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三十五节 心软
    “连中水侯都毛遂自荐了啊……”

    未央宫里,刘彻看着摆在自己案几上的一封热情洋溢的自荐书,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得意。~,

    众所周知,中水侯吕家跟汁方候雍家还有赤泉候杨家,并称为长安三怂,或者长安三宅男。

    这三家列侯,向来都是缩在长安的自家宅邸之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原因呢,也是人尽皆知的。

    汁方候雍家在先祖雍齿,跟汉室的开国君王刘邦很不对路。

    当年封雍齿,是捏着鼻子封的。

    甚至连诏书都故意将什邡写成汁方,以此来恶心雍齿。

    所以雍家为求自保,代代比赛谁更宅。

    这一代的汁方候,刘彻见过一次,那简直是个肉山啊!

    至于中水候……

    刘彻摸了摸下巴,感觉到有些蛋疼。

    不为什么,因为这个列侯家族,是目前汉室现在唯一一个在公开祭祀项羽,并且在每年项羽的忌日给项羽披麻戴孝的列侯家族。

    而这个事情,是得到了包括吕后在内的历代汉室掌权人物的认可和默许的。

    谁叫初代中水侯吕马童死的实在是太诡异了呢?

    初代中水侯吕马童,曾经做过项羽的马童,专门为项羽照顾他的那匹宝马乌骓马。

    而且,他在项羽面前,很得信任。

    巨鹿之战后,项羽曾经公开拍着吕马童的肩膀,对诸将道:此吾之臂膀也!

    在那个时候,项羽与吕马童的关系,就好比现在刘彻跟王道的关系。

    然而,事情很快发生了变化。

    韩信暗度陈仓。汉军兵出关中,并且迅速击败了项羽布置的秦地的军队。

    在这个过程中,吕马童投降了,而本是秦将的章邯却为项羽战斗到最后一兵一卒。

    所以,史记中就有那个经典的一幕。

    项羽在乌江江畔,抱着爱妃虞姬的尸体。对着前来追杀他的吕马童洒然一笑:“此非吾故人也?”又说“吾闻汉购我头千金,邑万户,吾为若德!”坦然伏剑自刎。

    这个画面,成为了后世戏剧中描绘项羽英雄末路时的标准设定。

    可是,项羽做梦也想不到。

    就是吕马童这个他认为的‘故人’,他曾经称赞过的‘臂膀’,他的爱马乌骓马的马夫。

    在他伏剑自刎后,为了抢到一个他的零件,跟其他人大打出手。

    杀死了数十个竞争者后。抢的了一条大腿,然后,飞奔着跑去领赏。

    项羽本人的尸首,更是被人你争我夺,最后只剩下了五个还算完整的零件,被送到了刘邦面前。

    刘邦命人将这些残肢缝补起来,然后下葬。

    最后,封这五个抢到零件的家伙为列侯。

    若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那么,史书上恐怕也不会特意重点去描写。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了。

    先是吕马童在他生日当天,忽然当着满堂宾客,跪在地上,叩首求饶:“吾诚有罪,背主忘义,不如狗彘!”随即暴毙。

    然后。另一个抢到了项羽零件的涅阳候吕胜,在自己的封国候府中,极为凄惨的死去,据说,死前。他曾经受到了极为残酷的折磨和刑罚,浑身上下,就没有一个完整的部分。

    更重要的是,吕胜死后,他的儿子被人举报,是他妻子与他人私通所生,封国被依法废除。

    紧接着,其他三人或者后代,相继出事。

    他们这五家,仿佛被人诅咒了一般。

    侯爵的家主,往往不得好死。

    不是暴毙,就是犯法被诛。

    到今天,当初的五个项羽零件竞赛的优胜者,只有三家还在苟延残喘。

    这中水侯吕氏跟赤泉候杨氏,更是一直缩在长安的候府内部,天天请巫师术士跟方士神棍给项羽做法,祭祀,请求项王放过自己。

    而刘氏对此,一直是默认的。

    这个事情甚至是得到过刘邦跟吕后许可的。

    道理很简单。

    就跟轩辕黄帝把蚩尤大卸八块,然后还封他为兵主一般。

    若项羽被证明是鬼神,那么击败了这样的人物,问鼎天下的高皇帝,该是怎样的英雄豪杰啊?

