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零八节 淘金浪潮(6)
    元德三年,夏四月初五,长安,灞门。

    昨夜刚刚下过小雨,城门口的草叶上还沾着些露珠,几个士卒持着长戟,站在门口,打着哈欠,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你们说,怀化哪里真有那么多金砂?”一个士卒趁着没人注意,就瞎聊起来:“俺总觉得不可能……”

    最近怀化的八卦,称得上是整个关中不分阶级老幼性别年龄共同关注的焦点。

    虽然思想界跟文化界的大佬们一口一个‘黄金珠玉,寒不能衣,饥不能食’。

    但世界上,黄金这东西,真要摆在人的面前,几人能真的无动于衷?恐怕多数人都是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却很老实的扑了上去。

    文人士大夫尚且如此,凡夫俗子,就更是不能免俗。

    最近,函谷关那边就经常有游侠偷偷的混在商队里,偷跑出关。

    他们出关干嘛,不言而喻。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一个微胖的士卒接上话茬,他得意洋洋的道:“你们大概有所不知,前几年,吴逆造反,某的大兄曾跟弓高候出征,一路打到了吴逆的老巢,到了会稽,你们猜,在会稽,除了铜矿外,还有什么?”

    “金矿啊……”这人赞叹着道:“那是一个采了二十多年,如今还能每年出产将近一千金的金矿……不然,尔等以为,那出征的将校,是怎么发达的?”

    这倒是没人能反驳的事实。

    当年,曾经跟随现在的丞相出征的将校回朝后都发达了。就是士卒,也是捞了个饱。甚至有人连细君都带回来好几个。

    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搞的现在,南军北军。甚至棘门军跟细柳营的将校都伸长了脖子,等着关东再出个逆贼,大家一起去发财。

    可惜,关东的诸侯王,都怂了。

    现在,他们除了‘天子万岁’‘陛下圣明’‘伏维陛下能作威作福’外,就只知道‘臣某等惟愿永永为汉藩属’。

    让人好不失望♂♂,。

    众人都是唏嘘无比,如今,大家伙唯一的指望。大抵就只剩下匈奴人了。

    虽然匈奴人穷的掉渣,身上连件干净点的衣服都没有,就是贵族的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玩意。

    但匈奴的首级值钱啊!

    一个脑袋,都能在县官那里混上一级军功了。

    而且,匈奴蛮子的牲畜也值钱,一匹马,值钱数万甚至十数万。

    要是运气**爆一点,缴获一匹贵族的坐骑。直接就能暴富。

    大家吹着牛逼,打发着早高峰过后,守城门的无聊时间。

    这时候,远处的官道上。出现了尘土飞扬的痕迹。

    众人连忙站直了身子,鬼知道,是哪里来的车队呢?

    反正这长安城里勋贵多。外戚多,在戚里跟尚冠里。一个板砖砸下去,搞不好都能砸到一个身世显赫的列侯。

    而长安各城门。更是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随时都可能有贵人或者官面上的车队出入。

    这些贵人最是喜欢吹毛求疵,要是被他们抓到自己等人玩忽职守,吹牛打屁的把柄,少不得要被处罚。

    没过多久,地平线上就出现了一支四辆马车组成的车队。当头的一辆马车上,一面旗帜迎风飘扬。

    北军的士卒里,各种卧虎藏龙,其中就有不乏能识字的人物。

    各城门卫士,那就更不凡了。

    能混到守城门这个肥差的,家中起码也出过队率一级的军官,甚至,搞不好,有人祖上还是高皇帝的山东老兄弟呢!

    因而,这些人,还颇有几个人是识字的。

    一个士卒伸长了脖子,看着那个出现在眼帘前的车队,努力辨识着那面旗帜上的文字:“怀化郡上计吏……”他喃喃念叨两声,然后,众人都反应了过来?

    怀化郡上计吏,不就是那个传说发现了金沙河的怀化郡的上计吏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至于怀化郡怎么这个时候派出上计吏?

    那与大家是一点干系也没有,相反,大家都觉得,这个上计吏来的真是太好了!

