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三十节 国情咨文(1)
    太学,在茂陵城的正中央,与武苑隔山相望。¢£¢£,

    这座目前汉室的最高等级的国家学府,有着全天下最优质的教师资源。

    随便一助教捏出去,都是可以给诸侯王子弟当老师的名士。

    至于那些巨头,哪一个不是能作为诸侯王太傅的存在?

    董仲舒、胡毋生、张恢、黄生……

    黄老儒法,当世最大的三个学派的巨头,除了少数人因为年纪太大,不能来长安授课之外,其余,但凡有名的鸿儒,皆名列其中。

    太学山长,更是当今天下文人士大夫的楷模,昔年传颂天下的邯郸六君子之一的故汉中太守,内史田叔。

    如今太学之中,有着学生千余人。

    基本都是来自地方郡国推荐的地方有为青年,以及各大勋贵列侯家族推荐的有志青年,当然,还有按照刘彻的命令,选拔而来的地方上的种田能手‘力田’们。

    太学的教学模式,采用的是一种类似后世大学教学模式和传统结合的方法。

    基本上,所有学生在入学后,都会选择一个名师,在得到对方同意后,拜其为老师,口称弟子,执子侄礼。

    甚至,有很多学生,原本就是某位名师的弟子。

    这种教学方式,在过去,也是汉家朝廷力推的。

    自太宗孝文皇帝开始设立诸经典博士以来,被任命为博士的这些巨头,在享受了国家荣誉和精神奖励之余,就要承担起义务了。

    太常会从天下郡国选拔一批年轻有为的士族子弟。拜入这些博士巨头门下,学习经典。理解先贤之意。

    这些人被称为博士子弟,享受免除徭役赋税。由国家提供食宿以及笔墨竹简等优待。

    除此之外,当他们学有所成时,将会获得优先安排官职,并且在做官时,获得优先提拔的待遇。

    朝廷的本意,是希望借助这些博士们的力量,教育和培养一批有知识和学问的高素质官员。

    但很可惜,因为太常的选拔非常严格。

    完全就是冲着万里挑一,甚至是十万里挑一的标准去选人的。

    相貌、家世、人品、道德和素养。全部都要是万中无一的君子。

    过去二三十年,前后总共只选拔了不过两三百名博士子弟。

    平均每个博士名下几个人……

    这就造成可怕的景象。

    博士官们固然是很用心的教导自己的弟子,恨不得将生平所学完全传授,而弟子们也确实很用心在学习。

    然而,教着教着,这些博士子弟,就慢慢的向学者方向转变了。

    他们学有所成后,也不愿意当官了。

    觉得官场太浑浊,我辈士人。还是应该保持自己的道德修养,不如归去。

    这个可怕的恶性循环在曾经的历史上,困扰了汉室刘家几十年,直到宣帝时期才通过扩大招生规模。增加博士子弟数量,解决了这个问题。

    刘彻现在搞的太学,在某种意义上。也属于变相的扩大招生规模。

    诸博士的子弟,一下子就从平均每人两三个猛增到了十几个甚至几十上百个的规模。

    这就又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

    假如只是几个弟子。那博士自然会用心教导。

    而且因为过去的博士弟子,都是太常优中选优。选了再选,直到所有方面都完全符合君子这个词语的定义时才推荐给博士。

    所以,博士们对自己的弟子也非常满意,视为衣钵传人。

    如今,这弟子一下子滚雪球滚出几倍甚至几十倍。

    博士们本来就年纪很大了。

    哪怕是最年轻的六百石博士,也是起码五十岁以上的长者。

    他们完全没有精力去悉心教导每一个弟子。

    于是,刘彻就在这太学中,玩了个变相的改革。

    即诸博士都有属于自己的殿堂,每隔几日,固定时间,公开讲课。

    所有学生,不拘是否是他的弟子,全部可以去旁听。

    博士们也可以选择是否愿意接受某人的拜师请求。

    而学生们也可以通过旁听诸子博士们的讲课,来判定,到底谁讲的东西更合自己的胃口。

    所谓,老师选学生,学生也可以选老师嘛。

    要民煮嘛。

    这个模式,目前在太学推行的很顺利。

    博士们都觉得这个方法不错,如此一来,即可以避免因为万一要是收错了弟子,结果这个家伙未来闹出什么麻烦,殃及师门,牵连同门,也可以从无数人之中,选出那些符合自己心意和要求的合适的衣钵传人。

