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三十二节 国情咨文(3)
    刘彻的话借着传声的铜喇叭,传遍整个武苑。

    将军大臣,听了之后,全部都是呆住了。

    这样的言论,这样的说法,简直闻所未闻啊!

    自古以来,天命的问题,就是一个禁忌。

    尤其是秦到底有没有获命于天过?更是禁忌中的禁忌。

    汉室的思想界、舆论界,哪怕脑洞再大,想象力再丰富的人,也最多只敢在私底下议论议论这个事情。

    从来没有那个家伙敢于公开讨论此事。

    即使当年,贾长沙作过秦论,也不过是浅尝辄止,只能围绕一些不那么敏感的问题,阐述自己的意见。

    纵然如此,舆论界跟统治者们对贾谊的那篇过秦论,也未必不是没有意见!

    换了其他人,哪怕是诸侯王,倘若在这个问题上大放厥词。

    周亚夫保证,一定把他打的妈妈都不认识,让御史大夫将他喷个半身不遂。

    然而,如今,站在台上对天命侃侃而谈的人是当今天子。

    三代之后,唯一能自证君权天授的天子!

    如今威加四海,德被苍生的天子!

    一纸诏令,就让南越跪下,国王入朝的天子!

    君权已经达到了史无前例的巅峰!

    当君权达到巅峰后,自然而然,就可以将皇帝自己的意志演化成上苍的意志,进而借助天地之伟力,让思想界舆论界,世间万物,全部随他心意而改变。

    于是,包括周亚夫在内的所有列侯将军大臣,全部只能乖乖低下脑袋,认真领会和学习揣摩天子的讲话精神,还要将之牢记在心中。

    而武苑的学员们,政治敏锐性就没有这么高了。

    他们对刘彻的说法,大部分都只有一个感觉——很新奇。

    正因为新奇。所以他们都听进去了。

    仔细在心里想一想,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

    不然,何以汤武革鼎是正义,周武伐商又成了天意了呢?

    老天爷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就剥夺殷商的天命。而让姬周取而代之了吧?

    还有,秦若无天命,那它是怎么灭亡六国,统一四海,君临八荒**的?

    经过刘彻的解释后。大家就‘纷纷恍然大悟’。

    四海穷困,天禄永终!

    汤武祭天的誓词,在如今的这个校场之中,几乎是人尽皆知的。

    甚至有人能倒背如流。

    若是从这个方面去解释的话,那么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上苍赐予天命或者收回天命,似乎有了一个标准。

    国家治理的好,那么王朝自然江山万万年。

    治理不好,百姓穷困潦倒,人民民不聊生,那自然就要失去上天的眷顾。新的王朝应运而生,革鼎旧朝,纠正错误。

    夏商周三代莫不如此!

    其实,这个事情,也不是太难理解的事情,也不是没有人想到过,更加不是没有人提出过。

    孟子不就说过,民为重,君为轻这样不河蟹的话语?

    但,古典中国。皇权至高无上。

    皇帝们哪怕自己都不信,也在幻想着江山万万年。

    哪怕是刘彻那位堪称封建帝王中对百姓最好,最有自知之明的天子,也曾经闹出过‘不问苍生问鬼神’的笑话。更曾经幻想过永生永世长生不死。

    其他帝王,就更加不堪了。

    他们怎么可能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去跟着别人瞎起哄?

    无论明君雄主,还是暴君昏王,天天自己在梦里YY百姓都是忠臣,哪怕饿死也会忠于自己。或者说,根本就不认为有什么人或者事物能阻挡自己。

    而在中国,大一统的封建王朝之下,除了皇帝之外,没有任何人有那个能力和资格解释天命。

    皇帝不谈这个问题,除非王朝末路,英雄并起,谁敢谈?

    刘彻现在算是自己主动,捅破了这么一层窗户纸。

    弊端当然是有的。

    那就是以后,一旦国家治理不好,或者子孙不肖,出个脑残。

    那百姓马上就会联想到:孝X皇帝曾经说过——四海穷困,天禄永终。

    如今,天下穷困,民不聊生,上苍必然已经收回了赐予汉室的天命,我辈英雄正该起于草莽,振臂一呼,顺天应命,革鼎天下!

