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一十三节 安东都护府
    刘彻躺在凉爽的床榻上,听着身旁的汲黯,逐一念述,自地方郡国奏报而来的奏疏。@@,

    自打怀化的事情,传扬至天下主要城市后。

    从南到北,自黄河至长江流域。

    交通发达,消息传播快的直道两侧和长江黄河两岸的大小城市,都爆发出了规模不一的民众北迁潮。

    大批大批的游侠、无业流民以及地方上的‘英雄豪杰’,纷纷北走。

    直道上的治安情况,顿时恶化。

    仅仅半个月,各地就报告了至少一百多起的因抢劫而发生的命案。

    这些事情,无足轻重。

    地方官就可以解决。

    甚至,很多时候,不需要地方官出手‘有活力的民间组织’自己就把事情摆平,将罪魁祸首,扭送到了官府。

    一时间,各地游侠纷纷成为了地方治安的维护者。

    他们以严厉、残酷和冷血的手段,打击一切敢把爪子伸到他们的地盘的外来户。

    让许多商户跟富户顿时觉得,自己的保护费没白交,关键时刻还是本土本乡的豪杰靠得住。

    许多原本籍籍无名,甚至被人厌弃的游侠,一夜之间,找到了人生的价值,成为了众口称赞的‘侠客’。

    对刘彻来说,真正麻烦的是南方地主跟官僚们的怨声载道。

    尤其是齐鲁地区。

    现在,尚书台就堆满了来自齐鲁的官员、士绅以及名流的奏疏跟请愿书。

    能把奏章跟书信,直接塞到尚书台的人,可想而知,都不是什么一般人。

    这些家伙,一口一个‘高祖制法,编户齐民。以令民自得其所’‘今奸邪蛊惑,使民心浮躁,而地方官弗能制,社稷有倾覆之危,国家有萧墙之祸’大声疾呼‘请陛下收关津之防,用非常之法’。

    嗯。这个时候,他们倒是不顾忌什么秦法啊无道啊什么的了。

    只是……

    刘彻凭什么听这帮渣渣忽悠?

    这些素来只会嘴炮,拼命剥削跟压榨佃户以及平民,恨不得将当地百姓全部变成自己的家奴的贪婪之辈。

    若非刘彻顾忌舆论的声音跟齐鲁地区的特殊情况,刘彻早就想收拾这帮渣渣了。

    “全部留中……”听完汲黯念述后,刘彻连想都不想,就下达命令。

    “全部留中……”汲黯微微一愣,然后就恭身道:“诺!”

    全部留中的意思,汲黯当然知道。

    这其实跟‘把它们丢到垃圾桶里去’差不多。

    历来。被皇帝留中的奏章和地方名流的上书,基本上连归档的资格都没有,统统会被丢进尚书台的那几个库房里发霉,然后,在某一天,被几个小宦官拿去当柴火烧了。

    但,汲黯对这些齐鲁的地主豪强以及官僚,可谓是半分同情心也没有。

    作为尚书令的他。接触到的信息和情报非常多。

    因此,汲黯深深的知道。齐鲁的士绅地主和豪强贵族,将当地百姓压榨到什么地步了。

    根据驻扎在胶西跟胶东的楼船将军衙门的主薄、司马、卫尉等楼船军官报告:‘旬日以来,民蹈海而趋,蚁附而来,皆攀爬而上,落水而死者。十有二三……’

    为了跳到楼船将军的运输船上,齐鲁的百姓,舍生忘死,不顾军方的一再警告跟威胁,趁着开船的时候。跳上甲板,或者抓住船上的缆绳,平均十个人里面,就有两三个落水而死。

    汲黯看完这些奏报后的第一感觉就是:百姓真是不怕死,黄金的威力太可怕了!

    但随后,大农跟绣衣卫从齐鲁发回来的报告,就让汲黯扭转了三观和认知。

    大农报告,齐鲁地区,佃户的田租是六成以上。

    这倒没什么,天下除了关中之外,那个郡国的田租不是这样?

    不然地主们拿什么去赚钱呢?

    但问题是,齐鲁当地的佃户,除了要给地主交租外,还要承担赋税跟徭役。

    这就有些太过分了!

