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三十八节 王者归来-墨家(3)
    杨毅的这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顿时就引起了许多围观士子的热血沸腾。

    年轻人嘛,总是冲动而且感性的。

    一句口号就能忽悠他们上战场,一个描绘出来的未来景象,也能激励他们头悬梁,锥刺股,日以继夜,奋发向上。

    被杨毅这么一刺激,立刻就有许多的年轻人,心里面跃跃欲试,想要加入墨者的大家庭。

    兼爱非攻什么的听上去,好像也挺高大上的?

    不比东方的儒家说的君子之道差多少嘛。

    尤其是如今墨家,似乎很得当今天子的喜欢。

    去年考举,但凡是墨家子弟,几乎全部中了……

    这就让更多的******和投机主义者心痒难耐。

    对文人来说,改变一下自己的********,或者换个嘴脸出来喊口号,其实,压根就没什么难度。

    就像历史上,从纵横家变成了儒家的主父偃,还有从法家立场,变成高举春秋,甚至以春秋故事来解释法律的张汤们。、

    文人,从来就不需要脸面,他们只需要成功。

    为了富贵,为了权力,为了迎娶白富美。

    莫说是墨家了,就是两千年后的那个最初的****,不也有一大帮平时衣冠楚楚,住豪宅,喝咖啡,平时私生活混乱无比的大师、名家们,纷纷跪舔,甚至脸不红心不跳的认为自己也是无产阶级的家伙吗?

    杨毅看着人群,知道是时候了。

    于是,他长身而拜,道:“幸蒙陛下不弃,以我墨者还有些许微功于社稷,乃特拨内库禁钱三千万与我墨家于长安城东市之侧,立一墨校,凡诸夏之人,无论士农工商,只要认同我墨家理念。愿与我辈墨者,一同携手,为天下兼爱,四海非攻之人,皆可来墨校学习,我墨家将不收分文学费,若有人能得我墨家任意一位墨者认可。更可免费提供食宿与生活之用!”

    这个炸弹炸下来,顿时就惊得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方士术士们在心里面是跳脚大骂。愤愤不平。

    三千万啊!

    这些钱,若是堆在一起,恐怕有小山那么高了!

    当陛下却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拨给了墨家。

    若是给我们,那该多好?

    能去花街柳巷潇洒多少年啊!

    而儒家的士子们,则是露出了无比警惕的神情。

    墨校?

    墨翟的思想,真要复活了吗?

    再没有比儒生更清楚,墨家的可怕之处的人了。

    当年,战国之时。儒墨之间在列国相互竞争。

    尤其是在齐国,捉对厮杀。

    彼此,对对方的能耐和行为方式,可是极为清楚的。

    而当数年前,墨家在长安出现复苏的迹象,并且得到当今天子的大力支持后。

    儒家的各个巨头,就已经紧急给自己的门人弟子和族人上过课。反复强调过墨家的可怕和恐怖之处了。

    因而,现在大凡有所师承的儒生们都知道,当年墨家是怎么在列国吊打儒家的。

    他们扎根于底层,与百姓士卒为伍,赤脚蓑衣,哪怕不为君王所喜。也能跟其他诸子百家,掰手腕,比拼一二。

    一旦得到君王信重,立刻就是鱼跃龙门,横扫所在的国家的一切派系。

    而且,因为他们起于底层。

    所以,一旦溃败。其他派系几乎很难再在当地有所作为,只能灰溜溜的滚出该国,等待那个支持墨家的君王死去或者改变主意。

    如今,墨家得到当今天子信重,更有军方的许多巨头支持。

    若再被他们立起墨校,有了足够的人才补给和血液补充。

    那,这个曾经的大敌,那曾经遮蔽了大半个中国,让儒家只能瑟瑟发抖,甚至被人在各个场合,朝野乡村所有地方反复打脸和嘲讽的墨家,在未来的三五年中,恐怕就要回归人间了。

    最起码,在关中,将会如此。

    “不行,我等要马上回去,将这个消息报告给老师!”许多人在心里想着。

    而在围观人群中的其他诸子百家的弟子,却是看着人群里激动不已议论着结伴一同前去墨校学习的年轻人,纷纷在心里哀叹一声:“墨翟的学派,终究还是复苏了啊……”

    但他们并不像儒家那样,对墨家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

    对他们来说,墨家复苏也好,儒家崛起也罢,都是威胁。

    所以也就不存在,墨家坏蛋,儒家好人这个设定。

    对他们来说,儒墨都是异端。

    插儒家一刀跟插墨家一刀没有区别。

    当然,若有可能,多数人都会选择亲近儒家而排斥墨家。

    只是目前看来,儒墨都已经是羽翼丰满,大势已成。

    在这个情况下,聪明人当然不会跳出来当t拉仇恨了。

    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旁观。

    “这是王者归来的景象啊……”远处,一个马车中,宋子候许九,把玩着手里的一个小物件,看着这里的景象,在心里想着。

    “诸君!”许九看着马车中的其他几位穿着布衣的男子说道:“我等杂家子弟也是时候奋起了,不能让墨家独美于前!”