    这下子,大家就应该能掌握第一手八卦资料,说不定回家还能跟人吹吹牛逼呢。

    这和平的时光是如此的无聊,尤其是对南北两军的丈夫们来说,这无聊的时间,唯有八卦能打发掉。

    “司马,司马!”也有比较忠心的狗腿子,第一时间呼唤自己的顶头上司——灞门卫尉司马:“怀化那边来人了!”

    “哦!”城楼上探出一大堆脑袋,看样子,怀化这两个字的吸引力,可能比花街柳巷的小娘还有魅力。以至于,不止灞门卫尉司马马上就探出脑袋,便是其他在城楼上值班的士卒将官们也都纷纷表示:我们也很感兴趣哒。

    另外,原本在灞桥附近的行人跟贩夫走卒也纷纷听到动静,跑过来围观了。

    以至于守门的军将,不得不行动起来,将这些八卦党隔开。

    而这灞门的守门卫尉司马,则是穿戴整齐,带着手下,列在城门口,放下拦马。

    “来者何人?”这卫尉司马,等那车队将要靠近城门时,清了清嗓子,非常严肃的问道。

    其他士卒,纷纷给自己上司的‘秉公处理’点了个赞。

    这样,大家伙就都能得到第一手八卦信息了。

    围观群众更是竖着耳朵,聚精会神的听着。

    那怀化来的上计车队,缓缓的在城门停下来。

    众人发现,这个车队好像运了什么特别沉重的货物?以至于在道路上留下了沉重的车辙。只是可惜,马车上被一层密不透风的秸秆以及稻草所覆盖。没人看的清楚上面运的是什么,只知道。数量好像并不多,货物堪堪只有浅浅的一层。

    “某。怀化郡都司马杨慎,奉怀化郡郡守,持节护濊都尉薄公之命,前来神京面圣上计,此乃我等传符与公文……”车队里,走出一个身穿甲胄的武将,这武将朝着城门的士卒将官行了个军礼,然后郑重的递上自己的传符与过关文书及加盖了怀化郡郡守印信的公文。

    守门的卫尉司马接过来,检查无误后。将这些信物还给对方,然后,一边让人移开城门前的障碍物,一边笑眯眯的对这个自称杨慎的怀化来客问道:“贵官何以此时上计?按制不该是八月以后才会上计的吗?”

    所有人顿时都是集中全部精神,生怕漏掉接下来的每一个字。

    “下月是东宫薄太后千秋,薄公乃太后亲侄,虽身负圣命,需坐镇怀化为陛下守土,但这孝心却还是得表上一表。故此命某等回京,一来,上计陛下,报告怀化诸事。请求圣上加恩,批准一些事情;另外,则是为薄后献千秋之寿礼。以尽一二孝心……”杨慎面不改色的答道。

    “哦……”卫尉司马跟所有人都同时哦了一声,大家立刻就心领神会了。

    请求陛下加恩。加什么恩?

    怀化郡难道还想独吞那金沙河不成?

    薄世你也别太霸道了!

    无数人都在心里腹诽着,大家都是长安城里厮混长大的。虽然身份地位不比薄世堂堂外戚,但,要说真的尊敬或者敬重某些外戚子弟,那也未必。

    长安百姓,尤其是南北两军的丈夫们,什么人没见过?

    想当年,就是绛候这样的英雄,不也得请我们北军的忠臣们出手,才能扫平吕逆,拨乱反正?

    “怀化那边,某等听说,最近你们可发财了啊……”卫尉司马,笑嘻嘻的问道:“不知道,那金沙河是否真有传说中那么多的金砂?又或者说,你们发现了金山?”

    能给天子守城门的货,本身就是汉家的军将世家子弟。

    这卫尉司马,从祖上开始,就给老刘家卖命了。

    用他自己的话说:“吾先祖始于丰沛从龙,击暴秦,入汉中,出陈仓,与项藉合战,追随高帝,扫平天下,入都关中,又战平城之外;吾父又从绛候,将北军,拨乱反正,恭迎太宗入继大统,可谓世代忠良,刘氏爪牙,何惧之有耶?”

    他就是个滚刀肉,别说是从地方郡国来的官吏了,就是列侯勋贵,惹毛了他,也敢刚正面。

    像他这样的人,只要不触犯忌讳,谁能动的了,谁又敢动?

