忌的吃兵血,敲诈勒索朝廷。

    南方的士绅。为了自己的利益,当然能够抗税,甚至玩出五人墓碑志的事情。

    哪怕是后来清兵南下,在剃发令未下前,整个南方的士绅,基本都是跪迎王师。

    直到剃发令下达,加之清兵开始征税。

    南方士绅才醒悟过来,这是要亡天下,这才奋力反抗,但为时已晚。

    至于满清统治时期的一鸭,广东和江浙福建的商人,自然可以有样学样,把物资补给,卖给了英军,甚至给英军带路引路,乃至于极力劝说满清王朝——赶紧签了条约,赔钱吧!

    为什么?

    因为家大于国啊!

    除了少数清醒之人,其他人满脑子里面,想的都是怎么捞钱怎么来,至于国家社稷生死存亡?关我鸟事!

    殊不知,这些家伙亲手挖了坑最终还把自己和自己的子孙后代,埋葬了进去。

    宋明的官僚士绅商人利益集团,拼命拉国家后腿,把利益输送到自己的小金库中去,结果,宋明灭亡,进来的女真兵、蒙古兵和满洲兵,轻而易举的就将他们几代人积累的财富全部拿走,妻子儿女,统统沦为奴婢。

    至于满清的那些家伙更惨,他们亲手将西方的资本力量,引入中国,然后,整个中国的资产阶级团灭!

    从那以后,所谓民族资产阶级,基本就是买办的代名词了。

    一度显赫无比的广州十三行,烟消云散,曾经占据世界财富六成的中央帝国跌落云端,甚至还要被千年小弟霓虹各种调、教。

    但这并非是因为他们蠢,而是因为太聪明了,聪明到在封建社会就已经清楚,资本无国界的真理。

    可他们偏偏不知道,资本确实无国界,但资本家有祖国啊!

    没有祖国的强大,你的资产,当然只会被成他人的盘中餐。

    所以,后来****太祖总结说,中国的资产阶级,先天不足。

    在刘彻看来,何止是资产阶级,士大夫勋贵官僚集团,也统统都是先天不足。

    对这些家伙来说,姓刘的这艘船要沉了,那就换姓曹的吧,什么?姓曹的也不行了,姓司马好像还可以……那就再换换?

    最终,他们愕然发现,好像有什么怪物跑出来了。

    五胡乱华,神州陆沉。

    这个教训,不可谓不深刻。

    但这些家伙偏偏记吃不记打。

    而造成这一切悲剧的源头,在于中国的士大夫公卿甚至皇帝。自古以来,眼中只有一家一姓的利益。而很少去通盘考虑天下与家国之间的关系。

    或者说,就算知道。那也无所谓。

    反正天塌了,总有个高的顶着。

    我们就安心挖墙脚吧!

    但刘彻决定,打破这个认知。

    尤其是他身为皇帝,他很清楚,刘家的利益与权柄,当然重要!

    但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假如因为一己之利,而导致天下苍生民不聊生。

    那么,刘家的王座。也马上就会摇摇欲坠。

    维护诸夏的利益和天下百姓的生命财产与个人生活安康,直接跟刘氏本身的王座稳固,是联系在一起的。

    而对士大夫公卿列侯来说,也是如此。

    假如天下动荡,民不聊生,刀兵四起。

    这些贵族、勋臣、士大夫还能安安稳稳的开趴体?

    不被人拖出去乱刀砍死,妻女子嗣全部沦为rbq已经是很幸运了。

    北宋灭亡后,汴梁的赵氏皇族以及普通的勋贵官员,士民百姓的命运。岂不是一样的?

    所以,当最后一具棺椁,被葬入墓穴。

    刘彻从撵车中站起身来,让撵车转头。面朝自己的大臣贵族与将军士卒。

    他的天子旒在额前,迎风而动,宽大的冕服。神圣而威严。

    “朕皇祖高皇帝,起义兵。击暴秦,吊民伐罪。故上帝嘉恩,授以天命,以治中国!”刘彻缓缓的对着自己的士民公卿列侯皇族成员们说道:“秦虽无道,然征越诸将及长城驻军诸将无罪!”

    “非但无罪,反而有功!”

    “昔者,纣王无道,故武王伐商,然宗周然祀殷商先王,诗书之中,常颂不止!”刘彻缓缓的组织语言说道:“诗云:挞彼殷武,奋伐荆楚。深入其阻,裒荆之旅。有截其所,汤孙之绪。三王以来,崇前代贤王名臣,以褒后世功臣,本为中国之礼也!”

