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一十五节 龙城大会(2)
    朝阳冉冉升起,将阳光洒到辽阔的草原上。

    匈奴单于军臣面朝初升的朝阳,跪在自己的王帐之中,对着那个红火的太阳叩首朝拜。

    对崇拜原始萨满教的匈奴人来说,天地万物,飞禽走兽,草木昆虫,乃至于没有生命的山陵河流,无一不可成神。

    日月星辰,更是匈奴人崇拜的神物。

    匈奴单于的全称叫做撑犁孤涂,意为上天之子。

    从这个方面来看,匈奴人跟中国的王朝,确实存在那么一些关系。

    至少,最起码,单于的称呼,就是山寨的中国皇帝的称呼。

    所以,在匈奴,单于朝拜日,夕拜月,其实就跟中国皇帝祭天扫地一般,是统治者向天借力,申明自己君权神授的仪式。

    因而,拜日仪式,在匈奴是非常神圣庄严肃穆的事情。

    当单于拜日之时,大小贵族、军事领袖及附庸王国、部族的首领,全部匍匐在地上,一动不动,以此表示他们永远臣服和听从单于命令的决心。

    作为右谷蠡王,伊稚斜的位置,很靠近军臣所在。

    他匍匐在地上,斜眼观察着左右贵族及将领。

    这些人,有的是他的敌人,有的是他的盟友,更多的却是,即可能成为敌人,也能成为盟友的******。

    这在匈奴,是很正常的事情。

    绝大部分的匈奴贵族,都只会追随胜利者,而唾弃失败者。

    匈奴的游戏规则,就是赢家通吃,而败者死无葬生之地。

    “左大将呼衍当屠,这些天究竟在干什么?”伊稚斜心里。一个疑惑一直挥之不去。

    在军臣所以臣子跟心腹之中,伊稚斜最忌惮的就是那只军臣的忠犬,疯狂的呼衍当屠。

    这个被匈奴贵族私底下称为‘杂种’的呼衍氏贵族,以其疯狂、残忍跟暴虐,为军臣支起来一张密不透风的保护伞。

    伊稚斜很清楚,假如。他不能解决呼衍当屠,那么,政变≌≦≌≦,就没有可能。

    这个疯子,会将所有可能的叛乱,统统撕碎。

    而且,匈奴内部也没有什么人敢在这个疯子面前发动政变——那跟找死没有区别。

    要知道,此人,在过去数年,已经亲手杀死了数百个不服从单于庭或者忤逆单于的贵族、奴隶。将他们的脑袋拧下来,制成了酒器。

    匈奴人的性格就像草原上的狼群。

    头狼越凶残,狼群越服从,反之亦然。

    在呼衍当屠这只军臣的忠犬没死之前,其他贵族跟有野心的人,统统会夹着尾巴做人。

    本来,伊稚斜一直密切关注跟注视呼衍当屠的一举一动,甚至设下了陷阱。准备神不知鬼不觉的做了这个他的最大绊脚石。

    但是,在一个月前。这个从来不离军臣左右,如同军臣的影子的匈奴大贵族,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哪怕是现在,在这神圣的龙城大会的开幕式上,呼衍当屠也不见影子。

    这让伊稚斜心里,真是警钟长鸣。不安之心如同狂风下的草丛,战战兢兢,难以安眠。

    又是一拜之后,军臣在一位老萨满的引领下,站起身来。面朝着神圣的太阳,恭敬的洒下一个用敌人的头颅制成的酒器中盛满的马奶酒。

    马奶酒跟奶酪,是匈奴人最大的食物来源,也是奉献给神明的最好祭品。

    “无所不能的撑犁天,请您给予您的子嗣以指引……”军臣大声的对着树立在王帐周围的无数图腾说道:“请您降下神恩,施加神威……”