    曾经,有个外地来的列侯子弟,不知死活,跟他顶牛,被他拿了,架在辕门上打了二十杖,最后屁事没有,反而还得了上官嘉奖,说他忠于职守,勤于王事。

    如今,他打定主意想要知道些消息,他觉得,这个世界上,大抵没人能阻止他探知真相。

    “司马从何听说这些?”杨慎依旧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拱手道:“此皆谣言,谣言,我怀化之地……嗯……”

    一声脆响,正在此时,忽然响起。

    杨慎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完,就连忙回头看过去。

    却见中间一辆大抵是因为承载太重的缘故,又可能因为质量不太好,所以,好像断了一跟车辕,马车中的物资,掉了一些出来。

    杨慎立刻就脸色大变,大步走过去,同时对那卫尉司马道:“烦请阁下,立刻下令,保护车队,此皆要上贡陛下的贡品,不容有失!”

    这卫尉司马闻言也严肃起来,立刻下令:“众将听令,保护贡品!”

    地方进贡皇帝的东西,哪怕是根草,那也是宝贝,若是出了半点闪失。

    不止这些上计吏以及随从,就是他这个卫尉司马,恐怕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城楼上跟城门附近的士卒立刻就行动起来,拿着武器,将围观群众隔离起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只是……

    这卫尉司马,循着视线,看向那些掉在地上的‘贡品’。

    那似乎是两三个小麻袋,袋子里装着的似乎是些沙子之类的东西,倒在地上,看上去很沉?

    沙子?

    卫尉司马的大脑仿佛如遭雷击。

    其他士卒也张大了嘴巴。

    坊间的传闻,市井的议论,还有未央宫跟长乐宫的某些蹊跷的变化。

    大家可没人是傻子,都这个时候了,还不明白,这些马车上装的是什么?

    似乎是为了佐证大家的观点,一个车队的随从吏员,在捡起一个掉在地上的小袋子的时候,那个小袋子可能没扎紧口袋,一下子,就哗啦啦的掉下来无数细细的金色砂砾。

    美丽、漂亮,充满了迷人光泽与诱人色彩的金砂,立刻就将所有人的目光牢牢的吸引住。

    还好这里是长安,这里是汉家神京。

    守备森严,而且警备力量非常强大。

    不然,换了其他任何一个地方,现在这样的情况,只会导致一个事情——哄抢。

    即使如此,围观群众也是激动万分,无数人大喊大叫着:“啊……怀化真有一条金沙河!”

    “某要去怀化!”有人大喊着。

    “某也要去!”另一人呼和着。

    然后……

    “兄长!”

    “贤弟!”两个大汉泪眼婆娑,相对而视:“你我同去,互相照应!”

    这卫尉司马更是深深的出了一口气,然后义正言辞的在心里想道:“吾要申请,调往怀化,为陛下守土,为社稷戍边!”

    是啊,我先祖追随高皇帝,先父追随太宗皇帝,到俺这一辈,岂能辱没了先祖的赫赫声名,在这长安混吃等死,此岂是大丈夫所为?

    ……………………………………

    当天,这个事情,犹如核弹的冲击波一样,迅速的扩散开来。

    有图有真相,还有目击证人,众口一词,让人想不相信都难!

    而这怀化的黄金传说,经过这些日子的不断发酵和各种版本的演绎,早已深入人心,成为舆论焦点。

    此时,这个事实,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它的出现,彻底坚定了游侠儿们的‘发财志向’或者说‘大汉梦’。

    而且,另一个群体也闻风而动。

    许多原本在家里混吃等死,好吃懒做,只想着天上掉馅饼的懒汉跟‘西元前的科学家’方士与术士们,也是立刻行动起来。

    无数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岂非就是吾等日思夜想,梦寐以求的人生拐点。

    果然还是圣人说得对啊!

    天行健,君子自强以不息,地势坤,君子厚德以载物!

    吾辈的梦想一定要实现!

    等我淘金归来,一定娶上七八十个小娘,养上百十个奴婢,过上锦衣玉食的富贵生活!(未完待续。)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