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零三节 淘金浪潮(1)
    useShow(1);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冰雪开始融化,群山与平原,慢慢的被绿色所覆盖。

    从新化城里,驶出一整队的骑兵。

    这些骑兵带着猎犬还有濊人驯养的猎鹰,显然,这是一队出城寻找猎物的骑兵。

    如今已经荣升成为护濊军队率的张起,是这次出城巡视的带队军官。

    “这长安城来的贵人还真挑剔,这还没开春呢,就嚷嚷着要吃熊掌……”张起嘴里不满的嘟囔两声。

    这新化这边,熊很多。

    去年夏天的时候,整个护濊军就猎杀了数百头公熊。

    肉被晒干后变成了冬天的食物,皮毛割下来,硝制后,卖给了从中国来的商人,至于熊掌?

    当然成了护濊军的军官跟新化城里的官吏、濊人贵族的盘中餐。

    但,春天去哪里找熊啊?

    这冰雪都刚刚融化,恐怕熊都在洞里冬眠,根本不会出来。

    即使有出洞的,就那痩得皮包骨,浑身上下没有二两肉,甚至就连皮毛也干瘪瘪的熊,能有鸟用?

    一般要杀熊,就应该趁夏秋之季。

    那时候的熊,又肥又大,皮毛有光泽,杀上一只,就能够一两百人吃上好几天了。

    但没办法。

    这长安城新来几位大爷。

    祖上动不动不是万户侯,就是外戚。

    带头的两位,更是当今国舅。

    护濊军上下,除了都尉薄世外,谁惹得起?

    大爷们要吃熊掌,这护濊军还不得麻溜去杀熊?

    “队率别发牢骚了,人家以后,可是咱们的顶头上司了,可能少不得,要给人家效命……”张起的一个什长安慰道:“再说了,陛下去岁下诏,将咱们护濊军的地盘扩大了好几倍。薄都尉的意思,让咱们借着这个出门的机会,去北边,探探路。看看那边都有些什么!”

    张起闻言,点点头,将视线投向北方。

    在过去,护濊军主要是向西方探索。

    毕竟,西方那里是夷狄的活动范围。而向东是朝鲜、真番,至于北方?

    濊人都很少去那边,据说,那里更冷,常年都是冰雪不化,只有夏天才适合人居住。

    自护濊军在这新化扎根以来,除了去年,派出了一支小型探险队,沿着黑水上溯了几百里去探源外,基本没有向那个方向探索过。

    但。长安的天子一纸诏命,闭着眼睛把自新化为中心的千里山河全部划到了新成立的怀化郡治下。

    还派来了几个大爷来实边。

    大爷们的到来,护濊军上下是即喜且忧。

    喜的是,这帮大爷不是两手空着来的。

    两个国舅爷,除了带来了一帮狐朋狗友,酒肉兄弟外,还带来了政策、资源跟人力。

    旁的不说,单单是今年,护濊军就得到了一个五千人的补充。

    且是优先级别等同于野战军团的补充。

    这意味着,护濊军将迎来一批以良家子、北地骑士这样的高素质兵源。

    有了这样高素质的补充兵源。护濊军在未来,就有了成长成为细柳、棘门这样的老牌精锐常备军的潜质。

    这对护濊军上上下下都是极大的利好。

    最大的好处,当然是莫过于终于拿到了朝廷正式认可的正规野战驻屯军的资格。

    要知道在以前,护濊军护濊军。顾名思义是保护濊人而临时设置的作战部队,使命完成后,就会裁撤。

    所以,以前,护濊军上上下下,都是很没安全感的。

    谁知道哪一天。上面的人觉得,新化已经不需要护濊军了,解散护濊军衙门,就地遣散士卒将官,那大家岂非白忙活这么久了?

    但现在,再也不用担心上面发疯,一纸行文就要编遣整个护濊军了,这饭碗算是铁打的了。

    忧的却是,这帮大爷太难伺候了!

    他们到新化不过月余,就将新化城里闹的鸡飞狗跳。

    最开始,他们发现濊人驯养的猎犬,特别有趣,一个个都成了犬科专家,成天往濊人贵族那里跑,盯着人家驯养的猎犬,一个个流着哈喇子。

    然后,这帮纨绔子,居然把濊人养的猎犬,卖去了长安。

    据说,价格最高的一头,直接在长安卖出了五百金的高价。

    搞的现在濊人也知道,自己养的狗,特别值钱,再也不能愉快的吃狗肉了……

    另外这帮纨绔子,来到新化后,就带坏了新化原本淳朴的民风。

    从前,新化城里,可谓是一片安静祥和,贵族士民,比邻而居,从无喧哗斗殴,环境无比河蟹。

    现在呢?

