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二十一节 原委
    随着刘彻的命令下达,整个南方,顿时战云密布。⊙,

    一艘艘的楼船,顺江而下,运载着大量的武器装备和人员,抵达广陵。

    无数的百姓,亲眼看到了,从这些楼船上,卸下了许多的先进装备。

    譬如,至今只装备在北方长城军团的大黄弩,以及一柄柄寒光闪烁的陌刀。

    而长沙国的郡兵也开始集结。

    对于打南越,长沙国最支持。

    毕竟,长沙国跟南越国之间的恩怨情仇,已经延绵几十年了。

    长沙兵在历史上,长期处于被吊打的位置。

    他们迫切需要战胜南越兵,来洗刷自己的耻辱。

    只是,此时的长沙国,还不是未来那个号称‘无湘不成军’的战斗省,人口和兵源都比较少,全国郡兵都动员起来,也就两三万人,自保有余,而进攻不足。

    但长沙郡兵一动员,淮泗和城阳国也跟着动员起来。

    这里,可是一个能直接拉出十万以上军队的地区。

    后世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丹阳兵,也出于这个地区,战斗力还是很不错的。

    至于齐鲁诸王,更是按捺不住的发出了‘三月平南越’‘为死难父老复仇’的口号。

    许多英雄豪杰,因此停下了计划去怀化发财的计划,停留在原地,静观事态发展。

    对汉室的草莽豪杰们来说,发财当然很重要。

    但假如,能有军功捞。那还是军功更好。

    毕竟黄金这东西,只能让人发财。而军功,能让人一家鸡犬升天。

    有汉以来。天子每次发动军事行动,天下郡国的英雄豪杰们,总是会自带干粮,投军前往。

    甚至为了入伍而不惜打个头破血流。

    这实在是因为,军中自有颜如玉,军中自有黄金屋。

    只要把握住机会,就是一介布衣,也能封侯拜将。

    对英雄豪杰们来说,再没有比战场更公平的竞技场了。

    这个时候。刘彻派遣的使臣陆原来到了南越国首都番禹。

    陆原跟南越国有着很深的渊源。

    他的先祖,就是曾任汉室太中大夫的天下名士陆贾。

    也算的上是南越人民的老朋友了。

    陆原当然也不止一次来过番禹了,实际上,赵佗对他的老朋友们还是很关照的。

    娄敬跟陆贾的后代,来南越经商,一直是全程绿灯,要什么优惠,就有什么优惠。

    但,此番来到番禹。陆原很明显的就能感觉到,这个城市里弥漫着紧张不安的气氛。

    “天使请在此稍候……”迎接陆原的南越官员,欠身对他道:“敝国王太孙稍候就将接见天使……”

    “嗯……”陆原点点头。

    南越面临的困境,陆原其实有些同情。

    但同情不能当饭吃。

    对南越发难。这是现在齐鲁儒家的共识。

    身为这个集团的一份子,陆原自然只有服从的份。

    没过多久,那个官员就返回。恭敬的道:“天使,敝国王太孙有请……”

    陆原于是起身。跟上他的脚步,前往那个建在山上的南越王王宫。

    进入王宫中。陆原能明显感觉到,有许多充满了恶意的眼神,在打量着他。

    对这些人的态度,陆原也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

    实际上,这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原也没弄清楚。

    但作为齐王刘将闾的宫廷宾客,陆贾多多少少见证了一些事情。

    其实,在最开始,无论齐王也好,还是胶东、胶西也罢。

    对那十几个死难的商人,压根没有半分同情心。

    齐王甚至在得知了长沙国发来的快报后,对他说:彼辈贱民,死则死矣。

    对刘将闾来说,那些商人一没有给他孝敬,二没有送美人给他享用,死就死了呗。

    ****鸟事!

    齐王甚至都不打算按照制度,上报朝廷。

    事实上,每年齐国死在外面的商贾,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毒虫猛兽,疫病灾害还有地方上的行剽好汉,都可能夺走他们的生命。

    但,事情很快发生了反转。

    几乎是一夜之间,齐王就变得义愤填膺了。

    这个转变,陆原恰巧是亲眼目睹的。

    他至今都记得,当时,是奉祀君孔滕之子孔忠连夜入齐王王宫,求见齐王。

    见面后,孔忠就拜道:“大王,高帝之后,以祖宗之功,而居临淄称王,今大王坐拥齐国山河,然今天子行推恩之策,大王百年后,齐国裂为数国,三代后,未知先王宗庙香火社稷何人可奉?吾诚为大王忧之!”

    这一番话,马上就让齐王走下王座,对孔忠深深一拜:“先生有德之人,素为寡人所敬,敢请先生教之!”

    奉祀君家族,作为孔子嫡传,世代都有子弟为齐鲁诸王蒙师。

    孔忠更曾经出任过刘将闾的太傅。

    因此,刘将闾对孔忠非常尊敬。

    陆原记得,当时孔忠就道:“大王可知朝鲜故事?梁王助陛下得朝鲜,故陛下以朝鲜之土封梁王之后,今大王国家宗伯,素为陛下敬重,倘大王使陛下得南越、闽越之土,来日论功,大王未尝不可将诸子封于南越、闽越!”

    “今南越擅杀汉民,而陛下以天下王作民父母,必不肯忍,若大王上书,陛下必发兵讨之,夷灭南越之后,论功,何人能与大王首倡相比?以陛下之德,必赏大王之功,介时,大王上书请封诸子,为汉永镇南疆,陛下当会许之!如此,大王诸子即能得国,而齐国宗庙永奉!”

    正是这番话,直接让齐王立场转变。

    同时也让齐鲁诸王,马上就变得爱民如子。

    说到底,这都是利益在惹祸啊!

    但陆原所知的事情,也就仅仅只有这一部分。

    其他的原委,依然是雾里看花,不得其所。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此番的变故,是多种力量和多种声音联手造成的。

    陆原甚至隐隐看到了,某些长安的贵人和大人物的影子在其中闪烁。

    而太学,成为了将这些势力与诉求,链接在一起的一个关键点。

    若没有太学,陆原相信,这些势力和利益集团,肯定没法子勾结在一起,搞出这么大的一个阵仗出来。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陆原叹息了一声,在心中想道:“可惜了啊,赵佗一世英雄,却要不得善终……”

    在陆原看来,赵佗和他的南越王国,这次是难逃一劫了。

    哪怕长安不想打,这下面的人,也会挑起战争。

    这已经不是一个两个人能决定的事情了。

    它牵扯进了无数的利益集团和政治势力的诉求。

    除非天子站出来,以其声望和威权,强行压制一切声音……

    只是……

    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

    此番出使,陆原很清楚,与其说是来告诫的,倒不如说是来下最后通牒的。(未完待续。)

    ps:    一万字更新完毕~~~~~~~

    但月票已经被人超过好多好多。又掉到第七名了~~

    好可怜~~~~~~

    求月票~~~~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