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二十八节 布置
    “倭奴之属?”刘彻拿着一封刚刚从朝鲜发回来的报告,陷入了沉思:“这不就是霓虹吗?”

    当然,现在离霓虹这个名称出现还有起码几百年,距离霓虹统一,也至少有那么七八百年的样子。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如今的霓虹列岛,野人丛生,倭马什么的母系部族满列岛乱跑。

    基本停留在结绳记事,刀耕火种的愚昧时期。

    历史上,好像基本三韩、真番甚至就是濊人都划着小舢板过去调、教了一番霓虹。

    以至于霓虹与朝鲜半岛之间的恩怨情仇,延绵无数个世纪。

    只要有机会,彼此都不会放过**对方的可能。

    “这却是朕疏忽了……”刘彻站到地图前,看着朝鲜半岛的地图。

    很显然,无论是从后世的南棒还是北棒,去霓虹都是seasy。

    没看到唐朝的鉴真和尚东渡N次,最后选择从朝鲜泛海,于是一路畅通,再无险阻。

    “先让陈蟜去探探路也好……”刘彻想着。

    霓虹列岛上,对刘彻来说,调、教或者****霓虹,这都是次要的。

    毕竟,全有朝鲜半岛的中国,对霓虹来说,等于是一个无比慈爱且永远慈祥的爸比,无论让它摆什么姿势,它都必须乖乖的听话。

    不听话的话,那爸比就要变鬼父了……

    霓虹列岛上,因地质运动而涌出地表的金矿和银矿,才是刘彻需要的啊!

    若是能探明一条安全稳定的往来霓虹与朝鲜之间的航路。

    那么……

    但这个事情,不能由国家主导。

    因为那很容易把好事变坏事。

    由国家的力量,主导一个远航数千里的航路探索,很容易会被人联想到秦始皇的远洋舰队。

    这会发出一个错误的信号,让人以为刘彻这个皇帝,也沉迷上了炼丹修仙。

    然后大把大把的列侯公卿,会丢掉节操,拼命向刘彻贡献各种方士和术士人才。

    刘彻花了这么大力气,好不容易才让这些家伙把注意力放到对外征服和扩张上。

    可不想因此而毁!

    但陈蟜这货。却是误打误撞,无意中,就充当了为刘彻开路的角色。

    “也不是一无是处嘛……”刘彻露出微笑,将那奏疏收起来,对王道吩咐:“去朕的书房里,将朕常看的那套诗经中的《周颂》拿去,送到怀化。给西北都尉……”

    周颂的全篇,可都是**裸的诸夏制霸世界理所当然。尔等夷狄乖乖趴好的内容。

    刘彻希望借此告诉陈蟜,要戒骄戒躁,努力奋斗,让业务能力更上一层楼,争取将来成为汉家殖民扩张的急先锋,中流砥柱,让世人膜拜,后人称颂。

    刘彻相信,陈蟜在看到这个礼物后。就会知道,他的态度了。

    若是干的不错,未来将陈蟜封去霓虹,做个霓虹大魔王,也不是不行的嘛。

    当然了,不能只有精神奖励,而没有物质嘉赏。

    “再让少府。拨五百金……不……派个宦臣,用枳候的名义,送五百金去给陈蟜……”毕竟,用少府的名义,那就太**裸了,很容易引人注意。刘彻可不想,有太多的眼睛,盯上霓虹。

    毕竟,霓虹列岛的黄金和白银,可是丰富的能让人发狂。

    怀化的黄金,刘彻为了开发,已经让利于民了。

    这霓虹的黄金。就再不能让给别人了。

    刘彻还指着这些黄金白银储备,建立金本位呢!

    “此外,行文御史大夫衙门,命晁错派一位御史,持节前往怀化,训诫怀化西北都尉,罚俸一年,夺其隆虑候候国食邑一千户,但留西北都尉职,戴罪立功!”刘彻板着脸说。

    这奖励完了,自然就要打板子了。

    陈蟜这个家伙,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想拉军队单干?

    他要不是姓陈,老妈是馆陶,此刻已是一具尸体!

    这个口子绝对不能开,任何不经批准擅自调动军队的人,必须得到惩罚!

    不然,今天陈蟜调动楼船去霓虹抓倭奴回来建设,明天某某调动大兵,去南越西南夷什么的,后天就有列侯敢动用军队,镇压百姓,甚至屠杀农民了,大后天,必然就有军队将领,不听调令,割据自立。

    即使这些都不发生,这也会开一个很糟糕的头。

    后世霓虹军队里横行的下克上,军队独走,将在汉室重演。

    军队,可以有自己的意志,也可以有自己的政治诉求。

    但是,刘彻绝不容许军队出现不受控制和不听命令的情况发生。

    夺去陈蟜的封国食邑,而且是足足一千户,这就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信号了!

