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三十七节 王者归来——墨家(2)
    “琉璃含铅,因此有毒,本不该出现于世间!”那墨者拿着手中的那块琉璃,继续说道:“但是……我墨家去从先代列国聿明氏的笔记和记载中,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瞬间,所有的方士和术士,都将视线集中在了这个墨者身上。

    实在是,聿明氏,就是阴阳家和神棍们的祖宗。

    在春秋时期,天下列国,甚至周天子的宫廷宗教顾问,就是由大量的聿明氏出任。

    在更久远****时期,甚至三皇五帝时期,聿明氏更是与轩辕氏一样显赫的姓氏。

    今天,人们所熟悉的几乎所有复姓,如司马氏、南宫氏、东郭氏等等,几乎都是脱胎于聿明氏。

    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中国所有的医方卜噬之属的祖师爷,全部出身聿明氏。

    因此,今天的汉家文人士大夫,常常会在书信和笔记中,将阴阳家、方士、术士,依旧以‘聿明氏’相称。

    汉代笔记里,你要是看到某某贵族对人说,我今天找了个聿明氏给我看了下风水或者身体。

    千万别以为人家是找来了个姓聿明的神棍或者医生。

    实际上,这只是一种修辞手法。

    但这位墨者所说的聿明氏,显然是春秋时期,依然活跃在宫廷中的那些阴阳家的先行者。

    在战国乱世没有出现之前,聿明氏们依然是铁饭碗。

    他们只要每天研究研究天像,然后唬弄一下国君和卿大夫就可以了。

    对如今的神棍们来说,这些聿明氏更是有可能掌握了某些涉及长生秘闻与不死秘诀的仙人。

    著名的随候珠的故事,不就很是能说明一些问题吗?

    “我墨家从春秋时期的聿明氏遗简与青铜器上的铭文,发现了一些特殊的记载……”

    大家纷纷竖起耳朵,就是儒生们。虽然嘴上说着墨家什么的最好去死,但身体却也不由自主的做出了倾听的反应。

    孔子虽然说,子不语怪力乱神。但终究也只是不语怪力乱神而已。

    在事实上,儒家对鬼神的迷信程度。甚至已经超越了推崇明鬼的墨家。

    若能得长生,没有那个儒生会拒绝——哪怕因此要去拥抱墨家。

    “根据先代的聿明氏记载,经过我墨家验证,已经证实,当铅与石英砂混合后,经高温持续加热融化,祛除杂质,就能得到更加透明的琉璃……”那墨者却笑着。以一种戏虐的态度看着众人:“而且,据我墨家推测,假如继续将温度升高,甚至可以得到远远超越琉璃光泽,甚至完全能照出人影的全新事物……未来,此种全新琉璃一旦问世,我墨家相信,那极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所谓随侯珠!”

    随侯珠这三个字一出现,果然就让所有的围观群众都不由自主的惊呼出声。

    当今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春秋二宝,随珠和壁的典故?

    如今。和氏璧已经被秦人雕琢成了传国玉玺,挂在当今天子的腰间。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成为人君身份地位与统治天下的象征。

    而随珠却早已经湮灭于历史的长河之中,伴随着随国的灭亡,再也不复出现。

    但正因为如此,随珠因此历年来,被无数人,赋予了种种神秘的外衣。

    阴阳家认为。随候之珠,乃鬼神之献。

    民间更是有传说。随候珠乃龙王之子献给随候报答救命之恩的礼物,据说。若有人能口含随和珠,那么死后,就将得到龙王的帮助,灵魂升入天上,与诸神永享不朽。

    甚至,许多方士和术士相信,随侯珠中蕴藏着长生不死之药的最终奥秘,谁能破解这个奥秘,谁就能炼成不死药。

    “据我墨家推测,到时候,我等就可以此种全新的琉璃,制成种种器皿,圣天子甚至曾经说过,若得此种琉璃,则可观三千世界,天地星辰之秘!”这位墨者一脸神往的模样,然后,又是一脸懊悔的神情:“可惜,如今没有能足够耐高温的锅坩,而且,可能配方也有些问题……故此,此种琉璃,可能还需要时日才能面世……”

