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零六节 淘金浪潮(4)
    实际上,也怪不得武帝。◇↓◇↓,

    在武帝上台前,民间的‘炼金术’之风,就已经吹了两百多年了。

    从秦朝开始,方士们跟术士们就纷纷忽悠自己有炼金术,能炼出黄金来。

    而且,方士跟术士们也不是全无成果。

    他们弄出了一种能唬弄不懂黄金或者没研究过黄金的村妇老朽的东西。

    这是一种通过化学手段,制造出来的跟黄金外观有些类似的玩意。

    后世的高中课本上,就有详细的制造流程。

    大体是用炉甘石跟赤铜矿以及木炭混合,加热到八百度左右,就得出了一种外观类似的所谓‘药金’。

    这是方士们的说法,官方的称呼是伪金。

    刘彻老爹在台上的时候,就已经颁布命令,禁绝‘伪金’,违者弃市。

    刘彻登基后,也屡次三番下诏,宣布‘有造伪金者,腰斩,知情不报、隐匿者连坐’而地方郡国官府,假如破获或者抓捕了制造伪金的罪犯,要立刻押送长安廷尉大牢,将这些罪犯的等级跟‘大逆、大不敬并乱、伦’提到同一级别,发现一个严惩一个。

    但就是这样,民间的伪金事件,层出不穷。

    热衷于类似骗局的犯罪分子,就像是后世的安利跟传、销集团一样,根本无法禁绝。

    民不畏死何以死惧之?

    想发财,这是人的本性。

    哪怕是后世满清治下,思想跟行为被极度桎梏的国人,甚至能为了财富。不畏万里山河之险阻,不惧风吹日晒。从四面八方,奔赴淘金之地。

    更有无数人怀揣着发财梦。下南洋,去米帝。

    就更别说现在了。

    只要能发财,向来以冒险精神跟大胆著称的汉人,连美洲说不定也有胆略敢去闯一闯,前提是他们知道美洲的方位,有一条能横渡大洋的船舶,再加上有一个成功的榜样。

    历史上武帝朝时,那些络绎不绝,跟随张骞开凿的道路。往来西域甚至更遥远的西亚诸国的汉使,就是明证。

    至于现在,蜀郡那边,就已经出现了好几波的梦想着去到身毒,寻访那个黄金的国度,流着奶和蜜的天堂,以及不老泉的世界。

    这可是民间自发的……

    虽然他们多数基本上,顶多走到滇国,就因为道路险阻跟没有向导。也不通语言文字而折返。

    但,他们这样玩下去,说不定,他们真能打通从云南去往印度的陆路交通。

    甚至还有人偷偷的溜出长城。冒着被匈奴人抓到回家当种马的危险,想要去印度……

    云中郡就报告了好几起类似的事件……

    这些倒霉蛋,都被匈奴人拿来作为谈判筹码了。

    搞的义纵不得不花了每个人一个铁锅的价格赎回这些笨蛋。

    但在被赎回之前。这些笨蛋,被匈奴人拿来作为女奴的配种机器。使用了两三个月……

    这让刘彻闻报后,有些哭笑不得。

    没有办法。刘彻只好将这些笨蛋,全部罚去上郡跟代国种棉花,种满五年才准他们回家。

    “有着这样冒险精神跟大胆的国民们……”刘彻心里想着:“他们要是忽然知道,怀化郡跟朝鲜境内,有许多能出产黄金,进行淘金的地方,他们会怎么做?”

    米帝历史上的西部大开发的画面,出现在了刘彻的脑海中。

    骑着马的牛仔,穿着靴子的淘金客,数不清的山姆大叔们怀揣着发财梦,向西部前进。

    他们无恶不作,无法无天。

    但他们,却将米帝原本荒芜的西部,变成了一个白人的世界。

    当地的印第安人的数量,迅速减少,短短一个世纪,印第安人就只能待到保护区里去了。

    而假如这个画面出现在此时此刻的汉室呢?

    骑着马,带着长刀短剑和弓弩的游侠?

    携家带口,穿着草鞋的穷苦农民?

    还有闻着血腥味,从天下郡国四面八方齐聚而来的‘英雄豪杰们’。

    只要想想这个画面,刘彻就不由得浑身上下都舒服的呻吟起来。

    气候寒冷算什么?