    没有人可以不经朕的同意,就私自调动朕的军队!

    儿子都不行!

    何况一个大舅子!

    错非念在他的出发点不错,情有可原的份上,哪怕他姓陈,也是非死不可!

    在军队在枪杆子的问题上,汉家从来没有什么情面和面子可以讲的。

    “另外,今天的事情,不许声张,不许传出去一句,有敢传泄者族!”刘彻下达封口令。

    这是给陈蟜擦屁股用的。

    不然,一旦传将出去,朝野必然沸腾!

    当初,车骑将军,枳候薄昭,尚且因为擅自矫诏调动兵马,被逼自杀。

    你陈蟜何德何能,可以不死?

    这也是陈蟜命好,那个仁川港的都尉多了个心眼,上报给了刘彻。

    不然,等御史跟尚书,报告仁川楼船舰队异动,丞相跟大将军来刘彻这里问是否有下达过楼船调动的命令,一旦发现没有,这天都要捅破了!

    文官们对武夫跟军方的怨气,必然会趁着这个机会倾泻而出。

    然后顺杆子往上爬,把打击面扩大到整个现行的军方政策上。

    到最后,哪怕刘彻不想杀陈蟜,陈蟜都要被自杀了。

    如今,刘彻有了准备,自然可以帮陈蟜把这个事情圆好了。

    左右不过补办个手续的事情,盖个章备案而已。

    “再派人仁川港,赐仁川都尉御剑一柄,以示嘉奖!”刘彻想了想又吩咐道。

    区区一个港口的都尉的升迁任免,刘彻一般是不会干涉也懒得干涉的。

    哪怕他再怎么立功受赏,那也是丞相、御史大夫和楼船将军的事情。

    越级告状,统治者肯定不喜欢,但越级提拔和赏赐,同样也是破坏游戏规则的事情。

    因此,老刘家的皇帝,对那个中低级官吏表达喜爱的时候,常常会赐剑。

    这样下面的人就会知道——这个人是陛下喜欢的,可以优先培养和提拔。

    而刘彻的祖父,太宗孝文皇帝和便宜老爹,都是出了名的赐剑狂魔。

    太宗孝文皇帝在位二十几年,前后赐给百官和将军都尉佩剑数百柄,大凡名臣九卿,谁家要是没有个十几二十柄太宗赐剑,出门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太宗亲信,国家栋梁,社稷之臣。

    譬如现在的江都王丞相建陵候卫绾当年给太宗赶马车的时候,就得了二十多柄御剑赏赐……

    先帝也差不多哪里去。

    还在当储君时,就已经满世界发剑了。

    等做了皇帝,仅仅是有记录可查的赐剑次数,就有二三十次之多……

    而先帝仅仅在位不过三年而已……

    刘彻做了皇帝,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但很少向地方和基层的官员赐剑了。

    一般,这些人的升迁任免,刘彻都会尊重丞相府和御史大夫的意见,不会越俎代庖。

    毕竟,论起对官员和地方的了解,丞相和御史大夫衙门才是专家。

    只有他们清楚,这些当官的过往履历和干过的事情。

    在以前几年,刘彻赐剑,一般都赐给文人跟致仕老臣,作为荣誉。

    譬如,现在太学的博士官们,人人有份,特进元老家里,更是挂满了墙壁。

    刘彻相信,他的这个举动,马上就有人会领会的。

    连这个事情都不懂得领会上级意图,那这个官员也可以去死了。

    “另外,让人准备一下,朕明日将巡视太学和武苑!”(未完待续。)

    PS:    今天更了11000+啊,求月票鼓励啊~

    今天已经是15号了,相信大家伙也差不多攒出月票来了,请全部给俺吧~

    恩,到今天为止,本月已经15天,俺这个懒癌晚期兼拖延症晚期,真真是风雨无阻,克服了无数艰难险阻,过去15天,总共更新接近12w字,平均每天8000以上。

    同志们,乡亲们,读者老爷们,各位亲们。

    大家想想,俺是多么的拼了啊~

    请看在俺本月表现不错,更新给力的份上,给俺几张月票鼓励吧--

    嗯,到月底,俺保证,本月更新字数绝对不少于25w,平均每天更新不少于8000!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