    这对墨家来说,真是人世间最残酷的酷刑。

    但没有办法,技术跟条件达不到。

    只能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了。

    但他很快就又高兴的眉飞色舞起来了。

    “至于油锅捞钱,纸人吐血,掌中起火……”他微微笑着说道:“不过是方士术士,窃取天地之秘,以障眼法使出来的把戏,只要知道它们的原理,那么,谁都能掌握……”说着他就将手伸进了看似滚烫的油锅之中,捞起了在里面的五铢钱,展示给众人,顿时引得围观群众发出阵阵的惊呼声。

    “但我墨家,却通过观察和研究这些原理,延伸出了一门全新的学问……”他一脸严肃和神圣的道:“经报天子,得陛下赐名,将这一门学问,命名为‘化学’,化者,天地万物,日月星辰演化之途径也,据陛下所说,若翌日,化学之学,得至巅峰,则能生白骨而肉死人,甚至除人间一切疾病痛苦,使老有所依,幼有所养,若果真如此,真是天下社稷苍生之幸!”

    现在的墨家,毫无疑问,就是刘彻的脑残粉。

    他们对刘彻这个皇帝的忠诚度跟服从度,甚至早已经超越ax这个级别,达到了‘哪怕陛下让我去死,我也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地步’。

    除了墨家是因为刘彻才得以复兴,才得以重新复活的原因外。

    墨家思想中的核心论述之一明鬼,更是起到了无可估量的作用!

    对于信奉明鬼,相信世界上一定存在鬼神的墨家来说。

    自证受命于天的天子,简直是跟三代先王,三皇五帝那样的神王一样,就算是死。也要跟随的人主。

    说起来是挺搞笑的。

    本该是唯物主义的科学家的思想派系的墨家是诸子百家里,除了阴阳家外,对鬼神存在最为笃定的学派。

    而本该带着老百姓一起奔向封建迷信大道的儒家。却恰恰是诸子百家里,对鬼神态度最坚决的派系!

    哪怕是法家。也比不上儒家在鬼神问题上的坚定立场。

    但在实际历史上,却又颠倒了过来,高喊明鬼的墨家,走上了发明创造和兼爱天下,造福百姓的科学家道路,而坚持着‘子不语怪力乱神’的儒家,却偷偷摸摸的玩出了天人感应,五德终始。甚至祥瑞谶语等等乱七八糟的神道鬼道歪道。

    只能说,这个世界真是太奇妙了!

    在如今,从不忌讳自己推崇封建迷信思想,主张明鬼,认为人死之后确实有灵的墨家,在遇到了刘彻这个他们确认的‘果然受命于天’的天子后,立刻就成了脑残粉。

    所以,不单单是学派的核心思想和理论论述,也能让天子随便改,随便加。

    这都是天命嘛!

    上苍借天子之口。晓瑜我等墨者,应当如此。

    那我们当然就会如此了!

    而且,在日常生活中。墨家也确实感觉到,当今天子确实有着鬼神莫测的眼力和能力——常常天子指出来的方向和方法,只要去努力,最终都能被证明,那是真的可以实现或者确实存在的真理。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天子说,你们墨家的三表法用了几百年了,应该与时俱进,改一改了吧?

    墨家上下立刻表示:伏维陛下圣裁。臣等唯奉诏而已……

    天子又说,化学是门好学问。直指大道根本。

    墨家上下,立刻就鼓足了干劲。投入到了研究天地万物生化演变之路的研究上。

    虽然没有技术,也没有条件,更缺乏足够的例证。

    但墨者抱着朝闻道夕死可矣的精神,从一个个的先人留下的笔记和残卷中,寻找那些可以证明的生化演变之物。

    然后,不断的做实验,不断的做研究。

    哪怕因此中毒受伤甚至偶尔会发引发火灾甚至发生爆炸,导致人都炸个半身不遂。

    但墨家上下,却是前仆后继,视死如归。

    根本就不在乎这求道路上的些许挫折与困难。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成员,甚至认为,这是求道之路上,必然遇到的问题。

    但,这个时候,墨家终于发现,他们遇到了一个真正的困难了。

    这就是,人手不够了!

