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二十九节 圈钱
    茂陵邑,此时,已经具备了成为一个新兴大都会的雏形。

    虽然,茂陵的城墙还在营造中,然而,这个新兴的城市的人口,却已经超过了很多关东郡国治所所在的城市人口了。

    到今天为止,整个茂陵登记在册的人口总数已经达到了七千八百余户,计有将近四万人!

    更重要的是,这座城市的人口的素质,冠绝整个地球。

    四万多在册人口中的一万七千多名二十三岁到三十五岁之间的男子,这个群体的识字比例接近一半。

    三十五岁以上的男性人口中,这个比例更是达到了恐怖的六成!

    换句话说,这座城市,哪怕放到十九世纪,二十世纪之间,在地球上也属于算的上号的文化城市。

    至于在如今,只能用一个bug来形容。

    但,这还不是最让人吃惊的。

    最让人惊讶的是,这座城市的居民的富裕程度。

    茂陵邑的人口中,登记赀产的五十万钱以上的家庭,占据全部户口的三分之一。

    在这三分之一的人口中,赀产总额达到一千万的,又占了十分之一。

    在地球上,其他任何地方和国度,都再也找不到一个像茂陵这样的财富集中之地。

    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刘彻要给他自己和他的皇后营造死后在九泉享福的陵邑工程,而下令将天下富户,迁徙至此的缘故。

    所以,毫不客气的说,这是一个用行政手段甚至是刀枪剑戟,强行营造出来的城市。

    而老刘家用这样的手段,人为的强行再造一个新兴城市,已经玩的非常顺溜了。

    历代天子,以雷霆手段,将地方上的豪强富户,不断的迁徙到自己的帝陵之侧。就像割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一茬。

    到刘彻这一代,更是变本加厉。

    今年,由丞相府牵头。御史大夫衙门、廷尉、执金吾以及地方郡国系统,一起动手。

    一次性就将五百多户关东豪强,给塞到了茂陵邑。

    这些豪强,是被刀子跟军队押解来到的关中。

    虽然,他们的财产和生命得到了保障。

    但却永远的失去了。他们过去几十年经营起来的人脉网络以及地方势力。

    一个个世家门阀,在还没有来得及萌芽的情况下,就被国家的意志,无情扼杀。

    对这些豪强来说,这无疑是个悲剧。

    但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民族,对刘彻这个皇帝,却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喜大普奔!

    一家哭,总比一路哭,一国哭。强的太多太多。

    乘着天子撵车,刘彻看着街道两侧整齐林立,井然有序的一栋栋新兴住宅区。

    而街道两侧,茂陵邑的百姓,在地方官和有司部门的官吏组织下,井然有序的跪在道路两侧,欢迎他这个皇帝巡幸。

    透过撵车的车帘,刘彻看着这一切,嘴角露出一些微笑。

    “朕让卿等营造的学苑里,如今工程进度如何了?”刘彻看着侍立在撵车一侧的汲黯问道。

    “回禀陛下。学苑里的宅院,如今已经基本奠基完毕,大抵今年秋八月左右,就可全部落成……”汲黯低头答道:“以陛下要求。臣等督促少府,分别建造了甲乙丙三级数百宅,其中,甲宅五十栋,乙宅一百栋,丙宅两百余栋……”

    刘彻听了满意的点点头。

    这样。他的房地产圈钱计划,就已经可以算大功告成了。

    所谓的学里,其实就是后世的学区房。

    当初,在营造太学和武苑时,刘彻就特地让人将这两个国家级的最高学府的周围土地,全部给圈了起来,化作学区房的住宅用地。

    等到武苑和太学都建了起来以后,这学里工程就马上启动。

    “土豪、列侯、大贾、勋臣……”刘彻笑着打了个响指。

    回头对汲黯吩咐道:“让人放消息吧!”

    “诺!”汲黯点点头,只是心里稍稍有些腹诽:“陛下什么都好,就是太爱财了……”

    何止是爱财啊!

