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零五节 淘金浪潮(3〕
    时光荏苒,转眼,就快到夏天了。

    刘彻躺在义婼的寝宫的床榻上,拿着一本绣衣卫的报告翻看着绣衣卫报告的最近长安关中以及天下的事情。

    刚刚一岁半的小公举桃桃,咿咿呀呀的在他怀里使劲的捣蛋。

    一会儿,她觉得皇帝老爹腰间的传国玉玺似乎很好玩,就伸着小手,使劲的想要扯下来。

    结果怎么扯也扯不动。

    可能是觉得无聊,也可能是又发现了更加有趣的新大陆,汉家的长公主殿下,嘴里嘟囔两声,爬到自己老爹的胸膛上,伸着手去抓老爹的胡子。

    然后,她就被镇压了。

    “桃桃别闹……”刘彻抓住这个调皮的小可爱的小手,将她抱在怀中,指着正满殿乱爬的刘病已,道:“去跟你皇弟玩吧……”

    现在刘彻算是好几个孩子的爹了。

    但他最疼的,始终还是这个长女。

    也不知道是不是基因的缘故,刘氏素来有长女最贵的传统。

    刘邦有鲁元长公主,太宗有馆陶大长公主,也就刘彻这一代,因为刘彻自己没有亲生姐姐,所以,没有长公主一说。

    但刘彻自己有了孩子后,也不可避免的将长女宠上了天。

    桃桃才一岁半,刘彻就已经下诏封她为宛邑公主了。

    在规格上,仅仅只比当初吕后的宝贝心肝鲁元长公主差一些,仅仅是汤沐食邑之户,就是足足三千五百户。

    更别提宛城是南阳郡治所在,同时也是未来汉室重工业的基地。

    单单是税赋抽成,日后恐怕也是一个年入数千万的地方。

    刘彻现在膝下有两子三女。

    义婼给他生了双胞胎刘桃桃跟刘病已。

    匈奴的夏胭脂去年给他生了一个皇次子,另外程郑婴的女儿程郑萱,前不久也给他添了个女儿,还有从前在太子、宫时的美人赵氏也生了个公主。

    本来,其他妃嫔也有生下皇子公主的。

    但可惜,这个时代糟糕的医疗水平跟母婴救助水平。使得哪怕是皇室,也不敢百分百的保证能够母子平安。

    一尸两命,那是常有的事情。

    哪怕是生下来了,能不能活到五岁。也是未知数。

    想当年,太宗孝文皇帝在代国时,可不止刘彻的老爹跟刘武这两个儿子。

    但其他儿子,尤其是排在刘彻老爹前的三个长子,全部都没看到自己老爹坐上皇位。君临天下的哪一天。

    所以,刘氏天子,喜欢********熟女,生熟不忌,也就可以理解了。

    道理很简单,人家生产的时候,更安全。

    在这五个子女中,刘彻最宠爱跟最宝贝的,从来就只有长女桃桃。

    不仅仅因为桃桃是长女,更因为这个小公举太可爱了。

    剩下的四个里面。刘彻就奉行了,女孩要富养,儿子要穷养的教育理念。

    公主们因为未来都不可能真的执掌权力,所以能有多娇惯,就有多娇惯,这样,至少未来嫁人以后,老公不敢欺负,更不敢养小三。

    至于儿子嘛……

    理论上个个都有成为储君的资格。

    所以,刘彻给他们制定的教育计划。全部是冲着去培养国家的统治阶级,主人公的方向去的。

    但现在,这些计划,全部是纸上谈兵。

    因为哪怕是皇长子。也才一岁半……

    不过,等刘病已满四岁,刘彻就已经打算,将他放到上林苑,去跟上林苑的孤儿们一起上课,学习。活动、玩耍。十六岁,再改姓埋名,进入北军或者南军服役,二十岁,再派去关中某个县,担任廧夫或者游缴。

    其他诸子,也都是如此安排。

    这样最起码,日后的储君,不会太废物。

    抱着桃桃,将她放到地上,这个小公举,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弟弟,正在满地乱爬的刘病已。