    佃户们本身无田或者田少,所以才租种地主的土地。

    在北方,地主们一方面剥削百姓,但另一方面也会庇护百姓,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

    譬如,帮佃户们缴纳赋税、践更钱。

    毕竟,大家都要靠这些佃户努力耕地,多打粮食。

    佃户是地主的最宝贵的财产。

    在代上燕赵等地,某些武将世家和列侯,会从自己的佃户之中,挑选一些身体强壮,忠厚老实的子弟,作为自己的子弟兵、家臣。

    因而对这些人的家属予以优待,免除田租,逢年过节,还有酒肉发放。

    几乎所有的北地骑士家族,都是这样对待自己的佃户的。

    因为他们知道,万一发生战争,最可靠的,就是那些跟着自己一起长大,一起训练的父老子弟。

    至于关中就更夸张了,刘氏天子为了收买人心,直接将上林苑的假田租税降到三成。今上的思贤苑的百姓,干脆就免除租税了。

    这使得关中的地主,对自己的佃户就跟大爷一样伺候。

    因为人家稍微不满,直接就去跟官府递交申请,去上林苑给皇帝耕地去了。

    而反观齐鲁呢?

    这些家伙,真是穷尽一切可能的办法盘剥自己的佃户,最终的目的,是想将这些佃户逼成自己的奴婢。

    本来,汲黯还天真的以为,这些家伙,最多也就干些这样的缺德事。

    但绣衣卫的报告,刷新了汲黯的三观。

    让他几乎都有些按耐不住要跟天子请命,去巡视齐鲁,好好的惩戒一番这些暴虐无度,奢侈骄淫之辈。

    根据绣衣卫的报告,齐鲁的地主豪强们,除了在租税上使劲盘剥佃户外。

    还玩出了无数个新花样。

    譬如。鲁地的地主们规定,佃户们不许收割田埂上的野草,因为那些草是地主的财产,谁要是私自收割了,那就要赔偿。

    连草都不放过,想要盘剥一把。

    鲁人的吝啬。真是让汲黯大开眼界。

    但这还没完。

    某些知名的名流,譬如姓孔的,最爱放贷,利息不高,九出十三归。

    但他是大斗进小斗出……

    所以,到现在,老孔家已经在曲阜,拥有了上千顷的土地……

    这让汲黯有些怀疑,孔仲尼要是知道了。会不会从坟墓爬出来找这些家伙算账。

    鲁地的地主已经是**到没朋友。

    济南的豪强,就更厉害了。

    人家都不玩这些虚的了,直接就是动用的官府的力量来盘剥佃户跟自耕农,穷尽一切办法压榨这些平民。

    根据绣衣卫报告,现在,整个济南国,总共就剩下三百家地主了。

    剩下的百姓几乎‘尽为佃户奴婢’‘小民凡有稍稍不如意,动辄以私刑而官府弗问’。

    济南王刘辟光就是这一切的最大黑手。

    绣衣卫报告:王辟光阴使宦官。大索黎庶,凡其生辰、王太后生辰及诸子生辰。动辄以征民以修宫室,其过律之行,使民怨沸腾,生民如蒸如烹。

    即使是济南国内剩下的那三百家地主,对刘辟光也是敢怒不敢言,不得不每年送上大量钱帛女子进行贿赂。以防止刘辟光降罪。

    刘辟光的哥哥,胶西王刘卬,也差不多哪里去。

    但刘卬的骄奢程度却比刘辟光犹有过之!

    他每年盘剥治下百姓,居然还不能满足他的奢侈挥霍,于是干脆。就把官职跟爵位都拿出来,明码标价进行拍卖。

    齐鲁地区的诸王,也就胶东王刘雄渠跟齐王刘将闾,还像点样子。

    但也就是比起他的兄弟们像样一些。

    汲黯觉得,放在古代,这些大王,都可以跟桀纣相提并论了。

    在这些人的压榨下,汲黯觉得,若自己是齐鲁的百姓,有机会,也肯定会跑路。

    哪怕是死,也要跑!

    只是,这刘氏的宗族内部事宜,汲黯不好评论也不能评论。

    毕竟,东宫那边一直觉得,刘氏宗族河蟹很重要。吴楚那样的乱子,不要再发生了。

    刘彻却是看了看汲黯,刘彻很清楚,汲黯的性子,嫉恶如仇,非常同情底层百姓的悲惨遭遇。

    像是前世,汲黯能为了百姓,不惜抗旨甚至矫诏,打开官仓,赈济灾民,活民无数。

    “尚书令……”刘彻站起来,说道:“卿说,朕若是将主父偃跟公孙弘派去齐鲁,核查当地豪强及商贾赀产怎么样?”

