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四十二节 不甘人后的陈须
    此刻,库里提奥斯心中却只有对那位端坐在上首的中国皇帝的无尽崇拜。+,

    连我们罗马使用铅水管都知道……

    这对库里提奥斯来说,真是确凿的不能确凿的神迹!

    而罗马人对神明和宗教的痴迷程度,毋庸置疑!

    “圣明无过陛下……”库里提奥斯满怀希望的叩首:“恳请陛下嘉大惠于远方之国,解除敝国的灾厄……”

    “罗马共和国必定会生生世世感恩陛下的大恩大德!”

    “铅毒……”刘彻却站起来,告诉他:“无药可医……”

    “除了禁绝和拆穿贵国的所有铅水管外,这个问题,是不可能解决的……”

    别说是现在,就算两千年后,想要消除铅金属中毒,恐怕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更何况罗马人作死的将铅拿来修水管,大量的铅,随着饮水,进入人体,几十年日积月累下来,哪怕是神仙下凡,恐怕也要束手无策。

    唯一的出路,大概就是赶快拆穿和禁绝一切铅制品。

    “所以,就算使者去墨家学习化学,大概也是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刘彻淡淡的道。

    化学这门学科,在中国也仅仅是刚刚起步,还处于非常原始的开荒时期。

    但即使如此,这门课程以及相关的基础理论、论述,无论如何,是不能外流的。

    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除了有诸夏户口本的人外,其他任何人。都不会许可接触。

    更别说是一个罗马人了!

    “另外,化学乃我国不传之秘……”刘彻站起身来。道:“此中苦衷还请使者谅解……”

    库里提奥斯听了,失魂落魄的点了点头。

    “连这位东方的神王。都没有办法解决铅毒……”库里提奥斯心里无比苦涩的呢喃着:“恐怕,就连伟大的宙斯,也是一样……”

    就连刘彻离开,他也没有发现。

    但,天子一走,那几个侍中和尚书们立刻就围了上来。

    身毒啊……

    那个流奶与蜜的黄金之地啊!

    谁不感兴趣呢?

    …………………………

    刘彻丢下那个罗马使者,按照预定的行程,前往东宫。

    在刘彻看来,在汉室击败匈奴。打开通向西域和中亚的道路前,这个罗马人就得乖乖的一直留在中国。

    因此,怎么处置他,刘彻还要好好想一想。

    “陛下……怀化郡郡尉,安东都护府西部都尉臣须有紧急奏报……”

    刚上马车没多久,就有宦官追上来禀报。

    “陈须?”刘彻扬了扬眉头,让人停下马车。

    陈须兄弟自从去了怀化,给人感觉,完全就像是换了个人。

    陈蟜都已经把主意打到霓虹身上去了。

    至于陈须。作为兄长,自然也是不甘人后。

    虽然可能他办的事情,在别的人眼里,看来似乎有些离经叛道。

    根据薄世报告。他连治所的城防都已经建好了……

    建城的工人,全部是买的真番和马韩的奴隶。

    换了其他任何一个人,敢这么玩。第二天,御史大夫衙门就能喷他个半死——连请示都没有。就擅自与藩国进行人口贸易,你想做咩?

    但因为他是陈须。大汉堂邑候世子,太皇太后嫡长外孙。

    所以,就是向来对列侯们从不姑息的廷尉和御史大夫,这次也装作没看见。

    若仅仅是这样,那么陈须,可能也就不会得到刘彻太多关注了。

    毕竟,他弟弟可比他鬼主意要多。

    但,真正让刘彻上心的是,这个家伙,在搬进他的治所崇化城后,半个月内,就拉出了一支两千人的义从骑兵。

    看名字就知道了。

    所谓义从,在汉室素来只代表一个群体——归义的胡人。

    按照陈须的说法是:臣在崇化,召四方夷狄部族酋长,宣以陛下圣恩,夷狄皆感激涕零,叩首而拜:臣等今日沐王化而感佩圣恩,愿为陛下爪牙……

    但实际上,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所谓的义从骑兵,其实大抵跟后世的高卢鸡的外籍兵团,颇为类似。