    如今的墨家,哪怕算上学徒,上上下下,加起来,也就三百余人。

    真正的墨者数量,更是不足百二十人。

    不说跟墨家的全盛时期相比了,就是跟当年在田横手下时相比也是大大不如。

    这么点人手,别说是去研究化学,探索天地万物演化之道。

    就是现有的一些工作,也是进行的很困难,很紧张。

    因此,墨家现在亟需一批新鲜血液的补充。

    但想要扩招,对现在的墨家来说,真是无比困难的。

    虽然,士大夫公卿列侯家的子侄们,有不少平时,也会学着墨者们的穿者打扮,赤脚蓑衣,招摇过市。

    但那只是s而已。

    真要他们去当墨家学徒,恐怕第一天就不干了!

    而且,社会上敌视和仇视墨家的人,也是一抓一大把。

    尤其是关中的官宦与豪强们,对墨家名下的墨社,简直是视之如狼,望之如虎。

    指望这些人的子弟来学习墨家的理论,践行墨家的思想。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至于关东那边的士子们……

    在儒家和法家的合力之下,墨家现在在关东,已经被抹黑成了一个‘无君无父,抛妻弃子,无有忠义,更不通礼乐’的妖魔。

    在这些人的合力之下,哪怕是墨家如今背靠天子,还有军方的鼎力支持。

    想要吸收新鲜血液,尤其是符合墨家需要的新鲜血液,可谓是阻力重重!

    去年到今年,整整一年,墨家只增加了五个新的墨者与二十多个新的学徒。

    而这些所有的新鲜血液,几乎全是墨家自己从墨社以及弟子随从亲友中培养出来的……

    但却因为实验、疾病以及其他各种原因,有八位墨者去世,三十一个学徒身亡。

    再这么玩下去,墨家上下都觉得,可能等不到自己探明大道,明知世界真理,最终实现天下兼爱的理想世界,墨家自己就要断绝传统了。

    被逼的没有办法的墨家,不得不第一次对未央宫发出请求:陛下,请救救墨家吧!

    而天子的指示来的很快。

    “薄后千秋将至,朕已命有司于长安市井,演绎诸般杂技,君等可借此机会,于世人面前,宣扬墨翟之理念,讲演今日墨家之理想,借此吸引志同道合之人,携手共谋未来,朕将令有司,全力支持与配合!”

    想着天子的这个之世,这个墨者,就笑着对着围观的至少千人以上的群众,拱手道:“诸君,我墨家始自先贤墨翟,自有墨家这一称谓以来,我墨家上下,就以‘兼爱非攻,节用明鬼天志’为纲,我墨家,不是某些人口里所说的‘无君无父,抛妻弃子,无有忠义,不通礼乐’之辈!”

    他指着自己,道:“譬如区区在下,某本雒阳人,姓杨名毅字子重,上有六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身旁更有细君相持,我墨家子弟,讲兼爱天下,与天下士民百姓同呼吸,共祸福!”

    “诸君请试想一下,倘若有人,连自己的家人妻小与父母叔伯宗族都不爱,何以谈爱天下?”

    “包括在下在内的所有墨者,都是父母所生,天地所养,天子所治的诸夏之子民!”

    “我们与诸君一般,都侍奉着自己的父母,养育着自己的孩子妻小,敬重着乡中长者……”

    “但是……”杨毅抬起头,挺起胸膛,骄傲的说道:“我们与诸君的不同的是,我们墨者知道,不能自己侍奉父母颐养天年,就可以不管天下无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诸夏同胞;我们墨者知道,不能因为自己乡梓,平安无事,就可以不管北方长城为率兽食人之稽粥氏肆虐之燕赵上代同胞的苦难,所以,我等墨者,提倡节用以辅军国,明鬼以敬祖宗神明,天志以探世间万物之运转规律,验于古,用于今,明于道,诚于心!”(未完待续。)

    ps:--今天继续还债ing恩,感谢昨天打赏的巨巨们,吓尿了,居然这么多人打赏-0-受宠若惊啊~只能努力码字回报大家了~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