    数十个萨满祭司,立刻捧着一柄柄寒光四射,锋利无比的小刀,围绕着那些图腾柱,又唱又跳。

    更有十几个女萨满,坦胸露乳,面朝西方,太阳落山之地,她们按照宗教仪式,跳着魅惑至极的舞蹈。

    数百名被捆绑起来的战俘,被匈奴武士拖到这些图腾柱下。

    萨满祭司们嘴里念叨起神秘的咒语,以古怪的发音,歌颂神明的强大,唱诵单于的英明。

    然后,他们走到那些俘虏面前,拿起那些小刀,揪住这些俘虏的头发,让武士们将他们按到图腾柱下的沟槽旁。

    这些俘虏显然事先给灌了一些具备麻醉或者致幻的药物。

    他们浑浑噩噩,痴痴呆呆,对自己的处境一无所知,甚至就连意识也模糊不堪。

    萨满祭司们,拿起小刀,割开这些俘虏的喉咙,滚烫的鲜血顿时就喷涌而出,喷向图腾柱旁的沟槽里,很快,这些沟槽中就蓄满了鲜血。

    “撑犁天啊!”军臣看到这个场面,再次下拜:“请接受您的子嗣奉献的祭品吧!这些肮脏、下贱的乌孙人,背叛神圣的盟约,我按照您的意志,将他们击败,掳走他们的牲畜,掠走他们的女人,奴役他们的子孙后代,现在,我将他们的首领跟贵族奉献给伟大的您以及伟大的四方诸神!”

    仪式于是到达高。潮。

    多达一百多人的乌孙战俘,被绑到高大的图腾柱上。

    萨满祭司们踱着诡异的步伐,念着古怪的咒语,来到这些战俘面前。

    一个个火盘被点燃,在火光中,这些萨满祭司,用着无比高超的技术,一点点的划开这些战俘的头皮,他们就像艺术家一样,小心翼翼的将这些人的头皮割开,而不伤及骨肉,然后,他们将水银,顺着这些战俘被割开的头皮的空隙浇注下去。

    这是献给诸神最好的礼物。

    它要求,整个仪式必须在祭品活着的时候完成,不然,神明会不高兴,不愿意接受这样低劣的祭品。

    假如是这样,那按照传统跟习惯,唯有将那个惹怒神明的祭祀用相同的方式献祭给神明来平息神明的怒火外,别无选择。

    因此,所有的萨满祭司的神情都无比专注。

    在今天之前。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几乎每一个祭祀都已经练习过无数遍。

    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手法,都专业无比。

    战俘们纷纷发出无意识的痛苦呻、吟,甚至有人清醒过来,大声的求饶或者恶毒的诅咒。四肢乱蹬。

    这些人很清楚自己面临的是什么处境。

    因此,他们做这样的举动,只是想拉个垫背的,让那个祭祀去地狱陪自己。

    但,他们的努力注定是徒劳的。

    整个仪式,在一丝不苟的专注和神圣肃穆的吟唱中,走向结尾。

    几个年长的萨满祭司,查看了那些被灌注了水银,但依然还有呼吸的战俘。

    然后他们跪下来。面朝军臣,匍匐在地,道:“伟大的撑犁孤涂,撑犁天跟诸神已经接受了您恭敬的奉献,牠们的目光,已经从天上,降临到了人间,牠们的神力。已经灌注到了伟大的撑犁孤涂的身躯之中,使您拥有了神的力量!”

    “另外。我等卑微的神侍已经察觉到了,先祖的魂魄,也正追随诸神归来,牠们正站在您的身侧……”

    这样的话语,让伊稚斜闻言,心里警兆长鸣。

    作为王族。伊稚斜很清楚,这样的程序,在过去,完全不存在。

    也从来没有任何一个萨满祭司,会对单于说出这样的话。

    因为。那意味着,萨满祭司将神权交给了单于。

    那是这些萨满祭司死也不愿意做的事情。

    但是,今天,在他眼前,这些萨满祭司交出了他们掌握了无数个世纪的神权,将宗教的最高权力跟神明的解释权,交到了军臣手中。

    这意味着,从现在开始,军臣就是诸神的化身。

    对于笃信萨满教的匈奴人来说,当诸神来到人间,没有人能反抗,也不会有人能反抗。

    更何况,还有所谓的祖先魂魄归来。

    想想看,葬在龙城的都是些什么人?

    冒顿大单于!

    老上大单于!

    在这两位雄主面前,任何贵族,任何部族,都只有乖乖跪下来,听命服从的份。

    “啊…………”军臣挥舞着自己的四肢,嘴里咕嘟一声,发出一个奇怪的声响,然后,他道:“本单于看到了!”

    他面朝一侧,单膝下跪,道:“伟大的冒顿大单于啊,伟大的老上大单于啊,你们再次回归了……”

    所有匈奴贵族及部族首领,无论信与不信,都只能跟随军臣,一同向那个方向跪下来,奉献他们的忠臣与全部身心。

    冒顿大单于跟老上大单于,就是匈奴帝国的精气神跟魂魄。

    没有这两位大单于就没有匈奴帝国。

    军臣跪在地上,看了看自己身后的那个让他恨不得马上拖出去砍成几百块的右谷蠡王伊稚斜,军臣的心里冷笑几声。

    “本单于真该感谢汉朝的那个小皇帝……”军臣心里得意洋洋的想道:“若非是他,本单于岂会想到这一招?”

