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一十四节 龙城大会(1)
    安东都护府挂牌成立后,薄世随即就干了一件让人跳脚的事情——他派人在怀化郡跟辽东郡以及朝鲜接壤的几条必经之路,设了一堆名为‘安东都护府直道养护关’的关卡,对出入人口及车马收费。

    除军人跟官吏之外,无论是想进去还是想出来,每人两个五铢钱,至于马车、驴车、牛车,十钱每辆。

    很多人想抗议,但是,薄世一句‘吾欲修怀化直道以通中国,诸君所缴,乃直道修葺之费也;怀化人丁少,不得不如此;且此乃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就将无数还想再说点什么的家伙给堵的说不出话来。

    然后,怀化郡就数钱数到手筋疼。

    一个月内,单是这所谓的养护税,平均每个关卡为怀化财政贡献了三十万以上的收入。

    而怀化郡总共至少设置了七个关卡……

    当然,薄世也不是光说不练,人家还真的拉开了架势,在新化开始动工,以直道的标准修筑官道。

    但拢共就千把个工人,天知道要猴年马月才能把直道从新化修到辽东与辽东的直道对接。

    更何况,哪怕是直道修成了,这些关卡也未必会废置。

    这直道难道不要维护?不要保养咩?

    于是,顿时,雪花般的弹章涌到了刘彻案前。

    甚至还有人跑去廷尉跟御史大夫衙门告状。

    对此,刘彻只想说一句话:堂下何人,为何状告本官?

    因为,这种没节操的事情,除了他之外,现在,还有谁能想得出?

    这种****故智,虽然很没节操,也很黑。

    但是,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这些‘收费站’一设。怀化郡甚至整个安东都护府的维持经费就有了,再加上屯垦团跟淘金潮,旁的不敢说,至少能将目前被划拉到汉室碗里的地盘。从此彻底打上‘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神圣不可分割的领土’这么个标签。

    说不定,未来,刘彻还可以去海参崴看看风景呢!

    但,现在,安东都护府的事情。已经从汉室朝廷关注的焦点位置退了下来。

    现在,已经是夏四月下旬了。

    匈奴帝国最重要的政治会议——龙城大会即将拉开帷幕。

    对今年的这次龙城大会,汉室的关注度,不亚于后世米帝对****两会的关注。

    因为,它在实际上,很可能将决定,匈奴帝国,未来谁主沉浮?

    是军臣继续唯我独尊,还是伊稚斜暴起逆袭?仰或双方妥协?

    现在来看,一切都充满变数。

    但可惜。长期以来,汉匈之间的拉锯跟战争,使得汉室对草原的了解,还真是缺乏。

    至今,汉室甚至都还没有弄清楚,匈奴控制下的河套与河西、阴山等地区的具体地理地貌。

    “可恨项羽将秦长城兵团坑杀在新安,其后的楚汉争霸,又将这支兵团仅剩的残余都消耗掉了……”刘彻也是叹了口气。

    项羽英雄一世,独独这件事情,真是做的太糟糕了。

    其后遗症遗留至今。

    最致命的。毫无疑问,就是当长城兵团几乎消耗殆尽,中国大地,已经没有熟悉河套跟阴山地理的军事人才了。汉军出塞,只能跟个瞎子一样——哪怕是现在,刘彻通过千方百计,种种手段,也才弄清楚一部分当地地理,知道了河套跟阴山的大概轮廓。但也仅此而已。

    不过,刘彻似乎也要感谢项羽坑杀秦军的降卒。

    错非如此,关中怎么会成为老刘家的基本盘?

    项羽杀降,直接导致刘邦进入关中就跟回到自己老家一样,关中父老,夹道欢迎,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结果就是,哪怕项羽在关中派驻了大量兵力,对汉军严防死守,但是,汉军暗度陈仓,军队一出现在关中大地上,关中父老就立刻跟迎接亲人一样迎接。

    章邯、司马欣、董翳这三个降将非但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成为了运输大队大队长。

    若项羽没有杀降……

    恐怕,汉室还能不能成立,都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所以,刘彻也只是叹了一口气。

    “说不定,伊稚斜一直拖着,不肯实现‘诺言’也是因此……”刘彻托着下巴想着。

    去年伊稚斜来长安,可是被刘彻拿刀子架在脖子上逼着他答应,将乌孙残部送到汉室境内来。

    但……

    政治家的承诺,你要是信了,那就只能说明你OUT了。

    想当年,希特勒拉着钢铁先生,签了个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没几年,就来了个巴巴罗萨。