    而学生们也觉得很不错,除了太学规定的必须参修的几门课程外,他们可以随心所欲的选择自己想要去听的人的课。

    即可以丰富自己的知识,也能通过不断的旁听来选择自己真正符合自己心意的学派。

    甚至,有人开始杂修黄老儒法。

    而且因为太学山长是田叔这样的天下名士,备受尊崇的君子。

    有田叔坐镇,黄老儒法之间,平素也不敢扎刺。

    太学内部的气氛,河蟹而自由。

    刘彻站在太学的主教学楼上,看着穿梭于花园与树荫之中的莘莘学子,这让他有些感怀。

    美好的大学生活啊!

    真是让人怀念!

    “诸位皆是长者……”刘彻对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博士们道:“所谓百年树木,十年树人,太学学子,皆社稷之未来,望诸位悉心教导,严加管束,不可让一个学子,沉迷于长安的纸醉金迷与奢靡之中!”

    于刘彻来说,太学的学子,基本上都是等于未来的官员预备役。

    尤其是现在的这些人。都是从郡国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英中的精英。

    可不能让长安的奢靡生活将他们的眼睛给迷住了。

    所以,这太学实现的是准军事化管理。

    除了每五日的休沐之外。所有学子不许私自外出。

    然而即使如此,刘彻也依然很担心啊。

    实在是他最近在长安搞出了一些全新的娱乐方式。

    譬如说。赛马场很快就要开张了。

    很快,还将有马球比赛也要上场捞钱。

    曾经当过学生的刘彻太清楚,网吧五连坐对一个学生的学业打击程度究竟有多大。

    年轻人嘛,只要心一野,什么学业未来前途,统统都可以抛弃不管。

    六十分万岁和信春哥不挂科,可是一度盛行无比。

    所以,这纪律和学风,是必然要反复强调的大事。

    “陛下但请放心。有老臣在,这太学诸子,就绝不会有一人不肖!”跟在刘彻身边的太学山长,田叔马上就拍着胸脯保证。

    “一切就有劳田公了……”刘彻点点头,对田叔的管理方法和方式,刘彻还是很有信心的。

    要知道,在前世,哪怕是刘端这样的出了名的不服管教的野马,在田叔的约束下。也是乖乖的缩进王宫里,捧着书本读书去了。

    哪怕是过十几年,刘端也依然感念田叔这个严格慈祥的老师,几次三番上书武帝。请求追封田叔和褒扬田叔。

    自己就干脆在其封国内,为田叔立祀祭祀。

    “太学学子,要多实践。不要死读书,读死书!”刘彻又对诸博士们强调:“朕觉得。诸公可以选些时候,带领诸生。去关中各县,采风、游历,入亭里,听三老讲业,睹生民之难!”

    其实刘彻更想让这些学子,以后有机会的话,就去地方基层的县衙和亭里实习。

    可惜,刘彻估计,他现在要是提出来,恐怕会有无数人反对。

    我辈士大夫如此高冷,安肯与刀笔吏为伍?

