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一十一节 肮脏时代(2)
    奴工,这个词语,已经有n年没有从身为天子的男人嘴里出现过了。

    自春秋之后,地主阶级取代奴隶主,成为中国的统治阶级。

    从那以后,列国都迎来了人道主义时代。

    奴隶,慢慢的淡出了社会的主流,佃农和自耕农,成为了新的被统治阶级。

    从此,仁义道德,就成了统治者们的口头禅。

    到汉室,历代天子更是尤其看着自耕农以及中小地主阶级的生存以及安全,严厉限制和抑制蓄奴。

    汉律明文规定,奴婢的人头税,以五算起征,企图通过重税,从经济层面限制跟抑制地主豪强贵族蓄奴。

    但然并卵,士大夫勋贵们,只要有机会,就拼命蓄奴。

    某些大户家中的奴婢跟仆臣,是用千这个单位来计算的。

    ‘富至僮千人’已经在事实上成为了评判某个家族是否是狗大户的标准。

    至于列侯们?

    谁的封国里没有个几百奴婢,数十歌姬,千把佃户的?

    刘彻前世就在河间国,见过大户贵族家里的奴婢的悲惨处境。

    尤其是那些为大户贵族耕作的奴仆,生活处境跟待遇,比几百年前的奴隶社会还要可悲。

    他们被视为工具以及牲畜,需要戴着镣铐以及枷锁劳作,甚至就是休息时,也不允许取下。

    列侯们家里的奴婢,待遇稍好一些。

    最起码,列侯们要脸。不敢太过苛刻虐待,免得被人攻忤。

    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譬如卫青的故事。就很生动的告诉了后人,贵族的奴婢。是一个怎样的生活处境。

    卫青的母亲以及卫青的几个姐姐,她们,统统是平阳侯家族用来招待外来宾客的工具。

    毫不客气的说,在此时,贵族家里的女奴,就是贵族们养的妓、女。别说是客人,就是当地的差役跟廧夫什么的,也能看上哪个就去来一发。

    刘彻即位以来,⊙⊙,对这样的情况。极为反感。

    他根深蒂固的认为:以同胞为奴,不仅不道德,而且极为可耻可悲。

    有本事,应该去奴役夷狄外族。

    正如后世欧米的白人一样。

    欺负同胞,窝里横,算什么英雄好汉?

    所以即位后,刘彻就立法宣布:汉人奴婢五算,夷狄奴婢一算,希望从经济上引导人们去蓄养夷狄奴婢。而不要再奴役同胞手足。

    可惜,然并卵。

    天下地主豪强勋贵依然我行我素。

    这让刘彻恨的咬牙切齿,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次借着这个机会,刘彻决定。自己站出来,给这帮渣渣好好的上一课。

    中国周边的奴隶,可是很便宜的。

    就拿现在在长安被炒上天价。一个动辄就要十万钱甚至更多的僰奴来说吧。

    以刘彻从许九那里得知的情况来看,在西南夷的僰国。一个训练好的僰奴只要几匹丝绸再加点青铜器,就能买到了。成本撑死了也就几千钱,即使现在僰奴价格走高,也最多一万钱。

    若是一次性下订单,订的比较多,譬如上百这样的数字,还有优惠。

    另外,刘彻的两个老丈人,卓王孙跟程郑婴,最近两年,就主要从西南夷诸国那里购买奴工了。

    最便宜的滇国奴隶,一匹绢布就能买一个……

    简直不要太廉价了,卓王孙跟程郑婴,在有了刘彻当靠山后,拼命的从西南夷引进奴隶,当成消耗品,结果利润节节攀升……

    短短三年时间,卓王孙跟程郑婴,就新开了三个矿山,全部以西南夷奴工挖矿,拼命压榨——反正死了也不心疼。

    而卓王孙跟程郑婴,这两个大资本家,在有了刘彻背书后,充分向西南夷诸国展示了:什么叫资本家的尿性。

    他们在西南夷的几个强国,如夜郎、滇国以及僰筰诸国之中,到处煽风点火。

    一会告诉夜郎王——僰国秣兵厉马,准备对付贵国,我等实在为贵国担心啊,作为国际友人,俺们向贵国推荐最强战争利器,防守扩张的不二选择,****的大杀器——汉军‘制式’弩机以及长戟、戈矛还有锁子甲,价格公道,量大优惠。

    回头又跑去告诉僰王——夜郎国买了俺们的弩机跟长戟,贵国小心一点啊……

    结果僰国跟夜郎国,纷纷大出血,买了一堆汉军淘汰后的武器,然后杀了个天昏地暗。

    最后,为了偿还军购贷款,不得不将辛辛苦苦俘获的战俘跟人口,抵偿给这两个家伙。

    这样的戏码,卓王孙跟程郑婴在西南夷内部,玩了好多回。

    但西南夷诸国,却似乎毫无察觉,依旧被他们轻而易举的忽悠,跳进大坑。

    这不是西南夷诸王傻,而是,他们已经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之中——假如不买汉朝的军械,他们很可能就要被敌国消灭。

    过去三年,西南夷诸国之中,就已经有七个传承百年甚至更久的王国或者部落永久消失。

    他们的人民,贵族、国王、祭祀,统统成为了他人的奴隶。

    唯一可惜的是,西南夷诸国,即使加上深山老林中的原始部落,可能最多一两百万的总人口。

    这让卓王孙跟程郑婴,真是忧心忡忡。

    这两个家伙,因此一直在资助和鼓励前往滇国,探寻身毒道路的冒险家。

    希冀能打开前往身毒的道路,以此获得廉价的身毒奴隶。

    程郑婴跟卓王孙,这两个半官方的资本家,都能挑动西南夷诸国陷入无尽的混战和恶性循环之中。

    若是汉室的列侯们下场……

    刘彻毫不怀疑,西南夷诸国,很可能十几年后就要成为历史。

    到时候,刘彻很可能兵不血刃,就能让这些‘游离在外’的‘孤儿’重回中国母亲的温暖怀抱——讲道理的话,西南地区,在楚国全盛时期跟秦代,一度曾经是中国的一部分。

    最起码,秦朝在当地曾经设置过官员,驻扎过军队。

    滇国的国王,甚至就是来自楚国的征服者后代。

    现在,就看列侯跟贵族豪强们,愿不愿意听从刘彻这个天子的‘建议’了。

    刘彻觉得,他们应该会听从吧……

    刘彻对赵禹道:“卿去将朕的原话,转告给诸位公卿就是了……”(未完待续。)

    ps:    抱歉,今天只有这一更了~明天要早起去医院拿t报告,排除了头晕是因为肺部感染的问题后,可能还要去做脑部t跟颈椎t。

    恩,我这头晕一直没好~

    今天连鼻子都好像有点因为颅内压而有些不舒服了……我也说不清楚~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