    吃货帝国的子民,只要能填饱肚子,能种开垦种地,养活子嗣,特么就是西伯利亚也有人去啊。

    荒无人烟,算个屁!

    汉室目前有五千万左右的在册人口。

    百分之一就是五十万!

    天下人口中,游侠儿、行剽的‘英雄豪杰’还有专门在野外敲闷棍的‘行锤之人’,恐怕就有个百万甚至更多了。

    这帮大爷在内地郡国无法无天,偷鸡摸狗,甚至杀人越货,抢劫强奸搞的地方官头疼无比。

    但他们若是去了怀化、新化跟朝鲜。

    那立刻就从人渣,变成了朝廷栋梁,社稷基石。

    还有为数更多的懒汉,梦想着一朝暴富的梦想家,这些家伙,为了发财,连冒着被划到‘鬼薪城旦’的行列,去修地球的危险给人当赘婿都肯干,就更别说区区新化、怀化跟朝鲜了。

    不就是冷点嘛,总比去修地球,累死在长城脚下好吧?

    还有那些已经走投无路,被迫要卖身给他人做奴婢的农民,若是听到新化、怀化、朝鲜,连傻子都能捡到黄金的传闻,又会怎么想?

    “只要人过去了,就不怕他们不留下……”刘彻敲着手指寻思起来。“朕原本计划在新化-怀化-朝鲜移民百万……”

    “但是,奈何天下百姓,故土难离,除非万不得已,不愿意去寒冷荒芜的化外蛮荒之地……”

    “若是按照正常的办法,没个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经营。这些地盘,几乎不能消化……”

    “朕可等不了几十年。更别说上百年了!”刘彻想到此处,主意已定:“时间越久。变数越大,更何况朕不可能再活一百年!”

    历代皇帝,除了乾隆那个昏君外,有谁能活到八十岁的?

    就是六十岁,都已经属于‘高寿’了。

    对刘彻来说,他希望,当他离去的那天,这个国家,已经可以说。定下了千年帝国的基业——哪怕子孙不肖,后来王朝也能有再度君临全球,单挑世界的资格。

    而全有东北、远东和朝鲜,则能杜绝一切来自东北方向的陆路威胁。

    更能将霓虹变成真正的万年小受,千古rbq。

    占据了朝鲜半岛的中国,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无间断的调、教,让它知道,什么叫父爱如山。

    鬼父剧情能从1代拍到n+代……

    这样想着的时候,宣室殿。已然到了。

    刘彻走下撵车,王道立刻气喘吁吁的来报告:“陛下,汾阴侯跟执金吾已在偏殿等候!”

    刘彻点点头,手按在腰间的佩剑上。大步向前。

    没有人知道,这天,刘彻跟绣衣卫都尉汾阴侯周左车以及执金吾郅都都谈了些什么。

    但是。当天晚上,某个谣言或者说传闻就在长安城的大街小巷里不胫而走。

    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就是长安城里的老太太都知道了这么件事情。

    “听说了吗?”无数人神神秘秘的拉着自己的邻居,悄悄的窃窃私语:“新化那边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东西——一座金山啊……”

    “听说。怀化郡郡守兼新化令薄世,派了三千人!”某人特意强调了这个数字:“听清楚了,是三千人!去那个金山捡金子,捡了三天三夜都捡不完啊,运送黄金的马车,连车辕都被压断了……”

    这些家伙一边这样说,一边流着口水,幻想着这样的场面。

    以他们的见识跟眼界,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的场面。

    “兄长,您这消息有误吧……”原本的听众,也神秘兮兮的说道:“我听东三里的王大郎说,他的舅父的表兄的妻弟的叔父在宫里当差,听他所说,根本没有什么金山……就是一条河,不过河里面挺多金砂的,据说,那条河有几百里的河段里,全是这样带着金砂的沙子,就是个傻子,拿个筛子在河边筛上一天,也能得个几两砂金呢!”