    陛下,此非文臣待遇啊……

    这些理由和借口,刘彻都能想象的出来。

    但这去地方采风,听三老教诲,却是绝对的政治正确。

    也是三代以来中国文人士大夫推崇的君子之行,更是周公、召公也要践行的道路。

    …………………………………………

    在太学中巡视了一番,还找了几个学生代表,接见勉励了之后,刘彻就驱车前往一山之隔的武苑。

    与太学相比,武苑在刘彻心中的重要性,无疑就高了几个等级了。

    毕竟,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武夫弄权,一夕变天。

    这枪杆子,必须牢牢抓在自己手中。

    而想要控制军队,就必须控制军官,尤其是中高层的司马、校尉、都尉。

    只要抓住了这些人的心,那么,就算是有野心家想玩什么陈桥兵变或者效仿周勃故事,恐怕还没开头就要被下面的司马、校尉镇压了。

    所以,进入武苑时,刘彻已经换下了常服,穿上了甲胄,系上了佩剑,如同一个真正的军人一样。

    武苑开学以来,这已经是刘彻第四次来到武苑视察了。

    前面三次,刘彻都是如同刚刚在太学一般,只是召集诸武苑的教官训话,然后接见几个学生代表,勉励训诫,就算完事。

    但这一次,刘彻就不打算再跟前几次一样走走过场了。

    在来之前,他就已经行文周亚夫,要在武苑,召集所有师生,发表公开训话。

    这是因为,最近的事情发生的比较多。

    有齐鲁鼓噪的战争,也有南越方面的回应,更是上上下下的议论。

    所以,刘彻需要统一军方的思想和立场。

    但这些话,暂时还不适合在朝堂上公开宣讲。

    因为这会让某些人感到恐慌。

    毕竟,现在,秦、秦法、秦制,是忌讳词语。

    虽然汉室用的军法、民法、刑法甚至军制政制,都是抄袭的秦制,多数东西就换了个名字而已。

    但这些东西,是不能对天下公开承认的,哪怕是用暧昧的词语也不行!

    不然,当年天下大家为什么推翻暴秦呢?

    不就是因为秦朝太坏了吗?

    刘彻进入武苑时,武苑师生已经提前在演武操场之中,列好队形,人人神情肃穆,昂首挺胸,精神奕奕。

    刘彻乘着武苑中准备的天子战车,从操场的一侧在数百士卒的护卫下,驶了进来。

    “臣亚夫等率武苑上下师生,恭迎陛下!”担任武苑山长的周亚夫,立刻就率领全部师生,分列两侧,共同对着刘彻的车驾,行了一个军礼,顿时,整个武苑发出了一阵洪亮的金铁击鸣之声。

    刘彻同样举起手中的天子剑,向师生们回礼。

    这让整个武苑,立刻陷入了一片狂热的气氛之中。

    对如今的汉室军方来说,刘彻这个天子,真真是堪比三皇五帝一般的圣主!

    至于为什么是圣主?

    军费管够,大力支持和扶持军方力量,这个理由已然足够!

    刘彻的战车在已经搭好了的一个演讲台前停下来,然后,他下车步行,在一众侍中和郎中的簇拥下,登上那个演讲台。

    演讲台上,已经按照刘彻的命令,立起了一排用于传声的铜喇叭。

    刘彻站到这些类似话筒的喇叭前面,清了清嗓子,然后,挥手道:“武苑自成立以来,朕就一直在寻思着,找个时间,与诸君做一番家人之谈……”

    他话音未落,整个操场的师生就全部都恭身下去,纷纷齐声道:“陛下圣恩,臣等武苑师生,永世铭记!”

    许多的司马、校尉这样的军官学生,甚至感动的流下了眼泪。

    这并非作假,也不是什么托。

    在武苑中,也不需要作假和找托。

    至于为什么如此?

    原因很简单,刘彻说了四个字,家人之谈。

    这四个字在汉室,尤其是皇帝口中,吐出来的时候,只代表了一个意思——朕把你们当自己家人一样看待。

    当年刘邦就很喜欢常常拉着自己过去的老部下,搞这种家人之谈。

    君臣之间不摆架子,也不遵循什么上下有别,把事情敞开来说。

    不过吕后以后,这种类似的活动,就只在皇室内部和对外戚们使用了。

    如今,刘彻重提此事,立刻就让人联想起了当年高帝在世时,对军方的无微不至和体贴入微。

    刘邦对自己的士卒和部下是真的好,掏心窝子的那种。

    但凡跟着他打天下的人,只要不谋反叛乱,刘邦都是妥善安置的。

    至今汉律里依然保留了所谓的‘山东复’特权阶级的条款。

    所谓山东复,指的就是那些跟着刘邦打天下,最后解甲归田的士卒,这些人几乎人人都混上了一个富家翁的地位。

    甚至有人,福泽子孙,使得家族至今依然是地方望族。

    现在,刘彻重提当年高皇帝的著名典故,当然马上就让武苑上下,感动无比了。

    能不感动吗?

    况且……

    皇帝都把大家当自己家人看待了。

    若还不懂感恩。

    那你必然是个叛贼!(未完待续。)

    ps:    恩,码完收工,睡觉去了,明天保底一万+

    顺便卖个萌,求一波月票-0-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