    “陛下已经准许我等,前往安东诸都尉治下,宣扬我等的理念,传播我等的思想,教化士民,有朝一日,我等或许也能像今日之墨家一般,堂堂正正的回归朝堂,告诉天下百姓,我等亦是豪杰!”

    “君侯所言,我等受教!”其他几人纷纷站起身来,长身而拜。

    杂家凋零至今,最后的传承者,如同风中残烛,可能,自己等人就是这世界上最后一批立誓要合儒法,并墨道,兼百家之见的杂家子弟了。

    但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是杂家理念的真正支持和践行者。

    愿意不惜一切,哪怕赌上身家性命。宗族名声,也要让世人知道,曾经有过他们这样的一群人,曾经思考过国家前途,百姓未来和天下苍生!

    “去吧!诸君!”许九慷慨的对着自己的这些同窗同门和同志们拜道:“陛下让我赠诸君一言:安东诸地,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今日。诸君子然离长安,来日。或许回归之时,便是负天下苍生之望,得国家社稷之盼!”许九说道:“届时,我将在灞桥,迎接诸君以王者之态,率三千子弟,回归朝堂!”

    “到时候,我等联手,将儒法黄老墨诸子。杀个片甲不留!”

    “必不负君侯所望!”所有人都是慨然而道,言语之中的决心已是毋庸置疑了!

    ………………………………

    库里提奥斯,站在人群中,看着周围的一切,耳中听着前面的那个叫杨毅的墨者的言语。

    他在中国已经待了将近一年了,对中国的言语与典故,也有所了解了。

    虽然。不是太明白,那个叫杨毅的墨者所说的一些话。

    但他依然感觉心潮滂湃,难以自抑。

    “我决定了……”库里提奥斯对着自己身旁的同伴说道:“我要去报名,去那个墨校学习!”

    此时此刻,库里提奥斯心里的爱国主义情怀和罗马贵族的使命感,如同他对祖国的未来前途的担忧一般浓厚而沉重。

    “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化学,于我的祖国,罗马,将有很大帮助,甚至可能是一门比亚里士多德与柏拉图的学问加起来,影响还要大的学问!”

    “罗马共和国,应该学会这一门学问!”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或许。学到了这个化学,还能找到接触铅毒的法子……至少,也能找到避免铅毒害人的预防手段……”库里提奥斯很清楚,罗马的城邦里,到处都是铅做的水管。

    因此,哪怕得到了元老会和百人队长会议的全力支持,全国动员,拆除这些水管,其难度与工程量,也将是罗马所不能承受的。

    况且,拆了铅管,罗马人用什么饮水呢?

    跟汉朝一样凿井吗?

    罗马能接受吗?

    这个问题,库里提奥斯很清楚,罗马共和国的元老院与百人队长会议,恐怕至少也要辩论个四五年,才会有个初步结论。

    中间要是发生执政官或者保民官内讧,或者日耳曼蛮子和小亚细亚的蛮子造反,可能拖延更久。

    而且,共和国的元老院以及百人队长会议,在类似的民政问题,从来都缺乏高效率。

    共和国,可不是这遥远的东方的汉朝,这丝绸与瓷器的国度。

    执掌大权的人,是获得了神明与天地认可的天子。

    只要皇帝一声令下,所有人都要服从。

    自共和国诞生之初开始至今,元老院跟百人队长会议上,就从未出现过统一意见这种事情。

    哪怕当初面对汉尼拔的挑战,元老院也依然在内讧和相互攻忤。

    一直等到汉尼拔都打上门来了,元老院才急忙停止撕逼,赶快派出军队去迎战。

    所以,库里提奥斯知道,哪怕他回到罗马,告诉所有贵族与公民,那个恶魔被他抓到了。

    恐怕的结果,也只是在元老院里扯皮扯上几十年,当问题彻底被所有人认识和接受之后,这个提议才会被接纳和认可。

    到那个时候……

    “恐怕共和国将不复存在……”

    库里提奥斯很清楚,铅毒继续侵染下去,罗马的人口出生和健康状况,必然年复一年的恶化,最终,没有足够多强壮健康的士兵和勇敢的贵族。

    哪怕是强大无比的罗马军团,恐怕也要被日耳曼蛮子和小亚细亚的土著逆推!

    甚至希腊马其顿也可能不甘寂寞……

    唯一的办法,就是从这东方的古国,这神明眷顾的国家,学到消除,至少也是能防止铅毒危害下一代的方法。

    这样,元老院才有可能迅速通过决议!

