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三十一节 国情咨文(2)
    刘彻伸手压了压,示意众将安静。¤,

    霎时,整个武苑就安静了下来。

    “诸君想必也知道,近来,天下发生的事情……”刘彻看着那一个个笔直站立着的士卒将校,慢慢的说道“朕听闻,军中有许多的将校,多有些不同意见……”

    演武场中,将校学员之间,相互看了看,许多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实际上,对于刘彻放过南越,军中上下,何止是有不同意见啊!

    对汉军中那些荷尔蒙过剩,整天琢磨着搞个大新闻,好让自己能有实现人生价值的机会的那些将佐们来说。

    南越王国,就好比是一个满是各种极品装备,到处都是海量经验值的副本。

    只要打通这个副本。

    上上下下的好处,简直是多的数都数不清。

    不知道有多少人,将因此累功,拜为将军,甚至受封关内侯、列侯!

    此外,南越国内,积蓄了数十年的财富,也能让无数人,一夜暴富——自古以来,大军出征,取胜后,将敌人的财产土地和奴婢统统揣到自己兜里面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当年吴楚叛乱,平叛大军,不就差点吃撑了吗?

    弓高候韩颓当,曲周候俪寄,这两位更是因此一跃成为汉家最有钱的列侯之一。

    内战尚且如此,对外发动军事行动,那就只能用刮地三尺来形容来了。

    将军士卒们,一旦进入敌国境内。

    敌人的国库、仓储以及宫廷、贵族官员的家产和土地,就统统是大家瓜分的目标。

    然而。这么一块都到了嘴边的肥肉,现在却不翼而飞。

    军方自然是有很多不同意见的。

    只是。军队讲究纪律,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将佐军官。再怎么不甘心,只要朝廷没下令,他们就只能乖乖的在营盘里呆着。

    刘彻的视线,从武苑师生们身上扫过。

    掌握了绣衣卫的他,当然清楚,军方的牢骚内容还有将佐们的议论焦点。

    总的来看,军队的将佐,对没能去刷南越副本,心里面虽然不大情愿。不是很理解,但还是勉强捏着鼻子接受。

    但,武苑的师生就不一样了。

    这些人,主要来自北方长城一带的郡国,很多人,就是生于军营,长于什伍,几乎人人都是对匈奴的主战派。

    甚至有些人,一天不打仗。浑身不舒服斯基。

    这些家伙,在长城边郡,连匈奴人也经常挑衅,常常搞出摩擦。

    对他们来说。诸夏统治世界,不仅仅是传统的需要,也是现实的需要。更是生存的需要。

    在他们的眼里,只有消灭所有敌人。才能保护家乡桑梓的安全。

    虽然这样的狂热的战争狂,在武苑师生中的数量。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

    在以前,这些家伙分散在漫长的长城防线之上,彼此相隔数百数千里,几乎没有碰面的机会。

    但如今,他们来到了武苑,聚集在了一起。

    当这一小撮战争狂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立刻产生了化学反应。

    而且,更重要的是,哪怕是其他立场相对温和,不那么狂热的战争分子,也被他们裹挟、影响,甚至洗脑了。

    在这些家伙的鼓吹之下,如今,武苑中渐渐出现了一股‘诸夏特殊’的论调。

    其核心论述就是——诸夏贵胄,身来不凡,自古特殊,不然,怎么解释为什么全世界,就我诸夏这么一个文明之邦,****上国,而其他地方,全然是刀耕火种,愚昧腐朽,不懂礼仪,甚至连文字都没有的蛮子?夷狄?

    所以,中国天然的负有将王化传播给所有夷狄,实现天下大同的使命!

    类似这样的腔调和说法,刘彻自然熟悉无比。

    这是帝国主义、军国主义在生长发育时期,忍不住外泄出来的信息。

    若在二十一世纪,甚至二十世纪后半叶,这样的腔调和说法,当然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属于臭名昭著的纳粹言论。

    然而,在二十世纪之前,这却是地球上的政治正确,甚至是通行全球的唯一真理。

    至于在现在,简直就是先进的不能再先进的思想,是指引人类前进和进化的指路明灯。

    可惜,这些论述和言论,现在还没有成为一个体系,没有一个具体的行动和执行纲领,更加没有人来总结。

    基本上都流于嘴边,甚至有人一天一个说法。

    这样是很不利的。

    中国历史上,从不缺乏具备民族主义意识和诸夏特殊论调的帝王将相。

    管仲就曾说过:夷狄豺狼,不可厌也,诸夏亲昵,不可弃也。

    近代的汉将季布也曾经掷地有声的大声疾呼:夷狄譬如禽兽,得其善言不足喜,得其恶言不足怒。

    至于后来,在终结了五胡乱华带来的天下分裂后,唐太宗李世民,就曾经很清醒的告诫大臣子孙:夷狄人面兽心,微不得意,必反噬为害!