    大抵是冲着钱、赏赐还有好处来的流浪的游牧部族。

    只不过,中国素来喜欢妆点一下脸面,免得教坏了小朋友,所以就厚着脸皮,给类似这样的雇佣兵取了个名字叫义从。

    以归义从命之意命名。

    过去几十年,汉室也颇招徕了几十支类似的义从骑兵,人数从几百到上千,不一而足。

    这些义从,到今天,基本上也都已经汉化了。

    譬如现在的大鸿胪公孙昆邪的父亲,最开始也属于义从。

    公孙昆邪本人的履历上也有义从这两个字。

    但像陈须这样,一次招募两千义从,这多少有些破记录了。

    这样的行为,让朝中有些人颇有些微词,但刘彻将这些非议的声音压了下去。

    因为他清楚,即将到来的汉匈争霸,打的就是人力与国力。

    而义从骑兵或者说雇佣兵,将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

    更何况,能花钱,就买到卖命的人,为什么不花钱?

    一个汉军骑兵,单单是培养起来,就要三年以上的时间,而他上阵阵亡,可能连一秒钟都不需要。

    在历史上,卫青与霍去病,就曾经大量使用所谓的义从。

    事实也证明,这些为了钱和好处来卖命的雇佣兵,打着打着,就会汉化。

    就像高卢鸡的外籍军团一样。

    虽然大家开始都只是为了钱跟好处或者户口本来的。

    但不管是怎样的原因,军队和战场这个大熔炉,最终都会完成将对方同化的任务。

    一个吃着中国食物。穿着中国衣服,用着中国语言。服从中**官指挥的雇佣兵,他的汉化速度。是超出你的想象的。

    历史上,霍去病的军队里,甚至还有过大量的匈奴人甚至匈奴贵族!

    但最终,他们在霍去病的感召下,都成了霍去病的脑残粉。

    当然了,义从骑兵,永远只能是个辅助手段,任何汉军中,义从兵的数量。绝对不能超过三分之一,这一点,刘彻非常清楚。

    而真正让刘彻对陈须刮目相看的是,他招募这些胡人义从的手段。

    陈须没有跟过去的汉军将领一样,将招募胡人义从局限在部族首领和贵族身上。

    他直接在崇化城里拉起了大旗,公开宣布,只要有来归义的胡人,不拘是什么人,什么身份。来一个,就发一套房子,三千钱安家费,外带三百亩土地以及一个奴隶。

    顿时就是应者景从。不止濊人各部族中的勇士,从四面八方,崇山峻岭中哭着喊着去归义。

    就是真番、韩国。也有许多人前往投军。

    更夸张的是,大兴安岭和小兴安岭里的鲜卑和乌恒人。也骑着马,跑去归义了。

    短短时间。陈须的归义骑兵,就上升到了两千人,而且还在继续增加。

    这让刘彻不得不感慨,陈须陈蟜兄弟在长安,确实是人渣败类社会垃圾。

    但,这样的人渣败类和社会渣滓,一旦将他们熟练的技术和高超的手段用到夷狄身上时,那他们就成了英雄豪杰,国家栋梁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陈须给这些归义的胡人,除了最开始的几十个人是千金买马骨,兑现了承诺外。

    剩下去投奔的,全部是打个白条。

    人家陈须可是说的很好听的。

    “吾乃汉家外戚,堂邑候世子,当今皇后之兄,岂会唬弄尔等?放心好了,答应诸位的房子跟土地,以及奴婢都会有的,只是暂时有些紧张,过两年一定兑现!”

    而进了崇化,穿上了军装,入了军队,在汉军营寨之中,义从们还想跑?呵呵……

    陈须的无赖技术,简直已经是登峰造极了。

    而被忽悠入伍的胡人,其实也没什么好的选择。

    讲老实话,陈须的西部都尉的补给给养和军饷待遇,在汉军中也算很高的了。

    普通的士卒,哪怕是辅兵,一月也有一百多钱的军饷,另外还有差不多数额的津贴和补助。

    至于骑兵,每月可是能按时领到四百钱以上,除此之外,外出巡逻、执行任务或者追剿盗匪,每次出动,按照惯例都是有赏钱的。

    至于要是打仗,那就更是赏赐大大的。

    这些,陈须都是不敢克扣的,因为汉军军饷,哪怕是安东都护府的军饷,全部都是由丞相府统一下拨,经御史、尚书以及侍中联合监督点名发放到士卒手中的。

    所以,其实,给汉军卖命其实待遇是很不错的。

    至于伙食,训练和作战的时候,都是吃肉的,就算平时,也是有荤腥。

    比起他们以前在外面流浪或者在老家饿肚子,强的太多太多。

    但这吃相,却确实够难看。

    以至于很多人知道这个事情后,都在私底下腹诽陈须丢了外戚列侯的脸。

    连胡人都骗,自己说出去的话,也能面不改色的吃回肚子里。

    基本上,以后不太可能有什么贵族勋臣会愿意跟陈须深交。

    但刘彻对陈须却很看好。

    有这样的精神,未来起码是一个殖民地的总督!