    “阿弟,阿弟……”小公举咿咿呀呀的喊着,小脚丫撒开来,朝着刘病已跑了过去。

    这让刘彻看了有些心酸——哪怕是他最宝爱跟最宠爱的桃桃公主,他最近半年来,拢共也才陪了她十多天。

    对桃桃来说,父皇,可能只是一个有些熟悉的陌生人。

    但,这是作为皇帝必须付出的代价。

    就这样蹲着,看着两兄妹嬉戏,刘彻难得的享受了天伦之乐起来。

    但,这个时间注定长不了。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一直在殿门口待命的王道就走了进来,走到刘彻身边,跪下来奏道:“陛下……新化八百里加急奏报……”

    刘彻漫不经意的接过王道递过来的密封奏疏,打开封泥,拆开来,只看了一眼,刘彻就站了起来,挥了挥手,马上就有侍女跟奶妈进来,抱着皇子跟公主,去殿外玩耍。

    “马上传汾阴侯入宫,另外再命令执金吾也入宫……”刘彻立刻就下达了命令:“让他们去宣室殿侧殿候着……”

    “诺!”王道领命而去。

    刘彻则走入内殿,对着正带着侍女宦官们,忙着摘菜的义婼道:“爱妃,朕有政务要处置,就不在爱妃这里用膳了,晚上,朕再来陪爱妃!”

    义婼闻言,有些失望,为了今天,她可是准备了很久。

    但,她有着中国女性传统的美德,闻言只是微微恭身,唱诺道:“陛下操心国事,臣妾虽是妇人,也是明白,军国之事,重于一切,陛下去吧,妾在宫中等着……”

    “辛苦爱妃了……”刘彻点点头,义婼好就好在这一点,从不痴缠,向来只要刘彻有事,就绝不会跟其他妃嫔一样卖萌卖嗲,撒娇耍赖。

    对刘彻这样的男人来说,这样的女子,才真正值得宠爱。

    负手离开义婼的寝宫,乘上撵车,刘彻径直前往宣室殿。

    一路上,刘彻拿着那个怀化郡郡守兼护濊军都尉薄世以及陈须、陈蟜兄弟联名发来的奏疏。仔仔细细的看了无数遍。

    “一条满是金砂的河流……”刘彻托着腮帮子,陷入了思考。

    刘彻的记忆,翻滚起来。

    他想起来了,好像。似乎,在穿越之前,他曾经看过一个叫‘闯关东’的电视剧,里面就有反应清末闯关东的百姓淘金、争夺的内容。

    而在实际上,东北和远东地区的黄金矿藏储备是非常丰富的。

    刘彻曾经有个同学。是东北的,曾听他吹牛逼说过,在他家乡,有个老沟金矿,据说这个金矿在发现之初,捞起来的河沙之中,有一半是金沫。

    即使到了现代,当地的沙土被人淘了几十遍后,依然能淘出黄金。

    后来刘彻特意上网查过,确实如此。老沟金矿在历史上,仅仅是在1883和1884年两年时间内,就被来自国内外的上万淘金客,盗采了数十万两黄金。

    而东北地区的其他河流之中,也存在着很多能淘金的河段。

    尤其是在这个时代。

    人类从来没有在这个地区进行过采矿活动,当地的矿产资源,几乎是完全的保持了原生态。

    从地球形成之初,就已经形成的各种矿山,以及随后数十亿年地质变迁和各种板块活动,从地底喷发出来的资源。也同样完整的保存了下来。

    至于后世俄罗斯的远东地区?

    刘彻抬起头,嘴里喃喃说道:“这是一个占据了苏联、俄罗斯黄金产量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地区啊……”

    “而且还是一个以砂金矿为主的产区……”

    砂金矿跟原生金矿是地球黄金储备的主要两种矿床。

    砂金比原生金矿更受欢迎。

    其原因在于,砂金矿是露天,全天候开采的金矿矿床。

    后世****大小河流里密布的淘金船。就是专门冲着砂金去的。

    以刘彻所知,东北和远东地区,包括大小兴安岭以及辽河流域、黑龙江、图们江及阿泰尔河、鸭绿江,都是砂金矿分布区。

    这次薄世上报的这个发现的金砂河流,刘彻根据其奏报内容和描述推断,应该就是那个曾经跟刘彻吹过牛逼的东北同学的老家——老沟金矿。

    老沟金矿。在后世****的最北端,也就是漠河县境内。

    这是刘彻根据薄世报告的汉军骑兵出发时间和旅途时间,再由新化城的位置,推算到的。

    若真是这样,就有些搞笑了。

    也不知道,两千年后,那位同学,该怎么吹牛逼了。

    “老沟金矿的黄金储备,至少是数百吨,足可开采百多年……”刘彻在心里寻思着:“以薄世报告的含金量跟金砂比例来看,在最初的十几年,每年都应该可以出产数千金甚至两三万金的砂金……”

    这还是目前淘金技术跟水平落后的缘故,你要是上了后世的大型机械,一年不弄个十几吨甚至几十吨,怎么好意思出门见人?