    然而,库里提奥斯虽然想的很好。

    但是,无情的现实,很快就击碎了他的幻想。

    “赵秦……”他身旁的一个儒生同伴,对他道:“你是不可能进入墨校学习的……”

    赵秦正是库里提奥斯的汉名。以赵为姓,是因为他曾经听说,汉朝有个赵国,赵国有许多美丽的女子,而名秦,则是汉朝人将他的祖国,称为大秦。

    “嗯!”另外一人。冷笑着看着他:“没听到那个叫杨毅的人说了吗?只有诸夏之人,才能去墨校学习!”

    “知道什么叫诸夏吗?”

    “有礼仪之大。谓之华,有服章之美,是为夏!”

    “粗鄙夷狄,也配为诸夏?”

    “哦呵呵……”

    对这些儒生来说,他们对库里提奥斯这样明目张胆的叛徒的耐心已然完全耗尽。

    当着他们的面,居然敢说出要投奔墨家的话!

    大家的脸,都是火辣辣的疼!

    况且,这些儒生们自认为,自己对这个夷狄之人可谓不薄啊。

    从来都没有短过他的吃喝。对他的各种问题,更是从来没有拒绝回答过。

    但这个来自大秦的夷狄的回报,却让他们伤透了心。

    居然当着他们的面,要投奔死敌?!

    这简直不可饶恕!

    “难怪管仲说,夷狄禽兽,不可厌也!此辈无有恩义之心,无有师长之义。忘恩负义,不配为人!”更有人咬牙切齿的道。

    库里提奥斯却是傻傻的看着这些在一刻钟前,还是对他无微不至的同伴们。

    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在罗马,同时跟几个的老师学习,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在这东方。怎么就这样了?

    还有……

    我可不是什么夷狄……

    我是高贵的罗马共和国执政官使者,元老院元老之子,生来贵胄!

    但……

    库里提奥斯看着这些一脸鄙夷和不屑的看着他的同伴。

    他忽然想起来了。

    在他初到汉朝的那天,那个骑在马上,像看奴隶和蛮子一般看着他的汉朝军官。

    “尔等已经是汉天子的奴婢了!”那个军官的高傲和骄傲,一如罗马城中的贵族看着角斗场内的日耳曼蛮子一般:“这是尔等的福气!几辈子都修不来的!尔等夷狄,原本茹毛嗜血。率兽食人,不知礼仪,不知廉耻,不懂规矩,今有幸得蒙汉天子恩泽,当好好珍惜,誓死效忠大汉天子,明不明白?”

    “原来……”库里提奥斯终于醒悟过来:“我在这汉朝人的眼里,就跟日耳曼蛮子在罗马贵族眼中一样……是粗鄙的奴隶,只能用生命和鲜血才能稍稍取悦一下高贵的罗马公民的贱民……不……甚至更低等级……是两条腿走路的牲畜……”

    然而,库里提奥斯,却没有反驳这些人的言论。

    在汉朝越久,库里提奥斯对这个国家和民族的畏惧和崇拜就越深。

    这个古老的帝国,早在罗马还没有建成的时候,就已经统治着整个东方了。

    就连北方那个野蛮的蛮子帝国,那个强大的不像话的匈奴帝国,也曾经被这个国家的皇帝的军队按在地上暴打。

    它是东方自古以来,有人类出现开始,就无可置疑和不容置疑的主宰者和霸主。

    中国皇帝自诩受命于天,连神明也要受其驱策和册封。

    罗马与之相比,就跟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婴儿一样幼稚而可笑。

    哪怕是库里提奥斯曾经自豪的文学与艺术。

    在东方这个老大帝国的丰富的思想体系,多如大海波涛一般的先贤志士面前,也是自惭形秽。

    唯一能稍稍在这个古老的王者,东方的至尊面前聊以自慰的,恐怕也就亚里士多德,柏拉图等寥寥几人而已。

    但问题是——不管亚里士多德,还是柏拉图,都不是罗马人。

    甚至柏拉图这样的大贤者,就是死于罗马士兵手中的。

    从这个方面来说,好像,这东方的至尊的人民和贵族,确实有足够骄傲和自豪的理由,也确实可以认为除了他们之外,其他所有人和国家都是夷狄,都是蛮子,都是两条腿走路,不懂文明的牲畜和野人。

    只是,这个事实,让库里提奥斯实在是太伤心了。

    更重要的是——假如他不能去墨校学习,那么,共和国的未来和命运怎么办?

    难道要看着自己的祖国与人民,沉沦于铅的毒害之中,最终,光荣的罗马共和国,伟大的民煮国度,就此消亡吗?

    不!

    库里提奥斯抬起头,他告诉自己,这是绝对不行的!

    还有一个人,还有一个人,可以拯救自己的祖国!

    伟大的,至高无上的,天之子,神之王,万神之神,执掌一切,晓瑜一切,能看清一切,并且洞悉一切的在世神王,如今这个国家的真正主宰,那个端坐于那座神王之殿的汉朝皇帝!(未完待续。)

    PS:    还有一更,努力还债的要离马上去写~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