    汉朝的小皇帝最近几年弄出来的动静,可不仅仅只在汉朝有传说,就是他也听到了。

    一开始,军臣真是吓尿了。

    神明都下凡帮助汉朝皇帝了,这游戏以后还怎么玩啊?

    尤其是那个小皇帝表现出来的神威跟神权,真是确凿无比。

    若非神明显圣,天神下凡,汉朝皇帝岂能准确的预报灾难得知危险,提前做出部署和预防?

    最开始,军臣是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神明下凡拉偏架,以后谁还干的过汉朝人啊?

    别的不说,当汉匈交战的时候,神刮起一阵逆风或者让大地动摇,那就还打个毛?直接投降得了!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恐惧的慢慢消散。

    军臣在某天晚上忽然间就想到了一个让人浑身颤抖,难以自抑的念头——汉朝皇帝有神明帮助,本单于没有,这事情要是传开来了,对本单于来说真是大大的不妙!

    但……

    要是本单于也能得到神明的帮助呢?

    于是,军臣从哪个时候起,就得了晚期迷信综合症,天天给各路神明,历代先祖祈祷,希望能得到回应。

    只是很可惜,连只蚂蚁都没有回应他。

    这让军臣很生气,也很不安——神明和先祖都不回应本单于,难道他们抛弃本单于了?

    这种不安日益壮大,不断吞噬军臣的信心,让他一度抑郁无比。

    但在某天,精神极度癫狂,整天胡思乱想的军臣忽然有了灵感——既然你们不回应本单于,那本单于就让你们‘被回应’罢!

    于是,他派出了自己的忠犬,头号干将,左大将呼衍当屠。

    让这个匈奴国内臭名昭著,恶名能止小儿夜啼的屠夫,带着一帮刽子手,将匈奴国内的几个萨满大祭司的家小全部秘密抓起来,然后威逼利诱,软硬兼施,终于令其中几个屈服,答应他一起演这场戏。

    军臣的思路很简单——既然神明和先祖不回应本单于的祈祷,一旦汉朝皇帝的事迹在草原上传开,那么,本单于就可能立刻陷入获罪神明、先祖以至于神明和先祖不回应本单于的祈祷,更不给予赐福的危险境地,本单于必然死无葬生之地。

    那么,本单于就干脆自导自演,搞出这么一出戏码来。

    最起码,也能保证本单于的地位,甚至还能大大加强本单于的权柄,使本单于跟汉朝皇帝一样,人神合一,言出法随,无人敢对抗!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而如今,当军臣看着所有贵族和部族的首领,甚至附庸部族,都战战兢兢,诚惶诚恐,连看都不敢看自己时。

    军臣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舒服的叫喊:这才是大单于啊,我过去的权柄跟威势,跟今天一比,真是弱的跟羔羊一样。

    现在,军臣感觉,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被他掌握。

    天地星辰,宇宙万物,都在随着他的意志而运转。

    但,军臣很清楚,这出戏码,还有最后一个程序没有完成。

    那就是伊稚斜跟其他姓挛鞮氏的王族成员的认可以及承认。

    毕竟,他不是汉朝的那个皇帝,真的有天神相助,能知一切过去未来。

    一旦王族成员不承认,不认可,那么即使他强行的拿着刀子逼着他们承认,但在法理跟人心上却是必输。

    他的这场戏就将成为一个笑话,不仅不会加强他的威权,反而会损害他的威权。

    尤其是伊稚斜,军臣知道,他极有可能跳出来质疑,要求他自己证明,确已获得神明和先祖的帮助。

    但问题是,军臣自己很清楚,神明和先祖,并没有现身,也没有降下伟力。

    那……

    “只能便宜伊稚斜了……”军臣在心里想道。

    但这是值得的。

    用放伊稚斜一马做代价,换来至高无上,无所不能的权柄,当然很划算!(未完待续。)

    ps:    又是8k+俺好勤奋啊~给自己鼓掌一下~~~~

    恩,卖个萌~

    顺便求一下月票,后面咬的很紧啊,好没有安全感啊~~~~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