    后世的毛子,可是在远东,每年出产七八十吨的黄金。

    这还是毛子采了无数年后的结果。

    即使是数千金,这也是一笔让刘彻都有些坐立不安的财富。若是数万金,已经足够刘彻为了这笔财富,发动一场大规模的远征了。

    不会有人不爱黄金。

    尤其是目前的时代,作为唯一的上币,最坚挺的一般等价物。

    黄金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它的币值。

    而在于它决定的国家货币健康之上。

    一个每年都能稳定出产数千金甚至几万金的矿藏,已经足够刘彻为此付出每年几千人的死亡名额了。

    因为,有了这笔财富,汉室的经济就很更健康。

    更可以依托这笔财富,进行金融改革甚至实行金本位。

    这笔财富是如此的诱人,以至于刘彻几乎都按捺不住要将它收归国有,纳入少府掌握的冲动。

    而这样做,在目前,是完全没有成本的。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在理论上,别说金矿了,就是你家后院的野草跟木柴,都是皇帝老子的私人财产。

    从法律上来说,这些东西,不过是老刘家大发慈悲,批准天下百姓取用的。

    但,刘彻强行按捺住了自己的冲动。

    “与国土相比……”刘彻在心里告诉自己:“财富、黄金,算的了什么?连冒顿一个夷狄的酋长都知道,黄金可以放弃,女人可以不要,宝马也能送人,但是,独独,国土不能谈判,也不存在谈判的余地!”

    “朕又岂能不如冒顿?”刘彻拿着薄世的报告在心里说服自己。

    在他眼里,这个被发现的疑似老沟金矿的河谷,是一个能够帮助他,在最短时间内消化和控制新入手的数千里国土的关键。

    “一个老沟金矿,就足以让人发狂了……”刘彻很清楚,如今天下,对黄金的痴迷究竟有多疯狂。

    譬如说,司马相如的好基友,也就是历史上跟司马相如演双簧,骗了卓文君的那位临邛县令王吉吧。

    此人在历史上的活跃时期非常长,几乎贯穿了武帝朝至宣帝时期。

    活的非常久,甚至留下了‘王阳在位,贡禹弹冠’的成语。

    甚至还有‘东家有树,王阳妇去,东家枣完,去妇复还。’这样的佳话。

    但是,王吉年轻的时候,他最出名的故事,却都不是这些,而是他在长安的时候,被几百个游侠围观的故事。

    这个事情是这样的。

    当时,王吉应好基友司马相如之请,来长安游玩。

    这时,王吉已经薄有微名了。

    长安的游侠们也听说他的名声,但为什么还要围观他,甚至弄得京兆伊都不得不出动呢?

    答案是,游侠们觉得王吉传说一向为官清廉,两袖清风。

    但是,他乘坐的马车富丽堂皇,高端大气上档次,列侯也不如。

    他穿的衣服,华丽奢侈,就是两千石也没他这么气派。

    那么问题来了——王吉他一不贪污,二不玩阴的,名声大大滴好,他的钱哪里来的?

    正所谓‘天下服其廉而怪其奢……’然后‘俗以为王阳能作黄金’。

    都以为王吉学会了炼金术,能点石成金了。

    所以,游侠们希望,王大哥不要吝啬,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带着大家一起发财嘛。

    这个故事被记载在汉书中,成为千古疑案。

    不止民间对黄金疯狂,皇帝老子也不例外。

    历史上,武帝喜方士,除了希望能长生不老外,就是想靠方士们炼金成功。

    大骗子栾大就抓住武帝这个心理忽悠他‘臣之师曰:黄金可成,而河决可塞,不死之药可得,仙人可致。’根本不懂化学的武帝被栾大忽悠的连女儿都嫁了,成了史上第一大冤大头。(未完待续。)

    PS:    等下还有一更~~~~求月票~~~~~~~~~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