    出于这么一个想法,历代刘氏天子,非但不阻止吕家跟杨家在家里跳大神,大搞祭祀,给项羽披麻戴孝。

    甚至在这里面推波助澜,煽风点火,搞出种种传说和故事。

    倒是苦了吕家跟杨家,被老刘家真是坑的泪流满面。

    以刘彻所知,当代的中水侯吕青肩跟赤泉候杨无害,每年都把封国的绝大部分收入跟赏赐,全部花在了请各路方士术士神棍们祭祀项羽,做法沟通,请求已成鬼神的项羽放自己一马。

    这些方士术士神棍们也不是什么善茬。

    他们拿了钱,回头就偷偷摸摸的搞出各种把戏,譬如半夜里装楚人在人家家里唱楚歌,或者搞出金戈铁马的声响。

    吓得这两家代代精神衰弱,才二三十岁就看上去跟四五十岁一样。

    更因为代代把钱都花在了神棍们身上,所以堂堂列侯,日子过的还不如寻常人家,常常是粟米饭抄粟米饭,只有逢年过节,或者皇帝赏赐酒肉的时候,才能吃点荤腥……

    不过,对这些家伙,刘彻半分同情心也没有。

    项羽怎么说也算个英雄人物了,况且人家都伏剑自刎了,你们这些渣渣,人家活着的时候,围在一旁,没有一个人敢动手,等人家死了,就耍起威风来了,把人家大卸八块,肠子内脏扯的到处都是。

    这事情,做的太过。

    有报应,也是他们应该的!

    只是……

    看着吕青肩的奏折。刘彻抿了抿嘴唇,笑道:“倒也不是太傻……”

    实际上,无论怎样的弥天大谎或者精致的骗局,被人骗了几十年,就算是智商欠费的家伙,也该察觉到些蛛丝马迹了。

    然而。在这个问题上,吕家跟杨家,就算察觉到了。

    也要捏着鼻子,配合着把戏演下去。

    不然,老刘家发起飙来,可是不认人的!

    所以,这吕青肩与其说是胆子大了,倒不如说是,人家打算借此机会来试探刘彻的想法——陛下。俺们家这个戏还要不要继续演下去啊?

    大概应该是这么个意思。

    挠了挠头,刘彻觉得,折磨人家,到现在,就算项羽,也应该出了那口恶气了吧?

    于是,刘彻对王道吩咐一声:“去告诉少府,让少府写信给鲁承恩公。请鲁承恩公来一趟长安,去中水侯和赤泉候府走一趟。祭拜中水庄候跟赤泉庄候……”

    吕马童跟杨喜,死后的谥号都是庄。

    谥法曰:屡征杀伐曰庄,死于原野曰庄。

    对这两人的一生,倒是蛮贴切的一个盖棺定论。

    嗯,让鲁承恩公,这个刘彻给项羽选的隔三代之子去中水与赤泉两家走一趟。

    就算项羽真有愤怒的怨灵还在诅咒这两家。想来也该看在自己的隔三代儿子的份上,消消气了。

    这事情,就这样算了。

    同时呢,刘彻在这个事情里面,当然也能捞到好处了。

    在世人眼中。大抵都会认为,刘彻这个天子,果然生而神圣。

    连项羽这样的鬼神,都要受他驱策和册封。

    消费死人,自古以来,皇帝们玩这个手段,向来就不需要学。

    不过,想起自己册封的那个鲁承恩公项忠,刘彻就想起了绣衣卫报告的一个不那么令他高兴的事情了。

    最近,曲阜的奉祀君孔滕之子,当代的孔子嫡脉传人孔忠,隔三差五就往谷城跑。

    “老孔家要不要这么作死啊?”刘彻在心里腹诽道。

    虽然,齐鲁地区,素来有祭祀和同情项羽的风潮。

    尤其鲁地的儒生家族,更是以‘项王忠臣’自居。

    刘彻虽然知道和清楚,这些不过是儒生们借以扬名和自我标榜的手段罢了。

    同时也是在跟他这个皇帝喊话:你看,你看!你快看!我是如此的忠义,满腹的忠心啊,快请去朝里当大官吧!

    这就好比后世****网络上,那些天天喊着:先总统空一格我们怀念你的家伙一样。

    他们是真喜欢空一格吗?

    或许吧!

    但更大可能,却只不过是因为,这样子喊的话,显得自己比较有逼格,能跟其他人区分开来,更重要的是有小钱钱啊!

    除此之外,更有可能获得****或者其他什么奇奇怪怪的组织收编。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但老孔家玩的这么高调,却让刘彻心里很不爽。

    刘彻甚至在心里腹诽:“你们孔家可是刘邦封的奉祀君啊!项羽在世的时候,可没给你们什么优待和政策吧?你这样搞,让朕真的很伤心……”

    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不会有统治者喜欢。

    “让尚书台拟诏,迁曲阜孔氏全族去平壤,教化士民!”刘彻对着身旁的一个尚书郎吩咐着。

    本来,刘彻还顾忌后世有棒子会说孔子是韩国人这件事情,只打算派一个孔家的旁支过去。

    现在,既然孔忠跳的这么欢。

    那也就管不了这么多了,先迁过去再说!