    但考虑到刘彻自己已经决定玩工业化了。

    所以实际上这个弊端已经不重要了。

    工业化下的中国,农民起义,已经不足为害。

    资本家跟工人们,将登上舞台,挥洒自己的聪明才智。

    就算未来搞不成工业化,其实,这样做,也没有什么坏处。

    身为穿越者的刘彻清楚,自汉以后,中国就没有那个王朝有三百年之运。

    哪怕是将愚民和高压政策玩到登峰造极的程度的满清,事实上,假如没有欧陆的帝国主义用舰船大炮敲开国门,不然,很可能,满清王朝在1840年的太平天国起义时,就要被推翻。

    所谓铁桶的江山,天下士民忠诚度永远MAX,这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中国人民,自古以来,就是典型的现实主义者。

    陈胜吴广在大泽乡的那声怒吼更为中国百姓注入了反抗的基因。

    无论统治者怎么唬弄他们,怎么自我感觉良好。

    百姓有自己的判断标准。

    谁能让他们过上老婆孩子热坑头的日子,他们就支持谁,拥护谁,从来不管什么主义啊制度啊国策啊之类不能填饱自己肚子,让妻儿健康生活的嘘头。

    所以,在刘彻看来,挑明了这个事情,比捂着瞒着要好。

    至少,以后要是那个皇帝想要脑残,那他就要考虑考虑,天命会不会离他而去的问题。

    当然,真要出现一个劳资就是想要败家,就是要脑残的家伙,刘彻也没有办法。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皇帝要脑残,谁都拦不住。

    但起码,有这么个预防针在,能极大的避免皇帝脑残的概率。

    “朕自即位以来。以天下苍生为要,屡下赦令,命天下士大夫公卿率民更始,更亲开籍田,以劝耕天下。赖上帝之福,士民努力,虽偶有灾患,然海内大体升平……”清了清嗓子后,刘彻继续说道:“于是,上帝乃嘉朕以大惠,令怀化河中出金,大河有鱼,乃以此令朕养治天下士民也!”

    “今朕听说,有些公卿列侯。不能明朕内志,使使堵塞道路,禁民出入,实为大缪!”刘彻的视线,从某个列侯的身上扫过。

    这些家伙顿时就低下脑袋,恨不得钻到地里面去。

    其他人更是纷纷对他们行以注目礼。

    无论是这些家伙违背天子所说的‘天意’禁止士民出入,还是他们‘不能明朕内志’,怎么看,这些家伙都是一副药丸的模样啊!

    但在政坛上,从来就只有锦上添花。而很少会有人雪中送炭。

    甚至多数列侯都有一种——看到你有麻烦,我就觉得很爽的心理。

    “所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朕希望。以后这样获罪于天的事情,公卿列侯士大夫,都不要去做……”刘彻看着那些家伙说道“勿谓言之不预也!”

    这些家伙顿时就立刻全部躬着身子,低着脑袋,乖乖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天子都用如此严厉的口气责备了。

    他们哪里还站得住呢?

    起码也要罚酒三杯。表态下不为例!

    甚至有些家伙已经股战不已。

    刘氏在抓人小辫子治罪方面的天赋,可是已经升满了!

    这些家伙几乎全部在心里决定,回去以后,就让人打开道路,不再阻止民众出入。

    当然,这也刺激了这些家伙纷纷决定,回去后,就组织人手,前往自己的加恩封地开采资源。

    陛下既然不让我们组织民众出入,那我们自己就先占了坑,把黄金采光先。

    总不能说,我们采自己封国的资源,也有罪过吧?

    刘彻却是懒得理会这些家伙。

    左右不过是一小撮渣渣,他们要是在这样的警告后,还我行我素,那就只能让廷尉去讲道理了。

    反正,每年清理一批跟不上自己脚步的贵族士大夫,有利于国家健康跟社会稳定。

    “再来谈谈南越的事情……”刘彻继续说道:“南越王赵佗,已然自番禹出发,来长安朝觐朕……朕已经下令,让少府修葺秦始皇陵园和历代秦王陵墓,并命人选取五十户农户为秦始皇守陵,此先王之训!”