    自周室东迁,中国遭遇了一次文化大断层。

    现在,已经没有人能说的清楚,究竟宗周、殷商、夏后的时期,对前朝是个怎么的处置方法和态度了。

    但没关系。

    诗经之中,确有殷颂六篇。

    书载之上,更有成汤武丁,夏启等诸先王之颂。

    自古征伐夷狄,为诸夏拓土,就是先人们颂扬和称赞的君子之行。

    从这个角度来说,刘彻说的话,倒也能说的通。

    既然如此,那刘彻今日的行为,就不是赏罚不公,而是崇三代先王之行,褒功臣名将之德,以续后世,代天而赏。

    哪怕是最古板的鲁儒,也不能说刘彻的不是。

    “惜秦皇帝不赏有功将佐,今朕受命于天,代天养治天下元元,安可不赏?”

    反正秦始皇是个锅,不管什么罪名,都可以让他背。

    死人不会说话,更不可能跳出来反驳。

    刘彻看向四方,说道:“且朕尝读史书,见魏文侯故事,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之理……”

    刘彻提高声调:“以朕看来,诸夏是皮,天下是皮,祖宗社稷是皮,与之相比,哪怕是朕,亦是轻如鸿毛,不值一提!”

    说到这里,老刘家的祖传绝技,装逼神功十八层buff全部加满。

    而且,这个逼也就有且只要刘氏天子能装。

    其他任何人都不敢开这个口子。

    没见到孟子的地位,都因为一句‘民为重,君为轻’被人直接贬到了比儒家诸子中的最低一级,甚至在长达千年的历史上,不得翻身吗?

    这个话题,确实有些敏感。

    但老刘家从来不怕挑战敏感和禁忌,甚至从来就不惮于公开发声,阐述自己的想法。

    这是从刘邦开始,就立下的传统。

    当年刘邦在渭南的雍县,生生的再造一位黑帝,就已经让天下人领略到了,老刘家的流氓本性。

    到太宗时期,更是打破常规,公开宣告天下:天下治乱,在朕一人,进而命令百官勋贵,从今以后,对天祷告和祈福,先为百姓祈福,而不用再为君王祈福。

    遗诏中更明确说道:且朕即不德,无以佐百姓;今崩又使重服久临,以离寒暑之数……

    而这一切,非但没有减少他的权柄。

    反而将他的威权和权柄,推升到了一个至高无上的地位。

    哪怕是现在的刘彻,在民间的风评和拥护程度,也不及这位天子。

    至今,关中百姓,依然将这位天子视为‘圣人’,圣人可比神明什么的在中国的位置重要的多了。

    神明什么的,假如不能庇佑大家,显示威能,那就不会有祭祀,迟早要完蛋。

    但圣人,却是言出法随,天下景从的完美存在。

    是远超神明的至高象征。

    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在后世的****的广大农村,家家户户,都有着太祖的画像,甚至很多家庭将太祖的画像,挂在祖宗神明的神主牌下,一共供奉祭祀。

    广大司机同志,更是人人常备太祖挂坠,以太祖之威,镇压自己身上的一切灾厄。

    此时的汉室,太宗的地位,大抵就是这样一个形象。

    在关中,哪怕只是一个从来不识字,也没进过城市的老农,也是逢年过节,必向霸陵方向跪拜叩首。

    霸陵山川草木,更是无人敢冒犯。

    这让刘彻看了,眼热的很,心里面其实嫉妒的要命。

    如今,学一学自家祖父,将天下苍生以及社稷万民放到自己的头上,认为天下与社稷比自己这个皇帝还要重要。

    想来,没有那个渣渣敢跳起来拍他。

    也不会有人拍他。

    讲道理的话,孟子的学说和思想,其实是儒家思想中,最照顾贵族士绅的了。

    所谓,民为重,君为轻。

    这个民指的是谁?

    哪怕再过两千年,中国的官僚和资本家们,恐怕也是拍着胸膛说:当然是我了。

    ****什么的,要是听话,那就勉强让你当个荣誉人民好了。

    嗯,只有鼓掌权,没有投票权的那种。

    但在刘彻看来,这也是个重大的进步。

    在皇帝都承认,天下和社稷比自己重要后,那个渣渣再敢跳起来说家在国前。

    一万个御用大喷子已经就位,保证喷他个半身不遂!

    但,刘彻明白,这只是刚刚踏出第一步。

    想要消除长久以来根深蒂固的家比国优先,先想家,后想国,以先有国,后有家,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重于个人家族利益的思想取代。

    这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好在,在这个事情上面,刘彻有一大帮的帮手。

    尤其是整个儒家的嘴炮群体,都会帮他鼓吹和完善理论系统。

    而且,雒阳的那个重民派,布局也有两三年了,差不多也能为他提供些摇旗呐喊的气力。

    “是以,朕乃以国葬之礼,嘉赏故秦征越将佐,乃在于明告天下:朕崇先王之治而嘉诸夏功臣,无论是谁,凡有能为诸夏立功者,朕,不吝厚赏重封!”刘彻清声说道。(未完待续。)

    ps:    今天休息一天,最近感觉好累好累,后脑勺跟颈椎也确实负担到了一个极限了~

    所以,跟诸位申请休息一下,顺便在外面玩了玩,锻炼了一下~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