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四十节 中亚与印度(1)
    未央宫里,清凉殿。

    刘彻看着大鸿胪递来的一个奏折,挠了挠头。

    “大秦……”好半响,刘彻才想起来,他似乎好像曾经捡到过一只来自罗马的使者。

    但,这个罗马使者,他也就曾经关注过那么一阵子而已。

    之后,就把他丢给儒家,让他去自生自灭了。

    毕竟,罗马共和国或者罗马帝国,哪怕墨索里尼、希特勒吹的再厉害,再霸道,那也是一个跟中国相隔几万里,在没有蒸汽火车之前,大抵是不太可能有什么交集的国家。

    此时此刻,罗马对汉室的意义,更是仅仅只是一个丝绸与香料的倾斜市场。

    而且更关键的是,真正能流到罗马的汉朝产丝绸与香料的数量,恐怕少的可怜,而且,绝大部分利润,都被匈奴人跟波斯人给占去了。

    汉室,不过是个打工仔,赚了几个辛苦钱罢了。

    所以,刘彻也就新鲜了一阵,然后就把这个事情跟这个人给忘了。

    但如今,这个来自罗马的使者,却忽然找到了大鸿胪,递来了一个请求朝觐的奏折,声称有身毒的消息和情报要跟刘彻当面报告。

    “印度……”刘彻敲了敲案几的台面。

    “这人倒是确实有可能知道一些此时印度的情况,以及中亚西亚地区的国家、部族和势力划分……”刘彻在心里想着。

    毕竟,几百年前,亚历山大大帝东征,曾经征服了广袤的中亚和西亚,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横跨欧亚的帝国。、

    虽然这个基佬很快就挂了,他建立起来的帝国也随之解体。

    但假如刘彻没记错的话,解体后的亚历山大帝国,在一段很漫长的时间里,依然深刻的影响着他所征服过的地区。

    现在在中亚-西亚甚至印度一部分,都有着许多的希腊化王国与城邦。

    一个罗马使者。从欧陆渡海而来,确实是应该知道,这些王国与城邦的虚实——虽然他的情报可能已经过时了,可能有些城邦与王国现在已经灭亡。

    但最起码,这是第一手资料。

    “只是,他之前不说,现在却忽然跳出来说……”刘彻在心里狐疑着。

    欧陆的人。刘彻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哪怕是过了两千年,这些渣渣系上领带。穿上西装,一口一个契约精神的时候,也是出了名的坑死人不偿命。

    其诚信值,几能与毛子媲美。

    至于现在的罗马共和国的诚信或者说罗马贵族的信誉……

    迦太基、波斯和希腊的尸体就是证据……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刘彻敲了敲那个奏折,冷笑两声。

    不过,见一见也无妨。

    哪怕这个人是纯心来欺骗的也没关系。

    因为,当一个人说谎话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说出一些真相。

    就像你玩狼人杀。哪怕最强的狼人选手,悍跳的时候,总会露出他的狼尾巴。

    现在,刘彻最缺乏的就是来自遥远异域的情报和信息了。

    刘彻现在甚至根本就不清楚,目前月氏人的势力膨胀到什么程度了,距离它进化成那个雄霸中亚的贵霜王朝,还要多久?

    没有错。收拾匈奴后,月氏人或者说月氏人建立的贵霜王朝,就是汉室最大的敌人了。

    “让大鸿胪带人来见朕罢……”刘彻对身旁的王道说道。

    半个时辰后,穿着一身儒袍的库里提奥斯,现在汉名叫赵秦的罗马使者,就被带到了刘彻面前。

    “外臣赵秦。拜见尊敬的皇帝陛下……”库里提奥斯哆嗦着身子,趴在殿中,学着自己学到的汉朝礼仪,叩首拜道。

    此刻的库里提奥斯自然已经知道,中国或者说汉朝天子,这是一个怎样强大的君王了。

    他的威权,覆盖了几乎整个东方。

    而他的神圣。更是如同神明一般,不可亵渎。

    他就像罗马神话中的奥斯匹林诸神一般,拥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此时的罗马,深受希腊文化影响。