    主父偃跟公孙弘要是去齐鲁,刘彻毫不怀疑,这两个货能把天都翻了。

    主父偃在历史上,可是达成了‘诸侯王碾碎者’的成就。

    至于公孙弘,以他的手腕,也一定能玩的齐鲁的豪强地主跟诸侯王********。

    汲黯闻言,吓了一大跳,他低头道:“陛下,臣以为不妥,东宫方面……”

    刘彻点点头,表示同意。

    他之所以能忍齐鲁那几个渣渣叔伯到现在,除了顾忌舆论外,就是东宫的太皇太后了。

    老太太似乎在经历了吴楚的叛乱后,再也不想看到任何刘氏内讧了。

    刘彻几次提出诸如‘遣御史大夫巡视齐鲁’或者‘使使持节查访齐鲁’这些温和的建议,都被老太太否决了。

    因此,只要老太太还活着,齐鲁的诸侯王除非造反,刘彻还真不好动。

    但,刘彻也不是没办法收拾那些渣渣。

    只是,现在,刘彻还腾不出手来而已。

    只等怀化那边大事底定,刘彻就会关门放晁错。

    要知道,晁错念叨着‘继续先帝伟业,以治诸侯王不法’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汲卿……”刘彻负手道:“卿替朕去一趟楼船将军衙门,告诉楼船将军徐悍:齐鲁吏民,欲乘船东渡,勿以为害,命楼船将军,增调楼船十五艘,分赴齐鲁诸港口,凡有吏员登船,勿阻拦,皆运之于平壤!再行文平壤令及朝鲜君以及韩王萁准,命他们做好接受民众及安置工作!”

    “诺!”汲黯点头,领命而去。

    这也算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权宜之计吧。

    汲黯走后,刘彻就坐到一张案几前,对左右吩咐:“笔墨伺候!”

    左右宦官立刻取来笔墨纸砚。

    刘彻提笔,在纸上写下一道诏书,吹了吹墨迹,然后盖上天子行玺,交给王道,吩咐道:“拿起送去丞相府跟大将军官邸!”

    这是一道制书。

    左传说:周之王,制礼也。

    荀子说:从天而颂之,孰与制天命而用之?

    后来的盐铁论也说:故王者之制法,昭乎如日月。

    简单的来说,制书跟诏书的区别在于,前者只有当官的能看到,是宣告百官,制定礼法制度或者设立有司部门的皇帝命令,后者是公开宣布,昭示天下,通行全国的皇帝命令。

    半个月后,这道制书,抵达新化城。

    怀化郡郡守护濊将军薄世率领怀化文武百官及濊人贵族在其官邸,跪接这道命令。

    “朕闻之,昔者,禹皇分九州而治天下,夏后因此王天下六百年;汤武分封,由此享国数百年;及文王用礼,武王用德,周室以此王天下八百年,今朕慕三代先王之治,追尧舜之德。令臣怀化郡郡守护濊将军世为安东都护府都督,镇抚怀化、真番、韩、沃沮全境,下置五都尉:以臣堂邑候世子臣须为怀化郡尉兼任西部都尉;以臣隆虑候怀化令蟜为西北都尉;以臣朝鲜卫尉张羽为朝鲜都尉;以臣朝鲜中尉安国为韩国都尉;以臣次公为北部都尉。卿等当明朕意,用太公之志,化夷为夏,护吾中国苗裔!”

    宣令的使者,就是义纵的小弟张次公,这次也被刘彻打发来怀化镀金了,顺便,挂个北部都尉的头衔,实际却是带着一千多号的羽林卫士卒来这里盯着怀化全境的金矿开采跟移民安置工作,防止陈蟜陈须兄弟玩脱。

    为此,刘彻给了张次公一道‘便宜行事,可不经朕命,即剥夺陈须陈蟜职务,押解长安’的命令。

    当然,陈须兄弟要是干的好,刘彻自也有奖赏。

    除此之外,这道制书最大的作用,其实就是明确了设立都护府这个中国历史上威名赫赫的殖民机构。

    在汉唐两代,西域都护府之类的都护府,其实就是中国王朝对外扩张跟殖民的急先锋。

    鼎鼎大名的班超,投笔从戎,以不过两三千人的西域都护府,借力打力,在西域为东汉王朝的扩张打下了坚实基础。

    而盛唐时期的都护府,直接越过葱岭,把中国的兵锋推进到了中亚,昭武九姓什么的,其实就是中国的保护国跟属国。

    若非李隆基犯二,以当时的情况跟唐军的战力,哪怕再来三个坦罗斯,唐军也能把绿绿反推了。

    如今,刘彻将整个怀化以及朝鲜、韩国真番,统统纳入安东都护府,就是想试验,类似都护府的殖民体制是否符合现实需要。(未完待续。)

    ps:    月票榜雪崩,又被爆菊了,紧急求各位提供火力支援,最好来一次全地域覆盖打击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