    汲黯跟在刘彻身边也还四五年了。

    从开始到现在,无论是当初的那个皇子,还是后来的太子,如今的皇帝。

    这位汉家天子,简直都快钻到钱眼里面去了。

    什么办法能赚钱,就用什么办法。

    完全不顾及什么名声、道德或者廉耻。

    就拿这个学里的住宅区的那甲乙丙三级宅院来说吧。

    哪怕是最低级的丙宅,今上给它标的价格也是一百万钱一套!

    这还只是起步价!

    换句话说,谁出的价格高就卖给谁!

    至于最高等级的甲宅,一套就是一千万钱起步!

    这让汲黯很怀疑——陛下这些宅子,真的能卖掉吗?

    万一到时候卖不掉,没人要,那丢人就丢大发了……

    甚至可能为天下耻笑!

    汉家的百姓的那两张嘴巴,可是什么都敢议论的。

    尤其是乡里的农民,别说皇帝的丑事了,就是皇家的龌龊勾当,人家也是公开的当着官吏的面,面不改色的谈论。

    汲黯就曾经听到过一些百姓私底下议论先帝的那些风流往事。

    然而,太宗皇帝规定——此细民无知……朕甚不取之,其皆罢。

    所以,老百姓可以放心大胆肆无忌惮的议论皇帝的丑事或者宫廷内部那点流传出来的花边新闻。

    只要不造反,官府都懒得管也管不了这些大爷的嘴巴。

    作为士大夫文人,汲黯对此非常支持。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嘛。

    言论自由,言路通畅,让人民能议论国家政策得失,并且发出自己的呼声,这是圣王之政啊!

    但作为一个臣子,汲黯却是很不支持这样做的。

    因为,这会让天子的威严有所折损——农民都能肆意议论天子的私生活、八卦,并评论了,这秩序还要不要了。更重要的是——农民伯伯皇帝都敢议论,当官的干的那档子事情,又有什么不敢议论的?

    有本事,你特么来抓我啊!?

    老实巴交的农民。自然不敢对抗官府,但那些当过兵,见过世面的青壮,却是一个个冲劲十足,而且胆气过人。

    一点都不怕官府。

    当初张汤在天子身边的时候。曾经几次建议,加强管制。

    不能让老百姓这样子什么话都敢说。

    某些刁民,甚至连官府的差役都敢反抗了。

    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啊!

    汲黯记得当时陛下就对张汤说:“朕难道还能删帖,搞个屏蔽字列表出来不成?”

    虽然不太清楚天子指的究竟是那本书上的典故,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老百姓爱说,就让他们去说呗。