    “还有啊……”这人得意洋洋的道:“不拘是那条河哦,据说,在新化、朝鲜还有新设立的怀化他地的河流,也有类似不少的河段,只是还没被发现而已……”

    各种各样的流言跟传说,顿时就传的满长安都是的。

    真真假假,或荒诞离奇,或稀奇古怪的事情,也掺杂在这些故事里面。

    等到下午的时候,这些故事里,就出现了‘圣天子仁德无双,上感天地,泰一有灵,降以神通,点新化、朝鲜山川河流,赐福汉室,于是河沙出金,土地出油。’等等版本

    方士们也不甘寂寞,马上就跳了出来。

    于是,故事又变了。

    在原有的版本基础上,方士跟神棍们纷纷加私货进去,并且大肆进行艺术加工,以使故事更符合各自的利益。

    以至于,等这些故事传到华阴、新丰的时候,关中百姓纷纷表示:“你们这么吹牛逼,你们家长知道吗?”

    而列侯们也纷纷表示:“你们这些市井之民,是不是闲的无聊啊,这样的事情,吾等列侯都不知道,你们怎么知道的?不许造谣传谣啊!”

    但到了晚上,这些家伙就纷纷使出各种手段,八仙过海,使劲往未央宫跟长乐宫凑。

    不拘什么手段,什么方法,一个个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刘彻。

    有跟皇室关系比较亲密的列侯。

    譬如说姓刘的那几个家伙,就羞答答的拿着自己家的加恩地图,跑到刘彻身边,卖萌的问道:“陛下,臣家加封的这些地方,有河没有啊?”

    当得到确实有河的答复,那人就立刻欢天喜地的谢恩不已。

    而当得知没有河的家伙,则哭天抢地,撒泼打滚,一副皇帝你不给我换,老子就去哭高庙的架势。

    而跟皇室关系比较疏远的,则是一副正儿八经的君子模样,只是暗地里悄悄的拉住一个皇帝的近臣,譬如说宦官啊,尚书郎啊,几个玉器或者金器塞过去,然后,态度恭敬的请求道:“烦请明公帮某查查看,某的这个加恩封地是否有河?”

    这中间出了个小插曲武原候卫不害发现,自己的加恩封地,貌似是距离那个新发现的金沙河最近的——大约距离只有不到三百里。

    然后,卫不害立刻被人围观了。

    至少有二十个列侯表示,自己的女儿待字闺中很久了,觉得卫君侯年轻有为,似乎应该是个良配。

    可怜老卫家过去不过是个混吃等死的列侯家族,向来默默无闻。

    到卫不害这一代,更是几乎无人问津,以至于卫不害到现在十八岁了,都还没有娶到老婆——列侯有列侯的骄傲,一般不会跟非列侯通婚,尤其是正妻,娶不到姓刘的公主翁主,那也起码要娶个门当户对的列侯,最低标准也得是个关内侯,左庶长什么的死开……

    不少人甚至连两千石的女儿都瞧不上。

    而卫不害,生的即不俊俏,家里也没什么钱。

    武原那疙瘩,在南方的穷乡僻壤,虽然有两千八百户食邑,但,没钱啊,一年连一千户的租税都收不上来。

    列侯家里的嫡女什么的,根本瞧不上他。

    也就庶女什么的才可以商量商量。

    但卫不害也不想将就,于是,这事情就这么拖下来了。

    但如今,卫不害一下子成了香饽饽。

    就连曲周候俪寄跟弓高候韩颓当都表示,嫡女什么的,不是不可以商量商量。

    但是呢,嫁过去以后,这当家做主的得是自己闺女……

    卫不害一下子就觉得,自己的人生一下子就变成喜剧了……

    而跟刘彻关系更亲密的列侯们。

    譬如说,馆陶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馆陶表示,要给自己的丈夫还有两个儿子跟皇帝女婿求个情。

    嗯,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让皇帝女婿给换换加恩封地。

    最好把地方挪到那个什么‘金沙河’附近五十里,当然,百里也勉强能考虑考虑。

    等刘彻好不容易打发走刘嫖。

    窦家跟薄家也表示:陛下,门户开放,对等待遇是很重要的。陛下您可不能寒了忠臣义士之心哇。

    就连东宫两位太后也派人过来传话:皇帝啊,家人的亲情很重要啊,家族的河蟹大于天啊!(未完待续。)

    ps:    作者君顶着头晕,颈椎病,以大无畏的革命主义精神,完成了承诺,请各位读者老爷们大发慈悲,赏张月票鼓励一二,作者君在月票榜上已经被人爆菊又爆菊,打的遍体鳞伤,泪流满面,呼天抢地了。

    再不来几张月票,作者君就有跪蚂蚁的风险……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