    这个事情,其实早就该做了。

    所谓兴灭国,继绝世,封三代之后。

    这是自汤武鼎革以来的中国传统。

    同时也是现实的需要。

    若是,万一以后刘家被人推翻了,那刘氏子孙,也还是能享受享受祖宗余荫,过几年富贵生活。

    善待前朝的面子工程嘛。

    但在汉室,却因为********和种种原因,别说秦之后了,就是姬周之后,也没有封。

    直到刘彻上台才开始着手此事。

    然而,刘彻却不仅仅只想遵循传统和为子孙考虑,留后路。

    他想要得到更多!

    这次赵佗入朝,就是刘彻实行自己的计划的一个最好契机。

    想想看,两千年后,****为了统战需要,都不得不捏着鼻子,对空一格大唱赞歌,国共死仇,也能握手和解。

    秦汉的历史遗留问题,在统一国家的旗帜下,自然也可以解决了。

    “除此之外,朕还已经决定,封故秦南海尉任嚣为安越候,为其在骊山起陵,与秦始皇陵墓隔山相望,以褒忠臣,还会特准南越王祭拜秦始皇陵墓……”刘彻慢慢的说道。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口子。

    这个口子一旦打开,秦的话题,也就不会那么禁忌了。

    文人士大夫和思想界舆论界,就都可以来讨论讨论,秦朝到底是为什么灭亡的?

    而不是跟之前一样,对秦的灭亡,一句话就给出答案——因为它是坏蛋,不得人心,所以高皇帝斩白蛇,起义兵诛之!

    真理素来越辩越明。

    更重要的是,通过这样一场讨论。

    某些迂腐和根本没有经过大脑的说法,就可以休矣。

    而秦朝已经灭亡了几十年了,姓赢的王室,不是被项羽咔嚓了,就是死在秦末的宫廷斗争之中。

    即使现在还有,也都早已是泯然路人。

    再也构不成对汉室政权的任何威胁。

    所以,这个问题,刘彻真是可以放心大胆的提出来。

    只是……

    刘彻看了看太学方向,他有种直觉——这次儒家,大抵又要撒泼打滚耍无赖了。

    毕竟,人家可是天天拿着焚书坑儒这个事情当做自己的王牌来打。

    借此来博取同情,顺便争取民众支持。

    所以,一旦思想界跟舆论界开始讨论秦亡的前因后果,就必然会有人去翻故纸堆,一翻故纸堆,所谓‘焚书坑儒’恐怕就成了笑话了。

    然后,天天嚷嚷着暴秦无道,焚书坑儒,秦始皇坏死了的儒家,岂非要被人把脸都抽肿?

    尤其是,当大家发现,秦始皇焚书坑儒后,依然有络绎不绝的儒生,跑去咸阳,捧秦始皇臭脚,甚至给二世当臣子时,儒家恐怕,皮都会被人扒光。

    不过,这没有关系。

    儒家素来脸皮比城墙还厚。

    当年刘邦都能在儒生帽子里撒尿,叔孙通不照样去拍马屁求官吗?

    因此,刘彻相信,他们是能完美解决这个问题的。

    刘彻说完这一段话,看着鸦雀无声的校场。

    显然,武苑师生也都知道,这个问题有多么敏感。

    不过,对军人来说——你们儒家法家黄老派撕逼关我屁事!

    这也是刘彻为什么会选择在武苑说这番话的缘故。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军队是不会去管思想界的事情了。

    他们只在乎两件事情——军费和军功。

    刘彻自然清楚这一点。

    所以,他拉拢军队的办法非常简单。

    他抬起头看向所有的武苑师生,道:“朕近日读史,知临邛关塞之外,有西南夷,曾于楚秦之时,为我中国之土,今西南诸国,或陷于愚昧,或长于山林之中,不知王化,也不明于礼乐,朕闻之甚为痛心!”

    “朕为天下王,做百姓民父母,凡四海之内,昭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八荒之中,**之内,其民莫不为朕之子民,今西南沦于愚昧,陷于蛮荒,朕即做天下王,岂能不拯之乎?”

    这就是古代中国王朝的霸道之处了!

    无论是舆论,还是皇帝,都觉得,全世界自古以来就是我们的领土。

    在这个理论的基础之上,那中国征服世界,就是正义的神圣事业。

    正是在这个理论指导下,古代中国,将它所能征服的所有已知世界全部征服。

    只要能种田的地方,最后都成了中国的一部分。(未完待续。)

    PS:    等下还有2更~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