    封建迷信程度,比起中国来还要严重。

    面对这样一位下凡的神王,万神之神,库里提奥斯只觉得,自己的小腿肚子都在抽筋了。

    而在畏惧之时,他心里也隐隐深处一些自豪与骄傲的心理,甚至有种:我居然如此荣幸,能几次三番,得到这位伟大的神皇接见,聆听圣训………

    “使者在我国,过的可还习惯?”刘彻微微笑着,对这个来自罗马的使者温和的问道。

    “回禀陛下,外臣一切都好,感谢陛下的热情招待,有朝一日,外臣回国,一定将陛下的友好与恩德,告诉敝国上下,尤其是元老院……”库里提奥斯谦卑的答道。

    “这就好!”刘彻点点头,然后问道:“听说使者有来自身毒的消息和情报,要禀报给朕?”

    “是的,尊敬的陛下……”库里提奥斯趴在地上,用着事先想好的说辞答道:“承蒙陛下与贵国照顾,外臣无以为报,外臣又听说陛下对身毒,也就是敝国所说的印度,非常有兴趣,因此,外臣便想以身毒的消息和情报,作为对陛下以及贵国优待的回报……”

    “嗯……”刘彻微笑着点点头,然后站起身来,看着这个家伙,冷不丁问道:“那朕怎么听说,那身毒国中,目前有个王国,与使者的大秦,有着非常深的渊源?可谓是同出一源?”

    在广义上来说,所谓的希腊-雅典城邦以及迦太基、罗马、马其顿,在此时,应该算得上是一个文化的共同体。

    他们的宗教和文化以及********甚至人种都高度相似。

    这也是罗马人能君临欧陆,一度统一欧陆的缘故。

    但是,罗马人显然没有中国这样的大一统传统和高度的文化向心力以及凝聚力。

    或者说,罗马曾经有过这样的文化向心力和凝聚力。

    但基友教的发展壮大和强盛,毁掉了这一切。

    所以,后世的欧陆,只能用一盘散沙来形容,哪怕是勉强被利益和口号捏到一起。成立了欧萌,但,实际上,欧萌可能还不如它的前身,那个松散的欧洲共同体呢!

    但对这个问题,刘彻懒得去考虑和思考。

    欧陆的蛮子是死是活,与中国。与汉人,与诸夏民族。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刘彻现在,想知道的事情,只有一个——现在的印度,究竟是怎么一个情况?中亚的月氏人的力量,膨胀到什么地步了?

    库里提奥斯闻言,却是浑身一震。

    心中的惶恐,已经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希腊人的巴克特里亚王国,与他的祖国罗马之间,确实存在着非常深厚的联系与渊源。

    但是。在这遥远的东方世界,知道并且清楚这一点的外人,却是少之又少。

    “汉朝的这位神王,果然有着如同天神一般的威能……”心里想着,库里提奥斯于是恭敬的一拜,然后道:“回禀伟大的陛下,确实是这样的……”

    “但……”库里提奥斯抬起头。用着崇拜的口吻道:“陛下有所不知,那身毒的那个巴克特里亚王国,是希腊-马其顿人建立的,而敝国,虽然在文化上跟宗教上,与这两者大同小异。但究其根本,希腊人也好,马其顿人也好,都是敝国的潜在敌人……”

    罗马的霸权哪里来的?

    还不就是从希腊-马其顿人手里抢过来的?

    地中海也好,小亚细亚也罢,这些地方之前的霸主,可都是希腊-马其顿人。

    罗马通过战争。从这两者手里抢过来的。

    “希腊-马其顿吗?”刘彻看了看库里提奥斯,冷不丁的道:“朕倒是有所耳闻,听说这两国,曾经有过像亚里士多德、柏拉图和阿基米德这样的大贤,其所著的思想和书籍,哪怕在中国,也能算的上是博士了……”

    “但可惜啊,好像这些大贤都已经去世了……”刘彻砸吧了一下嘴巴,摇了摇头,一副特别遗憾的模样。

    但库里提奥斯却吓了个半死!