    反正又不会少块肉。

    只要他们遵纪守法,拥有汉家天子统治就可以了。

    这倒是挺符合汲黯的********的。

    只是……

    身为一个官员,尤其还是重臣,每次只要想到。自己以后万一出点什么篓子,闹个什么大笑话,然后被满天下议论。

    汲黯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想着这些,汲黯就摇摇头。

    “罢了,罢了……我还是写封信回家,让细君以父亲大人的名义,在这学里购置一套宅子吧……”只是可惜自己当官,除了俸禄外,就只有天子、皇后以及东宫的赏赐。

    至于贪污什么的,一来。汲黯为人正直,不屑于做那些勾当,二则,当官当到他这个地位。就算是巨贪,恐怕也会收敛起来,爱惜羽毛,为名声考虑,开始维持起清廉的形象了。

    他这个尚书令,如今秩比两千石。加上今上即位后,推行的官员补贴和津贴制度,一年下来,也能有个大概三十来万钱的总收入。

    但哪怕是这笔钱,其实也是不够他在长安的开销的。

    单单是他家的奴婢和佣人,每年就要支出数万钱的赋税和薪水。

    另外衣食住行什么的,也要帮对方搞定,逢年过节,隔三差五,还要赏赐。

    林林总总算下来,他在长安,一年下来不单单要把俸禄津贴全部花光,还得倒贴。

    好在有东宫、天子以及皇后的赏赐,这笔收入算下来,一年差不多有个三四百金的样子,是他薪水和津贴的好几倍。

    然而,即使是算上这笔钱,汲黯每年的收入和支出也是不成正比的。

    因为他还要交际、宴请。

    像去年,老伙计郑当时成亲,他就送上价值百金的贺礼。

    其他什么公侯列卿显贵一类的人家,喜丧之事,就算本人不去,至少也得送个贺礼。

    一年下来,起码五六百金要花在这些事情上面。

    汲黯现在在长安当官,每当一年,平均损失超过三百金以上。

    这要换了其他人,早撑不下去了。

    好在,汲黯的家族本身就很有钱。

    他们汲家世代公卿,七代之前就是当官的。

    腰包里的钱还是很多的,完全能支撑得起他这个家族希望的一切开支。

    其次,他的细君,是章武候窦广国的嫡孙女,很得章武候和东宫喜爱。

    因此,嫁给他时,单单只是陪嫁的嫁妆,就是两个庄园外带一百名奴婢,其他金器财帛,加起来价值至少两千多万钱。

    以至于张汤曾经跟他开玩笑,说他这哪里是娶细君,分明是娶了个金山回家了。

    然而,即使是他这样的官僚中的有钱人,狗大户,也完全消费不起那个所谓甲宅啊。

    一套就要一千万钱!

    戚里最豪华最奢侈的公侯宅邸也不过如此了!

    以太宗时的物价计算,相当于一百户中产阶级家庭的全部家产!

    以如今的物价计算,恐怕已经相当于一百四五十户中产阶级的全部家产了。

    这让汲黯实在很怀疑,这些宅子,究竟能不能卖出去。

    “甲宅,我是买不起的……还是买套乙宅吧!”

    这样,大概陛下到时候面子上也能稍微好过一些……

    与汲黯忧心忡忡不同,刘彻却是兴高采烈的幻想起了,圈了这些钱后,去干嘛了。

    一切顺利,这个圈钱计划,起码也能圈到几万万钱的资金。

    几乎相当于国家财政收入的几分之一了。

    哪怕打个对折,也是起码一两万万钱的收入。

    将这笔钱拿去修渠道,足够今年即将开工的昆明池项目的所有开销。

    拿去铺轨道,也够将轨道从萧关铺到晋阳了。

    若是拿来投入到墨苑,起码能将目前的各种水力机械的数量和相关工人,翻个两三倍。

    至于会不会有冤大头来买这些房子?

    刘彻是一点都不担心这个问题的。

    天下狗大户何其多也!

    旁的不说,那些万户侯,像平阳、长平、章武、南皮还有馆陶,闭着眼睛都能在这里买下好几栋。

    临邛的两个老丈人,随随便便也能买下一大片。

    那么问题来了。

    假如这些大人物,在这学里有了宅子,将自己的子侄,放到这里居住、生活和学习。

    那么,其他狗大户和地方上想要跟这些大人物拉上关系的土豪,会怎么看呢?

    对中国人来说,投资下一代,永远是他们最舍得花钱的事情。

    后世无数工薪族,含辛茹苦,一毛钱一毛钱攒下来,攒了几十年,却可以在一天之内拿出来,只为给自己的孩子买一套学区房,让他上个好学校。

    如今这天下,有钱人这么多。

    千万级别的豪族消费不起,百来万几百万的乙丙宅子还是能消费的起的。

    实际上,在起名学里的时候,刘彻就已经埋下了伏笔。

    未来,等售卖之时,刘彻就会将这个伏笔揭开来。

    用的自然是后世开发商的故技。

    买一套丙宅的家庭,可以推荐一个人无条件进入太学旁听,并且只要通过考核,就可以转正。

    买了一套乙宅的,可以直接让一个人进入太学,无需考核和条件,就可以成为正式的学生,只要他能通过最后的毕业考试,那他跟其他学员的地位和待遇是一样的。

    买甲宅的……

    则是超级大奖。

    可以指定任意一个或者多个(单数)成年男子,进入太学深造,并且可以指定老师。

    刘彻相信,这些消息,只要任意透露一个出去。

    全天下的狗大户和贵族,都要打破狗脑子。

    钱算什么?

    下一代的未来当然更重要!

    更何况,这学里的宅子,未来恐怕会戚里一样,成为身份地位的象征。

    那是有钱都买不到的!

    你要不信,拿一万万钱去砸一下戚里的外戚家族,看看他们愿不愿意转让自己的宅子?

    即使他们愿意,你能不能住进去,也是个问题!(未完待续。)

    PS:    等下还有,今天保底8000+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