    魏征也曾经上书劝谏:夷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强必盗寇,弱则卑复,不顾恩义,其天性也!

    可惜,类似这些言论,松散而随意,始终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论述。

    而刘彻此行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在背后推一把,让这些论述和论调,形成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帝国主义思想流派。

    帝国主义这玩意,假如是外国人在针对中国玩,那当然是坏透了,应该彻底打倒和消灭。

    但若假如中国是帝国主义……

    哪怕再过两千年,广大中国民众也只会表示——看到祖国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

    “朕知道诸君的疑虑。所以,今日前来。是想向诸君阐述一下,朝廷、朕在此事上的看法和想法……”刘彻继续缓缓的说道。

    他的话。让台下面的将军大臣们,纷纷变色。

    实在是,自古以来,就没有那个统治者会跟臣子尤其是中下层的臣子解释,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么做的道理是什么?

    长久以来,皇帝更是只对老天爷负责。

    大臣百姓,统统跪好了,听命令就行了。

    以至于孔子就说过一句凌棱两可,断一下句就能成为另外一个截然相反意思的名句——民可使使之。不可使由之。

    但将军大臣也没法子阻止刘彻继续说一下去。

    因为中国的传统里还有广开言路,兼听则明偏信则暗的说法。

    一个优秀的君王,必然是一个善于纳谏的君王。

    反过来说,皇帝对臣民解释自己的行为,也属于圣天子之行。

    只是……

    陛下都亲自来跟这些学员解释自己的行为了,那,以后这些家伙毕业后,到军中任职,会不会因为被陛下娇惯的太过。以至于都变成刺头?

    只要一想到以后军队要多出一堆遇到事情,不合他意,就要个解释的下属。

    很多将军都是满头黑线。

    而军官学员们则纷纷露出笑容。

    能让天子亲自来解释国策与国政!

    这是多么大的荣誉啊!

    几乎每一个武苑学员,都是与有荣焉。

    刘彻看了一眼那些有些尴尬的将军大臣们。自然知道这些家伙的想法,不要以为军队就没有官僚了,实际上。军队因为封闭,它要是官僚起来。比文官官僚可怕多了。

    文官们最多踢皮球,将军们可是能翘着二郎腿。对你摆出一副:此乃国家机密,不可奉告的模样。

    至于什么把猪饲料和鸡饲料拿来给士兵当伙食,克扣军饷,甚至把士卒当家奴使用。

    这些哪怕是在二十一世纪,某些大国之中,也是盛行无比。

    而刘彻向来致力于打击和抑制官僚行为。

    因为,官僚问题假如太严重的话,国家就要患病,而且会朝着一个可逆的深渊飞速坠落。

    “朕知道,很多人都曾在私底下议论说:南越之土,本中国之地,春秋之时,已属周室,秦始皇命任嚣统兵收之,今南越割据,当发王师收之!”刘彻继续说道:“这些议论,朕自知道,说的都很有道理,但有一个问题,诸君没有想过——倘若战事一起,南越国中,必生民离散,哀鸿遍野,此朕所不取也!”

    “毕竟,越人之属,本夏后之后,与诸君皆诸夏之后,亦皆朕子民!”

    “且如今,匈奴稽粥氏率兽食人,数十年来为害中国,朕早已有意伐之,自古,诸夏,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故管仲九合诸侯,以诛戎狄!”

    “今朕受命于天,获保宗庙社稷黎庶,上帝嘉朕以大惠,朕知天命,故命人在宣室殿正殿之上,上书‘四海穷困,天禄永终’以训诫士民,激励群臣!”