    此刻,听到陈须又有奏疏上报,刘彻下意识的就想起了上次请求给予招募义从骑兵,然后打着汉军的招牌,欺骗善良淳朴的胡人的前例。

    “这货不会又开脑洞了吧?”刘彻接过那宦官捧着的厚厚一叠的白纸,然后看了起来。

    只看了一几页,刘彻就瞪大了眼睛,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这是水楼吧……”刘彻吞了吞口水,看着自己上的那叠白纸。

    白纸上,全部是画。

    画的是一个又一个夸张的让人不敢相信的景象。

    第一页白纸上,画着一条河流,河流潺潺流向下游。

    这没什么,但关键的问题在于,河中有一条小船,拖着渔网在奋力前进,穿上,几个渔民打扮的男子,一条接一条的将那一条条在比例上,跟他们的身高差不多大小的鱼儿,抓到船舱之中。

    画的两侧,还有两句打油诗,一看就知道是陈须的手笔——除了他,大抵没人能写出这么差劲的打油诗了。

    “崇化河中捕鱼忙,一日获渔数千石……”刘彻低声念着这些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念出来的夸张诗句,脸上已经满是黑线了。

    而下一张,就更夸张了。

    这张画上,画的是一片农田的丰收景象。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足足有一人高,结出来的穗子大小有一个成人的胳膊那么长的恐怖粟苗。

    照惯例,依旧有旁白:怀化之地沃土多,一亩产粟五十石!

    刘彻伸了伸舌头。

    毫无疑问,这是水楼!

    汉室版本的水楼。

    但陈须是疯了吗?

    他难道以为,这样粗劣的手段,能哄骗自己?

    不对!

    刘彻摇摇头。

    陈须虽然逗比,但不是傻瓜,他就算想骗自己,也不会这样的手段,更不会写些这样的打油诗。

    除非他在找死!

    刘彻继续翻看下一张。

    假如前面两张,可能还是都市异能的话,那这一张就是异世大陆了。

    画上画的是一个农夫正在搬运东西的场景,但关键是这个东西是鸡蛋,一只足足有半人的大鸡蛋。

    那个农夫画的惟妙惟肖,脸上露出的那个即幸福又苦恼的样子,让刘彻都差点信了……假如那个鸡蛋不是这么夸张的话。

    再看下一张,这次变异的是公鸡了——画上画的是一只在拉着一大车半人高鸡蛋的公鸡。

    公鸡都能拉车了?

    那牛马呢?

    是不是要飞天了?

    看到这里,刘彻干脆直接翻到最后。

    果然,最后那几张白纸上,出现了文字。

    有着陈须风格的文字。

    陈须在上面,详细的阐述了自己这样做的原因,并且恳求刘彻批准他实施这个计划。

    刘彻看完,再翻到前面,再看这些夸张到浮夸的图文和打油诗时,刘彻也忍不住笑骂了一声:“混账,小小年纪,居然学会了山姆大叔的手段……”

    假如陈须没有详细阐述他的动机,刘彻还想不到这一层。

    但当陈须讲完他的动机后,刘彻就猛然想起了一则他曾经看到过的趣闻。

    山姆大叔在历史上,也曾经玩过类似的手段。

    反正左右就是骗、哄、忽悠,将大量人民,骗倒西部的州去给当地建设添砖加瓦。

    其手法,跟陈须现在的那些宣传单差不多。

    反正就是怎么夸张怎么来。

    忽悠的无数米帝百姓还真以为西部是天堂,到了西部有吃穿,到了西部能发财。

    结果到了当地后,大家才发现上当了,但为时已晚!(未完待续。)

    ps:    山姆大叔真的玩过水楼,有图有真相,鸡蛋有人那么高,玉米一个就要一辆推车,河里面一水的大鱼,庄稼地里的庄稼,夸张的吓死人……

    与之相比,****还是太年轻了……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