    成天不是斗鸡斗狗,就是蹴鞠博戏。

    濊人贵族从上到下,全部倒在来自长安的全新娱乐之中。

    沧海君金信,甚至想花一千金,跟怀化郡郡尉成须求购僰奴。

    城里面的濊人贵族,更是在赌博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张起甚至听说,连子钱这种原来在新化城里绝迹的买卖,如今都已经出现了……

    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哇!

    若只是这样,那倒也算了。

    毕竟贵人比较会玩,那是理所应当的,只要不影响下面的人,那也就无所谓了。

    但问题是,这帮大爷的到来,还带来了怀化城的问题。

    怀化城假如建起来,护濊军里有一部分就要去怀化驻扎。

    只要一想到有可能将来要听命于几个从长安来的,毛都没长齐,不过是有父祖辈余萌的家伙的命令,护濊军上下,就没几个念头通达的。

    汉军中尚武之风极烈。

    士卒将校基本只认拳头,不看家世。

    毕竟,家世再牛逼,假如本身是个废柴,那么上了战场,可能会带着大家伙一起跳进坑里去了。

    只有有真本事的人,才能带着大家伙活下来,捞战功,升官发财,走上人生巅峰。

    譬如。当初薄世初到新化,也是花了好大力气,一点一滴的才慢慢用事实说服军中上下,真正具备威权。

    所以。军中上下,现在是谁也不愿意自己将来要被划归到那两位国舅手下。

    想着这些事情,张起了感觉头都大了。

    这次,他奉命出来猎熊,顺便探索地理。这个命令背后,未尝没有护濊军中如今激烈博弈的存在。

    要知道,那帮贵人公子哥,一到新化,就开始忙着揽权,什么都想插一手,错非坐镇新化的是同样是外戚的薄家公子,恐怕,根本压不住这些家伙。

    “要不我们走远一点?”张起对着自己的部下们道:“咱们沿着黑水,溯源而上。能走多远,走多远,等干粮吃完,咱们再回程?”

    张起的什长们一听,这个主意不错。

    新化城里,现在的气氛太诡异了。

    左右,陛下派出的巡视团已经在路上了,大家伙先远离新化这个是非之地,等巡视团到了再回来。

    “一切皆从队率之命!”什长纷纷道。

    “善!”张起一挥马鞭:“就这么定了!”

    …………………………………………

    半个月后。

    张起一行人,牵着战马。出现在了一片山谷之中。

    算算时间,如今,差不多已经到了春三月了。

    在邯郸,这样的时节。已是艳阳高照,漫山遍野都开满了杜鹃花。

    哪怕是新化,现在这刻也已经是春光明媚,鸟语花香之时。

    但,在这里,在这陌生的北方山谷之中。却依然是肃杀的严冬。

    寒风呼啸,吹在人的脸上,冻的张起都有些打抖索,至于马儿们,更是冻出了鼻涕,甚至有的马的鼻涕已经被冻成了冰菱。

    山峦上甚至还覆盖着昨夜大雪留下的积雪,但山谷之中,却有些十分违和的小花,倔强的在寒风中挺立。

    “这个鬼地方……”张起扬了扬马鞭,骂骂咧咧的说道。

    这半个月,他带着自己的部下,整整一个队率的骑兵,沿着黑水河,溯源而上,一路翻山越岭,披荆斩棘,来到了这里。

    张起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干出这样疯狂的事情出来。

    但显而易见,哪怕是走到现在这里,现在这个地方,张起也知道,这里,还远远不是黑水河的源头。

    最多,属于上游地带。

    张起试着用力将手里的剑插进土地里,结果他发现,锋利的宝剑插进的地方,全是结冰的土壤。

    “这地方连地下都是冰……”张起摸了摸鼻尖,表示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土壤里都是冰,这就意味着,这些土地根本不适合耕种。

    既然不适合耕种,那就等于没有任何价值。

    想到这里,张起就有些索然。

    “原以为还可以立些功劳……”吐了口唾沫后,张起对自己的部下下令“就地扎营,派人去山谷的河里打点水来,准备埋灶做饭,吃顿热的,咱们就回程,想必……巡视团也应该到新化了……”

    将士们一听,顿时欢呼起来。

    这半个月的旅途,简直是地狱一样的行军。

    越向北越冷。

    错非大家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抗寒能力,军服里也都裹了兽皮,更带足了取暖用的酒。