    就是到了二十一世界,都讲脸皮的时代了。

    各国政要,面不改色的将自己刚刚签下的条约和合作协议,囫囵的吞到肚子里面,也不仅仅只发生过一次两次。

    说到底,所谓条约、承诺、协议,都只是废纸而已。

    有利的时候,当然会执行。

    但没有利益,傻瓜才会遵守。

    尤其是,当对方没有反制手段时,签了再撕,撕了再签,把别人当猴耍,再正常不过。

    对伊稚斜来说,安全回到草原,汉室就已经拿他没什么办法了!

    难道真把伊稚斜的那点把柄捅出来?

    别说匈奴人会不会信了(军臣肯定会信,但其他人……呵呵……),就是信了,恐怕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道理很简单,假如伊稚斜跟汉室有密约,那么汉朝背着匈奴这个名义的盟友,兄弟之国,背地里偷偷的刷阴招,干涉匈奴内政,甚至意图谋害匈奴单于。

    这些,无论哪一条,都足够将匈奴那群暴躁的蛮子,吸引回东方。

    长城从此多事!

    更麻烦的是,匈奴主力假如放弃西政,东顾汉室,那么,将来汉军出塞。就要面对那些匈奴精锐,而不是现在在河套的那小猫三两只。

    当然,汉室也不是吃干饭的。

    伊稚斜既然不肯合作,那汉室就自己动手。

    汉人这边有给匈奴人服务和带路的汉奸。匈奴那边哪里可能没有心向中国的匈奴奸?

    所谓匈奴奸可不是东胡王卢它之那样的蛇鼠两端,两面下注的******,而是真真正正,将自己的屁股坐到了中国这边,而且血统纯正的匈奴贵族。

    这不稀奇!

    汉匈边境如此漫长。彼此势力犬牙交错。

    目前,汉室的北方领土,也并非全部处于长城的保护范围之内。

    诸如马邑这样暴露在长城防线外的城市,一抓一大把。

    在这些地方,汉匈之间的力量彼此影响。

    所以,才有了马邑之谋中那个能直接见到军臣的汉朝商人聂壹。

    既是如此,那么,顺便在腐蚀洗脑几个匈奴部族的首领什么的,不要太简单了。

    尤其是刘彻即位后,加大了拉拢跟腐蚀这些匈奴小部族跟附属部族的力度。

    这些人。可能大事情干不了,但是,摸摸情报,打探消息,还是能办到的。

    因此,汉室目前也大概掌握了一些乌孙残部的行踪。

    只能人,这些乌孙人混的很不好。

    他们被匈奴人跟撵兔子一样,满草原乱飞。

    根据各种汇总来的情报来看,他们在阴山遭遇埋伏后,就一路东逃。但不是向汉朝边境这边跑——就算想跑,恐怕也跑不过来,匈奴人在汉匈边境虽然没有什么精锐,但。部族众多,很简单就能牵制这些丧家之犬。

    所以,他们沿着当年东胡人战败的溃逃路线,一路向东,向着蒙古高原狂奔而去。

    这次匈奴大会龙城,据说。就有一个将乌孙战俘,献祭给天神的保留节目。

    “乌孙人现在大抵只有两个逃亡方向了……”刘彻心里想着。

    “第一是北海,也就是后世的贝尔加湖……”乌孙人要真跑去了哪里了,别说是刘彻,匈奴人也只能干瞪眼。

    北海虽然名义上是匈奴人的领地,但实际,那个冰天雪地,穷的连草都没几根的地方,素来是匈奴人流放******的地方。

    除了夏季,当地几乎不适合人类生存。

    不然,军臣也不会那么大方,将北海当嫁妆,送给了汉室——至今,每年军臣还派人送一百只羊当长城脚下当做北海的产出,然后顺便跟汉室要五百匹丝绸的北海托管费用呢!