    亚里士多德、柏拉图还有阿基米德,这些希腊的思想巨擘的名字,可是从未传到过东方。

    哪怕是如今的巴克特里亚王国,知道并且清楚这几位的思想和成就的人,也已经屈指可数了。

    换句话说,这些名字本不该跨越数万里的距离,传到这遥远的东方世界。

    这中国的皇帝从哪里得知的?

    只能有一个解释了!

    这位神王,在听到希腊-马其顿的名字后,立刻就从心底浮现了这些讯息。

    这到底是多么可怕和伟大的一位在世神啊。

    荷马史诗中描述的阿克琉斯一类的半神,与他相比,无疑是天与地的差距。

    只是,为何这位神王,只提亚里士多德等人,而完全不管罗马共和国呢?

    难道……

    “只有亚里士多德这样的伟大贤哲,才有资格,为他所知……”库里提奥斯苦涩的在心里想道。

    但却也不得不承认,罗马共和国,在文化和艺术方面,被亚里士多德、柏拉图等人领衔的希腊思想界和艺术家给甩到沟里面去了。

    正因为如此,罗马才会毫无保留的全盘接受希腊的文化、思想、宗教以及艺术。

    刘彻却是沉吟片刻,接着道:“朕好像还听说,那位叫阿基米德的大贤,是被贵国的士兵所杀?”

    他摇摇头,对库里提奥斯道:“贵国怎么可以这样呢?野有贤者,岂能以刀兵相加?应该恭敬的用礼仪,将这样的大贤,请到庙堂之上,商讨和讨论国家政策,让他们的智慧,造福百姓嘛……”

    库里提奥斯却是已经浑身都在打摆子了。

    阿基米德之死……

    好吧,这是罗马人自己也懊悔不已的事情。

    库里提奥斯过去在罗马的时候,也没少骂过当初攻入叙拉古的将军和士兵。

    整个希腊文化圈,更是常常以此嘲笑罗马人的粗鄙和不尊重学者。

    现在,这个丑闻甚至都已经被东方这个国度的神王知道了……

    以库里提奥斯所知,这个东方的帝国的皇帝,虽然比欧陆的帝国的皇帝的权力和权柄还要大。

    但是,这个国家自古以来,就有着优待和善待文人学者思想界艺术家的传统。

    一个类似阿基米迪那样的大贤,在这个国家,绝对会受到全国上下的尊重和爱戴。

    至于苏格拉底那样的人物,若是出生在这个国度,恐怕,根本不会受到任何惩罚。

    上至皇帝,下至百姓,都只会恭敬的膜拜在他的思想和艺术成就之下。

    若是这两人的故事,为这东方帝国的人民所知,那么……

    库里提奥斯仿佛已经看到了,罗马-希腊的名字在中国臭大街的未来了。

    他很清楚,在这个东方的帝国,思想界、文化家、艺术家,享有特殊而崇高的社会地位和来自全国的尊敬。

    任何伤害侮辱这样的人物的人,哪怕是贵族,皇帝,也会被人唾弃,更不用杀害了!

    “与这样的一个成熟的帝国相比,罗马,果然还是有很长的道路需要走……”库里提奥斯在心里想着,然后他抬着头,看着端坐于上首的那位汉朝的天之子,无可置疑的神王,在心里思索道:“或许,罗马应该向这个古老的帝国学习,学习它的政治制度和结构体系……”

    在中国这将近一年,他耳闻目睹,这个东方国度的强大动员力和国力。

    如此庞大的一个帝国,紧密的团结在了天之子的领导之下,至高无上的天之子,以其无上权柄,统治和管理着这个比罗马还要庞大的帝国。

    用仁德、道理和慈悲,而不是武力、诡计和阴谋,治理国家。

    库里提奥斯曾经去过这个汉朝首都的平民区,经过对比,他也不得不承认,哪怕是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贫民,在精神面貌和身体素质以及个人修养上,也完爆罗马的平民,甚至很多人都有着堪比罗马公民甚至贵族的文化修养和个人素质。

    于是,这样的帝国,君临他所在的世界,并且领导他所在的世界,自然是理所应当和顺其自然的。

    这样的帝国的主宰,受到神明褒扬和庇佑,更是无可置疑和顺理成章的。(未完待续。)

    PS:    继续去码字,努力还债ING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