    不然,根本走不到这里。

    实际上,在几天前,大家伙就不想继续走了。

    要不是张起连哄带骗,还许下了回程路上,带着大家多多打猎,硝制皮毛,不然,士卒们早就不干了。

    要知道,从七天前开始,这支汉军的探索部队,就已经没见过任何一个人了。

    哪怕是野人都没有。

    可以想象,这个荒原,是多么的荒芜。

    “也不算完全没有功劳……”张起翻着自己一路上绘制的简易地理山川河流图。

    这就是他跟他的探险队,半个月来的最大收获。

    “有了这个,薄都尉应该会很高兴……”张起在心里想着。

    正沉思之时,张起忽然听到远方传来了一声尖叫。

    张起立刻收起那些地图,抬头看向远方,问道:“发生了何事?”

    “队率,还不知道,可能是派去取水的士卒发生了意外?”有什长说道。

    “王三郎,你娘的鬼嚎个什么啊?”另一个什长更是毫不客气的开骂了,他用着代地的口音。冲着山谷中那河滩所在的地方大嚷:“取个水而已,难不成水里还能有妖魔不成?”

    看样子,派去取水的士卒是这位什长手下的人。

    汉军素来有将来自一个地方的士卒,编为一个什伍的传统。这样,什长、伍长跟士卒都是同乡,彼此熟悉无比,感情深厚,在战场上。同袍之情就会更加浓厚。

    “什……什……什长……”过了一会,张起就看到,有两个士卒屁滚尿流的从山谷中的河滩处向自己等人所在的地方跑来,这两个人手里好像捧着什么宝贝。

    “怎么回事?”张起对那个什长吩咐:“去问问看,发生了何事?若没有个合适的解释,军中喧哗,扰乱军心,按法是要杖责的!”

    “诺!”那什长挥拳在胸口一礼,然后就迎上那两个正跑上山坡的士卒,问道:“到底怎么啦?死爹还是死娘了?嚎什么嚎?”

    让张起看了。不禁有些好笑。

    他的这个什长,看上去是个大老粗,但其实细的很。

    譬如现在,骂归骂,但护犊子的心理,却昭然若揭。

    恐怕,他已经在寻思着怎么给自己的两个同袍脱罪了。

    对此,张起也乐做个顺水人情。

    这也是汉军的传统了,队率,靠的就是跟什长、伍长们打成一片。称兄道弟,来达到拉拢跟团结的作用。

    一个好的队率,能做到让他麾下的什长伍长,全部将他看成长兄一样可靠的依靠。

    作为从一个士卒爬到队率位置的张起。岂能不知道这一点?

    然而那两个士卒却不知道怎么了,说话都结结巴巴,仿佛遇到了什么可怕或者说太过于离奇的事情一样。

    “什……什……长……长……”其中一个老半天,都憋在什长这两个字上。

    至于另外一个更是紧张的牙齿都在打颤,两条腿可能是因为恐惧或者兴奋,而有些不听使唤了。

    但这个士卒却有些急智。他发现自己紧张的说不出话后,干脆伸双手,这个时候,众人才发现,此人的双手一直紧握在一起。

    然后,他缓缓的松开。

    他手里抓着的是沙子。

    准确的说是河沙。

    但是……

    当这些河沙随风飘落,一些金灿灿,亮闪闪的小结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一下子就晃得所有人的眼睛都迷离了起来。

    “什……长……我们发财了!”那个一直结巴的士卒终于不结巴了,他一屁股坐地上,似哭似笑,癫狂无比的道:“河里全是这种沙子……全部都是,这条河里,整条河的沙子里都有金子!”

    “都不用淘金……”这个士卒也伸开了他紧握的双手,将那两团还带着淤泥的河沙,呈现在众人面前:“拿个筛子一筛就能出金沙了……”

    这些带着的河沙摊开来,一些显而易见的黄灿灿亮闪闪的小可爱从沙子里显形。

    虽然它们很少,可能一千粒沙子里,也只得一粒。

    但是……

    张起站起身来,看着这条在这个山谷中蜿蜒前行的河流。

    这条河里的沙子到底有多少呢?

    张起顿时感觉呼吸困难,心跳加速,不能自已。(未完待续。)

    PS:妈蛋啊,这两天头晕真是搞死我了~

    今天上午晕的受不了,就去了民族医院,然后医生告诉我你这是颈椎病引起的头晕。

    好吧,我傻傻的信了,拿了药回家。

    然后,下午,差点晕倒了……

    没办法,老婆只好带我去区医院,然后,检查发现……

    是感冒引起的病毒感染……

    只要做个血常规就能查出来……
29salon