    说到这里,刘彻终于图穷匕见,道出了自己一直想说的一些话。

    也是他想要对军队这个集体,注入的思想和意志。

    在刘彻看来,军国主义、帝国主义,当然是个好东西。

    它们是扩张和殖民的最好思想和最佳********。

    但有个问题,古今中外的所有军国主义和帝国主义,统统都是穷兵黩武的代名词。

    常常是仗打的很爽,敌人全都揍趴下了。

    但最终,因为内部经济和民生实在太糟糕,因此崩盘。

    比如说秦帝国,吊炸天了吧?

    巅峰时期秦始皇的秦帝国,一个人就吊打了全世界。

    齐鲁吴楚东方列国全部灭亡,百越闽越,统统臣服,甚至是西南夷,也被秦军控制,设立郡县。

    至于草原?

    蒙恬爸爸统帅的长城军团,将包括东胡、月氏、匈奴、楼烦在内的所有游牧民族全部赶到了幕南去吃沙子。

    秦军直接大摇大摆的在阴山设立防线,而将长城当成一个前进基地。

    但,秦的霸业,秦的强大,没有给百姓带来利益,甚至,还要加重百姓的负担。

    活不下去的农民才不管你有多少伟业,有多大的胸怀呢!

    中国自古以来,农民们都是,皇帝让我活不下去,我就让皇帝活不下去。

    而刘彻作为一个穿越者,自然知道,假如,扩张和战争,不能带给百姓好处。

    那么百姓就不会支持扩张和战争。

    而,假如百姓能从扩张与战争中得到好处……

    那么,秦始皇之前的秦帝国,和现在的汉室,就是最佳的例子。

    老百姓们参军的热情,空前高涨,从民间到朝堂,全是狂热的战争气氛。

    已经奄奄一息,甚至都快断气的军国主义,因此满血复活。

    若刘彻没有在朝鲜和怀化让利,而是选择自己私吞,也不跟列侯勋贵士大夫分蛋糕,更不开放怀化、朝鲜全境的资源,让百姓自由开采和取用。

    老百姓和贵族士大夫们****了才会支持国家对外扩张呢?

    然而,现在,朝野的士大夫和列侯中,却渐渐吹起了一股歪风邪气。

    有些家伙在叫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要求刘彻禁绝流民百姓擅自前往怀化、朝鲜淘金,而且应该收紧关津,重新启用传符制度,限制人口流动。

    这些家伙分明就是想自己吃独食,而不肯分汤给百姓喝!

    而且,在刘彻看来,这些家伙真是蠢的有些可爱了。

    没有天下的流民和游侠,踊跃前往怀化、朝鲜。

    你们拿什么去开发当地的资源?

    埋在地下的黄金跟矿产,没有人去开采的话,那不等于不存吗?

    但可惜,很多人都没看到这一点,或者就算知道了,也因为自私和吝啬,而不愿意跟人分享。

    以刘彻所知,某些不要节操的家伙,就已经在自己的封国,设下了哨卡,禁止百姓进入其中。

    对这些人,刘彻只想说——蠢货!

    因此,现在,刘彻公开的通过这样一个场合,发出他的声音。

    “夫汤武之时,殷商岂无天命?至纣王之时,四海穷困,百姓水深火热,于是,上帝收回殷商天命,以赐文王,故周武伐商,天下景从!”刘彻看着这些将佐,将自己的心里话讲出来:“朕之皇祖高皇帝,躬行神武,受命于天,兴义兵,以诛秦项,夫秦项之初,岂无天命眷顾?”

    “若秦无天命,安得四海混一,**臣服?秦始皇书同文,车同轨,此亦天之命,借秦始皇之手而现,然,秦暴虐,视民为草芥,不以安民养民为要,故失其天命!项藉之初,于巨鹿之下,破釜沉舟,一战而亡秦主力,岂无天眷?然项藉勇而无谋刚愎自用,胸无百姓黎庶,故上帝弗眷!”

    “朕皇祖高皇帝,斩白蛇起义,自丰沛之初,便常怀天下,广被仁德,及入关中,乃与关中父老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于是上帝大悦,嘉大惠于高祖,命其扫平天下,诛暴虐,施仁德于四海,嘉大惠于天下,此汉之天命所由来,而朕之皇祖、皇父所躬行之!”(未完待续。)

    ps:    今天应该还有!

    但是,等下有客人要来,所以可能要晚一点,大家要是等不了,可以先睡。

    然后,因为我也不太清楚,到底客人要玩多久,s,所以假如无更的话,我会发公告。

    然后,欠多少,明天和后天补~

    现在这章是4000,也就是明天后天12000+保底。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