    “而且这样做,似乎还可以避免以后孔安国伪造今文尚书……”刘彻在心里想着。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恐怕以后,孔融让梨之类的成语,估计要换一个时间地点了。

    更重要的是,孔家去了朝鲜,以后中国历史上就不会有什么所谓的衍圣公家族了。

    离开齐鲁大本营,孔氏撑死了也就是一个比较有名的先贤家族而已。

    想要无论什么朝代,不管什么人入主中国,都吃香喝辣?

    做梦去吧!

    君子之泽,尚且五世而斩。

    孔夫子传到今天,都第十代了。

    孔家是时候从祖宗的功劳薄上退下来。好好做点实事,而不是混吃等死当米虫,甚至祸害天下了!

    在刘彻看来,中国这片土地上,就不该存在什么永恒不朽的家族,世代神圣的血脉。

    也不能存在。什么什么人就天生比其他人高贵。

    中国又不是欧陆,从来讲的是能力和拳头而不是血统与传承。

    就连皇帝,要是没有能力,掌控力不够,都要被下面的权臣给架空,当成傀儡,甚至随意废立。

    凭什么你孔家就特殊?就无论怎样,都是超然地位,不管怎么作恶。都是纯洁善良?

    这样想着,刘彻心里面顿时舒坦了不少。

    这时候,一个宦官进来禀报道:“陛下,奉车都尉入宫了,求见陛下……”

    “剧孟?”刘彻挠挠头,然后看了看桌子上的那些奏疏:“他也想争这个西南主帅的位置?这倒是稀奇了!”

    对于剧孟,刘彻是了解的。

    军事素养什么的,其实也就是勉勉强强算合格而已。

    但。安保方面和心思的细腻方面,却是刘彻身边所有臣子中最强的。

    每次刘彻出行。剧孟总会将安保工作做的滴水不漏,将所有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全部考虑到。

    正因为这样,刘彻对剧孟非常放心,认为有他保护,自己就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但这个家伙看上去好像,不是很甘心当个安保队长跟保镖。想要做更大的事业?

    “宣!”刘彻摆摆手说道。

    剧孟要去西南统兵,倒不是不行。

    毕竟,那边考验的更多是手段,是政治手腕,是拉拢。而不是打仗。

    况且,还有临邛的程郑婴跟卓王孙在后面当奶妈,实在不行,关门放资本家,马上就能让西南诸王知道厉害。

    没多久,剧孟就来到了刘彻面前,恭身拜道:“臣拜见陛下……”

    “剧卿这么晚进宫,所为何事?”刘彻故意问道。

    “回禀陛下,臣星夜入宫,乃是想向陛下请命!”剧孟抬起头来,用一种非常自信的口吻,对刘彻道:“臣觉得,臣虽然愚昧,但久与陛下相处,恩德感召之下,也稍微有所进步,故此斗胆向陛下请命,请为西南将军,为君分忧!”

    刘彻看着剧孟一副认真的模样,也摸了摸下巴,考虑了一会,然后,道:“卿的想法,朕知道了,卿应当是明白朕的为人的,光说不练,朕从来不信,卿可有具体的战略策划?可有全盘的考量?可派人调查过西南诸国?譬如:西南一共有多少国?此中诸国,又有多少,堪称强国?彼辈对我汉家态度如何?国中兵力多少?战力如何?”

    这个问题,顿时就把剧孟难住了。

    他只是被人怂恿来的,哪里去调查过这些事情?

    更何况,在长安,谁又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

    摸了摸头,剧孟羞愧的拜道:“臣……臣……”

    刘彻见了摇了摇头。

    剧孟这个样子,真让刘彻没法放心。

    不过看他可怜的模样,想着怎么多日子相处的感情。

    刘彻也不由得有些心软,于是,站起来对他骂道:“什么都不知道,就敢来朕这里请命?朕真若让你上了战场,岂非要丧师败阵?”

    剧孟听了,赶紧叩首道:“臣有罪……”

    “还不赶紧回去找人帮忙,做部署,调查,写作战计划?”刘彻踹了这个家伙一脚,训道。

    剧孟先是一愣,继而大喜,拜道:“诺,臣这就回去调查……”

    “好好用程不识……”刘彻看着剧孟,提醒他道:“用得好了,程不识一人,足可当一部精兵!”

    程不识的军事技能跟用兵之法,毋庸置疑是很强的。

    至少,不比李广差。

    当然,没办法跟卫青霍去病这样五百年也未必出一个天之骄子相比。

    “诺!”剧孟大喜,拜道:“臣谨奉命!”

    然后叩首拜辞。

    刘彻看着剧孟喜滋滋的跑回去找人谋划作战方案和战略部署的背影,摇了摇头。

    “朕还是太心软了……”刘彻在心里想着:“也不知这是对是错……”

    但刘彻也没办法。

    想实行当初对剧孟的承诺,让他封侯拜将,光耀门楣。

    这西南副本,还真的要扶他一马,拉他一手。

    想来,有程不识帮忙,剧孟大抵是能搞定的吧?(未完待续。)

    ps:    等下还有一更==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