    本来,朝野上下都觉得匈奴人这是讹诈,不愿意给这笔钱。

    但刘彻考虑到,北海的归属,就拍板给了匈奴。

    自然,匈奴人不会冒险深入北海追捕乌孙残部——反正,历来去了北海的人,不是变成丁零人那样的类似郊狼的机会主义野人,就是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灭绝在北海的冰天雪地。

    但还有一个地方,也很可能……

    刘彻抬起头,看着悬挂在墙壁上的巨幅汉室地图的东北方向。

    “大兴安岭!”刘彻低声吐出这个地名。

    当年,东胡人战败后,就是逃到大兴安岭,因此苟延残喘下来,虽然分裂为鲜卑与乌恒两个部族。

    但,最起码,他们活了下来。

    乌孙当年就跟随冒顿、老上与东胡人作战过,他们对这一条路线并不陌生,自然也很清楚,这里很适合躲藏跟隐蔽。

    只是……

    若乌孙真的逃到了大兴安岭一带?

    刘彻想了想,觉得这个可能性不能排除。

    于是,就对王道吩咐:“派人去怀化,告诉陈须兄弟,给朕联络乌恒以及鲜卑,仔细打探消息,若有异常,立刻报告!”

    乌孙人只要跑到大兴安岭附近,当地的地头蛇们,必然会发现。

    只要找到乌孙人,刘彻就一定会将他们带回长城境内。

    现在,再也没有比这些乌孙人更合适的打手跟骑兵教官了。

    而且,这些乌孙人对匈奴人刻骨铭心的仇恨,也足以让他们尽心尽力,帮助汉室训练骑兵,掌握草原地理。

    “诺!”王道点头道。

    …………………………………………………………

    龙城。

    此刻,已是旌旗飘飘,来自匈奴帝国境内的所有大型部族和氏族的贵族,云集于此。

    甚至,还有西域的属国国王,也带着臣属跟丰厚的礼物,出现在这里。

    去年,乌孙的毁灭,吓坏了西域所有王国。

    匈奴人用他们的残暴跟血腥,教育了西域诸国,什么叫做强权!

    过去的乌孙国内,如今已是一片狼藉。

    匈奴人掳走了几乎所有生活在当地的女性、孩子,然后,将那些敢于反抗的男丁,统统杀了。

    甚至,某些地方,匈奴人连已经跪下来,愿意舔脚趾的男子也不放过。

    最起码有十万乌孙或者乌孙的附属男丁被杀。

    伊列河两岸,横尸遍野。

    为了震慑西域诸国,同时也为了宣示自己的武力,匈奴人将这些尸体的脑袋,统统割下来。

    一部分贵族的头颅被制成酒器,然后送给西域各国的王室或者自己珍藏。

    但其他诸如士卒、奴隶的脑袋,则被施以更加残酷、血腥的刑罚。

    匈奴人将他们全部插到木桩上或者安置到高山的山顶上。

    在乌孙过去的都城附近,如今,数以千记的木桩,将当地变成了一个鬼蜮。

    若非匈奴人还打算以当地作为前进基地继续西进,不然,以匈奴的传统,甚至会在当地的湖泊、河流之中投放大量死尸,污染水源,然后放火烧毁所有的草场或者驱赶大量的羊群,啃光当地的草根,使之变成荒漠。

    即使如此,也是怪吓人的。

    反正,西域各国都被吓尿了。

    就是本来还很硬气的大宛,也被吓的尿裤子。

    这次,大宛就放下了自己过去高冷的架子,派来了使团,来到龙城,企图向军臣乞和——只要匈奴爸爸不来打我们,那么我们愿意每年给付一千奴隶,一千桶酒,五千个金币,同时还愿意奉献美女五十人。

    这对以希腊殖民者后裔为统治阶级的大宛国来说,已经是最后的底线了。

    假如连这个条件,匈奴人都不愿意接受,那么,大宛国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死战到底了。

    就像特洛伊战争那样。

    但是很可惜,击败了乌孙,并且完美的虏获了乌孙人口的匈奴,压根就看不上大宛人的这么点东西。

    大宛使团,到了龙城后,匈奴方面,甚至没有派出任何一个高级别的贵族接待。

    而且,大宛使团被匈奴人安排在类似乌恒、鲜卑这样的奴役、附属部族使团的队列中。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我大匈奴看上的东西,你们若是不给,那我们就用马刀去拿!

    当今世界,除了南边的汉朝外,还有谁能抵挡匈奴铁蹄的前进?(未完待续。)

    PS:    抱歉,今天有些卡文,所以现在才更,等下还有!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